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岁母亲:为扶不起的儿子赶走女婿,如今和老伴晚景凄凉

护子心切,每个母亲都会有这种深刻体会。

然而如果单纯为了个扶不起的儿子,就去挤兑或算计女儿、女婿,想必这样的母亲心理也太过于偏执了,结局往往会自食苦果。

1

张老太今年60岁,和老伴守着三间老屋住在农村。

前段时间,做水产生意失败的女婿看上岳母家住房的地理优势,有意改行做农家乐。

经过和岳父母商量,有他出资修缮房屋,以及装修之类,丈人家出地皮算做半个股东,两家合伙把农家乐做起来。

女婿是个急性子说做就做,风风火火拉材料,找工匠,一切准备就绪,一片房屋很快就起来了。

房屋还在装修时,张老太就开始打起了小算盘,她对老伴说,什么都如意,就是儿子的心眼没有女婿的多,将来恐怕要吃亏啊!

老伴嘿嘿笑,说你主意那么多,有啥好担心的。

2

在女婿的奔波下,农家乐如期开张。

刚好是夏天,正是城里人下乡游玩纳凉的好时节,农家乐生意一下来了个开门红,张老太和女婿两家人忙的脚不沾地。

眼看着每天钱如流水般往兜里钻,每个人都忙碌又快乐着。

晚上躺在床上,张老太心里又激动又憧憬的活动起来:这钱也太好赚了,女婿果然是有眼光;这生意要是都是儿子的,那才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张老太翻来覆去,最终拿定主意,才沉沉睡去。

3

从第二天开始,她串通老伴要拿出点颜色给女婿瞧瞧。

但凡是女婿决定的事情,她们要么阴奉阳违,要么干脆抢白他一顿,在客人面前争先做主。

有一次女婿看做好的菜品份量也太少了,就给做主厨的岳父提意见,不能这么做。

张老太张口把话堵住:你要喂猪还是要开善堂?厨房里的事我们自己还做不得主了?

还有一次是因为定菜价,好家伙,因为意见不统一,丈人把菜盘子都摔了,碎片溅到女婿手上,把手都划伤了。

4

外面来吃饭的客人干喊老板,没人出来照应,循着声音找到厨房,一家正闹吵的不可开交。

客人也是熟客人,边劝架边调侃:专门来照顾你们家生意,想不到还打扰你们吵架了。

就这样,三天两头吵吵嚷嚷,女婿也是聪明人,明白自己这是做不下去了。

他拉上妻子,当着岳父母面把话挑明:这生意要想做的好,就不能有多人做主。要么你们自己做,我投的钱你们还给我,要么我做,你们就听我的。

张老太说我们现在没钱还,说完也不说让女婿做的话,女婿只得说,那就赚钱了给吧,我也是把房产抵押贷了款的,这你女儿最清楚。

女儿也觉着嘴,为父母的偏心生气,她强调每月必须偿还银行,要不就把人坑死了。

张老太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赚钱了当然还。

5

其实女婿和女儿对张老太两口子很孝敬,穿的用的没少给她们添置,这些张老太自己也心知肚明。

然而守在跟前的儿子太不争气了,曾经娶过一个儿媳妇,就因为儿子吃喝嫖赌不着家,儿媳一气婚也没离就跑了。

儿子四十多岁还是不务正业,整天就会伸手问父母要钱。这次家里盖房开店,他根本都不回来瞅一眼。

没办法,在张老太眼里男孩才是家里正根,她们就得为儿子打算。

家里开店了,有钱了,儿子肯定会收心回来好好经营,将来再娶个好媳妇,生个大胖小子,那日子想想都滋润的很。

6

果然,张老太儿子回家看到发生这么大变化,感觉挺新鲜,确实在家里呆了大半年。

然而野惯了的马你能保证它就一下能改性子?

带着店里两个月的收益,张老太儿子又离家出走了。

由于日夜盘桓在赌桌上,没过多久他就在赌桌上输了个底掉,还因为动手伤人令人致残,把自己送进了监狱。

张老太心里很难过,又恨儿子不争气,又无比心疼他。

然而更让她难受的日子还在后面。

7

老伴不知道怎么就腰椎间盘突出了,没法主厨,住进了医院。

店子一下濒临关门状态,请厨师又舍不得钱,只能暂停营业。

张老太在医院里伺候着丈夫,对赶来探望的女儿女婿说,这店还是你们回来经营吧。

女婿早已另找了门路,况且对岳父母的做法也早已寒心,一万个不愿再去掺和在一起。

但是还是给她们出主意,说可以把店租出去,只收租子钱就行。

也好过让它闲着。

8

老伴出院后什么都做不了,张老太年龄也老了也做不来别的。

店房租给别人做,她每月只得些花销,只能每天看着别人又赚多少钱。

人一老身体上的毛病慢慢就都出来了,张老太腿跛了,去医院检查也查不出原因。

每天她一跛一跛的做家务,还要照顾老伴,心里总牵挂着的儿子,离回来的日子还那么遥远。

自从把女婿赶走后,女婿女儿都很少过来了。张老太心里明白,这里面有两个原因:

一,他们要挣钱还债。

二,他们心里对自己和老伴种下了解不开的结。

看看现在的晚景这样凄凉,张老太心里五味杂陈。

如果再来一次,她还会把算盘打到女婿、女儿的身上吗?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