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 knows the answer? We know

图片转载自一个

姐姐刚说还是决定回去,这一刻我忍不住一直流泪,控制不住的抽泣,我忘记这么汹涌的哭是什么时候。

我告诉姐姐没关系的,我会好好的,不会一直一个人,我会好好工作好好读书,会有男朋友然后结婚,打这一串字的时候也在哭,模糊的看着屏幕,颤抖的回微信,姐姐没有再回,我知道姐姐像我一样也流泪不止。就像小时候我不会做数学题,妈妈边骂我边教我,我边哭边做题,而姐姐心疼我被骂躲在卧室一起哭。

10月份姐姐忽然说接到上海的面试通知,她一直期盼着的离开大庆终于有了一点希望,她已经为此投了很久的简历,可国企党务这种工作本来就不好找,这次是好不容易有的机会,终于要迈出第一步。后面两轮面试拖沓了两个月之久,1月4号正式接到通知,被上海公司录取。我高兴疯了,我和姐姐要在一个城市生活了,这样爸妈也可以过来和我们一起生活,我们全家人可以团聚了,我激动至极,我甚至无法和别人提起这件事,一说起来激动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自从姐姐上大学,然后我上大学,我们家一年中可以团聚的日子10个指头可以数过来,去年我们全家回青海度假,难得的一起出游,某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想姐姐在大庆结了婚,爸妈也在大庆添置好了房子等着养老,而我在上海,我去大庆是不可能找到工作的,再说姐姐也不喜欢大庆,干嘛两个人都要呆在这个小城市呢?我们家大概是不能团聚了,可是现在忽然说我们就要在一起了,我在这个城市终于不会是一个人了,啊,可以理解我的心情么,我简直要感谢上苍,感谢一切,为什么这么眷顾我,给了我想要的一切!

可事实并不会这么美好。

姐姐单位领导不同意,他一针见血的指出姐姐冲动幼稚,新工作是什么公司?了解么?来了上海怎么买房?工作会稳定么?在大庆有车有房工作稳定发展清晰,到了上海这些都没有保障,值得么?父母老了以后怎么办,在上海租房和你们住么?

姐姐害怕了,她犹豫了纠结了,理想被现实冲撞的有些狼狈,她没法决定,一会觉得领导说的对一会觉得就要不顾一切走,领导是好领导,跟姐姐说放你一个月的假你去体验下,自己知道冷暖就会回来了,于是姐姐和姐夫来了上海,我们都很吃惊,觉得上海这边并不会同意你来体验一个月啊,你要来来,不来快滚蛋,可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姐姐硬着头皮去跟新领导谈,没想到他们理解并同意。嗯,我们还是要怀着可能的心态去诚恳的和别人谈,好人很多,重要的是你开不开口寻求帮助。

不过这才是第一关,紧接着我们发现第二个难题第三个难题第四个第n个....比如这个单位也是国企但现在不能给姐姐编制,虽然工资高,但工作是跟着项目走,真的不稳定,工作地方偏远,现在连地铁都还没有通的一个地方,租房子找不到满意的,全部脏乱差,好多不尽人意的地方,这次不是姐姐退缩,是我们全家退缩了,我们觉得姐姐要过来要吃好多苦,好像并不值得,爸爸说快回去吧别多想了,是啊,我在上海一个人东奔西跑,基本上一年搬一次家,糊弄着过,这种生活我自己过过不就好了么,为什么还要拉上姐姐,他们在大庆不是活的好好的?大城市的生活有什么可憧憬的?

姐姐更摇摆了,晚上跟我说要么回去好了,我说好吧,这样你轻松点。但我难过的不能自已,我们不是一直想团聚么,这么一个小小的梦想有什么不能实现的呢?我们全家人都有工作,有什么可怕的呢,我们那么努力,运气不会太差的。这是最后的机会了,我忍不住跟姐姐说了。

所以,当然是决定留下来了。我们不知道结果,但谁知道呢?

我承认,有很长时间,我都是浑浑噩噩的过着日子,工作我不喜欢,每天拉长了脸去应付了事,心里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抓住机会换了新部门新岗位,暗自跟自己说重新开始好了;开始在职读书,加上跑步,我变得很忙很忙,to do list 永远也完成不了,心里有些渐渐的麻木,每天早上醒了也不想早起,拖拉到快迟到才慌乱的爬起来,屋子也懒得收拾,成堆的书和衣服堆在一起...

冬日里的生活需要照进一束光芒吧。

庆幸的是,现在有了,我们有了一个小目标小梦想,一切都有了理由和动力,如我所说,我想要什么老天就真的给了我,我不想再做财务,然后就接二连三的给我机会,我想要家人团聚,然后就真的可以团聚了,再一次,感谢上苍感谢一切,感谢那么多帮助过我的,我姐姐的人,感谢父母,永远开明的支持我们。

我们会实现我们的小目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