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绿茶的哈密瓜先生

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01

一直以来,哈密瓜先生都秉承这样的信念:当有底线的人也许没什么用处,但至少没什么坏处。

正是由于哈密瓜先生持有这样的信念,他的人际关系相当不错,是许多派对的座上宾。特别是青年富豪神秘果先生,凡是涉及大型的派对,一定会邀请哈密瓜先生。

哈密瓜先生是位小有名气的摄影师,每次参加完神秘果先生的派对,他都会献上一幅摄影作品,当做礼物赠予神秘果先生。

大多数情况下,照片的内容无外乎是神秘果先生的帅气身姿,或者是全景式地展现派对现场的奢华与瑰丽,唯有一次例外,照片的内容是一位清丽脱俗的女子。

她的名字叫做伏特加小姐。

02

哈密瓜先生一直在想,如果他没有邂逅伏特加小姐,命运是不是就是另外一番图景?但历史不容假设,现实世界没有如果。

那段经历翻篇后,哈密瓜先生在往后的午夜梦回里,总是会时不时地想起当天的场景,想起初见伏特加小姐时,她那抹意味深长的笑。

03

神秘果先生的派对一向以奢华著称,男男女女像飞蛾一般,在欢声笑语、香槟美酒间穿梭。

哈密瓜先生按照请帖上的地址,带着他的哈苏相机走进了金碧辉煌的别墅。

审美能力出众的哈密瓜先生,感到眼前的一切都是完美的,充满了质感,天然美景与人工建筑结合的十分巧妙,就像一件艺术品。

自助餐桌上有着各式餐点,充满哈密瓜先生所喜欢但平日里又很难吃到的鹅肝、松露、鱼子酱,还有烤得金黄的小全羊。

除开美食,脱俗的音乐也令他陶醉其中。在派对的高台处,有黑人在现场演奏着爵士乐,主唱的歌手貌似在某个大型晚会上见到过。

神秘果先生看到哈密瓜先生来了,亲切地寒暄了几句后就去应酬其他的社会名流去了。

哈密瓜先生于是孤零零地在派对里徘徊,吃点鹅肝、喝点鸡尾酒、拍拍神秘果先生的英姿,打算今晚就这样混迹过去。

“你是摄影师哈密瓜先生吗?”

正在哈密瓜先生大快朵颐之际,耳畔忽然响起了这样一个清澈的声音。

他回眸,看到了一位清丽脱俗的女子,她和参加晚宴的其他女性不一样,她只穿了一件极其普通的白衬衫和牛仔裤,脸上没有化妆的痕迹,发型清汤挂面,像极了甜美的邻家女孩。

“是啊。”哈密瓜先生有点懵。

“那能帮我拍一张吗?”她巧笑嫣然。

“好啊,没问题。”他们对视时,烟花正好燃放,璀璨的焰火映满了两人的瞳仁,仿佛有团火在两者眼眸间流转。

伏特加小姐意味深长地笑着,笑容里有着一种花蜜般甜美的芬芳。

04

伏特加小姐自称在上海经营过一家会展公司,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没能支撑下去。于是关闭公司后,她决定回到大学所在的城市,重新起航。

她大学就读的是江城大学,正巧哈密瓜先生也是。

“原来我们是校友啊!”正在拍摄的哈密瓜先生眼中流露出无法掩饰的惊喜。

“说不定我们曾经擦肩而过,只是当时不知罢了。”站在别墅的泳池边,伏特加小姐用手将额前一绺垂下的刘海掠至耳后,露出珍珠般白嫩的耳垂,“我那时经常去大学后门的Helens,我很喜欢那里的气氛。”

“Helens?我大学时也经常去。”

“哈哈,我就说吧,我们当时肯定见过。”伏特加小姐抿嘴笑道。

虽然哈密瓜先生知道这种事情概率极低,但是他依然觉得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我刚才听到有人在议论,说你下周有个摄影展?”正在给哈密瓜先生当模特的伏特加小姐话题一转,眨着眼睛问。

“是啊,在省美术馆。”

“需要助理吗?不要薪水的那种。”她笑着说,眼神清澈明亮,“反正我现在没事情做,不如当你的助理。”

