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先生——神转折大赛

96
杜三quan
2016.05.19 04:40* 字数 2634

我坐在树荫下看着远处身材修长年轻的男孩路过,心里极度想要冲过去抓住他。

我想要这幅身体,用以将我这幅已然干涸枯瘦的身躯换下来。

如今我已经是一个八十岁的老人了。

走路颤颤巍巍,眼神呆滞彷徨,身体僵硬无力。我的儿女将我放在这个旧式的小区里自生自灭,我曾以为我是一个聪明的人,我曾以为我是一个幽默善良魅力无限的人。

我一直觉得我会在年迈的时候被年轻人爱戴推崇,而非在这里自怨自艾。

然而,没人愿意面对一个说不了话,一张嘴就流口水的老人,尽管所谓的“成功”的儿女给我请了保姆,可我依然痛恨,痛恨身体的无能,痛恨世界的残酷。

“你好。”我看着那个迈开长腿前进的男孩背影说。

当然,这是我在心里自己的幻想而已。

“你好。”男孩在我靠近他的时候疑惑地回头看着我,不过因为我睿智的眼神他还是回应了我。

“你住在这个小区吗?”我问他。

“对。”男孩点点头,浓眉下的眼睛闪闪发亮,我看着这双眼睛格外的激动,我也想要这样的眼睛。

“你是中医学院的学生吧?”小区附近有一个中医学院附属医院,我大概能够猜到这个男孩的身份。

“对啊,大爷您这是?”男孩虽然觉得很奇怪,不过依然很耐心地和我对话。

“我是你们王教授的老师。”我随口报了一个名字,当然,我确实认识这个人,这个人也确实曾经请教过我一些东西。

“是吗?!”男孩的兴致明显高涨,扶着我坐下来说,“王老师是我们学校很厉害的一个教授,想必您更加厉害。”

这是我和这个男孩在我幻想中的相识,我看人不会有错,这个男孩是那种聪明到能够感觉出来一个人本身价值的人物。他可以看出来我的博学,我应该用这种优势来结识他。

我坐在树荫下微微张着嘴巴流着口水看着那个停下来的年轻男孩……

还有微笑着跟他搭讪的一个中年男人。

我张开嘴巴撕扯着沙哑的声音大声笑了起来,周围玩耍的小孩吓得赶紧躲到了远处,我的口水流了一裤裆,可我感觉不到什么,这种湿漉漉的触感已经影响不到我的情绪了,因为我把这幅反应迟钝的身体已经作为一件衣服准备丢掉了。

男孩和中年人相谈甚欢,很快两个人就分开了,毕竟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做。

中年人走到我身边扶着我回到了房子里,保姆正准备出去买菜。

“杜先生你来了。”保姆认识这个中年人,当然,我也认识。

保姆提着篮子出门,杜先生很快地打开了他自己带的箱子。

里面是一些缠绕的电线和显示器,他把两个电极粘在了我的两个太阳穴上,然后,屋子里就出现了沉厚稳重的男声。

“你终于来了,杜先生。”这是显示器旁发出的声音,当然,就是我心中所想。

“没想到你会老成这样。”杜先生皱着眉头说,他的头发整齐地梳在脑后,眉毛如同墨水描画的一般,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无论谁和他对视,都会第一时间被这种如同磁场一样的魅力吸引。

“废话,我都多大年纪了,况且年轻的时候身上就一堆病。”沉稳的声音讲出这种话有些奇怪,不过依然好听。

“用那个男孩可以吗?”杜先生的眉头簇拥在一起后就没有展开。

“当然。”显示器上的波动起伏明显增大,“年轻健康有活力,而且我们努力了这么久所研究出来的东西,你不想尝试一下吗?”

