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一起走过的日子(10)

96
江雪的文字阁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2018.01.16 13:23* 字数 3242

雅芳说:“终于有文化意识了,可惜好东西都拆得差不多了。这条古南街要不是有那么多现存的名人老屋在这里,只怕也早就被拆了。”

走进彩云家门,看到彩云和巫丹正在做壶,巫丹的左眼一大块青紫,额上还有伤痕。雅芳连忙问:“巫丹,这是怎么啦,和刀峰打架了?”

巫丹抬起头说:“被人贩子打的,刀峰也被打了,伤得比我重,今天他都没上班。”

“人贩子这么猖狂,报警没?抓起来了没有?”

巫丹说:“没有。前几天就觉得有人跟踪我,没在意,昨晚我和刀峰去散步,不知不觉走到了一条死胡弄,被尾随而来的三个男人堵住,问我要钱,我和刀峰以为碰到了打劫的,刀峰拿出手机要报警,他们一冲而上就开始打,刀峰被打倒在地,我大声呼救,有个男人过来抓住我的头发,一拳打在我眼睛上,把我的头往墙壁上撞,我不断地呼救,大约十多分钟后,才听到弄堂口有个女人叫:“住手,再不住手,我就报警啦。”他们才停手。

“打我的那个男人拿出一张纸条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是你五年前的欠条,一万元,现在连本带息要还两万元。我不管你有钱没钱,三天后,你把两万元现金乖乖地送来,不然.......‘他恶狠狠地说:’有你的好看,我们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你们住在哪里,我们可是摸得一清二楚的,今天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说完,用力踢了我一脚,扬长而去。我认出来了,这个男人就是去我们寨子的人贩子。”

“说好在哪里交钱了吗?”巫丹摇了摇头。

彩云说:“他们狡猾着呢,怕巫丹报警,没留电话号码和交钱地址,估计他们会用公用电话通知巫丹。”

雅芳说:“这些人真是胆子大,五年了还会找到陶城来要钱。看来这些人和巫丹的家乡还有联系,不然不会巫丹一个电话,他们就追了过来。”

彩云说:“我让巫丹拿两万元还给他们,花钱消灾,免得总是提心吊胆。”

雅芳说:“彩云你错了,这些人长期得不到惩罚,就是因为太多的人是你这种想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花钱消灾,导致社会上贩卖妇女儿童的事经常发生,必须把他们抓起来,才能使巫丹这样的女孩不再重蹈复辙。”

彩云担心地说:“他们可是有团伙的,万一没有一网打尽,报复起来,我们损失的只怕不仅仅是两万元钱,说不定会有生命危险。”

巫丹焦急地说:“师傅说的对呀,两万元钱是小事,生命是大事,他们可是什么事也做得出来的,就算我的命可以不管,刀峰的命,师傅的命不能因为我而有危险。”

雅芳看着师徒俩人忧虑的神态,笑了起来:“你看看你俩,树叶掉下来都怕砸破脑袋。放心,照我的办法做,保证没有后遗症。”

巫丹看着师傅,彩云点点头说:“好,听你的,我们怎么做?”

三天后,约好晚上七点在电影院广场还钱,六点五十的电影已经散场,七点一刻的电影还未进场,广场上人不是太多,但也来了不少,公安布置了十几个便衣,分散在各个位置,看起来就象等候看电影的普通人。巫丹带着钱在电影院门口来回走动。

七点,有三个男人迅速地接近巫丹,把巫丹围在中间,雅芳看到巫丹把包递给了他们,就大声叫喊:“抓小偷,抓小偷......"急忙跑过来,一把抓住三个人中的一个说:“把我的钱包拿来。”那人一楞说:“什么钱包?”

雅芳对着围上来的人群说:“我的钱包没了,刚才只有他碰了我一下,肯定是他偷了我的钱包,把我的钱包拿出来。”人群越围越多,三人被围在了中间。

那人挣脱雅芳的手说:“疯婆子,放手,你看看清楚,谁偷了你的钱包?”

雅芳说:“就是你,我看得很清楚,嘴角长一颗黑痣,痣上有黑毛,你们三人是一伙的,偷了我的钱包想溜,没门。”

周围人说:“看着就不象好人,送派出所去。”

三人分头想跑,便衣上前一把抓住他们的手腕说:“走,去派出所说说清楚。”

经过审讯,陶城公安破获了一个长期蟠据在云南、贵州贩卖妇女儿童的犯罪团伙,获得了公安部的表彰,那天两民警代表当地派出所给巫丹发来了奖金,奖励她举报有功。

巫丹拿着奖金,哭了,对着民警跪了下来,磕着头说:“谢谢,谢谢你们。“

民警小马把她拉了起来,说:“我们要谢谢你,没有你的举报和配合,我们还不能这么顺利地破案。”

巫丹说:“自从我逃出来后,一直担惊受怕,电话不敢打,更不敢回家,怕他们找我逼债,怕再次把我卖掉,现在我不害怕了。这个钱我不能要,应该给芳姨,没有芳姨,我根本不敢举报。”

彩云拍拍她的手说:“你拿着吧,当路费,回去看看你的阿爸阿妈。”

刀峰走过去,用餐巾纸擦着巫丹的眼泪说:“我陪你一起回去看阿爸阿妈,请求他们同意把你嫁给我。”

巫丹娇羞地把头埋在他怀里,轻声地说:“谁要嫁给你呀?”

