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年观星记

96
淦細胞
2016.10.25 19:50* 字数 822


有天晚上跟哥们开车到郊外。下车歇会,抬头就是星空。

这哥们说:「天上那个亮亮的是银河吧?」

当然!不然还能是啥?

他说他在城市长大没见过银河。

你三十岁的人了,还是文学博士,没见过银河!

天哪!


我以为每个人都有这么一段童年:夏天晚饭后,你妈妈牵着你在县城里散步,走了好久好久,到了河堤上,你发现星空中有一道荧光闪闪的东西,你伸长了脖子问。

那年你妈才二十来岁,大约就是你现在的年纪,用一种你的同龄女性从来不曾有过的语气说,那是天上的河,河里面有好多好多星星,一边住着放牛的牛郎,一边住着织布的织女,等你长大了,也要找个织女⋯⋯


后来上了学,从小学入学到考完高考,整整十二年,每天低头伏案,写作业、考试、拿全班第几名、考上什么学校、要如何如何优秀。

星星?星星有什么用?



上大学的那年,当朝宰相赋诗一首,叫《仰望星空》。

突然想起来世界上还有星空这么个东西。

那位宰相大人一定是个大隐隐于朝的隐士。


大学二年级的暑假,到了同学旦增家,在西藏江孜县的一个山村。

他家的房子有两层,楼下养牛羊,楼上住人。晚上在房子顶上看星空,那星星不是一颗一颗的,倒像是一大片一大片的,仿佛就在头顶数丈。

古人诗中说「手可摘星辰」,就是这个感觉。

于是自己写了几句,呼应古人——

这是旦增家的房子

一楼住着牛羊

二楼住着爹娘

三楼住着星星和月亮


数年之后一个夏天,机缘巧合,到了南疆的柯坪县,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的绿洲里。

斋月里的夏夜,天朗气清,银河浩浩荡荡,从沙漠一端奔向宇宙,再流入沙漠的尽头。

每颗星星动辄有数十亿、上百亿年的生命。苍穹之下的我们,无非尘埃沙粒,就像脚底长的脚气,咋咋唬唬地“你方唱罢我登场”,而且要被肤色、民族、地域、国籍、宗教分为三六九等。

有意思么?


听说甘肃到新疆的必经之路上有一处隘口,山石含矿,夜间泛光,如繁星点点,故名「星星峡」。

星星峡,多好听的名字,我想去看看。


听说在黄河的源头有一片水域,叫星宿海,是星辰的居所。

溯黄河而上,至星宿海,可通天界。

我想去看看。

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