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已沉沦(十七)和人相处的越久,我就越喜欢狗

96
失落的羊
2015.09.30 11:27* 字数 2328

目录(接上文)



45.

和人相处的越久,我就越喜欢狗。因为狗永远是狗,人有的时候不是人!

这是豆豆曾经说过的话,她在说她的前任,我感觉也是在说我。可转念一想,管它呢,她已经走了,不是吗?

萝卜头跟着老板去了美国,外派大半年。租了一辆甲壳虫,自驾走遍了南加州,给我和Peter羡慕的口水直流。萝卜头说海岸线悬崖峭壁,惊险刺激,他给自己买了十份保险,万一摔死了还能拿到500万美元的赔偿金。

我说,“好是好,你万一摔死了,别人就可以住你的大House,睡你的女人,欺负你的娃,还花着你的钱,别以为买了保险就安全了。”

萝卜头不说话了,也再没见到他显摆在悬崖峭壁边的装逼照了。

Sandy变化也越来越大,屁股裹得紧紧的,胸脯撑得大大的,弄得Peter心慌慌的,巴不得马上就可以去和她开房间云雨一番。

阿呆要去惠州分厂当副厂长了,临走前,来市里找我们喝了一顿酒。

酒过八旬,阿呆抹了抹满嘴的油,眼里泛着红光,继续八卦他风流故事。

“我讲到哪了?哦,对了,那女人真是骚,说煲了甲鱼汤,做了椒盐河虾,预备了干红,等我到她家共进晚餐,哪晓得红酒还没倒进杯,手就摸到我裤裆里了,这哪吃得消?我不是才跟你讲过吗?之前刚跟另一个促销员小陈在仓库里搞了一次。我跟她商量,先吃饭,然后洗个鸳鸯浴,躺到床上再搞。你猜那骚货怎么讲,你都想不到哎,她讲,那怎么行?一个小时后有人要来吃晚饭,一桌子菜是给人家过寿用的。难怪红酒都不愿倒进杯子里。我操,我操,我操,我操!”

我对促销员没什么概念,以为就是偷偷在货物仓库里和主管乱搞一气后提提裤子手都不洗就回家烧饭给丈夫吃的那种。

“继续,继续。”我希望他一直操下去,操到山河沸腾,天崩地裂。

但他没有继续,而是如婴儿一般哭起来。

阿呆是想做大事的人,他渴望有朝一日,不再当牛做马,受人差遣。阿呆虽然混到了管理岗位,但还是没有多少实权,这次被发配到惠州,也是遭小人暗算,受人排挤,明升实降。惠州分厂那个烂摊子,没有人愿意去。

我觉得他是心态有问题,有些事是命中注定的。

终其一生,我们所做的只能算是瞎折腾,抵不上人家放的一个臭屁。

我已经不想再劝慰他什么了,只是默默地和他对饮。

街市上的灯火红红绿绿,仿佛闪烁莫定的妖狐的媚眼。


46.

第二天,迟了一点到公司,结果Sandy比我还晚到,略显憔悴。

我在QQ上表达了对同事的殷切关怀之情,告诫她不可夜夜笙歌,要保重身体,不然女孩子会衰老的很快的。

正聊的火热,被一个陌生电话打断,以为又是什么中介保险的骚扰电话,拿起电话,听到娇滴滴的声音,烧到胸口的怒火也就熄灭了大半。

对方自爆家门,说是XX报的记者,从XX处知道了我的联系方式,要跟我交流几个问题。听了半天,我才明白,感情这位MM记者是要刺探商业机密啊,我开始怀疑起她的记者身份了。

其实呢,我也就是跟着老板出席了几次官方的发布会,被她误认为是公司的高管了。我越说不知道,她越觉得我知道,她就越想知道,可我他妈真的不知道。最后被缠的不行了,我就打算逗逗她,我心想,价值100万的商业机密,小小潜规则一下这个MM,好让她知难而退。

于是,我就跟她摊了底牌,一边淫笑,一边告诉她说在电话里面谈不方便。记者MM立马明白啥意思,立即约我晚上在威尼斯酒店的咖啡厅见面。

挂了电话,我就纠结了大半天这个问题。去还是不去呢?潜还是不潜?

我在想,如果把老大骗去,让他High了,回头那我加薪升职岂不是有机会了,嘿嘿。但又一想,风险太大,不妥。临下班的时候,我一咬牙,拿出个硬币来抛。(ps:我人生的很多重大决定都是抛东西来决定的)

如果是正面,就去,反面就回家。天意啊,没办法,驱车直接赶往酒店。路上,我就在盘算了,如果是超级美女,潜规则个色就行了;如果是丑女,潜规则个钱就行了;如果是一般美女,那就财色双收,哇咔咔~~

“说吧,你要什么条件?”

“我就要你!”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滴滴~~后面的车开始狂按喇叭,等红绿灯的时间,我竟然YY起来。看来最近荷尔蒙乱飞,淡定淡定!

驱车赶到威尼斯酒店,想起以前在这里因为车档次低被拒停地面,索性径直把车开进了地库,把上身的牛仔外套脱掉。一身西部牛仔装,怎么也不像职场精英人士,吐了点口水,在掌心擦了擦,对着后视镜,把凌乱的头发理顺了。

美女,我来了!

说起这个威尼斯酒店,算是故地重游。浪漫的空中泳池、流行劲爆的V吧、优雅的蓝色意大利餐厅。

不愧是一个浪漫的地方,休闲、舒适、典雅的意大利装饰风格,随意而不失优雅,犹如置身于意大利街边咖啡屋,在这种地方,所有的女人看起来都那么的动人妩媚,当然了,只要不是如花类型的。记者MM虽然不是那种美的让我惊讶尖叫的,但也足够偷着乐一阵子了。最重要的也是最致命的一点,在有才的美女面前,我的免疫力绝对是零。

记者就是记者,谈吐间才华尽现,寒暄礼仪是不卑不吭,自然优雅,反倒我是搞的有点紧张,毕竟不是真正的职场精英嘛,最关键的是要对如此一个美女下手,实在是于心不忍呐,有一丝罪孽感升起,但很快就被端上来的咖啡的香气和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给覆盖了。

谈及工作上的事情,这个我游刃有余,一说兴致来了,滔滔不绝如黄河决堤,每次讲到核心产品等敏感关键词,MM的脸上就浮现一丝兴奋,虽然很短暂,但还是被我捕捉到了。虽然没见过什么大场面,但是也偶尔和省部级的高官握握手,开开会,间或和身价过百亿的企业家们同场共进晚餐。岂能三两下就拜倒在眼前这个MM的蕾丝短裙之下呢?

话题一转,工作上的事情我再只字不提,转而谈风月。MM虽然无奈,但也没办法。约摸又过了半个小时,我看时间差不多,我稍微身体前倾,低声告诉她,“秘密可以告诉你,但是这里人多耳杂,需要去个隐秘的地方说。”

MM眼睛一亮,“嗯,这个好办,跟我来吧。”

靠,早说嘛,害的我憋了半天,费了老大劲才鼓起勇气暗示她。(第一次,没啥经验)

我跟着她走出咖啡厅,拐了几道弯,来到直通客房的电梯厅。


未完待续......

点击查看全文其它章节

爱已沉沦三部曲1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