哈密瓜先生挠挠脑袋:“那多不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都是校友嘛。”她的眼里有两簇深深跳动的火焰,其热情让哈密瓜先生无力拒绝。

05

一周后的摄影展相当成功,这得益于伏特加小姐的鼎力相助。

伏特加小姐不愧是曾经的展会经营者,相关流程都很清晰明了,面对重要客户也能恰如其分地将哈密瓜先生推介出去,让哈密瓜先生省去不少麻烦。

哈密瓜先生为了答谢她的帮忙,邀请她去KATSU HOUSE共进晚餐。

吃饭的间隙,伏特加小姐问哈密瓜先生一般晚上的时间如何打发,哈密瓜先生说基本都在修图。

“那今晚呢?也准备修图吗?”她笑着,笑容如同初夏的阳光。

哈密瓜先生的目光里有一种特别的情绪在跳动,伴随着心跳的频率,一起一伏:“你呢,今晚打算去干什么?”

“我啊,打算和大学时的闺密们在Helens聚聚,要不你也一起?重温一下大学时光。”

“好啊,自从毕业后,我也一直没去过Helens了……其实也挺想念的。”

“那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伏特加小姐眨眨眼,拽着哈密瓜先生就往外走。

“有必要这么赶吗?”哈密瓜先生很奇怪。

“去晚了Helens就没位置了……”伏特加小姐拉着哈密瓜先生的手往前走着,哈密瓜先生感到手心的温暖是如此真实,驱散了他心底积淀已久的寂寞冰凉。

06

Helens矗立在湖畔,像一栋古色古香的林中小屋。透过厚重的玻璃,可以看到里面闪着温馨的光芒。

哈密瓜先生和伏特加小姐走进去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里面已然热闹非凡,到处都是抽着水烟喝着扎啤的年轻学生。

伏特加小姐落座后,目光陷入了持久的回忆之中,奔流般涌出的记忆在此时此刻雨后春笋般茂密繁盛起来,将她完全吞没。

“不介意我抽根烟吧?”伏特加小姐问。

哈密瓜先生说不介意,其实他是不喜欢烟味的,但伏特加小姐要在他面前抽烟,他却同意了,真奇怪。

她点了一支名为“黑魔鬼”的女士烟,漂亮的烟圈犹如皮屑角质一般不断生成又不断脱落。

她吐了一口烟圈,双目迷离,似乎是在回忆中跋涉。陷入回忆之中的她,模样十分动人,水光潋滟,惹人怜惜。

哈密瓜先生晃了晃酒杯里的伏特加,闻着酒液的芬芳,注视着伏特加小姐,一动也不动。

此时此刻,Helens里嘈杂的乐声与觥筹交错声仿佛停止了,远离了。

只剩无边的静谧。

07

伏特加小姐的手机屏幕闪烁了一下,是闺密的微信消息,告知即将抵达。

“我闺密等下过来后,如果掏钱买酒的话,你记得抢着先付,这是绅士风度。”伏特加小姐放下手机,目光没有停留在哈密瓜先生身上,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哈密瓜先生点点头,有些紧张地四处张望。

“你是不是很少来酒吧?”伏特加小姐瞧出了端倪。

“是啊。”哈密瓜先生的呼吸变得很是粗重,“我平日挺宅的。”

“那可不行,你身为一个摄影师,应该出来多多体验生活。”她站起身,裸着腿的她,皮肤美得好像过了层釉,“趁我最近清闲,我决定带你把江城的酒吧逛个遍!”

“好啊,没问题……对了,你起身准备去哪里?”哈密瓜先生显得有些焦虑。

“怎么,怕我溜了?”她神情调皮,“我去门外接我闺密们,你就安心待在这里,放心,我是不会丢你下的!”

