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之路:一个调皮生的慢教育之路(hzy的部分成长记录)

开个题,记录下这个头疼的小朋友。

今日表现:早读前,送了礼物给我“谢谢,很有创意,我很喜欢。”他听后很开心,正常速度收拾好东西,(以前要拖拉很久要书包管理员提醒才放书包),拿书包出去,然后在外面跟书包柜管理员一直聊天,人家去洗擦布,他也跟着去,后来上课,在玩自己的。有时跟何聊天。音量比开学少,没打扰到我。他知道我在看他,但依然做自己的事,没听。这几天他的作业准确率高,而且及时完成。

放学后桌椅没摆好,他现在问题是行为习惯问题,是纪律问题,是态度问题。不是能力问题。

下午差点对他发脾气了,上课毫无顾忌地跟旁边人讲话,上午还很认真答应说要改。叫他站起来又旁若无人一样。

周五最后一节课,其他孩子也没什么心情学习了。(21.9.10)

今早,让他和林提前下去搬跑操器材。这种露面拉风的活最适合他了。果不其然,当我和其他孩子下去到操场时,只见他高高地举着旗子,好有气派。拿旗子的领跑,体育老师说,领跑不是正适合他吗?

接下来上课,反正他没那么多小动作了,也没有影响到课堂,低着头不知道在鼓捣什么,暂且忽略他。 (9.14)

做练习的时候,他在跟隔壁说小话,这很正常,我没发火,下课看到他的习题,只做了四分之一!想发火却想到了自己给他的目标:纪律好。于是平静下来,我还表扬了他没怎么打扰周边的同学,后来午休时间没补好习题,我照样收起了。下午上课,到底没忍住,让他到办公室接着做。他很快就回来了,后来看到他的习题,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快了,也终于有点死心,这样反复补做都完成不了,我是真的没办法了,发火也是没用的了,幸亏没发火。放学,我专门叫他到跟前表扬了他,他欢天喜地地走了。(9.16)

今天调座位,本来他是坐中间的,想起他以前能让我心躁的种种行为,还是把他放在最后一组的最后一位了。招手让他过来“xx,嗯,你最近表现都很不错,但偶尔还是有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这样,为了避免打扰同学,你先坐后面,那个位置,老师也想帮助你管住自己,我没有其他意思,你一样要继续做好,好吗?”他咧开招牌白牙:“我不介意的,坐哪里都一样。”听听,多懂事的孩子!上课的时候,偶尔他在探出身子看着隔壁讲话,或跟前面同学聊时,我一眼瞟过去,他瞬间坐好,好的,知道遵守承诺,知道要约束,这已经是目前状况下最好的结局了。

我在想,明天要不要再给次机会他重做习题。唉,成绩是一个老师永远的坚持!(9.17)

做第二单元习题。他比做第一单元时认真了一点。但时不时还在玩,看了几次,收到警告的眼神马上摆出做题的样子,但没过一会儿又玩,我走过去,轻轻问他:“需要帮忙吗?”他摇摇头,于是认真做。过一会儿,(认真时间比眼神警告长了一些)他又在玩,我再次走过去,:“是不是需要我的帮忙?”他表示不用又摆出认真的样子,结果可想而知,他仍然是没完成的。但我考虑到他比上次表现好了,也没发火没批评他,午餐时,他正在进餐,餐盘里居然有两只鸡腿,看来他混得风生水起,我惊叹地说:“哇!你居然有两只鸡腿,吃完不做完练习题都对不起这鸡腿了。”仍像上次一样,叫他午餐后做好放我办公桌。他听到我的惊叹,心里很是高兴,很爽快地答应了:“行!”语调愉悦又坚定。我都想信他了,但最后我桌面就像预想中那样仍没有他的习题。。我是很生气的。但最后还是没发火。再后来,又让他用了一个早读来做,仍然没完成。我于是收起练习题了,并且生气地告诉他已经两次没做习题,事不过三。他低下了头,但隐隐不满的脸色显示出他此刻的倔强。发习题时,我甚至冲动地想把他的习题留着不发。但转念又一想,这实在是气晕才会做出的不明智的行为。于是,也发下给他了。评讲后,检查他是没有改正的,我再次把习题发给他,叫他改正。但过一会儿发现他桌面上放着其他书本,并不是在改。我当着全班孩子的面对他强调。他并不看我,仿佛没听到,过了一会儿,走到他旁边,他才慢慢收拾桌面书本,慢慢找,动作放慢N倍,看着他一点点地拉书袋,一点点地移动,怒火中烧,感觉我头上冒烟了!好想大声斥责他,狠狠批评他!甚至取消他旗手的资格!狠狠地挫他!但那样的处理方式跟以前又有什么不一样呢!并没有什么效果!除了宣泄我的怒气!那一刻我想到了自己周末给他妈妈发的信息:前两天纪律有进步,上课也比以前认真了,表扬!

