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黑下来

赐我梦境。

阴雨绵绵。

我又开始做长长的梦,经常醒来全身是汗。不记得梦见了什么,有些时候会神思恍惚,有些时候突兀地难过不已。

每隔一段时间都需要跟自己对峙,在黑暗中凝视,撕扯,怒骂,和解。久而久之,似乎成了一种固定模式。有时候做的一些事会让朋友很诧异,可是我无法给出解释,像是内心听到召唤,仅此而已。

我说,我要再去一次大教堂。

朋友问,为什么。

我默然。

第一次走进教堂是今年3月份,广州圣心大教堂。我已经分不清当初去的目的了,可是那份感动,让我想起就溢满身心的感动,我想好久我都会记得。

在教堂里面的时候,看到朋友对着圣母玛利亚的雕像虔诚地许愿。我当时在想,来这里的人,是不是心里都有一份用心守护的感情,有那么一个人,一些人,在最柔软的角落,被温暖照耀。

那天看到很多黑人,他们手上几乎都拿着圣经。有些人跪在大堂前,双手十指紧扣抵住额头,闭着眼睛虔诚祷告。

我没有跪拜,只是坐在大堂的凳子上,望着十字架上耶稣的雕像,然后双手相握,微微低头。我只是许了愿,并没有祷告。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一起去的闺蜜坐在我身旁,我很庆幸,当时她没有问我为什么湿了眼眶。

我给不出答案。


摄于深夜游乐场。

记得有天深夜哭着给朋友打电话,那时候刚结束一段感情不久,经常会陷在里面出不来。

我说,好累,我撑不住了。

絮絮叨叨说了很多,我已经记不得了。  

可是我很清楚地记得,朋友说,你们女生累了撑不住了还可以哭可以寻求安慰保护,可是我们呢?撑不住了,只能死撑。

我一直都知道他在等一个人。用年轻的岁月去等待一个未知的未来。我曾觉得他傻得不能再傻,可是,我们哪一个人没傻过。

在爱情这个劫难面前,我们谁真正地躲过去了。披荆斩棘,过五关斩六将,一个个地都将自己硬生生变成了金刚。好像有了爱情就真的无所不能所向披靡。

最后也还是一身伤。

走得越远,心里越沉静。偶尔会怀念那个会跳会闹喜怒形于色的姑娘,难过了就哭,开心了就笑,受冤了就辩解,生气就大闹,她的情绪都表现在脸上。

如今不爱解释,甘于承受,隐忍,像在身体里安放了一个潘多拉魔盒,所有情绪,悉数存放在那里。

只有自己知道,这样的过渡,究竟经受了多少煎熬。

近期拒绝跟任何人谈及内心,很多事自己也不得章法,无从说起。

记得以前一刻也闲不住,一个人待着的时候总是感觉孤单,觉得就算什么也不说,只要站在人群中也是好的。

后来,更多地喜欢独处,甚至越来越察觉孤独。那时候才知道,原来以前的自己还不能很好地跟自己共处。

她还不懂,内心深处的孤独。

头顶那片万里无云的湛蓝天空,也许某一天也会变得黑暗阴霾,像噩梦一样笼罩着我们。然而总会有一个人,让你觉得,天暗下来,他就是光。

即使天灰也没关系,靠着他就可以坚定前行。

哪怕,他并不属于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