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时空|异世界的旅行者

1.谁打开了我的门

哈罗德从睡梦中惊醒,发现四周的墙壁受损严重,床垫也不如之前的柔软,腿上传来的肌肉酸痛感明确的告诉他,他是在去贝里克的路上,他是要去见患了癌症奎妮。想到这,不由的感叹着一句“哦,可怜的人啊。”

因为环境的原因他睡的不太好,他想着,莫琳在做什么呢,找不到自己的话,她是不是也睡不好呢?他又想起母亲的眼神,不知所措的怨恨,他一直都是很识相的,从来都安静的像是不存在过。

家里的事情也都是莫琳在操心,从早餐的牛奶到儿子的教育,自己好像一直在摇摇椅上度过,生活好像没有了痕迹,开始变得有些模糊。突然间他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我是谁?”

正在他深思之时,突然感觉到有阵阵冷风袭来,他看了看左侧的窗户,虽然木头陈旧不堪但是玻璃似乎没有破碎的痕迹,风不是从这边吹来的。他便探了探身体朝门的方向看去,可是那边刚好是视觉死角,根本就看不到门。

他极不情愿的起身查看,果然,不知何时门被打开了,他很是纳闷,自己应该是关上了门的,怎么会打开?哈罗德动了动身体,全身传来的痛楚让他瞬间清醒了很多,太累了,也许是自己忘了。就在门要关上的瞬间,他听见一个细小的声音“哈罗德先生?”手上的动作突的停下了,从半开的门望去,是一位约摸十几岁的少年,双手藏在背后,一身干净的衣服顶着黄色的头发,深蓝的色的大眼睛毫不胆怯的盯着自己,哈罗德一时有些慌神,他不太习惯别人的注视,况且也没有人知道他住在这里。那孩子看他没有反应,又叫了一声“您是哈罗德先生吗?”

“是,我是,你找我?”他不解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有人叫我给您送信。”说着少年从身后拿出了一个白色信封递给哈罗德。

他接过信,持在手上翻看,那少年又说“先生,那么我先走了”完了头也不回的跑了,数十米后转身下了楼梯。

“等等……”那少年已听不见。

哈罗德看了看手表,刚好是凌晨5点整,谁会在这个时候送信呢?真是奇怪的少年,还有奇怪的写信人。

会是奎妮?不可能,我给她的回信刚刚寄出。还有谁会给我写信呢?哈罗德关上了门,走向床边,开了台灯,开始读信。

“我等你来看我。”——奎妮

哈罗德很是不解,奎妮没有理由写两封信,她也不知道自己会去看她,更不知道自己住在这里。

那么,这信是谁写的呢?

哈罗德回想了自己这些年的生活,没有人会给他写信,每个月只有固定的税款信件送到他的住所,奥,对了之前还有戴维的挂号信,现在连这个都没有了。

拿着那份信,又想起那个午后。“您根本就不懂我,我们之间也根本没有谈话的必要。”戴维说完这句话就走了,没人能拦得住他,自己和戴维的谈话从来都是以吵架结束。他的性格变化太大,自己根本就不了解,好像也从没认真了解过。他从来不说,自己也没有办法问,直到他们之间的怨恨越来越大。

戴维,戴维,戴维,现在满脑子都是他,也许那时应该和他好好谈谈。哈罗德又想起莫琳,她总是把戴维的房间打扫的很干净,好像他还会回来一样。不过,也许会回来呢,谁知道呢。

哈罗德这样想着,外面的天空也开始渐渐放亮。他起身洗了把脸,收拾了下自己,看着镜子想起刚刚的那份信,嘟囔了句“真奇怪!”便转身出门下楼,准备买点吃的,今天还要继续走。

到了楼下的餐厅,感觉有人在看他,他心里有些莫名其妙,但也没有太在意。直接走向餐台,点了一份牛奶和一块三明治。顺便问了下侍者附近的便利店位置,他要准备些吃的,以便在路上能走的更快些。

他迅速的吃完早餐回到路上,去附近便利店买了些便宜的面包,出门时带的钱也没有剩多少,低头看了看脚上的灰色帆布鞋,他心想着,“也许可以走到的。”

步行在B3131国道上,周边没有什么行人,过往的车辆极少。两边的建筑物在逐渐减少,灌木丛越来越多,偶尔还能看见有松鼠在路边张望。自己有多久没有出过家门了,每年也只是去固定的地方度假,不过说是度假其实也只是换了一个地方睡觉。

“哈罗德先生!”他猛然听到有人叫他,回头一看,是早上给自己送信的那位少年,只是现在他的身上多了个背包。

“请让我和您一起走”那少年接着说到。

“孩子,你的父母呢?你跟着我走,他们不担心吗?”

