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时脱别人裤子,成年后小心被别人穿鞋子

校园暴力

6月22日,一则长约5分钟的永新初中生打人视频在网络流传。视频中一名女孩被逼下跪,周围数名女孩不停扇其耳光,甚至踹其头部,暴行令人发指。被害女生一言不发,未曾反抗,只是用手护住脸部。在视频的最后,打累了的女生要求受害者自扇耳光。永新初中生打人引发公众愤怒,施暴者面容姣好,十四五岁的花季下手却如此狠毒。

这是最近比较火的一则新闻,尤其引人关注的是其中一个打人的女生,网友们叫她白衣32号文雯,打人视频流传开来以后,愤怒的网友对她进行了人肉,并成功扒出其裸照以及被轮奸的视频。

一般来说听到“轮奸”这种事情,网友们一般都是强烈愤慨,怒斥施暴者禽兽不如。

然而这次却大不相同,网友们一致称快,说轮得好、轮得妙、轮得大快人心。

这种舆论当然不可取,一个女生即使再十恶不赦也不该被轮奸。

这个话题就此打住,这并不是我要讨论的重点。我是想奉劝少年少女们几句话,我不知道简书的读者群里18岁以下的有多少,也许不多,但我还是不吐不快。

先从我的经历说起。

我小学班里有一个女霸王,她并不是班干部,家里也不是很有钱,但是在班里树立起了很高的威信,怎么树起来的我也不清楚,那时候我才一二年级,什么都不懂,等到三年级的时候,她已经坐稳了霸主的地位,可以指使班里的任何一个同学做任何事:帮她买东西、帮她写作业、给同桌文具盒里放蜘蛛、赶集的时候偷东西、男生脱女生裤子、女生自己脱裤子...

那么问题来了:干吗要听她的呢?

不敢不听啊,如果我胆敢不听,她立马会传话给班里的每个同学,从那个时刻开始谁也不准理我,直到她解除禁令为止。

班里没有一个人跟自己说话的滋味是很难受的,孤独、被冷落,而且不仅如此,班里的每个同学都会想法设法难为我、欺负我,不管他之前跟我有多么要好。找课代表交作业会被撕掉,找组长背课文永远都别想通过,选三好学生的时候哪怕我是班里第一名都不会得到1票。因为他们如果胆敢跟我说一句话、投给我一票,那么他们也会被孤立。

整个小学,我被孤立了三次,那种滋味真的难受,在心里把她恨得牙痒痒的,然而也别无他法。我还算被孤立次数少的,有两个同学小学五年基本天天都在被孤立,能跟同学玩的时间就那么几天。

小学毕业之后,我们到镇里上初中,原来的班级被彻底打乱。

就是从知道分班情况的那天开始,没有一个人听她的话了,也没有一个人理她了。她从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帝变成了一个孤家寡人:吃饭一个人、上下学一个人、上厕所一个人,没有朋友、没有玩伴。

十年以后,她召集同学聚会,然而没有一个人参加。


接着讲我初中的故事,那时候学校有个校霸,他爸是杀猪的,性格粗鲁、蛮不讲理、行为出格、动不动就说要杀人放火的,而且年轻的时候也确实坐过牢,所以镇里没有一个人想去招惹他。

他的儿子继承了他的优良作风,在学校里拉帮结派、打人扎胎,专门挑性格比较温和的男生欺负、挑性格比较开朗的女生乱搞。

隔三差五就有个男生被他打成重伤,也偶尔会听到传言说有女生被他强上了,流了血,辍学回家了。

初中毕业之后,他没有什么好的出路,留在了镇里瞎混。

两年前他想开个网吧,去公安局办许可证,没想到经手审批手续的警察是当年他欺负过的一个同学的叔叔,于是卡在了那里。他赌气凑了钱悄悄把网吧开了,他同学知道以后告诉他叔叔派人把他的家当全部查封了。

半年前他总算缓过劲儿来,手里的钱只够摆个小摊儿,于是他搞了个三轮出来卖鸡蛋灌饼。

某天突然被另一个同学看到了,给他当城管的朋友打了个电话,没过一会儿车就来了,连人带三轮一锅端了。


故事讲到这里,我想说什么你们大概清楚了。

我懒得去讲“你们是学生,主要任务是学习,不要做这些与学习无关的事”这样的鬼话。

我用亲身经历告诉你们:

像下跪、扇耳光、撒尿、脱裤子这种事情,会被别人记一辈子,并且永远不可原谅。

你们现在是学校里的霸王,好像很牛逼的样子,然而一旦毕了业,你们什么都不是,而你们曾经做下的这些事情,会成为一个个炸弹,在你们终于醒悟了准备追求进步和成功的路途中让你们寸步难行,遍体鳞伤。

给别人留下的伤痛会一滴不落甚至加倍得在你们以及你们的后代身上得到报应。

愿你们三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