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行走系列南行杂记(二十一)穿山越岭去看你之八

重庆是个令人留恋的地方,但没有多余的时间让我们在这里久留,只好在清晨与它告别,踏上回家的路途。


从重庆市渝北区驶入高速,穿过四川广安邻水县、达州市达川区、达州市宣汉县、达州市万源市,进入陕西汉中市界。以我有限的地理知识来判断,重庆和四川界的高速公路该是陡峭难走的,但事实并非如此,这两个地方的高速公路地势相对平缓,比贵州界要好走很多。进了陕西界,我和夫君的心情更加放松,2013年春节我们曾经自驾到过陕西西安,穿过太行山脉到达陕西界,陕西界的高速公路地势也相对平缓。


渝北入口


广安邻水县界


达州市达川区界


达州市宣汉县界


达州市万源市界


将要离开四川

现实与头脑中凭经验的想象有时差距甚远。这段回程的陕西界高速公路要穿越秦岭山脉,公路虽然并不十分陡峭,但是隧道很多,长度几百米的隧道很少,多数都在一千米以上到几千米不等。记得遵义民宿的老板跟我们说起过陕西界最长的隧道是秦岭终南山隧道,有十几公里长。连续穿过几公里长的隧道群都已经令人感到沉闷和压抑,穿过十几公里的隧道该是怎样的感受?以前我一直在心里佩服贵州和重庆的司机,现在我又佩服起陕西的司机来,不断地穿行在秦岭山脉大大小小的隧道群间,不仅需要高超的驾驶技术还需要稳定的心理因素。


汉中市界隧道


汉中市界隧道

进入安康市紫阳南服务区休息,刚把车开进停车位,右边空着的车位紧跟着开进一辆白色的越野车。我们正准备下车,白色越野车驾驶室车门已经打开,一个年轻人下了车,手里提着一个小塑料壶,仔细一看,是一壶食用油。我们觉得很奇怪,这时候,车上又下来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看样子是一家三口。两个中年人手里端着收纳盒,三个人在我们停车位前的小桌板旁落座,手脚麻利地从收纳盒里取出一些物品,这些物品放在一起迅速组成了一个简易厨房。年轻人倒水入锅,点火,又取出几个面块,准备煮面。


邂逅


邂逅


邂逅

我和夫君有点看傻眼了,半天才缓过神来。我们下车凑近这一家人,和他们攀谈起来。原来这一家三口是西安市人,刚刚从南方自驾归来。问起他们的炊具,年轻人说到外地有时候吃不惯那里的饭,这套炊具就可以派上用场,自己生火做饭。说话间,水已经沸腾,年轻人把面块下到沸水中。


我和夫君很兴奋,原来自驾外出还可以这样“玩”!闲谈间年轻人告诉我们他们这次是自驾到边境,把边境喜欢的风景玩了个遍,又带着父母去了一趟老挝。刚才无意中看到白色越野车车身上喷有“中国国家地理”的字样,这是我一直关注的一个微信公众号,我就问年轻人是不是中国国家地理的工作人员,他说自己为中国国家地理做后勤保障,经常和他们一起出去。


我向年轻人咨询我们周边哪里的景色既原始又好玩,年轻人问我家在哪里,我说在北京附近,年轻人说:“我建议你们跑一趟G7,十月份去,从阿拉善到乌海段非常美,现在还没有完全开发,等到景点成熟起来就不是原汁原味了。我们常去那些原始的景点,等到景点成熟起来我们就不去了。”能跑一趟G7一直也是我的一个梦想,年轻人这么一说更坚定了我的这个梦想。“经过无人区没处加油怎么办?”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无人区才400多公里,你们的车一箱油跑过去没问题。”年轻人说。


面已经煮好,我们不好意思再打搅这风尘仆仆的一家人,谢过年轻人,我和夫君去开水间打开水。一边走,夫君一边慨叹:“真正的玩怎么能少了这样的炊具?以后咱们也置备一套,走到哪儿都可以吃上自己喜欢的饭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