看完"黄河远上"

          «黄河远上»收录雷达散文,作者雷达老师的散文带着我领略了今生从未有过的见识与风景。

        从文中大致知道了雷达老师的成长经历,他的出生、亲人还有初恋。这个开创中国一个文学时代的老师对他产生了深深的敬意。当然,他更是带着我来到了各个不同地方,带给我新奇、震憾、惊讶、愉悦。

      首次知道了皋兰山,那夜游皋兰山的境遇。还有以前只听说过用"奔腾"来形容黄河,这次更是让我领教了春天黄河解冻,"开河"时的奇观,读者文字带给我的何止是惊,简直可以用怕来形容。

        让我印象极深,最觉得浪漫又不可思议的是新疆一切的一切,摘录文中的字段再读一下:  过去看«穆天子传»,说是西王母在昆仑之巅瑶池之上用蟠桃款待她的情人周穆王,甚觉荒诞:那么肃杀的雪峰,那么凛冽的天气,谈恋爱、吃水果,浪漫固浪漫,未免太受罪了吧,窃怪编书人连起码的真实也不顾。可是,脚一踏上新疆地面,就不由得你不相信。比这更神奇的故事你也会相信。 先是在吐鲁番,满眼是极度的荒凉,寸草不生的秃崖绵延,众人皆说葡萄沟到了,我却遍寻不见,不明白葡萄沟能藏在哪里。待汽车一眨眼转到干沟的谷底,一眼望不透的葡萄架便突然涌出,簇拥着一沟的珠翠欲滴,伴以渠水的低吟浅唱,如同仙境一般。由此我始相信,造物主毕竟是公平的,它总把最干旱的与最湿润的,最苦涩的与最甘甜的,最单调的与最丰腴的东西搭配在一起,寻找某种平衡。 新疆水果有几十种以至上百种,有些水果名目我们连听都没听说过,什么阿月浑子、阿拉托哈其、伽师瓜、巴旦姆、安居尔......这百十种奇异的水果,大都出产在塔里木盆地边缘的和田、喀什、阿克苏一带,谁也不可能把它们吃全。若说这次在水果问题上我长了点见识,也仅仅因为吃到了几种鲜见的佳果。 汽车钻进葡萄架搭成的绿荫里,阳光从串串葡萄和枝叶的缝隙泻下,金光万点,炫人眼目,好像走在一条梦幻之路上。谁知越走越长,似永无尽头。陪同我们的张明强主任说,这就是号称"天下奇观"的千里葡萄长廊啊,在塔克拉玛干边缘,这样的长廊有一千多公里长呢。我问,不是果树都承包了吗,这长廊算谁的呢?答曰,各家分段管理。又问,葡萄丢了怎么办?答曰,从未发生过偷盗事件。随后我们被带进一巨大果园,其中琪花瑶草难以尽数。张主任说,新疆向来有庭院种植业的传统,这样的果园在和田多得很。我打量庭院里轻轻摇曳的各色果树,脑海中陡然冒出«红楼梦»里的话:"闻说道,西方宝树唤婆娑,上结着长生果",这"婆娑"既可作宝树解,又可作光明解,还可作树影摇动解。我想,佛教壁画上的西方极乐世界图,说不定就是依照这种庭院做蓝本幻化出来的。

        瞧瞧上面的这些文字,怎不让我大开眼界。接下来带着我亲临最早的油田,一个叫依奇克里克的地方;进到"世界第一大井"(煤矿)的井下,在地低下150米的高速公路上行驶,在地母的怀抱里沉默,感受万古岑寂的永恒;拜谒法老,钻入胡夫金字塔走一遭;深入感受西西里......等等的等等,无不拓宽了我的视野,增长了见识,有一种磅礴大气之感。读着书里的文字更神奇的是感觉它能进化我的灵魂。

      噢,对了,还让我知道了有个叫于纯顺的了不起人物,文中一开头就这样写道:近来,我临睡前的功课,是轮番品读两本书------«余纯顺孤身徒步走西藏»«余纯顺风雨八年日记选»。我时而依照余纯顺的记述对照地图觅其踪迹,,揣其境遇,为其担忧;时而被他描绘的自然奇观和人间至情所感染,与他一起欢笑一同掉泪。看了这篇散文后首先我觉得这是中国版的贝尔,又似乎觉得比贝尔更有深度和内涵。所以,强烈的念头产生:要看«余纯顺孤身徒步走西藏»和«余纯顺风雨八年日记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