那少年笑着小跑到他身边“我想徒步旅行,您不是也走这条路,我和您做伴。”

“你知道我要去哪?”

“我听到您在公共电话厅的谈话,您是要去贝克里吧!”

哈罗德想起打给莫琳的电话。“是的,我要去看望朋友,怎么你到那里去干什么?”哈罗德有些疑问,想要问信的事,也想知道怎么会这么巧合。

少年仿佛看透他的心思“先生。我知道您有疑问,但是等我们到了南布伦特,我会把事情告诉您的!”少年说完便加快了脚步。

哈罗德这下更不解了,疑问也越来越多,但是现在又没法再问。只得问少年“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那少年说“戴维”。

2.似是故人来

哈罗德听到这个名字,浑身都在颤抖,他不停的告诉自己只是名字相同,只是一个巧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才稍稍静了静心。

“先生,您可得快点了,不然天黑之前我们是到不了南布伦特的。”少年回头对着哈罗德说。“您要是实在累了,我们可以搭便车。”

“不,不用了。我要走过去,我要让奎妮活下来!”

那少年沉默了片刻,“可您是知道的,就算您走到了又如何呢?她得的是癌症,您又不是医生。”

阳光从哈罗德的背后撒下,看起来像是拯救生命的神明。“不,也许可以的,我可以走到,她也可以康复!这是信念!”“是的,是信念!”

少年略有所思的说到“也许是的,这世间的事又有几分能肯定呢?”那话是对哈罗德说的,但又像是自言自语。

在黄昏降临之时,他们看到远处有星光点点,终于快要抵达城镇。

左脚的鞋子,小趾处有些磨损,看来这双鞋还是不适合徒步,自己的身体也不适合。怎么又想着这些,不能放弃,决不能。

这一路上少年的话都不太多,哈罗德更是沉闷。他只是想起自己的戴维,他从来都没有和自己这样走在一起,从来都没有。

旁边的建筑物在增高,时不时有风从缝隙吹过,一切仿佛在变美好。这时的天空褪去最后一抹橘色,完全的黑了下去。街边的路灯分外的刺眼。

“先生,您今晚住哪里?”少年问到。

“我还不清楚,我身上剩的钱不多。”哈罗德有些窘迫。早知道应该准备下再出发的。

“先生,我知道有个好去处,您若是不嫌,就和我一起!”那少年拽了拽肩上的背包,一路走来肩膀也有些疼痛。

哈罗德本是想拒绝的,但是又想到白天的疑问便点了点头,跟着少年继续行走。

步行了三十分钟之后,穿过约克街后,在第三个红绿灯右拐,两边一些零散的商铺,又向左拐进了一条漆黑的巷子,巷子的尽头亮着着一盏暗黄色的灯。那灯看起来有些陈旧,但仍有一些飞蛾在旋转,碰撞。走到房子前边的少年停下了脚步,“咚咚”的敲门声在南布伦特的夜晚显得格外突兀。

“吱呀”的一声门被打开,开门的是位年轻的女孩,穿着黑色的皮衣,红褐色的头发在脑后扎着马尾。

“戴维,你来了!快进来,等你很久了!”“您是哈罗德先生吧,一定累坏了,进来喝杯咖啡吧!”

女孩的热情让哈罗德头上的疑云更大了,被渴求的心理推动着步伐,哈罗德走进了房间。里面的布置极为简单,不,准确的说是有些寒酸。客厅里只有一张沙发在角落里,显得有些孤单。

“哈罗德先生,我是莫琳”女孩突然开口说到,让哈罗德甚是惊讶。她又说“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莫琳,您在旅馆的那份信是我给您的,那是旅行的钥匙,您有带在身上吗?”

