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玥路阑珊处》第五章:说好的动物不成精呢

周三的晚上飒飒要加班。

小凡那天下班比较早,吃过晚饭后太阳都没落山。

小凡心想,难得有这闲暇时光,而且刚吃过晚饭有点撑,不如出去溜达溜达吧。

于是出了门,过条马路,来到一片居民区。这居民区里面有个菜市场,有好多小吃店,还有好多小诊所。晚上这片会聚集起好多人,吃饭的,遛狗的,逛街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谈天说笑,好不热闹。

一个人的小凡有点孤单,但想到忙碌的工作之余,能够这么悠闲的散步真的是太浪漫了,可以一直走一直走,直到把所有的思绪都变成空白,可以让连日来乱麻一样的心得以梳理,想着想着,觉得整个人都轻快起来,情不自禁的甩着小包,只差不自觉的哼起小调了。

对面一个贵妇模样的人牵着一条威风凛凛的二哈迎面走过来,小凡忍不住想要调戏一下,于是冲着二哈嘬了几下嘴,唤了它几声。那二哈懒洋洋的抬眼看了看她,非常不屑的样子。小凡也不生气,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当那主人牵着二哈走到她旁边的时候,她还忍不住俯身摸了摸它的头。那二哈鄙视的看了小凡一眼,甩了甩头,无情的拒绝了她的抚摸。

小凡心想,哟,还挺高傲!

狗狗和小凡错身而过,朝不同方向继续前行。大约走出去十多步,小凡同学鬼使神差的回头,想再看那狗狗一眼。没有想到,那狗狗竟然也转过头来,得意而促狭的看着她。小凡确信,她看到那二哈朝她做了个鬼脸,然后像表演魔术一样,两只耳朵聋拉下来,眼睛一闭,红色的舌头长长的伸出,突然,整个狗头像是被一刀斩断,咕噜噜的滚到了地上。

“啊!!!!”小凡失控的捂住眼睛惊叫起来,崩溃的在原地乱跳乱叫。整条街上所有的人都诧异的看向她,然后好奇的、鄙视的、莫名其妙的眼神纷纷投过来。

半晌,小凡才镇静下来。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的叫声?其他人都没看到那恐怖的一幕吗?

感到好奇的小凡小心翼翼挪开捂住眼睛的手,再往二哈离去的方向看去,却哪里还有二哈的身影?当然,地上也没有咕噜噜滚的狗头。

小凡惊魂未定,一颗心“扑通扑通”的快要跳出胸腔。她使劲拍了拍胸脯,强制自己镇定下来。

一定是最近晚上都没睡好,导致神经衰弱,刚刚才产生了那样的幻觉。对,一定是这样。不然,大白天的,怎么会有这么诡异的事情?

幻觉,幻觉,一定是幻觉!小凡一边自我安慰着,一边继续往前走。

前面有一条专门卖小吃的巷子,里面有一家开的很不合时宜的咖啡屋。

为什么说它不合时宜呢?因为在一片黑乎乎的低矮的平房围绕下,这家奶茶店装修的特文艺。旁边的小摊小点都忙得热火朝天、不亦乐乎,就它安安静静、冷冷清清,跟个居高临下的监工似的。两厢一对比,显得周围的都是更年期的大妈,就它一个是妙龄的少女,还端着一副高冷范儿。

不过小凡喜欢。

小凡想去喝杯咖啡,压压惊。刚刚真是吓死宝宝了。

距离菜市场不远处有条小巷,名叫“永安巷”。这条巷子夹在两个居民小区中间,尽是一些低矮的平房,跟城中村没什么两样。一些小摊小贩在这里落脚,烟火之中夹杂着中年大妈爽朗的笑声和大叔中气十足的叫卖声。饭菜的香味从两边的小吃店里逸散出来,在街上汇聚,麻辣的、香辣的、酸辣的、甜丝丝的······如果每种味道都是一个人,那这一定是一条异常繁华热闹的街。

