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我们一起征文|子非鱼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一章

挂完电话,有些难过,那是爱吧。

我和白江,今生不会走到一起了,或许我再也遇不到像他那样对我默默付出的人了。

要说遗憾,人生满是遗憾,要说心酸,人生满是心酸,要说爱,短短的人生恐怕只有一个付出真心的人。

为什么要畏首畏尾,瞻前顾后,喜欢了却不说出口。

害怕爱而不得。

子非鱼,焉知鱼不乐。我非子,亦知你心向我心。

若是我们,再勇敢一点……

第二章

我并不会怎么安慰人,小范失恋了,我说一些冷冷的话,是为了打醒她。

我带着鄙视的口吻对她说:“根本看不起你这个卑微的样子,之前对付我的跋扈样儿去哪了?心不用在正事上,不好好工作,却为这事,这样的人流泪,你这就是在犯傻。”

小范红肿着一双眼睛,却还是蛮横的怼我:“工作、工作,成天到晚都是工作,难怪你30了还没有对象,活该。”

我并没有生气,只是喊她去干活:“劳保穿戴好,巡检去。”

我想她忙起来就能暂时忘记这些烦恼,我带着她一块巡检,她一个人去我还是有些不放心,数据参数这些事情必须谨小慎微,她这个状态不能保证参数录取准确。

可能是因为我一反常态的不安慰她,要强的小范此后几乎不在我跟前流泪。只是工作的时候郁郁寡欢的样子多少令我怜惜。我更想早日看见它笑起来风清月朗的样子,我希望她没有谁都可以过得很好。

我对小范说,失恋教会我们如何更好的爱人,并不是不能爱人了,你又漂亮又有学历,根本不怕找不到对象,油田只有找不着媳妇的汉子,哪会有剩下的女人。

我似乎对小范渐生了情愫……

第三章

从北航毕业后,我并没有如愿进得航空公司,干过文员、餐厅服务生、服装店售货员等杂七杂八的工作,用满腔热血没换来我想过的生活,三年了,无一技之长傍身的我在人才济济的北京城注定漂泊,繁华都市似乎并不是我的归宿,但我还是憧憬着一份收入不菲的工作与一份圆满的爱情。

就在我为生活忙碌奔波的时候,爸妈打电话要我回家,因为油田招工,他们希望我继承衣钵,在他们眼中,一份稳定的工作比在外漂泊强很多。

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差距让我心灰意冷,我开始收拾行李回家。

履行完招工手续后,我被分到靖边县城第一净化厂。从繁华帝都到西北边陲小县,心理上的落差让我不甘心。

只要一想到自己的一生都将与这荒凉作伴,还有那乏味的工作,奇怪的工作服,怪里怪气的师傅,情不甘意不愿的样子大概都快烙在脸上了。

第四章

我至今仍清楚的记得小范刚来的时候,不像大多数新来的非主体大学生一样好奇的问东问西,她满脸不屑的神情一览无余,她就那样靠着墙不问任何问题,或者是什么都知道,又或者是什么都不想知道。

我工龄长,车间把小范分给我做徒弟,我希望她能像我带的大多数徒弟一样成为技术能手。

我开始给小范布置功课,但她经常不好好完成,让画的流程图,一个星期都拿不出来;背空呼今天记住了,明天有哪个步骤一定忘记了;专业书一知半解,答题也是勉强及格……

看她对我爱搭不理的样子,我总是大声呵斥,三个月不能上岗,我就给退回去。即便我总在对她说狠话,但我依然尽我所能把自己会的东西教给她。

这天我让小范下班后默写怎样背空呼,让第二天上班了带给我。当着同事的面,她语气强硬的告诉我:“不写,下班时间不归你管。”我说:“行,明天上班后独自练习1个小时,10点钟我来考试,有一个细节失误,就把应急室的空呼全部保养一遍。”

第五章

刚失恋的时候,我总是惶恐不安,心情起伏大,也不会控制自己的情绪,还把这种情绪带到工作中,人前人后并不掩饰,眼泪说来便来了。

除了跟着白江上现场外,没事的时候我总默默地回忆与男友吴天有关的一切,悄悄翻他的朋友圈,看他新认识的朋友,他老去的酒吧,他相机下的城市还是那样多情……没有我,他活得照样恣意潇洒。我希望我可以陪着他走遍他相机里的角角落落,我给他打电话,发消息挽留,许是厌倦了,他拉黑了我。

并没有快速走出失恋的秘诀,因为就好像我们爱上一个人一样,现在放开一段感情也需要过程。我就像一个迷路的小孩,试图找到自己的出口,然后走出来。

经过无数个独自痛苦和自我安慰的昼夜后,我才想明白,感情重来只有好聚,那有好散。真的爱过,哪能说放下,就放下的。认真爱过的,就不可能好散。

第六章

心安定处才是家,小范喜欢城市生活,老与年纪相仿的同事聊及她在北京的生活状态,虽手上钱不多,但日子也被她过得用心和精致,到798看话剧,追音乐节,书友见面会,吃有名的小吃,逛有趣的地方,甚至手机上大麦网的定位都还在北京,她对北京念念不忘。