“是的……我,我带了”。哈罗德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信件,信的表面有些皱折,但这并不影响它的作用。“抱歉,你说的另一世界是什么意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哈罗德很是纳闷。

“您所处的世界是三维的空间和一维的时间无限延伸开来,逐渐形成了今天可感知的宇宙。我们处于同一个地球不同的空间维度,每个人都有另一个自己,只不过因为空间的不同,年龄,性别这些都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变化。”“其实我们也是近几年才发现,并开始着手研发穿梭门的,一开始只有特殊的人才可以始用穿梭门。后来才发明了‘钥匙’,就是您手上的能量环,支撑着您不被乱流所吞噬。”女孩解释到。

“怎么可能有这种荒唐的事情!那这么些年怎么做到无人知晓的?行了,我很忙,没时间听你编故事!”哈罗德根本不信,说罢欲离开这里。

“等等,哈罗德先生,我们没有骗您。这次来是有事情请您帮忙的!”沉默许久的戴维开口了,“我就是您儿子在另一世界的存在。”

听到少年的声音,哈罗德停下了脚步,戴维,怎么可能呢。他回头盯着少年看,好像是和戴维有些相似,但又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

“可是,我能帮上什么忙呢?”戴维的话让哈罗德有些动摇。

“您的对应者,是旅行者科技研发公司的首席研发官也是董事长,但是因为一些意外,董事长目前下落不明。公司的科技很有可能会被有心之人盗取,这次来找您是希望您能暂我们的董事长,帮我们支撑一段时间。”女孩拿出一张照片给哈罗德看,照片上的人确实与自己无异,只是看上去更加健朗些。

“我们两个就是来接您的人。”

“不,我还要去看奎妮,她还在等我!”哈罗德将照片递还给女孩,转身想离开。

“等等,先生,不会耽误的,事情完成后我们会把您送回原来的时间点上,一切都和您走的时候一样。”女孩极力说服哈罗德。

哈罗德不知道自己是否该拒绝,看着眼前的戴维,他陷入了沉默。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像靠近戴维,更不要说陪他做事。哈罗德想到自己平凡出奇的生活,决定去试一试不同的人生。对自己,对戴维,也许这是都个机会。

下一秒他便肯定了,是的,这是个机会。

“好我陪你们去!”

见到哈罗德同意了,莫琳很是高兴,她从卧室拿出了套西装递给哈罗德。仿佛一切都已经安排好,只等他点头。

3.另一个世界

莫琳将信燃烧后产生的蓝色火焰,附在哈罗德右手手腕内侧,那火焰像是会动一般形成了一个蓝色光圈。哈罗德不由的惊叹着未知世界的神奇。

莫琳踢了下沙发底部,那沙发便缓缓的向旁边转开,沙发的背后一条绿色的光带显现出来。莫琳将手伸向光带整个人便开始分解,然后消失不见。哈罗德心理有些怕了,自己会不会一去不回呢?

“先生,我和您一起去,不用担心,会很快的!”说着戴维拉着他的右手向光圈触去,三人消失后的房间沙发恢复了原位。南布伦特的街道再次陷入了沉睡,这一切似乎不曾发生过。

数秒钟后,哈罗德一行人出现在了完全不同的环境。

“欢迎您来到我们的世界!”

异世界的大门是在一个类似于地下室的地方,旁边是装满红酒的木桶,看来这家人品味不错。

“我们现在要去哪里?我应该做什么?”哈罗德完全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到底可以帮上什么忙。他只是想能够和戴维多相处。

“先生,您记住您现在是我们的董事长。我先送您回您的住处,今晚先休息。明天一早再去研究室,您只要帮助我们找到一份资料就好。”莫琳也很担心会出现意外,整个国家都在盯着旅行者研究所,稍有不慎将会全军覆没。想到这里她又对戴维说,“今晚让先生熟悉下人员资料,明天可不能出状况。”