她走到哈密瓜先生面前,将他手中的酒杯夺去,将杯中酒液一饮而尽,喉咙随着酒液流淌上下滚动,“你喝得太慢了,等下可不能这样……”

08

那晚,哈密瓜先生第一次尝到了众星捧月的感觉。伏特加小姐的闺密个个都是大美女,本就是万众瞩目的焦点,而今却都围绕在哈密瓜先生周身,让他成为了当夜Helens最闪亮的存在。

那些没有把到妹子的单身男士,全部带着嫉恨的眼神望着他,让一直在派对之中充当配角的哈密瓜先生头一次尝到了当主角的感受。虚荣带来的快感让他抵达高潮,于是他发自心底地开始眷恋伏特加小姐。

09

往后的数周,都是伏特加小姐带着他度过的。

他们天天都在酒吧泡着,夜夜笙歌、纸醉金迷。哈密瓜先生的积蓄疯狂地消耗着,可他不在乎,他乐在其中。

其中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在Zozo。

Zozo里的灯光有些暧昧,音乐和之前所处的酒吧也不同,是真人演绎的民谣。演唱者是一位相貌清新的女歌手,声线里带着一丝淡淡的悲伤,一抹暖暖的温柔。

伏特加小姐踏着音乐的节奏,和哈密瓜先生一起来到Zozo落地窗附近的卡座里。似乎是灯光的原因,他们互相注视的眼神如窗帘一般半遮半掩,仿佛在这晦涩的灯光下多了一丝稍纵即逝的暧昧。

他们点了很多杯“醉生梦死”,玩起了纸牌游戏,游戏规则是比大小,点数低的一方要喝光一整杯“醉生梦死”。

伏特加小姐不愧是老玩家,她手指纷飞如蝶翼,将牌全部打散后混合到一起,紧接着一气呵成开始发牌。

她发了彼此各自五张牌后,开始一一将牌翻开,比点数大小。所有牌翻开后,她愣住了,目光中饱含深深的困惑。

两人的牌居然是完全一致的。

“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从概率学上讲,这近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她又开始重新洗牌,修长白皙的指尖划动扑克牌,将它们混乱地重新组合到一沓。

结果发完,又是一模一样。

“看来我们真是有缘啊。”她的笑容先是在嘴角徘徊了片刻,而后慢慢地渗透进那双勾人的大眼睛里,“不行不行,这么有趣的一幕我要拍照留念!”

她用手机拍下整副牌组,然后发到朋友圈,上面简明扼要地写着两个字:“缘分。”

哈密瓜先生当即秒赞。

“既然这么有缘分,那我决定亲手给你做一顿饭,明晚记得来我家。”她的眼眸亮晶晶的,好似夜空繁星都坠在了她那双眸子里,撼人心魄。

“你还会做饭呀?”哈密瓜先生睁大了眼睛。

她薄绢般的手指,轻触着他的唇:“怎么?难道我的手不像做饭的手吗?”

哈密瓜先生感到她的手像落雪擦过发际线般轻软。

“还真不像……”他喃喃道。

10

翌日黄昏,哈密瓜先生提着两瓶伏特加走进了伏特加小姐所在的小区。

按完门铃,伏特加小姐探出脑袋来,眼睛里带着别样的欣喜。

“啧啧,居然买了我最爱的酒!真棒!”收下酒后的伏特加小姐眉眼弯弯地说,“走,先陪我去买菜。”

“买菜?”

“是啊,不买菜怎么做饭?”伏特加小姐飞快地穿上鞋,拽着哈密瓜先生就往外奔。

来到菜场,他们就像一对新婚夫妇一样挑选着晚上所需的食材,有时伏特加小姐还会被店家调侃,说难得看到你男友现身陪你买菜。

哈密瓜先生听闻,双颊居然微微泛起红晕。

11

两人提着新鲜的食材,返回了伏特加小姐的家。

在伏特加小姐烹饪美食的间隙,哈密瓜先生开始观察她的居所。发现她的房子居然是一套三室两厅两卫的大户型,这对于一个刚从上海回来没工作的女生而言,是不是太奢侈了?而且整个装修完全没有女孩子的气息,冷色调的装饰风格更像一个商务精英所居住的环境。

“你东张西望啥呢?”伏特加小姐在厨房冷不丁地问了一句。

“没什么,随便看看。”哈密瓜先生返回厨房,看到伏特加小姐正在用冷水洗菜,“用冷水洗手不冷吗?”

