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等到啦

上一篇文章是25日下午写的,没想到当天晚上就传来了好消息。电一直到晚上七点才来,但叔叔一家人都出门去了,早上打雷时他们就把网关了。所以来电后依然没有网络,我只好打开电脑看之前下载的电影《放牛班的春天》,上大学时看过,现在内容全都忘记了,再看依旧是津津有味。

正看到一半时,老公从楼下冲了上来,边跑边喊:“来了!来了!终于等到了!”沉迷于剧情的我一脸懵地看着他:“什么来了?”他举着手机让我看:“快看!政策改变了,去安顺不用隔离了!”“啊!真的吗?”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紧接着又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狂喜之后我冷静下来,一字一句地读完这份刚发布出的文件,再看发布人,明显不是官方,连粉丝都只有8个!到底这份文件可信不可信呢?继续往下看,文件后面评论区已经有好几条留言了,第一条写着“终于等到这一天啊!感谢贵州政府和贵州人民对湖北籍务工人员的理解和帮助!”留言的人大概跟我老公一样,困在老家等待政策改变,一刻不停地在网上搜索相关信息。我输入关键词又搜索了一次,日期最近的只有这一条发布。

突然想起已在酒店隔离一周的楼下邻居,老公有他微信,可以问问他。按照文件指示,他的核酸检测结果是阴性的话,就可以解除隔离。邻居很快回复道:“今天下午已经解除隔离回家了!”太好啦,这个事实可以证明消息属实,切凿无误了,我们可以放心地回去了。

幸福似乎来得太突然了,但想想之前漫长的等待,由此产生各种各样的情绪——焦虑,烦躁,愤怒,无助,茫然……让我说不出评论一那样大度得体的话,我心里的怨恨还是有的。

赶紧往我们的伙伴群里分享了这一喜讯,表哥也跟我们一样在翘首盼望回安顺的日子。过年前他坐老公的车一起回来的,前些天公共交通尚未恢复,他计划走时也跟我们一起,现在他在广水老家。

表哥一看到消息,马上发出一串“哈哈”,紧接着追问消息是否属实。随即我们就讨论了一下哪天走,又注意到文件上说必须进行核酸检测,是在这边检测了再走还是过去了再检测?感觉说的不太清楚,最后我们商量决定第二天打社区居委会电话问问清楚。

讨论结束,我继续把电影看完,心情变得非常好,陪儿子玩了一会儿。老公不知怎么想起一个问题,表哥的身份证是武汉的(我们都是2007年上大学时把户口转到武汉的,我跟老公2013年为了领结婚证,才把户口转到他家这边),会不会遇到麻烦。“可他这两个月都住在家里呀!”我这样说着,还是发了信息提醒他带好村里的证明。

十点多时,表哥回复说他打算第二天就走,正好他哥哥嫂子要开车去西安,可以坐他们车到河南信阳,再从信阳坐高铁去安顺,他刚才查了,能买到票。我的担忧又浮上心头,但又说不清到底担忧什么,总觉得他的决定太冲动了些。

昨天早上我醒得非常早,心里惦记着给居委会打电话的事情,但是看看手机才七点多,人家还没上班呢!等到9点,我开始打电话。先打物业给的一个手机号,没人接,再打另一个座机号,这次接了,那边是一个慵懒的大妈声音,听声音感觉像刚睡醒,但官腔打得可溜了:“啊,这个我们还没有看到文件,啊……现在不能给你答复。”

我耐着性子说:“文件昨天就出来了啊,昨天下午在隔离的人都解除隔离了呀!”“啊,还是以我们看到文件为准好吧?”死老太婆,我真想骂她一句,纳税人的钱就养的你这号废物吗?这会儿是不是急着泡杯茶,再慢悠悠地拿起报纸?

挂了电话我再也忍不住,骂骂咧咧了几句,老公安慰我说:“跟这样的人生气,不值得!对你来说十万火急的事情,跟她没啥关系,她又不在乎,她巴不得我们不去给她添麻烦呢!等会儿我再打一次。”等到中午老公再打电话时,那边是个认真的男声,他们已经收到文件,让我们过去后先到组委会登记,然后去医院做核酸检测,检测通过后就可以回家。

这下可以放心了,我们商量是明天去还是后天去。这时表哥的信息来了,说他根本进不了河南,路上检查的人先测体温,然后查身份证,一看他是武汉身份证就让他下车,根本不看证明啥的,也不听解释,反正就是不允许持武汉身份证的人进入河南,不管你住在哪儿,去没去武汉。

听了他的遭遇感觉很愤怒,照这样估计,他就算去了安顺也会被要求集中隔离。类似他这种情况的人应该也有不少,就像武汉封城后被迫滞留在武汉的那些人,由于政策漏洞,成为无家可归的流浪汉。现在关于他们的政策也出来了,可以回家。而表哥,则要继续在老家待到4月8日武汉解封的那一天。

前几天嫁到江苏常州的闺蜜也说,她都两年没回湖北了,买了去海南出差的机票,随后就收到不允许湖北人进入海南的短信,就因为她的身份证号码还是“42”开头的。

难以置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