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与“结”】柒

可天有不测风云,从孟子坤到杭州后没多久,北京就一直下暴雨,以至于许多飞往北京的航班全部停飞,这其中也包括孟子坤的航班,这一停就是两天,直到录制节目的前一天夜晚才停雨,待孟子坤赶回小海子摄影基地时,已是次日凌晨。


他不知道,他一直苦苦寻找的人在他赶回北京时,与他擦肩而过,那个戴着口罩,步伐匆匆的女子就是顾子清。

顾子清看了眼手上的机票,心一狠,踏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

两个月后,八月下旬,顾子清瘫倒在舞蹈室里,脸上写着生无可恋四个字。

“Queenzy, you're the fastest original singer I've ever seen in the music world”(Queenzy,你是我见过在乐坛火的最快的原创歌手。)舞蹈师达琳坐在旁说:“But it's also due to your original Feel(不过,这也要归功于你那首原创《Feel》)。”

顾子清站了起来,拿起一瓶水,一边喝一边说:“I was surprised, too. I didn't think a single would be so hot, but it wasn't good to have a quick fire. Look at me, you're tired of being a dog(我也挺意外的,我没想到一首单曲会那么火,不过,火的太快也没什么好事,你看看我,都快累成狗了)。”顾子清起身,“I'll go back to rest and tomorrow I'll catch the announcement(我先回去休息了,明天还要赶通告。)”

刚到门口,顾子清就被按住双肩,抬头,是经纪人柯瑞娜,顾子清眼神有些疑惑,一种不详的预感奔涌而来。

等柯瑞娜把事情解释一遍后,顾子清整个人的脸就完全黑了。

“Are you sure?(你确定?)”顾子清有种有苦说不出的感觉,“I don't understand, I just participated in the two Live live show in the United States, a variety show, out of two songs, shoot a few ads and MV, and no, how to pull to the domestic?(我想不明白了,我就只是在美国参加了两次Live的现场表演,一场综艺节目,出了两首歌,拍了几支广告和mv,就没了,怎么就扯到国内去了。)”

柯瑞娜顿时间有些恨铁不成钢,拽着顾子清来到了便衣室,“Hurry to take a bath, change clothes, ready to return home, this time to participate in "tomorrow's son", as a guest to help sing(赶紧的洗澡换衣服,准备回国,这次参加《明日之子》,作帮唱嘉宾)。”

拿着衣服的顾子清眼睛睁的十分大,不用想,柯瑞娜绝对帮她把东西已经整理好了,参加《明日之子》,作为嘉宾,对于顾子清而言,是她计划中的一大意外。

收拾情绪,顾子清与柯瑞娜一同坐上了前往中国北京的飞机,可当飞机降落时,顾子清的心情却不知为何莫名的低落。

“Do you live in a hotel or your own home, or do you go to Xiao Hai's film and TV base first?(你是住酒店还是自己家,或者先去小海子影视基地?)”柯瑞娜一边看顾子清的行程表一边皱眉,“The recorded program and the fusion time was 9.03 - 9.09, during this period, you can stay at home you have to shoot advertising Haizi, tomorrow, a new series of Adidas spokesman confirmed your, Zhang Yixing has invited you to record an album together(录制节目及融合时间是9.03——9.09号,在这期间,你可以直接待在海子家,明天你要拍摄广告,阿迪达斯新系列的代言人确定了你,张艺兴有邀请你一起录一张专辑)。”

“I'll go to the apartment by myself and pick me up tomorrow(我一个人去公寓,明天来接我)。”顾子清说了一句话,便让司机停车,下车。她的公寓距离她下车的位置不远,走回去也可以。

“子清?”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顾子清知道该来的总会来的。

两人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空气如死寂一般安静。

“抱歉”顾子清最终打破了这份平静,“我选择离开,只是希望你日后不会因为过往的历史被扒出来而陷入媒体的攻陷中。”

“那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孟子坤的声音几近咆哮,“我希望你能够陪我,一起走下去。?”

