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妖师(4)

0.081字数 2489阅读 131

爆笑鬼怪志异小说,民间传说在东北有五仙:胡黄白柳灰。狐狸、黄皮子、刺猬、蛇、耗子,这五种动物有了修行之后,被人称为“大仙”。但世间有灵性的动物又何止五种?很多你意想不到的“大仙”,就在你的身边。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三杯浊青蒿,一言断锁桥;五音乱残影,九州任逍遥!”我借着酒意念出了一首诗,一个人喝酒总要有些助兴的节目嘛,我正在犹豫是不是把小学的作文也念一遍,身后又是“扑通”一声,我连忙晃晃悠悠的走过去。

胡小玉又从床上掉了下来,我抱起胡小玉放在床上,忽然觉得手感不对,好像摸到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你…把手拿开!”胡小玉醒了过来,脸上好像更红了,我还没反应过来,觉得手感挺好的,忍不住又捏了一下。

胡小玉一口就咬在了我手上,我顿时痛叫一声:“哎!疼啊!别咬了!”这我才清醒了几分,瞬间抽出了胡小玉身下的手,狐狸的尾巴可不是乱摸的!胡小玉松开嘴,用力的瞪了我一眼,又笑着拉住了我的手:“人家是不是咬疼你了?”

说着胡小玉张开怀抱,特别温柔的说:“来,让人家抱抱。”我摇了摇头,典型的打个巴掌给个甜枣吃,我才不干,胡小玉见我不动,坐起来就抱住了我,顺势向下一躺,我就和胡小玉一起倒在了床上,我和胡小玉紧紧的贴在了一起,我正犹豫是起来?还是借着喝醉了占点便宜呢?

毫无疑问,是个男人都会选择后者,我壮着胆子脱了鞋和外套,一把搂住了胡小玉,又不知道说什么,索性闭上眼睛装睡,胡小玉也不反抗,蜷缩在我怀里,过了一会摸了摸我的脸说:“小哥哥,睡着的人,心跳可没有这么快的啊!”

我睁开眼睛,老脸一红,不好意思的说:“嘿嘿,那个…我…”胡小玉用火热的双唇打断了我的话,她居然亲我!这是我脑袋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管他呢,反正我又不吃亏!不过,这好像是我的初吻啊……

足足两三分钟,我们的嘴唇才分开,我大口喘着粗气,胡小玉在我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然后说:“只允许你抱人家,不许乱动,睡觉啦!”我想了想,也不错,总比一个人睡强多了,在梦里,我看见了一条毛茸茸的尾巴……

第二天一早,我醒来的时候胡小玉已经不见了,忽然发现我的衣服被人脱掉了,吓得我连忙检查了一下,还好,内裤还在,松了口气之余还有点失落,晃了晃宿醉后有些疼的脑袋,坐起来点了根烟。

“嘎吱~”有人推开了门,胡小玉拿了一盒皮蛋瘦肉粥,放在我面前说:“小哥哥,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我连忙点了点头,伸手要抱她,胡小玉却闪身躲过了,在我不解的时候,胡小玉弯腰用手指点了一下我的鼻尖。

“男人要像风,被抓住就不迷人了哦~”说完这句话,胡小玉笑着就走了,我居然有点失落,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也不知她是在哪学来的这句话,看了看冒着热气的皮蛋瘦肉粥,我忽然感觉,把这狐狸娶回家也不错啊!

我自己都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连忙在心里念道:人妖殊途,!人妖殊途!我用凉水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的我,慢慢冷静了下来,我把那碗粥随意往桌子上一扔,准备自己出去吃份豆腐脑,穿好衣服刚走到门口,我又大步的走了回来,端起那碗粥大口的喝了个干净。

直到中午我才打通了小强的电话,和他说了给二大爷送符的事之后,小强一口答应了下来,但是我得陪小强去见个大客户,此时太阳已经西垂,我和小强到了郊区的一个别墅里面,说是这家的老太太被“冲着”了。

说白了就是见鬼了,会受到惊吓,并且有怪异的举动,一个身穿运动服的中年男人带着我们进了别墅,这是市里某家大公司的陈老板,个头不高,有些胖,小眼睛,戴着一副金丝眼镜,配着有些紧身的运动服,怎么看怎么别扭。

陈老板带着我们走到了一个房间门口说:“我妈就在里面,昨天很早就睡了,今天起来就变的不对劲,很吓人,不知道是不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我看了一眼一楼的格局说:“这是老太太自己的房间么?”陈老板点了点头说:“对,她老人家一直住在这。”

小强对我说:“走,进去看看。”我看了一眼紧跟在我身后的陈老板说:“你还是在客厅等一会吧,放心,老太太不能有事。”陈老板只好点了点头,退到了客厅,小强一推门,我们两个走了进去,一个披头散发的老太太正蹲在角落,面无表情的盯着天花板。

小强一手掐住了一张符,一手拉过我耳朵,小声的说:“你说这次要他多少钱合适?”我想了想说:“往死里要!”小强诧异的看了我一眼,我说:“信我的,就这么办。”小强只好点了点头,一挥手,符便贴在了老太太的额头上。

小强推开了我,手掐剑诀,脚踩七星步,口中念道:“魂兮,魄兮,归来兮,无主游魂速速退去,急急如律令!”只见老太太身上涌出一阵鬼气,鬼气一出来,那张符瞬间烧了起来,随着灰烬慢慢落下,鬼气也消失了个干净,那火并没有伤到老太太。

我看了看好奇的问道:“这就解决了?那你叫我来干啥?”小强嘿嘿一笑:“两个人得要两份工钱嘛!”此话一出,我不由得鄙视了一下小强,想了想我又忍不住开口:“那个啥,你老念急急如律令,这到底啥意思啊?”

小强说:“律令,是送信的小鬼,速度比高铁都快,念这个意思就是:你麻溜的给老子办事!”听完我嘴角抽动了一下,小强说话还真是通俗易懂!就在这时,老太太忽然动了,脸上涌现一股青色,然后趴在地上快速的蠕动着。

我心里顿时一惊,这是妖毒!我连忙过去按住了老太太,在老太太脑后用力一拍,老太太就晕了过去,小强吓了一跳:“我靠!你下手太狠了,你要是把老太太打出个好歹来,咱俩的工钱都赔不起啊!”

我撇了撇嘴说:“你就知道钱!这老太太中了妖毒,看样子是被蛇妖咬过,再加上鬼气入体,应该还是那个人干的,这到底是什么人,能把鬼和妖结为一体,而且能让杀伤力更上一层。”小强松了一口气说:“是妖毒,那你肯定有办法了。”

我点了点头,转身在床上撕下了一块床单,套在手上之后,扒开了老太太的嘴,果然,有两颗牙已经变成了青色,我用力掰掉了那两颗牙,青色的毒液瞬间流了出来,滴在地上,把地板腐蚀出了一个个小坑,直到牙龈流出正常的红色血液,我才和小强把老太太放在了床上。

解决了之后,我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窗台上有一层灰,窗帘是印着小熊的粉红色窗帘,床单和被罩倒是干净的素色,我心里有了一些判断之后,和小强说:“出去之后往死里要钱,看他什么反应。”

小强也感觉到了不对劲:“怎么回事啊?”我摇了摇头:“一会儿再说,见机行事。”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在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