小凡喜欢这样的地方。烟火熏染,其乐融融,仿佛人一辈子,照管好吃就行。

“小妹,要吃哪样进来看看嘛!”坐在街边的大婶热情的招呼。

“不用了,我再看看,谢谢啊!”小凡笑着回答。

“呀,叔叔,今天的豆腐又卖完了啊?”看到前面推着三轮车要走的大叔,小凡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这位大叔其实应该称之为“大爷”了,年龄应该六十往上,但身子骨很硬朗。每天傍晚他会到这边卖烤豆腐,生意非常红火,小小的三轮车前随时可见十多人在排队。大爷也很高冷,带着个十多岁的小男生,每天男生负责收钱,他负责烤豆腐,也不怎么说话,和他聊天也不怎么搭腔,每天准备好的豆腐卖完就收摊回家。

今天大叔心情好像格外好,竟然回应小凡的搭讪了。

“是喽,卖完喽,要吃明天早点来喽!”说完,喜气洋洋的蹬着三轮车走了。

小凡在后面大声说:“要得,明天我来你这儿吃。”

正说着呢,一道诡异的声音传来。

“救命啊!救命啊!咯咯咯!救我啊!”这声音异常诡异,在一片喧哗声中几乎听不真切,且这声音非常之特别,很像一些搞笑视屏中的配音演员为了逗乐观众故意夹着嗓子说话一样。

小凡四下仔细瞅了瞅,却什么都没发现。大家好像也根本没听到这声音。

小凡以手扶额,长叹一声,唉,幻觉。

一边想着,一边继续向那家咖啡屋走去。

然后众人的笑声从后面传来,小凡习惯性的一回头,顿时与迎面扑来的一只鸡给撞上了。

小凡被一下子扑倒在地,结结实实的屁股着了地,疼得她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所幸后面拿着菜刀追赶的某家小店的厨师及时赶到,一把把那只鸡给拎了起来,不住的给小凡道歉。

小凡一边忍着疼一边摆摆手说自己没事,一边看着厨子拎着的那只鸡。

再普通不过的一只鸡。要说有什么特别,不过就是毛色比普通的公鸡漂亮点,但终归是只鸡啊,怎么能那么魔性呢?

正想着呢,那只鸡拼命的挣扎起来,“咯咯咯”的叫着,恐怖的是小凡听到的全是“救命啊!救命啊!”的声音。她定了定神,心里一万匹神兽奔腾,于是一边和厨子客套着一边打量着那只鸡。不仔细还好,这仔细看,小凡才发现,那鸡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眼神哀婉又绝望,可怜兮兮的,仿佛真的是就要上断头台的人一样。

刹那间,小凡三魂七魄一起挣扎着要跑,小凡的身体也够诚实,哀嚎了一声“妈呀”之后,一溜烟儿的跑了。

一直跑一直跑,直到一闷头儿钻进了那家咖啡屋。

昏暗的灯光,舒缓的轻音乐。这里跟外面仿似两个世界。

小凡咽了咽吐沫,稳了稳心神,环视店内一圈,却发现没有人。

“老板?老板?”小凡一边小心翼翼的走近吧台,一边试探性的喊了几声。还是没人答应。

没人在吗?那开着门干嘛?

“想喝点什么吗?哈······”小凡正准备转身走开,身后突然响起慵懒的声音。小凡被吓了一跳,立即转过身去,就看到一张着大嘴正在打哈欠的男的。

不,不只是男的,是帅哥。

那男的手里捏着一块白色的毛巾,一脸嫌弃的看着小凡,一副你特么打扰我睡觉了知道吗的样子。小凡心里先怯了怯,小心的问道:“不好意思,请问你们今天不营业吗?”

“美女,喝点什么呢?”一个热情悦耳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小凡回头一望,是个漂亮的姐姐,马上脸上堆满笑凑过去。

然而还没等她点呢,一杯咖啡重重放在她面前,小凡一愣,抬头一看,正是刚刚还没睡醒的那位大哥。

此时的他一脸不耐烦,冷冰冰说道:“今天只有这个了。”

看在你帅的份上我不生气。

虽然这么想着,小凡还是忍不住横了那人一眼,然后恨恨的道:“哦。”

那女的把这些都看在眼里,然后笑着说:“林沫,小心老板回来收拾你。”

“哎呀,我是真的很困,真的要去睡觉啦!”那被叫为林沫的帅哥毛巾一扔,脚一跺,转身消失在一扇门后。

小凡一口咖啡呛到,我去,刚刚那人是在撒娇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