“对不起。”她如今唯一能说的,便是这句话。

原本以为会发生很多事的孟子坤在看到顾子清那张脸时,一切都在不知觉中,释然了。

“你什么时候离开,我知道你在美国出道了。”

拿过顾子清的行李,孟子坤开口问。

“参加《明日之子》9月9日的帮唱就回洛杉矶吧。”

她确实不确定,她很少了解自己的行程,基本上都是柯瑞娜的安排,她只是赶行程罢了。

孟子坤也没再问,他了解顾子清,她做事,都有自己的理由,她如果不愿意告诉你,就算世界末日,她也不会开口。

两人就这样坐着,坐着,坐着,顾子清躺在孟子坤的怀里睡着了。看着顾子清那疲惫的脸颊,熊猫般的黑眼圈,孟子坤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如针扎一般。

顾子清比他小几个月,可不论是名气亦或是天赋,顾子清都比他高,但他不羡慕,不嫉妒也不恨,因为这是顾子清应得的。

看着,看着,孟子坤轻轻地伸手,将顾子清额头的碎发拂开,脸上洋溢着一种叫幸福的东西。

顾子清醒来时,已是次日清晨,孟子坤早就离开了,揉了揉脑袋,顾子清看了眼手机,7:05分,把手机放到便插上充电,顾子清看到了餐桌上热腾腾的早餐,心里觉得暖暖的。

一周工作的忙碌让顾子清感到了生无可恋。

坐在车里七拐八拐,顾子清终于来到了小海子影视基地。

顾子清的年龄是最小的,出道时间也不长,但顾子清的成绩是最大的,技巧与方式上的经验相对于五人,则是很丰富的。

到达声效室时,是马伯骞在练习要演唱的歌曲《天黑黑》。

听了之后,顾子清总觉得缺少些什么。

出神之迹,刚好停下来的马伯骞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顾子清,作为一枚标准的颜狗,马伯骞承认自己被吸引了。

“哇哦!”马伯骞一声惊叹,“You're Meng Zikun's help, Queenzy, Gu Ziqing, hi, I'm Ma Boqian(你是孟子坤的帮唱,Queenzy,顾子清,你好,我是马伯骞)。”

“你好,你好!”顾子清微笑着回应,寒暄过后,顾子清正式切入主题。她独特的见解和看法让马伯骞有了更多的灵感,就连“小朋友”们的声乐老师彭海桐都佩服起了这个年龄小,经验少,但见解独到,一针见血的女生。

马伯骞的训练时间结束后,顾子清来到了几人的宿舍,说得不巧也很巧,顾子清到达宿舍时,几人正在唱歌打闹,她索性就在门口听了一下,等几人唱完后,马伯骞和顾子清两人推门进去,面对突如其来的两人,正在嗨当中的几位措不及防。

环视一周,顾子清没有发现孟子坤。这一询问才知道,孟子坤违反了节目组的规定被关禁闭了。所有人想帮忙却又无能为力。

她顿时间明白了一些什么。简简单单的和大家聊了一些专业知识和经验,顾子清开始对每个人针对性的指导。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83,085评论 1 181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29,782评论 1 149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4,823评论 0 105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9,160评论 0 90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24,530评论 0 150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0,316评论 1 91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12,975评论 2 168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2,360评论 0 84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10,891评论 5 117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14,169评论 0 132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12,828评论 1 131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13,685评论 0 135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8,455评论 0 18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11,292评论 2 122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14,493评论 3 132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047评论 0 3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408评论 0 83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15,074评论 2 141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15,537评论 2 13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就像忘了哭过的青春 笑过的年华 忘了她 就像忘了一幅画 就像忘了依偎的清晨 醉过的晚霞 时光慢慢如流沙 一转眼 ...
    易泺亓阅读 344评论 0 4
  • 可一想到跟家长吃饭,顾子清头就大,放下手中的事情,拉着孟子坤两人来到了一家大型商场,因为,她忽然发现,她的衣服,不...
    易泺亓阅读 299评论 0 1
  • *本文纯属虚构 *勿上升同人 *半娱乐圈 北方冬天的雪来的总是意外的。当顾子清看到那漫天的雪花时,忽然有了一种去雪...
    易泺亓阅读 474评论 0 1
  • 文/然雪婵 1 希姐是读书会的副会长,也是会里年纪最大的女子。 可每次见她,她的衣着妆容永远都是精致而落落大方,脸...
    然雪婵阅读 1,447评论 6 24
  • 一件事,几许人,三番五次,到底无果; 一张嘴,几家言,唇枪舌战,终究作罢。 ……写于入夜,...
    转身夜聆雨阅读 23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