“习惯了。”她的声音十分通透,有着玻璃一般的冰冷质感,“而且用热水洗菜会丧失菜的营养。”

哈密瓜先生注视着她那被冷水浸泡后通红的手,忽然有种心疼的感觉。

“哎呀,忘了一件事。”她忽然回眸,“你能去小区的超市买一大瓶绿茶吗?伏特加要兑那个才好喝,否则太烈了。”

“好。”正愁无所事事的哈密瓜先生当即领命而去。

12

买好一大桶绿茶的哈密瓜先生闲庭信步地往回走着,一路上发现小区内停了不少高档轿车,一看就是城中显贵居住的地方。

“住这里租金肯定不菲……”他越想越觉得蹊跷,总觉得依照伏特加小姐现阶段的财务状况,住这里实属牵强。

待他慢慢地走回伏特加小姐的家时,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周遭开始逐步被寒气与黑暗所笼罩。

进屋后,餐桌上已摆满了丰盛的菜肴,餐桌上方的璀璨吊灯将食物照得极其有质感,令人垂涎欲滴。

“去趟超市怎么花了这么长时间?”将碗筷摆放整齐后的伏特加小姐把座位拖了出来,示意他入座,“赶紧吃,免得凉了。”

“回来的路上在小区里逛了逛,就耽搁了……”哈密瓜先生打开伏特加与绿茶,将它们按比例混合,倒进醒酒器里。

就在这时,头顶上的吊灯突地熄灭了。

餐桌上的吊灯是屋内唯一的光源,熄灭后,整个房屋陷入一片漆黑之中,伸手不见五指。

“是停电了吗?”哈密瓜先生疑惑地问。

黑暗中忽然亮起了一簇温暖的火光,它源自于伏特加小姐手中的烛台。

那是一架摩洛哥彩色星星烛台,里面的火光就像海岸线上的灯塔,吸引着哈密瓜先生,让他被一种连自己都无法诠释的身体冲动所控制,朝光贴近。

“吊灯我设了定时开关,所以它才灭的。”伏特加小姐将烛台轻轻地置于桌上,“你不觉得这样就餐更有气氛吗?”

黑夜如同巨大的网,侵染每一寸空间,唯独这小小的烛台散发出温馨的光芒,让哈密瓜先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浪漫风情。

曾几何时,哈密瓜先生以为自己已心如止水,岂知只是未曾风起罢了,风一起,就是一圈圈荡漾的涟漪。

13

他们畅饮着兑着绿茶的伏特加,听着Beats Pill+传出的圆舞曲,聊着与摄影有关的话题,言谈甚欢地将食物“清理”得一干二净。

“我的手艺不错吧?”伏特加小姐眨眨眼。

“挺好吃的。”哈密瓜先生点头称是,“我都吃撑了。”

“那得起来活动活动了。”伏特加小姐将哈密瓜先生拽起,“你会跳华尔兹吗?”

“啊,不会呢……”哈密瓜先生手足无措。

伏特加小姐将他拥住,让他感到浑身被一股暖流包围着。

“没事,我来教你。”她搭住他的手,随着圆舞曲的节奏,在宽大的客厅里挪开了舞步。

哈密瓜先生感到她就像一阵风,而他只不过是随风旋转的一片落叶。

一曲终了,他们紧紧地相拥在一起,滚烫的气息在两人之间流转,如同炙热的熔岩。

她用手臂圈住哈密瓜先生,用头轻轻地摩擦他的肩膀。

“这么美好的夜晚,你不觉得应该吻我吗?”伏特加小姐传出如同爱语一般的声音。

哈密瓜先生此刻的灵魂已然迷失,深陷于一种无法逃离的情绪漩涡里。他颤抖着捧起伏特加小姐的脸颊,深深地吻了下去。

空旷的夜色仿佛都被这个吻渐渐填满。

14

忽然,美妙的乐声戛然而止,转换成了聒噪的铃声。

伏特加小姐听到铃声,神色一变,与哈密瓜先生纠缠在一起的舌尖连忙脱离:“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她拿起手机并示意哈密瓜先生保持缄默,然后接通了电话。

疑窦丛生的哈密瓜先生走近伏特加小姐,侧耳倾听。手机里传出了一个熟悉的男音,好像是神秘果先生。顿时,他的眼神开始变得黑暗、深邃、冰冷,好似冬夜里的湖水。

伏特加小姐以一句“亲爱的”作为开头,亲昵地说了一番话后,又以一句“么么哒”作为结尾,挂断了手机。

此刻哈密瓜先生已经将屋内的灯光全部打开,让暧昧的阴影消散无存。

伏特加小姐呆呆地望着黑暗中一盏盏亮起来的灯,诧异地问:“怎么啦?你怕黑?”