以小范对新知识新技术的快速领悟和接受来说,她完全能干好这份工作,我希望她能尽快把心定下来。我告诉她想要诗与远方,就必须承担相应的不安与各方带来的压力。回来吃这碗安稳饭,就必须按耐住自己那颗躁动不安的心。不管怎么选择,都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朝秦暮楚的样子,啥都不能干成。

那个时候小范还在恋爱期,并不把我给她说的话当回事,一天总抱着手机傻乐,幻想时间不长他男朋友就会接她离开这里。

本就存着要离开的心,所以她干活的时候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总在一边干活的时候一边喊我帮着拿过去她忘掉的管钳、黄油、棉纱……她分明是不用心。我告诉她,我现在当然是愿意帮你的,但工作总归得靠自己,没有人能帮你一辈子,等你出师了,能完全上岗了,我也就尽到了作为一个师傅的责任了。

第七章

我开始用工作来麻痹自己,工作越来越得心应手,管线流程都记在脑里,参数调试也不会出错,抢险应急都有模有样,无论白江出多刁钻的难题再也难不倒我,看我与他配合工作越来越默契,他有时候会在那傻乐,一定是认为他带徒有方。

其实我只是把心放在工作上了,以前我不愿意学不是这有多难,而是面对这些管线钢架觉得枯燥乏味,不想一辈子这样过而已,当发现外面的世界并不对我宽容后,我现在只想做好目前唯一能把握的工作。

白江并不像此前大小活都带上我,有时候下雨,他就喊其他男同事一块去现场。但跑腿签字的事他都让我去办,我不想和领导们打交道,所以并不想去。白江每次都扳着脸,你无所事事不去签字难道让忙的人去吗?他故意没看见我在整理我拍的装置区钢架结构照片。

最近我也迷上了拍摄,从拿起相机开始,我眼中的枯燥工作变得有了线条,不同时候不同光线下的工厂竟呈现不一样的美。白江说我玩物丧志,工作的时候就只能干与工作相关的事情,一天拿个相机算怎么回事。我说我拍下来才是为了更好地记住流程。

于是,白江让我在下班前把天然气外输区的流程画出来。

第八章

我认为小范的能力做一个工人有些埋没,我总找机会让她去领导跟前签字以及汇报简单的工作,我希望领导可以发现她的长处。

后来,我明白一件事,不能等着别人发现,要把自己推出去。于是,我怂恿小范参加单位的技术比武,用实力证明自己比什么都有底气。

小范领悟力很好,记性也不错,就是人浮于事,不踏实,并且还欠缺一些基本功。参加技术比武能很好的磨练她的性格,还能增强她工作上的基本功。

专门趁小范在的时候,我故意在同事们面前聊,我们车间分来的这些非主体大学生,没一个拿得出手,看着像回事,实际上是半罐水,根本不敢让他们参加技术比武。

小范对我翻了个白眼,赌一桌靖边最好的火锅以及2场烧烤,我去拿个名次。同事们都起哄必须答应啊。

有饭局大家都是最捧场的。

第八章

我报名参加比赛后,每天下班后都参加单位的集训,练习管线装拆、技巧和速度,风雨无阻。回到家里,继续背题库,画三视图……他们说我这段时间看上去精瘦精瘦的,看来我是真下功夫了。

厂里的技术比武我取得第9名的成绩,获得技术能手称号,并被推荐参加油田公司的技术比武,苦练了一个月后,与奖牌失之交臂。

赢了白江的饭,却也明白山外有山。

第九章

从小范赢得厂里的比赛后,她的人生似乎开挂了,两年后再一次参加油田公司的技术比武,她终得金牌。此后,荣誉和掌声接踵而至,岗位晋升,聘为干部,再调机关培训站。这些年,她组织培训、弄远程教学、开发手机培训APP,毕竟是大学生,思路开阔,有能力有冲劲,职业前景越来越好。我为她每一次的进步感到高兴。

而我,依旧在第一净化厂当别人的师傅,依旧单身。

终章

小范给我打电话,她很兴奋的告诉我她的微信公众号有了第一笔广告驻资,虽然只有几百块,但她特别开心。她的远程教学也得到各单位的认可,她觉得她回油田上班并不像当初想的那样看不到希望。

我告诉她班组又给我分了个徒弟,是个男的,也像她当初一样桀骜不驯的样子,我对付这样的年轻孩子最有一手。笑声过后,我对她说你现在完全是个时尚的办公室女郎了,一阵尬聊后,我们慌忙的挂了电话。

话题越来少。

她在新的岗位开始了新的人生,但我心里清楚,我们离得越来越远了。特别是她的朋友圈不再是我熟悉的圈子,我有些难过。

有句话,我可能再也说不出口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