杜先生的眼睛里有些许的犹豫。

“不要多想了。”我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虽然说起来有些残忍,可是这种研究成果是世界诞生到如今最伟大的发明了,你肯定也想证明它。”

杜先生走到了窗口看着外面,十分钟后转过来看着我,那一对描画的眉毛终于舒展开了。

“好的,老师,我这就安排。”

杜先生从口袋里掏出了魅族PRO6对我晃了晃,我又没来由地开始激动。

“这里头就是这二十年所积累的结果。”

杜先生很聪明,没有用优盘或者电脑,放在手机上反而更加的安全自由。


半个月后,杜先生接我到了实验室,当初就是在这个实验室里,我成为了他的老师。

这时候那个男孩也在,他站在实验床旁边看起来有些兴奋。

“你知道了?”我的头上又贴上了电极。

“对!这个想法以及作为太疯狂了!”男孩手舞足蹈有些情难自已,不过很快他就强迫自己平静了下来眼神坚定地看着我,“我想和您作为交换,无论结果怎样,我都可以接受。”

我的嘴角又流下了哈喇子,虽然很失态,但我确实很激动。



三个月后,我推着轮椅回到了那个旧式小区,我的儿女都在那间房子里等着。

“杜先生,你可回来了!”英俊的男人和漂亮的女人还有那个保姆开口说话,然后接手了我手中的轮椅。

老头坐在轮椅上张着嘴巴,喉咙里一直发出来焦躁的呀呀声音,好像想要说什么。

男人和女人对我们说了一些感谢的话然后离开了,保姆提着篮子出去买菜。

我蹲下来看着眼前的这个满眼愤怒不甘的老人家的眼神,回想起了当年我的疯狂。

从我上大学开始我就一直在研究关于长生的课题。

当然,只是我自己认为这是一个课题,在别人看来,我是一个疯子,追求绝对无法实现的幻想的疯子。

从一开始的对身体的研究一直到绝望,然后当年的一个报道突然点醒了我。

那个报道是关于成长型围棋智能程序对抗世界冠军获胜的消息,而我对于各种神奇的话题都很有兴趣,我立刻就联想到了一个完美的智能程序对于人类意识的控制。

如果说仅仅依靠人类自身的操作永远无法破解身体的奥秘,那么,依靠完美智能的电极刺激呢?

首先我要做的,就是纠集了大量IT精英攻破这方面的难题。

另外一方面,我着重和另外一些医学上的同僚研究人体自身意识的产生和对于灵魂的破解。

杜先生是一个天才,他进入我的实验室的时候还很年轻,并且这个人很英俊有魅力。我没想到他这样一个人会放弃花花世界的灯红酒绿来我这个枯燥的实验室里。

当所有一切即将接近真相的时候,我把两个实验室同时解散。然后把所有一切都交给了杜先生。

我相信依靠他自己可以攻克最后的难关并且让初级的人工智能进化到完美的智能,最终用以来计算操作最终我们对于人类意识和灵魂的研究成果。



“你确实很聪明。”我拿出了魅族PRO6手机在他眼前晃了晃,“把最终的程序放在这款最新的功能最为强大全面的手机上,相当于把它放在了一个最为安全自由的地方。”

“不过,你虽然很聪明,可是却永远只能是我的学生,而我身后的这个年轻人就比你稍微厉害一些,他在幼年时期就得到了我的点播。”

老人家枯瘦的双手紧紧地抓着轮椅的扶手,看起来很痛苦。

我对着他笑了一下,转身带着年轻的男孩走到了门口,打开房门刚好遇到了买菜回来的保姆。

“杜先生这就要走了?”这个中年妇女用一种很幽怨迷离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我问。

“嗯,我们先走了。”我对着她点点头然后绕过了这个第一眼就对杜先生倾慕不已的女人。

掏出魅族PRO6手机打开了前置摄像头看着这个我早就垂涎已久的身体的容貌。

“从看见你的第一眼开始,我想要的,就是你啊……”

回头从即将关闭的门缝中捕捉到了依然愤怒仇恨的浑浊眼神,我的嘴巴微微张开。

“杜先生。”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