戴维慎重的点了点头,一脸沉静。

“这里是老师的酒窖,他最爱红酒。可是现在,他却已经失踪一周了。”莫琳的手抚摸着木桶的边缘,一脸的担忧,之前明亮的眼睛也失去了光彩。旁边的戴维低着头,攥紧了拳头。

“戴维保护好先生,我先回公寓准备下明天的要用的证件。”说完三人往楼上走去。

等到莫琳离开后,哈罗德松了口气,希望自己能够顺利的结决问题。周身又有些疼痛,看来得好好休息了,想到这他动了动全身。戴维带着他向二楼走去,在左边倒数第二间的门口停下,推动门把走了进去。

“先生,这是您的卧室。”说着在门后的墙壁上一推,那墙壁立刻向里开,展现出不同的天地。“这边是书房,您无事的时候可以看看书。”戴维走进去拿了一份文件递给他。

他翻开看到,里面都是个人资料。

“先生,您看完后早点休息。”“对了,浴室是最右边的房间。”说完这话,戴维出了书房。

哈罗德虽然还有很多疑惑,但是却不知从何开口。

这看似准备好的一切,难道都只是巧合?

哈罗德翻看着手上的资料,第一页是奎妮,生物科技研究博士。一样的姓名相似的脸庞,不过她看起来更年轻,也更冷漠一些。接着是雷克斯,他不再是自己发福且丧妻邻居,他是完全不同的人,深邃的眼牟,给人难以捉摸的感觉。

这个世界果然还是不同的,看着相似的脸庞却有着不同的人生。所有的一切打破了他原有的观念。


黑暗中,有人拨通了电话。

“是的,一切都很顺利,按照您的计划把人带回来了。”“是的,您放心!”

打电话的人并没有过多的沟通,2分钟后就挂断了,手指跳动之间删除了通话记录。


穿外是树叶沙沙的声音,时不时的还有几声猫叫。片刻,一切又都归于宁静。

哈罗德起身离开书房,洗漱完后,躺在床上,想想自己的奇妙遭遇,不觉的有了一丝兴奋,变得很期待明天。

这个晚上哈罗德睡得很好,他还梦到了戴维小时候,梦到了他们养过的小狗,也梦到了奎妮奇迹康复。梦里的一切都那么美好。

黎明到来之后,哈罗德被一阵敲门声叫醒,是莫琳的声音。恍惚间仿佛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先生,您醒了吗?我给您做了早餐,我们今天要去研究所的。”

“我知道了,我马上下楼。”接着门外传来了莫琳离开的脚步声。

哈罗德起床后,下楼看到莫琳和戴维在餐桌坐着,桌上放着牛奶和三明治。

“吃完饭,我们就出发,车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三口之家其乐融融,自己有多久没有感受到家的温暖了?哈罗德突然很想妻子和儿子。

吃过早餐,三人坐上了等在门口的车,车子缓缓的开在街道上,莫琳还在交代着他要注意的事情,戴维在前座一言不发。窗外的建筑在缓缓的后退,十分钟后车子停下来,哈罗德看到了一栋高耸的建筑物。

“先生,等下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不要慌,我会帮您解释的!”莫琳不放心又再次叮嘱到。

见哈罗德点了头才开门下车,通过安全门后搭乘专属电梯上了31层。

“下了电梯向右走,拐弯后尽头就是研究室,您只管走就行。门是磁卡的,您用这张,这是我昨夜赶出来的。”卡片上有自己的照片,旁边写着哈罗德博士。

31层到了,出了电梯,他看到边的守卫,不由的有些颤抖。戴维留在了电梯口等候。

按着莫琳说的,哈罗德顺利的走到房间门口,打开了门,他看到了一个高大威猛的人。是雷克斯,他记得,昨晚的资料还是没白看。

“博士,您回来了!这几天有没有考虑我的建议?”哈罗德知道,是关于将穿梭门技术卖给军方的问题,博士并不同意,并曾经与他争吵过,莫琳叮嘱了要留意这个人。哈罗德想,也许博士的失踪与他有关呢。

“我还是保持原来的意见,这事情没得商量。”哈罗德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比较自然,压低嗓音来掩饰自己的慌张。

“博士,您还是这样死板,不过我会想办法搞到资料,看在共事一场的份上不会让您太难堪!”雷克斯说完,胸有成竹的离开了。

哈罗德暗自松了口气,还好没有漏出破绽。旁边的玻璃门打开,一位穿着防护服人从里面走出来,看身姿应该是位女士。来人看到哈罗德后摘下了面罩,将防护服放在一旁。

“听莫琳说你最近生病了,怎么样?好了吗?”听到来人的问候,哈罗德知道她是奎妮。

“我挺好的,年纪大了,身体自然会出现毛病!”