刀峰笑了,用力抱着巫丹的腰说:“我嫁给你,行了吧?”

大家都笑了起来。

彩云对着刀峰说:“你们确实要感谢芳姨,她感冒刚好,就冒着危险去参加抓捕。”

刀峰放开巫丹说:“谢谢芳姨,不过我不明白,为什么没让师傅去扮演失窃者?看起来师傅比芳姨有力气,再说巫丹是师傅的徒弟啊。”

巫丹打了一下刀峰说:“这你就不懂了吧,芳姨这个计谋考虑了很多方面,主要是怕犯罪分子找我们报复,所以熟面孔不能出现。他们跟踪过我,肯定认识你和师傅,芳姨正好生病,他们不认识,她扮演失窍者喊抓小偷,他们以为是芳姨认错人了,反抗意识就不会强烈,抓捕的难度就不大。还有就是怕他们身上有刀子,在电影院门口这样的地方,万一狗急跳墙,抓个人质,捅一刀就不好了。”

刀峰摸摸自己的头说:“芳姨考虑问题那么周全,我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这样的好办法。”

大家又笑了。马民警说:“是要谢谢张局长,我当时也在场,真替张局长捏把汗,幸好无惊无险。”

雅芳说:“不用谢我,社会治安,人人有责,我相信邪不压正,这些犯罪分子不在陶城落网,也会在别的地方落网。”

马民警点着头说:“对,张局长说得对,邪不压正,我们的工作要靠大家的支持,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我是这儿的片警。所里还有事,我们告辞了。”

当天晚上,巫丹和刀峰一定要请雅芳和彩云吃饭,去了刘一手火锅店,本以为大热天,没有多少人吃火锅,想不到食客爆满,门口还有人等着翻台,幸好刀峰提前一小时去排队,才有了位置。刚坐下,雅芳听到有人和她打招呼,寻声看去,发现陶城成校的林校长就在邻桌,忙站起来,走过去说:“林校长,你也来吃火锅?”

林校长说:“是啊!田记者极力邀请我来吃火锅,说这里的火锅味道和服务都不错,今天是教师节,我就请学校的领导班子到这里来吃一顿。”

雅芳这才注意到坐在这桌的都是老师,忙一一和大家打招呼,看到其中有位不认识的年轻人,就说:“这位就是田记者吧?好好报道报道老师,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工作真的是很辛苦。”

林校长说:“我本来就想找你帮忙,他们报社陶艺节期间,想推出陶艺名人系列专访,我第一个推荐了顾彩云,她是做花器的高手,又是女性人大代表,她的成长历程很有代表性,值得报道。可是田记者约了几次,她都拒绝采访,你帮着做做工作。”

田记者说:“顾大师一直很低调,艺德高,她的作品从来没有代工货,全是亲自手工制作,林校长推荐她,陶协会长推荐她,在陶艺圈口碑特别好,我想采访她,写一篇人物专访。这不仅是宣传她个人,也是宣传紫砂壶,宣传陶瓷艺术。”

雅芳回头看看彩云,笑着说:“还是有手艺在身吃香啊!象我这样的公务员,退休后就成了无用之人,什么文凭啊,职务啊,统统归零,而彩云是越老越红,报社,电视台抢着采访。”

林校长说:“张局长,你别谦虚,别的领导退休后,可能会无所事事,只能养养花,种种草,社会价值归零。你可不会,当过校长,教育局副局长,个人能力,社会资源够你吃一阵的,你想发挥余热,民办学校要争着聘你呢。”

雅芳说:“还发挥余热,林校长我告诉你,我看得多了,退下来的领导到企业和公司任职的,最后都搞得不欢而散。老板给你十万,如果你不能给他创造十万,二十万的效益,他们的脸色就不好看,话语就不好听,而领导们长期是说说你,讲讲他的,怎么受得了?最后就只能一拍两散。我早就想好了,退休就休息,在家看看书,写写字,国内国外旅旅游,绝对不去发什么余热。”

林校长说:“张局长真是看得开,想得透。”

雅芳说:“你们慢慢吃,顾大师那里我会帮着说说。”

田记者说:“谢谢张局长。”

【都市】一起走过的日子(9)   【都市】一起走过的日子--目录  

【都市】一起走过的日子(11)

一起走过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