“如果我听得没错的话,刚才给你打电话的人是我们共同认识的吧……”哈密瓜先生凝重地问。

伏特加小姐的目光犹如凋尽芬芳的花朵,承认了刚才致电的是神秘果先生。

哈密瓜先生呼吸困难,整个人如冻僵般动弹不得:“你们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的情人。”伏特加小姐很坦白。

“你知道他有老婆吧?”

“知道。”

“那你怎么能这样!你这岂不是成了绿茶婊?”

“你懂什么?”伏特加小姐似乎被“绿茶婊”三个字激怒了,声音忽然高昂起来,“我在上海的公司经营不善,欠了放贷公司一屁股债。我还不起钱,他们就天天恐吓我,弄得我连自杀的心都有了。如果不是他帮我解围,我早死了!”

“天呐!所以你就选择这样报答他?”哈密瓜先生本就不平静的心,在焦虑与混乱中愈发疯狂起来。

“你凭什么激动?你又不是我男友!”伏特加小姐冷酷的视线瞬间将哈密瓜先生冻结。

哈密瓜先生心里突然闪过一丝难过,眼眶居然有些湿润,不由合上了眼。

“听着,我们不过是两个寂寞的人在一起取暖罢了!你以为我们在谈恋爱吗?我们不需要对彼此负责,更不需要拿道德的标杆要求对方。”伏特加小姐给自己点了一支“黑魔鬼”,烟雾就如同有毒的墨汁一样在空气中扩散。

哈密瓜先生忽然感到有些心灰意冷,他想回家了。

“对不起,我有点累了,先回去了……”哈密瓜先生黯然地披上外衣。

“你如果现在走了,以后我们也就别见了。”伏特加小姐忽地蹲坐在地,把头埋进双臂中,肩膀有些微耸,倔强得不肯发出声音。

这时的哈密瓜先生在犹疑片刻后,最终还是选择毅然推门而出,将爱情的萌芽扼杀在了身后的那扇冰凉的门里。

屋外的夜色更加黯淡,像是抖着灰尘坠落的沉重帷幕。

15

之后的岁月,哈密瓜先生再也没有见伏特加小姐,也没有再参加神秘果先生的派对。他改变了作息,过上了清素的生活。虽然伏特加小姐没有拉黑他,但是那张写着“缘分”二字的朋友圈状态,却被删得一干二净。

两人第一次邂逅时的照片,哈密瓜先生洗了出来,照片上的伏特加小姐清美无比、秀丽脱俗,根本不像一个当情妇的女子。

其实哈密瓜先生明白,那天晚上他如果放纵自己,不离开那间屋,也是可以的。可是人必须要有底线,并且忠于自己的底线。

无论如何,伏特加小姐都是神秘果先生的女人,而他作为神秘果先生的朋友,是断然不能和她上床的,哪怕仅仅只是寂寞时的相互取暖。

他知道自己爱过她,就足够了。哪怕这个爱还未开始,就草草结束。

毕竟这世上有一些瞬间的存在从开始就是为了被缅怀,某一些笑容的绽放从开始就仅仅是为了被回忆。该过去的总会过去,该翻篇的总会翻篇,就像浓得化不开的夜色总会被阳光所驱散。


黄镜滔:湖北大学硕士,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已出版作品《空白页》《墨绘记》《银十字》《永远东张西望 永远热泪盈眶》。

这一系列故事虽各自独立,人物却彼此勾连,他们或是朋友,或是上下级,或是过去的恋人。前一个故事的配角是下一个故事的主角,在前一个故事中发生的一件小事,却改变了后一个故事中主人公的命运。

上一篇:被咬了一口的芒果先生

下一篇:不知道拒绝的蓝莓先生

总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