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富二代的五味生活(1)

                    (一)

十八岁那年的夏天,文清过的特别轻松愉快。因为过了暑假,她就会按照爸爸妈妈的安排去西安南郊的医科大学学习了。

她并不怎么喜欢医学,但从此以后她将走向更广阔的天空,那里有更好的生活在等待着她,她已经张开双臂,准备去拥抱那即将到来的新生活。

九月一日,文清早早起床,收拾完行李后草草吃了点面包就在家等着。八点刚过,明辉就来敲门了。

“收拾好了吗?”

“好了。”

“那走吧!行李呢?”

“就这个背包……”

明辉接过背包就下楼了,文清拿了她的跨包拉上门紧跟着下了楼。他们一同来到楼下停的那辆黑色宝马车旁,文清坐到了后排的座位上,明辉开着车一路向南郊驶去。两人一路无话。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远远看见医学院的大门了,文清的心一下子活跃了起来。今天是新生报到的日子,学校门口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热闹异常。有开车来的,也有背着大包小包走路过来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文清的心情又低落下来了,明辉好像看出了文清的心思,笑笑对文清说:“你先在车上等会,我先去问问报到流程。”文清点点头任由明辉去了。尽管她向往这一天已经好久了,但此刻好像来上大学的是明辉不是她,根本不关她的事似的。

很快,明辉带着她办完各种手续,他俩抱着新领的被褥像女生宿舍走去。宿舍已经有两个女孩在那儿了,见他们进来都礼貌地打了招呼。文清的床位在上铺,对于这个她根本不在乎,打从初中时候起,她大多数时候都是住上铺,她也很喜欢上铺那种独立的私人空间。正当文清和室友说话时,明辉已经很敏捷地爬上去开始为她收拾床铺了。一会功夫,明辉下来说:“你先歇着,我去给你买脸盆和饭盒。” 文清愣了一下也没吭声,任由他去了。

过了好久,明辉手里提了满满两大袋子回来了,里面脸盆、热水瓶、饭盒等日用品一应俱全。刚一进门就说:“来来来,忙了大半天了,先喝点水”说着递给每个人一瓶果汁。两个女孩说声“谢谢”接了过去。其中一个女孩对文清说:“他是你哥哥吧?你哥哥对你真好!”文清脸上一阵白,嘴里语无伦次地说道“不是,不是我哥。”两个女孩对视笑笑,不再说什么了。明辉尴尬地说:“哦,没啥了那我先走了。”“噢,噢,好的,没事了你走吧。”听着明辉要走,她机械式地回答道。

晚饭时候宿舍的六个女孩子就已经很熟悉了。大家聚在一边吃着各自带来的东西一边畅快地聊着。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文清才会觉得自己和其他的女孩子没什么两样,自己原本也是爱说爱笑的人。女孩子们聚在一起总有聊不完的话题,直到临近午夜大家才各自睡去……  

“娃呀,你爸爸有钱有势,妈妈不配和他争女儿呀,等你们长大了再来找妈吧。”睡梦中,文清被这个声音惊醒了,原来是一场梦。梦是醒来了,可文清怎么也睡不着了,她辗转反侧,却又怕惊动到下铺的同学,就那样静静地躺着,眼泪顺着眼角留到了枕头上。她心里清楚,刚才那不是梦,那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事。那年她六岁,姐姐十岁,妈妈临走时跟他们说过的话……

                       (二)                

周五的下午,好不容易熬到军训结束。文清感到终于能松口气了,这半个月过的感觉比半年都长。

当她和舍友兴冲冲地往宿舍赶时突然听到有人喊了一声“文清”,她寻着声音望过去,只见明辉笑眯眯地从女生宿舍楼下的树荫下走了过来,“我来接你回家!”明辉的突然出现,让文清有点吃惊,舍友见状说了句“我先上去洗澡了”就径直上楼了,留下文清直愣愣地站在原地。

“这周我准备……你能送我去奶奶家吗?”文清本来想说她准备和同学出去逛逛的,不想回家,可话到嘴边她又突然改变了注意。她知道既然明辉这么远来了,那她就必须跟他走,所以她想刁难一下他。

“周堡镇那吗?”

“是的,我好久没去看奶奶了,本来准备明早去呢。”

“哦,那你爸爸知道吗?”

