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候我可能是孤独十级

有一天,和群里的闺蜜们聊天,她们发了一张图,上面写着国际孤独十级等级划分,大概是这样的:

第一级:一个人去逛超市

第二级:一个人去快餐厅

第三级:一个人去咖啡厅

第四级:一个人去看电影

第五级:一个人吃火锅

第六级:一个人去KTV

第七级:一个人去看海

第八级:一个人去游乐园

第九级:一个人搬家

第十级:一个人去做手术

我并没有很快回复,我细细的往下看着这十级的内容,心里暗暗对着自己到了什么级别。除了第七,第八我好像都很符合。可是看到第十级的时候,我心里有那么一点点难过。

那是去年四月的一个工作日,我去公司安排的医院去体检,和几个女同事。其他常规项都做完了,我们就等着去做乳腺B超。看着他们进去的时候,我就在帘子外头等我前面那个女同事,医生说的很少。轮到我的时候医生在那说了好多,说有纤维瘤,多大多大。我一听见瘤,我的心里咯噔一下,心里开始想万一是恶性的,我要怎么办,要不要治,会把家里拖垮什么的,眼睛里泪水也开始打转。听见瘤这个字,之后的检查,医生说了什么我一句也没有听见,就光想着以后怎么办了。

我这个人面子薄,出来之后,同事问我没事吧?我就说没事,还和他们一起去逛街吃饭,可是她们不知道我心里一直在想上午的检查,根本就无心逛街。

转念我又想一家医院可能也确定不了就是那个病,决定再去一家医院检查。之后的第二周我就请了一天假去了省中医医院,早早的来到医院门口,看着大厅里来来往往各种或绝望,或漠然,或被病痛折磨得形神不堪的人们,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我害怕我以后就在这种环境中度过。

我挂上号,就来到今天出诊的医生办公室,门开着,我就进去了。是个男医生,让我把上衣撩起来,把胸露出来,让他观察。说实话我很尴尬,但是,医生很自然的看完了。然后开了单子让我去做B超检查,我上上下下跑了几趟,来到检查室检查,检查完了我一直在那等我的片子出来,一出来我就赶紧拿到医生那里。接着医生说你这是结节,挺大的。心情郁结,气血不畅,激素不平衡引起的,要做手术。说院里引进了一种微创手术,疤痕很小。说不做手术,光吃药化不了瘀,而且有可能更严重,说让我马上去办理住院手续,他下午就给我手术。

我当时听说要手术,脑袋嗡的一下,很害怕,不知道怎么才好,家里人也不在身边,也没有朋友,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我告诉医生我要和家里人商量商量,我就出来了。站在电梯口,我真的是没有忍住,就哭了。上下电梯的人有的诧异的看着我,有的同情的看着我,而我管不了那么多了。

终于,终于平静下来了,我坐在走廊里的椅子上给我姐打电话,我说姐,我得病了,医生说我的胸必须要开刀,医生说是结节,已经很大了,药物化不了。边说又开始哭了。我姐说先不要做手术,再去其他大医院,专科医院看一看,把片子发给她,她去找她同学在的医院给看看。还嘱咐我不要告诉咱妈,一定要做手术的话,她会请假过来陪我,我就按照她说的做了。一直等到两家医院的消息,最后也没有做手术,因为姐那边的医生和乳腺专科医院的医生都说现在不用做,现在能做的就是要定时检查,再配上药物。

在等待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上网搜了好多关于结节的东西。有些确实很吓人,说严重时可能转为乳腺癌。也是很担心。虽然现在按时体检,但是心里还是隐隐有点负担。

我在辗转几家医院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孤单的人。要一个人面对这么多,我承受不来,也承受不住。可是,又有什么用呢!一个人总要去面对以后发生的每一件事,还好,我现在已经开始学习“一个人面对孤单,面对困难”的这一门课。如果有幸这辈子再无什么大痛的话,那是最好,如果有,那么也不要慌张,因为如论如何你都会学会怎么处理,学会怎么度过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