“年纪大了?你之前可是从来不服老的,怎么生了个病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奎妮笑着看了他一眼。

“也不是,生病过后不服老不行,这不是好几天都要休息么”哈罗德赶紧解释道,他有些担心被识破。

不过好在她忙着做研究,并没有多说什么。莫琳轻轻的推了推他,他转身看着莫琳,莫琳指了下不远处的办公室,他想起了自己是要找资料的。

研究室恢复了平静,进了自己的放假,莫琳便开始寻找,哈罗德不知道从何下手只能坐在电脑旁,突然看到一张合照,那是博士和戴维的,背景是高尔夫球场,两人笑的很开心。

“戴维的妈妈呢?”哈罗德拿着照片问莫琳。

“戴维是收养的孩子,博士一直专注于科研,并没有结婚。”

莫琳的寻找没有结果,看来资料不在这里。

“那资料到底是什么?”哈罗德想帮忙。

“是一个储存U盘,以及技术使用授权书。我看到博士把他们放在一起了。”

“会不会是雷克斯拿走了?他不是很想要得到么?”

“不会的,听他刚刚的话,他还没有拿到。所以我们必须得在他之前找到!”

“那是在家里?卧室和书房呢?”

“博士失踪后,我就去找了。什么都没有,这可如何是好!”莫琳显得有些焦急。

博士和资料一起消失,哈罗德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帮上忙?

两人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后,奎妮不在,可能是去做实验了吧。

哈罗德和奎妮各有所思,没有找到东西,只能是先回家,再决定下一步。

一路上出奇的沉默,没有人知道博士的行踪,也没有人知道资料去了哪里。所有的一切似乎走进了死胡同。

莫琳并没有和他们一起下车,他和戴维便回了家。回家之后,哈罗德去了书房,他要考虑下是不是应该离开这里,他帮不上什么,也改变不了什么。

他漫不经心的翻着书,根本就没看进去一个字。算了,他像是泄了气的气球,把书扔到桌子上。“哐当”一声,他吓了一跳。原来是不小心碰到了相框,照片掉了出来,他俯下身去捡,突然看到照片的背部工整的写着“爸爸,我爱你”落款是戴维。最底下还有一句是“我也爱你。”

看来是戴维给博士拍的,多么温情的父子啊!哈罗德感叹到,突然脑海中闪过一个想法“为什么不和戴维谈谈?”

哈罗德便起身向楼下走去,敲响了戴维的房门,“先生,您有事吗?”

“我想,了解一下博士的情况。”

“可以,您进来坐。”说罢戴维挪开挡住门的身体,照顾哈罗德坐下。

“孩子,博士失踪之前有没有给你什么东西,或者说给你一些暗示?”

“没有,爸爸失踪的毫无征兆,我记得那天晚上司机送他回来,但是没多久他就又出去了。晚上一直没有回来,我当时只是有些奇怪,他从来不再外面过夜,可也没有想太多。”“直到第二天早上,我给他打了很多电话都没人接听,再后来电话再打都是关机,我才意识到可能出事了。我立刻打给莫琳,她是我爸爸的学生,同她商量后才决定去找您的。”

听完戴维的话,哈罗德突然想起莫琳说过,博士和雷克斯因为技术的问题吵过一架,况且博士失踪获利最大就是他了。不过也有可能是军方的人在搞鬼。或者说雷克斯和军方联手了?

哈罗德的脑海中有无数个可能,大脑从未如此灵活过。“戴维,你觉得博士平时和谁走的最近?”