是的,他的表现已经在慢慢转好。他很少跟旁边人说话了,他上课积极思考了,他认真听课了……今早来到那么快就收拾好了!刚刚检查抽屉,抽屉也是很整齐的!

又一次,我控制住了自己的怒气。正常出操,我当做没事一样叫他去拿旗像往常一样当旗手。跑操回来后,他没在改那份习题,我想他也许是不会改,或许不是,但我必须做点什么帮助他。于是我叫他上来在那一沓里面拿一份对答案,他说:“我没有笔。”原来这样!他是遇到了困难,但没有主动说,我也没问他是不是遇到了困难,直接就定了他是抗拒不做,我也错了,幸亏没发脾气!他到底也找了一份改好的习题下去(他站在习题旁边,还要用眼睛一寸寸地慢慢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扫描,最后才找到拿出就不说了!)他下去后坐在那又翻来翻去,大概是找笔,我直接叫他前面的sy借他一支笔。终于,他开始认真写了!很快他就拿过来给我。虽然有些地方改得勉勉强强,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接下来上课时,他非常认真听讲,我提出问题,他很快就举手,我照样请他回答,请他读课文,并表扬他:“zy读得节奏感很好,听起来非常舒服。”孩子们鼓掌表扬。然后我让孩子们学他那样读。之前课堂中他朗读也是很好,回答也正确,也是表扬了他。上了两节课,他举手发言了几次,比其他优秀生都多。且回答得非常好。

写到这里,再次从头看此文,他真的是在慢慢变好了,想表扬他。(9.30-10.12)

看到统练习题,有两道阅读题没做,扣了7分,作文没写完,还离题了,扣了25分,那一刻,心里真的很生气,明知是冲动不应该却还是拍图跟他妈妈沟通(吐槽)了。之后的周末心里一直为自己的冲动后悔,到了周一见到他,我有点心虚,我小心翼翼地观察他的一举一动,直到他爽快地答应我赶快收拾书包,才确定他对我没有一点点的不满,放下心的同时却更愧疚了。孩子,你给我的宽容和信任比我给你的还多啊!是我差点打破了我们之间的信任,在建立信任关系之后我不该在他背后说他“坏话”。(10.18)

早读前,问他,大作文果然没写完,于是叫他补,为了让他有紧迫感,我说8点前要写好。他照例是“行!”尽管多次失望,但我仍选择相信,太希望他能给我惊喜了。接下来,他一会儿跑到外面书包柜旁看着别人放书包顺便聊天,一会儿手里拿着英语书过位到其他组同学那去看着别人背书,一会儿坐着看凌乱的桌面发呆,一会儿又找什么,……趁我不注意扔卡片……我不断提醒他“你还有二十分钟。”“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是做什么?”“你现在应该做什么?”直到八点,他终于在我的提醒下放好书包,不用说,作业是一个字都没动的。好在我对于这结果有了心理准备。我决定再找他心平静气地谈谈。

