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苹果高管:M1 芯片是颠覆性创新,还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营销?

https://36kr.com/p/1011806337601408

编者按:苹果发布了其M1 SoC。M1采用与最新iPhone相同的A14 CPU,和是十年来首个挑战AMD和Intel等公司的非x86 CPU架构。从那时起,多项关于Apple M1 芯片与AMD和Intel综合测试表明,M1在多个领域处于领先。除了一边倒的好评,其实市场上也有不少质疑,认为M1没有那么强大,而是苹果的营销能力增添了M1的光环,毕竟以营销闻名的苹果,在芯片的名称上就花了大功夫,据说光是名字就让营销团队想了一年。本文作者具体驳斥了几条质疑,并给出了他对M1的看法。作者Jean-Louis Gassée曾经是苹果公司的高管,原文标题《Apple Silicon M1 Disruption》。

M1芯片的Mac上市后,普遍得到好评,引起了热烈的讨论。从用户的反应来看,苹果新的M1处理器确实是一个“神奇”,但正如预期的那样,某些评论者对M1的成功提出了质疑。

当我发表上一篇笔记《苹果芯之后的PC》时,我以为它不会引起多大的反响,所以这篇文章比我之前的任何一篇文章(607篇)多出10到20倍的转发时,我的惊讶可想而知。其中有三个问题最火。

首先,认为只是营销。一位我不点名的讨论者认为,苹果硅芯“只是营销上的夸大其词”,“树莓Pi和M1 Mac一样,都是ARM架构的电脑”。知识渊博的网友轻描淡写地解释说,从A6开始,Apple Silicon芯片的内核就一直是苹果的原创设计,它们并不是从ARM那里授权的64位内核。一位名叫Dezsö Sima的匈牙利研究人员提供了一份详尽的苹果处理器历史,显示出苹果处理器,从自产核心的过渡显然是从A6设备开始的。后来,在A11上,之前授权的PowerVR GPU也被自家的设计所取代。

2013年9月,当苹果推出了第一款64位SoC,即搭载A7处理器的iPhone 5s。然后,就像现在一样,批评者们提出了“过度营销”指责,比如InfoWorld的这句嘲讽:

“就目前的移动设备和移动应用而言,除了营销之外,[64位]真的没有任何优势,除了炫耀说你是第一个拥有它的人之外...”

也有Patrick Moorhead(“ARInsights 8000名分析师中的第一名”)在Twitter上说:

“我们将看到苹果的营销团队大肆宣传64位到底有多好。64位增加更多的内存和可能的寄存器。”

七年之后,Moorhead又回来了,在《福布斯》的文章中他列举了在测试搭载M1的MacBook Pro时遇到的一些问题,并得出这样的结论:

“在Windows生态系统中,你可以获得更轻、更多样化的设计、更高分辨率的显示器、触摸屏、LTE和5G、软件和外设的兼容性,而且你会付出的价格更低。”

Moorhead急于捍卫他赖以谋生的x86生态系统(参见他文章结尾的英特尔、AMD和NVIDIA等令人印象深刻的客户名单),他忽略了一个重要的细节。正如John Gruber在对Moorhead的文章进行回击时指出的那样,他遇到的大部分问题都是软件问题,而不是M1硬件问题。正如许多人在讨论中所说,“远离早期的软件版本!”。第三方软件开发商往往缺乏人力,无法在操作系统发布初期及时更新产品。

的确,新的Big Sur macOS给我们的带来了一些麻烦。在使用出色的迁移助手将她的MacBook中的内容转移到新的M1 Macbook Air后,我的妻子无法再在她可靠的无线Brother激光打印机上进行打印。原来是Big Sur macOS的问题,而不是M1的硬件问题。在Brother的官方网站上没有关于是否或何时会被修复的消息。

更多的问题,我的旧的2013年iMac不能运行Big Sur,所以我把它的内容转移到一个更灵活的2017年设备上。一切都很顺利......几乎。新设备上的iCloud Drive文件夹与原来的文件夹几乎没有相似之处。数据似乎完好无损,但在新的设备中没有明显的感觉(名称或日期)。诸如 “IDECacheDeleteAppExtension意外退出 ”这样的神秘错误信息无缘无故地出现在屏幕上,而我信任的Antidote拼写和语法检查程序据说不起作用,实际上确实如此。我肯定会发现更多的新问题。

第二个热议的问题,性能。这是一个有点意外的问题。我以为来自The Verge等可信来源的最初评论和基准测试已经表明,M1 Mac同时提供了更快的速度和更长的电池寿命。“不可能!”一些网友说,“这又是一个谎言!” 。这是一个可喜的讨论,因为它带来了关于M1性能的解释,比如Erik Engheim的《为什么苹果的M1芯片如此之快》,以及Peter Steinberger的《从开发者视角看Apple Silicon M1》。

在性能方面,苹果的组织和文化提供了不同寻常的优势。公司可能很大,但每个人都在同一个屋檐下工作。硬件的设计是以软件为中心的,而软件的成型则是为了从多核和专用GPU中获得最佳性能,这一点是英特尔、AMD和微软无法做到的。正如Engheim所说:

“在这个新的SoC的世界中,你不会从不同的供应商那里组装物理元件。相反,你从不同的供应商那里组装IP(知识产权)......现在你遇到了一个大问题,因为无论是英特尔、AMD还是Nvidia都不会将他们的知识产权授权给戴尔或惠普,让他们为自己的机器制造SoC。”

这就引出了第三个争论的话题。对Windows设备的影响。可以通过思考微软基于ARM的Surface Pro X的未来是什么来解决这个问题,该公司网站上提供的16GB/256GB配置的Surface Pro X售价为1499美元。它将如何与配置相当的M1 MacBook Air(售价1199美元)相抗衡?

Surface Pro X的销量并不好,部分原因是32位和64位的兼容性问题。微软早就认识到ARM处理器的利益,尤其是笔记本电脑,但在M1出现之前,它未能为x86设备提供一个令人信服的竞争对手。微软现在是否会提供一个可以在M1 Mac上运行的ARM官方Windows 10?(正如Peter Steinberger所指出的,已经有了相关迹象。)这可能会给x86 PC带来麻烦。

或者说,微软是否会满足于看到Office和更多的应用在M1 Mac上运行(并产生收入)......而惠普、华硕、戴尔和其他公司又将如何应对?这只是新的竞争布局的开始。

对于新的M1 Mac,我们必须提出“待完成的工作”的问题。就近期而言,答案很简单。Mac是一个文化定义的产品,只是迎合所谓的Mac社区。其他问题可以等待,而且很有可能在苹果不费力气的情况下自己解决。

(译者:蒂克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