“莫琳是爸爸的助手也是爸爸学生,她经常跟着爸爸。奎妮阿姨常来家里吃饭,我想爸爸可能喜欢她。”

“那么有没有其他人是博士比较信赖的呢?”

“好像……没有了”戴维低头想了想,“对了,还有爸爸的律师罗宾先生。或许他知道些什么!”戴维显得有些激动。

“那好,明天你和莫琳一起去拜访,看能不能问到什么,我等你们的消息。”

后来他们又聊了其他话题,哈罗德知道了戴维曾是全球散打冠军,小小年纪实力不凡。

9点过后,哈罗德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想起了自己的儿子,不免得有些难过。

4.猝不及防的死亡

“先生,罗宾死了。”哈罗德正在书房里翻找,试图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突然听到有人走上楼梯,接下来传来戴维的声音。

哈罗德不由的一抖,感到一阵寒意袭来,他惧怕了,他还不想死在这里。

在死亡来临之前,一定要逃离。

哈罗德停止手上寻找的工作,向外面疾步走去,刚好碰到戴维,毕竟只是个孩子,碰到这些事情肯定吓坏了。但是看到戴维神情,哈罗德不免的有些震惊。

一个14岁的孩子脸上写满了从容,倒是他自己,难道有些紧张过头了吗?他正想要开口,戴维却将食指放在嘴上。进了书房拿了笔和纸,飞快的写到“罗宾是被杀的,我们刚想找他,就出现这事……”“家里很有可能被窃听了!”

哈罗德不得不佩服这孩子,他完全不像外在那样,事情一步步复杂开来。

这时,楼下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戴维把写了字的纸装进了口袋。跟着哈罗德向楼下走去。敲门的是警署的人,罗宾死了,跟他有关的人都要接受调查。警察按照惯例问了一些问题后,采集了哈罗德的指纹,便起身离开了。

哈罗德回到书房不知如何是好,可目前只有找到资料保护好它才是最关键的。他焦急的在房间踱步,突然看到了一株绿芽,一个小巧的花盆放在窗台上,毫无违和感。一个大胆的念头出现了,他伸手转动了下花盆,但是没有任何的反应,该死!一手拍在花盆上,却感到左脚不自主的在移动。

脚下出现了一个一英尺见方的空间,里面放着牛皮纸的袋子,哈罗德打开一看,正是自己苦心寻找的东西。他将袋子中的黑色U盘拿出,把剩下的归于原状。

做完这一切的哈罗德松了口气,只要把东西交给莫琳那自己来的使命就算完成了。想着,便起身往外走去。

站在卧室的哈罗德拨通了莫琳的电话,无人接听,再拨依旧。算了,等下再打。

他把U盘小心的放在床垫底下,心想着明天就可以离开了吧,哈罗德不禁有些怀念自己的世界。走之前,给戴维做一次饭吧!就当是最后的留念。这样想着,哈罗德来到了戴维的房间外,“戴维你饿了吗?”不见有人回答,哈罗德试图进去却发现门是上锁的,他又连着敲了几次,还是没有人应答。

怎么回事?难道是出事了,没道理啊!就在他奇怪的时候,门突然开了。戴维探头出来,“先生,有事情吗?”

“我看看你有没有饿,给你做点吃的。”哈罗德很惊讶自己会这样说。

“那我来帮您吧!”戴维痴痴的笑着,一如少年。

哈罗德很久很久没有感受到温暖了。

快乐的时光总是会有意外,警署的人再次敲响了大门,正处在幸福中的哈罗德,打开了门,脸上的温柔还来不及收,就听到警察冰冷的声音,“您是哈罗德先生?”哈罗德有些不知所措的点了点头。

“有证据指明杀案件中您有重大的嫌疑,请跟我们走一趟,配合下调查!”