“我等会回宿舍给他打电话说一下,原来准备晚上说呢。”

“那好吧,你先去换衣服,我等你。”

文清边上楼心里边偷偷的笑,她笑自己太机灵了,短短几分钟就把谎话编的溜溜的。回到宿舍,她不是着急给爸爸打电话而是坐在床上将各种零食拿出来吃了个够,又等所有的人洗完澡才去洗澡,吹干头发后又慢腾腾地收拾了两件衣服放在背包里这才出了们。

刚出门就听见宿舍的姐妹们炸开了锅,不用想就知道,刚才她们一直在追问她明辉是不是她男朋友。她当然说不是了,可她们根本不信。现在她走了,不知道她们还会怎么说她呢。

明辉载着她一路西行朝着咸阳周堡镇的奶奶家驶去。为了避免跟明辉说太多的话,引起他的怀疑,她一上车就带上耳机,闭着眼睛听歌。她刚才根本就没给爸爸打电话,她知道,如果爸爸知道这个点了去奶奶家肯定是不同意的。咸阳离西安虽然不远,可从学校这走,估计要更费时间的。可她就是想叛逆一次,就是不想当个乖乖女,不想啥事都听爸爸的安排,好在现在不在家里住了,她也不用再面对爸爸严厉的目光了。听着歌文清渐渐睡去了,就这么睡了一路,半个月的军训,她确实累了。

“文清、文清……”,迷迷糊糊中文清听见有人轻声叫她。她微微睁开眼睛,天已经完全黑了,从车灯照射路边的景象看已经是到农村了。“到了吗?”“到周堡镇了,可到村里的路我不知道,你对路熟吗?”

文清当然熟悉了,在这片土地上她整整生活了十一年,而且大部分的寒暑假她和姐姐都在这儿度过,她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很深的感情。在文清的指引下,车子开向弯弯曲曲的村道,天黑、路也不熟,明辉开的很谨慎。

大概到晚上九点左右,终于到家了,文清全然不顾劳累了几个小时的明辉,兴奋地跑过去敲门,嘴里还大声喊道:“奶奶,我是文清,快开门呀!”好一会儿,才听见院子里奶奶的声音“来了、来了!”刚一开门,文清便扑向奶奶的怀里。 “这孩子,怎么这么晚回来,先进来再说”奶奶嘀咕道,高兴地将孙女拉进门去。

“奶奶”明辉轻声叫到。奶奶这时才注意到这个送孙女回家的年轻人。“快、快、都先进来,都饿了吧,我给你们弄饭去。”“不了,奶奶,我还要赶回西安去呢。文清,我周天下午两三点来接你回学校可以吗?”“嗯,可以。那你路上小心点。”

看着车灯渐渐远去,祖孙俩才关了院门回到了屋里。奶奶一边给文清准备她最爱吃的酸汤面一边不停地唠叨文清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送你回来的是谁呀?也不知道人家吃饭没有呀?奶奶这虽然好应付,可听到奶奶说这些,文清这才意识到自己今天玩得有点过了。她倒不是针对明辉,可就是因为她自己的心思而连累到了明辉。算时间明辉赶回西安最快也要到十一点多了,而且她确定他没吃下午饭。在她刚下宿舍楼的时候,明辉曾征求过她的意见,问她要不要吃过饭再走,她当时随便说了句“不吃了”就上了车,而一路上她一直在睡觉……

这一夜文清睡得特别香甜,一夜无梦直至日上三竿。吃过早饭,文清想着应该给爸爸打个电话。她说服奶奶,并让奶奶跟爸爸说,以后学习任务不紧张了,她想让文清在周末或者放假多来陪陪她。爸爸果然同意了,文清心里松了口气,生活似乎已经朝着她的心愿开始了……

大学的生活过得很愉快,周末文清会和宿舍的姐妹们一同去逛街或是爬山等,偶尔也会坐上明辉的车去周堡镇的奶奶家,或者去她想去的其他地方。文清给明辉留了宿舍的电话号码,通常他们提前安排好时间,而文清也会早早收拾好行李,等待着明辉的到来。

严冬的气候,总是让人窒息,校园里人工湖上也结了厚厚的一层冰,文清的心亦如此,校园里流传着关于文清故事。最开始的版本是文清有个开豪车的男朋友,再后来就是文清被有钱的男人包养了。最初文清本着一副清则自清的态度去面对谣言,可现在连自己宿舍的好姐妹们也开始慢慢疏远她了。

文清一直在思索该不该把真实情况告诉宿舍的姐妹们,突然一个声音回荡在她的耳边:“是高院长的女儿呀?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呢?”“前妻生的,从小在农村的。”“哦,就说呢!人家是富二代,考上考不上大学都无所谓,咱们可不一样,只有考大学这一条路可走的。”想到这,文清清楚地告诉自己,还是不要跟他们解释了。她不确定当她们知道真实情况后会不会像以前那样和自己相处,再或者从心底里暗暗嘲笑自己……  

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