带他到办公室,我先给他看了自己的习题,跟他说明这次练习的结果,然后让他分析“你觉得得这个分数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他老老实实地说了:“离题,没做完。”然后我平静地叙述他近段时间的“拖拉逃避”表现,说明跟这次练习的关系。最后我们达成共识:要提高做事效率,比如要管住自己,我可以帮忙,比如下次做习题时到讲台上做。也许这是个提醒他“集中精神”的有效办法。“行!”接下来上两节语文,他非常认真地听起课来,比很多优秀生都要认真,能及时跟上我的节奏,及时做出反应应答。(10.20)

周五做第三单元的习题,正在讲台看作业,他拿着试卷站起来看着我,似乎想要做什么。哦,想起来了,我朝他轻轻点点头。他于是拿着习题走到我身边开始认真做起来,一节课后,他已经做了大半,比其他同学都快……简直不要太感动啊!

想着他最近表现好了些,而且都是不打扰别人的。调位就把他放中间位置,前后左右都有人。结果,糟心。早上一来到开始就不停地过位过位过位,上课也是出位出位出位。我没有当场发脾气。作业没完成,给时间他补做也最终没完成,我还是没发脾气。于是,跟他谈:“你管不住自己,需要我帮忙吗?要不坐到最后一位?”他说不想坐最后一排,“好吧,那你要管住自己。把作业都补好。”让他留下来补做,期间他又是不断过位这走走那摸摸跑到西边聊聊,跑到外面看看……一个半小时了,结果没做多少。他看我不发脾气,始终嬉皮笑脸的。我不想一直催他一直盯着他做,这样如何培养自制力?最后几分钟,我的忍耐到了极限,冷着脸,跟他说:“给了时间,你也不补,一个半钟过去了,你那点默写作业都没补好,你这样的态度让我怎么教你?你自己都不想做好的,照你这样的表现,我是教不了你的了,要不,以后你爱怎样怎样,不打扰别人就行。我是教不了你的了。你收拾东西,我叫你妈来带你回家吧!”我很佩服我自己,如此生气,竟如此冷静,这是第一次!那一刻,我是真的打算不高估自己了,不妄想能改变他了,我泄气了,我甚至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他似乎有点怯了,自己默默去座位上老实写起来,我不再看他一眼。他离开前天又返回教室把旁边的窗关好,真是让人好气又好笑,我坚决不心软,把你逗生气了又来讨好你,没门!(10.27)

第二天早上,我真恨不得马上把他放在最后的一个角落,但转念一想,这就是一种冲动的行为,我只不过在发泄自己的怒气,而已。何况昨天毕竟答应了不放他在最后,现在调走等于直接否定了他,折断了他改变的机会,把他推向不好的轨道。以他昨晚最后那两分钟的表现来看,他似乎有所好转。

于是,我花了很大力气来控制自己不要这样做,真的花了力气,天知道我多想马上调他到角落,不想看到他在眼前晃,我甚至已经想好了位置,眼睛来来回回地看。

接下来他偶尔有出位了,但次数少了,书包没收拾好,我当看不见,正常的!

上写作课时,他安分了很多,认真了很多,讨论时又积极思考举手,当然,像叫其他孩子一样,我也会叫他,我并不会对他再任意发泄不满,不会像个孩子似的刻意对他表露自己的情绪。轮到动笔写,他也从未那么认真过,下课了,拿着本子给我看:“老师,我写完了。”明明就没写完,故意拿来“找骂”。他这是在试探我,我一本正经地指出叫他继续写完,他马上高兴了:“行!”转身就去写,仿佛只过了几秒,就又拿来给我:“老师,我写完了。”得,这回是真写完了。他明知这作业是明天才收,巴巴地提前交给我求原谅。你说他可怜吧,又可恨,小心机全用在对付老师我的身上了!

我没表露出任何情绪。照样收下放好。

现在想想,我其实也是在冷静地对他发脾气,只不过仗着他在意老师我,我内心其实明知那样说他会为求原谅改一点,说到底,这也只不过是一种并不光彩的“威胁”手段:你不做好,我就不在乎你了!

这种办法并不是长久之计,看来待过一段时间,我们还得回归到“谈”,修复关系。良好的互相信任的师生关系才是良方!(10.2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