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因(下)

次日的墨漪醒来已经是八点,离上班时间仅有半个小时。

他看了一眼手中的手机,依然悄无声息的毫无动静,就如同他死了一般。

起身,洗漱,换衣服,穿鞋。

墨漪一连串的动作就仿佛排练过无数次一样精确完美,他只是在拿起围巾的时候看着那张纸条顿了顿,然后熟练的围好围巾没有留恋的出了门。

在楼下随便买了豆浆和小笼包当做今日的早餐,墨漪眯着眼仰头看着冬日的早晨永远昏昏沉沉的天空。

鸽子灰色的云朵压抑极了,仿佛随时都会落下倾盆大雨来。

墨漪有些踌躇着要不要回去带伞,毕竟这个城市是个多雨的城市。

“算了。”他叹了一声拆开早餐边走边吃,他没有开车,只是和那些忙忙碌碌的过路人一样匆忙仓促。

也是,他也只是这个城市里的一个普通人。

积累的公务不多,做完之后离下班还有好一会时间,墨漪靠在转椅的椅背上,转过身对着落地窗,看着那淅淅沥沥的雨模糊了城市的景色。

掩去了繁忙嘈杂,难得短暂的片刻宁静。

他起身给自己泡了一杯摩卡,浅咖色的颜色其实看着很舒服,毕竟是很暖心的颜色。

但是依然是咖啡因。

墨漪觉得自己大概是对它上了瘾,就像那些烟鬼酒鬼又或者说像瘾君子一样,他无可救药的对它上了瘾。

也许,就是对一个人上了瘾。

他将咖啡放在桌上,自己坐下。有些疲惫的阖上双眼,思绪却越来越清晰。

第一次的相遇也好,后来的相识也罢,再到最后的相爱。这一路坎坎坷坷的走来到底经历了多少事情只有他们清楚。

戒指哪里是那么容易带上的呢。

那可是一生的桎梏,一生的誓言枷锁。

墨漪睁开眼睛,取下戒指,无名指根部赫然可以看见那个篆刻在心尖上的字,那是由内环刻着的字印上的。

“榭”

在那指根的位置,墨漪总觉得火辣辣的疼。

第一百八十三天了。

快要崩溃了。墨漪想。

他不是禁不住寂寞的人,他也不是无法等候的人,但是他是个胆小的人。

他害怕着失去,失去所爱之人,收不回那一生付之于爱人的心。

敲门声将墨漪惊醒,他抿了口咖啡勉强压下飘忽不定的心神,看着进来的秘书微微颔首示意她开口。

“总监,这是这次的企划书。”

墨漪点点头,接过文件摒除了杂念开始新一轮的工作。

这一次,他是到六点才再次抬头。

下班时间到了,墨漪也不再留恋。看着窗外的雨已经停了,他拿起咖啡抿了一口,冰凉的口感显得咖啡更加的浓郁苦涩。

他只喝了一口便受不了,将那早已冷掉的咖啡倒掉,杯子洗净之后放在了原先的位置。

路过街角咖啡馆的时候墨漪的脚步顿了顿,看着那花哨的“cofé”心下有些烦躁,他也没有再犹豫什么,而是紧了紧大衣决定赶回公寓。

今天的温度更低了。

墨漪为自己找了个很完美的借口。

“我回来了。”

到家打开门,墨漪下意识的开口,舌尖依然是那冷冰冰的语调,仿佛毫无感情的机器人一样。

“欢迎回家。”

低沉磁性而熟悉的声音从身前传来,墨漪这才发现家里开了灯,而他自己的面前却笼罩了一片黑暗。他仰头看去,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如龙舌兰般醇厚的金色眼瞳。

带着怜惜和爱恋,比酿了一百万年的酒液还要醉人的多。

真是犯规啊漠榭。墨漪勾起了嘴角。当年的自己,也就是醉在了这双眼瞳里,然后就再也没出来过。

他突然哭了,被漠榭抱住的一霎那,温热的体温告诉他这并不是在做梦。他不是梦见漠榭回来,却在醒来的时候看着毫无生气的公寓发愣。

漠榭的心里也难受的紧,墨漪鲜少会哭,却一次又一次在他面前落泪。

他只能一遍又一遍在他耳边呢喃着我在。

墨漪伸手紧紧搂着他,仿佛失而复得的珍宝。

漠榭则在他的发旋上落下一个一个轻吻。

“凭什么。”

墨漪突得出声,嗓音里压抑着某种情绪,让他的声音听得不太真切。

漠榭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却看不见他那被阴影所掩藏的双目。

“凭什么你就可以一声不吭的离开。”

“仅仅留下一张四个字的纸条,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留下来等你。”

墨漪猛地推开漠榭,反作用力让他后退两步抵在了门上,背部传来一阵隐隐的疼痛,疼得他闷哼一声。

漠榭有些怔愣,抬头看去,却是墨漪红通得如同兔子般的眼眶。

“你以为小爷不敢走是不是!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晚回来一天,小爷马上就离开这里,到时候天阔任鸟飞,你想找也找不回来!”

墨漪有点口不择言,甚至搬出了中学时代那有些狂妄却幼稚的自称来。

漠榭看着他气的有些颤抖的身体不免好笑又好气,他知道墨漪没有真的生气,却也知道他是真的害怕极了。

他这别扭的小兔子啊。

漠榭暗叹一声,上前强硬的拉过墨漪禁锢在自己的怀中,低头吻了吻他的耳尖,在他耳边呢喃如同情话。

“对不起,这次是我不好。”

“你也知道军人不能违背命令,这次是机密任务,迫不得已。”

“我以后再也不会了,原谅我好不好?”

墨漪突然的就没了脾气,漠榭永远知道要怎么安慰他,漠榭太了解他了,甚至有时候比他自己都了解他自己。

他抿着唇仰头,半晌突得吻上那张唇。

唇齿交缠,辗转厮磨。

将百来天来的思恋全部揉碎在了这个炽热的吻中。

淡淡的咖啡味在纠缠的唇齿中弥漫,墨漪觉得自己也许真的醉了。

什么时候衣衫褪尽没人知晓,只是在尽情占有,享受对方的时候更能感受到深埋那心底炽热的感情。

被狠狠贯穿的时候墨漪紧紧扣住漠榭的肩膀,腰上传来的力道让他知道这个家伙的心里其实也是窝火的,他忍不住低笑,却在下一秒破碎的嘤咛出声。

看起来,谁都一样啊。

结束的时候墨漪觉得自己嗓子疼的厉害,瞪了漠榭一眼,却又一次的迷失在那带着笑意的金色漩涡之中。

漠榭何尝不是?

那无情的银瞳却因为自己染上七情六欲,如同一潭湖水,突得起了波澜。

他低头吻上墨漪的唇,那淡淡的咖啡味依然残留在他的唇齿间。

纵使此生就此被你套牢。

我也甘之若饴。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墨漪又开始喝咖啡了。 无论是蓝山,还是拿铁,还是摩卡,甚至连他原来一点也不喜欢的苦哈哈的美式咖啡,他都来者不拒。 ...
    阿鹤阅读 276评论 0 0
  • ——萍子 年是年龄的一道坎 坎成了年华中必经的劫 不复往昔时光忧愁的模样 忧愁喜爱锁眉的形状 前路未卜凶险难...
    萍子星空阅读 93评论 1 1
  • 周日的阳光很好,温度又升起来。下午家人齐动手包了白菜馅饺子,我和女儿给母亲送到医院。 这次母亲属于住...
    金色麦子阅读 27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