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只因年少轻狂

剧照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人物纷繁,身为白浅初恋的离镜,书中着墨不多,电视剧里增加了细节,人物较书立体丰满。他性格复杂,争议较多。

离镜初见司音,惊为天人,四海八荒第一美人,倾城倾国,即便男儿装扮,亦难掩秀色。而本身亦是眉目如画,眉眼间万水千山。这样的人,眼界本来就高,看到美的东西,当然生出爱慕之心。年少心性,志趣相投,动心就变成动情了。可是离镜生于帝王家,从小缺爱,也从未爱过人。书中写的是他在风月事上素来正直,而彼时司音是男生装扮离镜的父亲是断袖,他却深恨此道。而剧里是天族体质跟鬼族相冲,君不见,昆仑虚龙气日盛,离镜没法靠近?相爱亦是相杀,又是何等无奈!几番挣扎,借酒表白,又惶恐逃跑。皆是情窦初开的表现。书中的司音是男生,离镜不是断袖。剧里两族不能通婚。这都是无法解决的矛盾呀,可是凡此的种种误会,实际是不存在的。书中白浅并未告知她是女娇娥。剧中也未告知她是九尾狐族。由此引起离镜的误会。这跟我们少年时代,何其相似!以为两情相悦,就可以天长地久,以为自己心中所想,对方有读心术,能自我领悟。退一步来说,都两情相悦,为何白浅不坦率告之?起码的信任又去了哪里了?所以后期胭脂说:司音是个没有弯弯绕绕的人,实难苟同。造成她自己的情伤,不正是她自己的弯弯绕绕吗?

一个虽无权势,但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皇子在山洞里,等上好几天才能见上一面,自己情根深种,却没有同等的回应。怎不能生出焦虑?而司音只是默默享受宠爱,有没有给离镜一丝信心?明明是两人约会,为何要带上玄女?是要撇清关系吗?约会带上个灯泡?何况还是个工于心计的女人!情商也蛮低的,平时被保护得太好了。墨渊早已识破司音是女弟子,而且也是存了心思的。在久经风月的离镜眼里,当然一眼识破。离镜误会的时候?司音可有辩解过一句?可有顾及离镜的感受?

  两族交战在即,身为皇族,难以置身事外,国恨家仇,都将是两人无法逾越的鸿沟。何不叫人心生绝望?况且他嫉妒墨渊,以为痴心错付,焦躁不安。玄女与司音何其相似?连迷谷都难分真假,九尾狐的迷魂术连折颜都难以解除。心灰意冷之下,难免不着了玄女的道。心生退意,移情别恋,自暴自弃了。

可是玄女毕竟不是司音,赝品就是赝品,脾性品格大不相同。玄女背叛天族,残害族人,陷离镜于不义之地。离镜说,阿音断断不会做出此等残害族人的事。他知道自己一错再错。两个骄傲的人,都想对方折服。堂堂的青丘女君,不屑于跟低贱的庶女抢夫婿。离镜暗地盘算白浅会大闹大紫明宫,就此悔婚。离镜倘若知道司音的身份,肯定也不会如此自以为是了吧?这相处的方式不对,想要苹果,却给了一筐梨子。像司音这种心高气傲的女子让她吃醋嫉妒,低三下四,无疑是逼她放手。后来为保墨渊仙体伏小求玉魂,却被拒绝。于是由伤情变深恨。从此天涯陌路,绝无可能了。

可叹的是离镜一生唯求与阿音相伴。苦苦追寻,想冰释前嫌,再续前缘。而这是个死局,杀师之恨,背叛之痛,间接被逼至命悬一线,如此之多的误会如何冰释?纵然勉强一处,始终有芒在刺。退而求次,总想知道自己是否痴心错付。当得知他是阿音十四万年唯一爱过的男子,困了一生的局也开始解开了,离镜在爱情里成长,学会了成全。终其一生,想与阿音在一起的愿望已无实现的可能,从此她是天后,他是鬼君,各安天命。以前以为世上无阿音,所以总是找相似的人来代替,在一段段情爱中迷失麻痹自己,失魂落魄。往后,愿望落空,孤寂一生。还不如就此与擎仓相搏,成全她也成全自己。

君王后宫三千,自古有之。遇到阿音,散尽宫中美人。这是一个转变,可是这个改变,没得到强化,后移情别恋。大概当时离镜还没意识到自己会陷这么深,没想到自己一生只爱阿音。以至后来追悔莫及。离镜一生,脱不了风月。少时,沉迷饮酒作乐,纵情声色,是迷惑离怨的幌子,是自保亦是寄托。但是绝不昏庸无为。一眼能看穿擎仓野心,也知道宫中秘事,是个聪明人。身边不缺为之赴死的人,人格魅力强。天族之所以扶持他当鬼君,不过是因为他无与天族争斗之心。但天族是不会让鬼族有昔日荣光,再生事端,危及天族的利益。因此既要天族放下戒心,又让子民能休养生息。维持平衡,难,可幸做得不错。及至司音与墨渊双双归隐的消息传来,错愕,不甘,痛悔,怀疑,心如刀割,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有人说这很渣,但是这对于一个君王来说,正常不过。况且,司音传闻已不知所终。要求一个君王从此为一个生死未卜的人守身如玉,不近女色?未免不合情理。自古以来,牌坊都是给女的。七八十岁老男人的都想着续弦,娶小妾。那些一生只爱一人的男生多半存在某些女作家的言情小说里。尘世里的男子谁没有几段情?

  玄女空有一副与阿音相像的皮囊,可是心如蛇蝎。每每看到玄女,离镜屡屡想起自己做过的荒唐事,错失所爱。既怨且恨。而且,如胭脂所言,大紫明宫是个身不由己的地方。对于离镜不羁性情,宛如  桎梏。因此,他把宫殿、权势、身份留给玄女,独缺一颗心。但是在瀛洲,此时阿音已经心有所属,离镜无须恪守誓言。虽觉觉得玄女手段恶劣,但是也为他付出良多,心中有愧,所以说死后跟她合葬。他是个负责的人。

  司音跟白浅脾性一样,恩怨分明,跟凡人素素大相径庭。所以那张相似的脸,不过是离镜用来逃避麻醉自己的毒药。凡人素素逆来顺受,毫无城府,没法分辨素锦的恶意。可是白浅听到素锦有关人偶的话,却立刻看穿她的居心,出手惩罚。知道前世的劫难后,立即挖了素锦的眼睛。素素与白浅性情何等不同!却单单因为那张相似的脸,太子成功地把对素素的爱转移到白浅的身上。

爱情最好的状态是两情相悦,最怕的是情深缘浅。人生若如初见,浓情蜜意,就此一生,多好!可惜年少轻狂,误会重生,回头太难。于是放手也好,象歌词里说的:把一个人的温暖转移到另一个人胸膛,也可以温暖余生。但是离镜演绎了另一种深情。一生想去弥补,却没有机会。所幸十四万年不是独角戏。不在一起,可是还有爱。老天果然不负他。如此,幸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