“上帝证明,我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也是早上才知道消息的!这可是实实在在的污蔑!”哈罗德惊恐万状的为自己辩解着。

“先生,我们也是按照指令行事的!”说着不由他再辩解,直生生的将他拽进了车中,缓缓的消失在街角。

没有人看到戴维眼中划过的一丝微笑,看来有人终于按耐不住了。

阴暗潮湿的地板,长满苔藓的墙壁,连发霉空气都有种扼住喉的窒息感。哈罗德不知道如何是好,身处不同的空间没有人能够帮的上他,他开始有些绝望。

“哈罗德博士,怎么样?没有人能救你!”哈罗德并没有看见来人的面容,他甚至不知道这人是何时来的。来人的语气里全是轻蔑和嘲讽,是他,是雷克斯!一定是他污蔑自己,突然又想到,自己的指纹很不不可能在这个世界有记录!

“你真是无耻之徒!”哈罗德气愤不已。

“哈哈,那又怎么样?你这个外来者!”雷克斯得意的整张脸都是嘲笑。

“你,你怎么会知道!”

“你真的以为有那么巧合的事情,从我绑走博士那天起,你就是我的一颗棋子!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安排好的。说来也多亏你和他长得那么相似,才让我的计划更顺利。”

“接我的是你的人,你杀了罗宾并且买通警察!你这个恶魔!”哈罗德万分后悔,自己傻傻的跳入陷阱里,现如今还能怎么办。

“你只说对了一半,戴维是那老头养了十几年的狗,见人就叫,不容易收买!不过,他一个小屁孩,能起什么风浪!没时间跟你讲废话!只要你答应跟我合作,我一定放你出去,还会给你权力和财富!怎么样?”

“怎么合作?”

“那个老东西真以为自己藏了资料,我就没办法了?我早就有拷贝了!现在只要你帮我在合同上签字,不要授权书都行!”

原来他是要用我走这一步!哈罗德想起了戴维,不能再辜负他了。

“你休想!”他用尽平生的勇气喊了出来。

“不识相这点你倒是和那个死老头还挺像!那你就在这受几天苦,好好享受!”雷克斯正要离开,旁边猛的闪过一个黑影,他便“咚”的倒地了。

哈罗德还在纳闷时,牢房的门敞开了,一位黑衣少年站在门口说“先生,快走,我是来救您的!”哈罗德跟着少年离开了牢房。

出来的哈罗德更是纳闷了,什么情况?“您先回公寓,有人在等您。”说完这话,黑衣少年三两分钟便消失在视线范围。

是上帝派来救我的吗?他虽然不解,但还是打车回了住所。

5.归来

敲开门的哈罗德在看到沙发上坐着的人后彻底傻了,和自己一样的容貌,好像看到了镜中的自己。

“你好,哈罗德”坐着的人起身迎接他。

“你,你好”看到另一个自己的震惊程度简直无法用言语表达。

“让你受惊了,很抱歉!”博士说到。

“嗯,是震惊,您竟然没事,真是太好了?但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一切,都是博士设的局,博士其实早就知道雷克斯勾结军中好战分子,并企图把这项技术用于战争中,但是博士研究它的初衷只是为了加大两个世界的沟通,是为了共通进步才研发的。

由于雷克斯的背后有军方的人,他做的一切事情都紧密的让人找不到破绽。因此设计的一切都是为了抓住雷克斯的把柄。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那莫琳呢?”

“我和她师生一场,不再追究了。但她触犯了法律,我也没有办法!”博士的心心中暗有不舍。

哈罗德不愿意再待下去,他不愿意太悲伤,也不愿意分离。可是他终究不属于这里,他只是个旅行者。


哈罗德回到了最初离开的时间,看着穿梭门和自己手上的光圈一点点消失。他终于回来了。

再次行走在南布伦特的大街上,仿佛得到了新生。脚下的步伐更加坚定,更没有什么能够改变他的初衷。

“爸爸”有多久没有听到这个称呼了?在这一刻哈罗德触电般的快速转过身体。迎面走来的人将他紧紧抱着,街道撒满了阳光,就像是神的旨意。

一切从无中来又归于无中去。

87天的行走,628里的路程。终于到达了奎妮所在的疗养院,踏进大门的那刻,这场旅行终于结束。

他从没有向别人说起这场旅程,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谁又能知道呢。


本文中的主人公哈罗德是选自小说《一个人的朝圣》,其他雷同姓名只是故事需要。

平行时空征文活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