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个朋友

我有一个朋友,叫做瓜瓜。

到了四月,北方从寒冷的冬天直接跳过了春天,天气从零下左右飙升到了二十几度,街上的年轻人早已迫不及待地脱下了厚重的棉衣,换上了轻盈鲜艳的外套,甚至还有人穿上了短袖,露出了脚踝,每一寸裸露的肌肤都向人宣示着年轻与活力。这让26岁的瓜瓜有些跟不上节奏。

深信着“春捂秋冻”的瓜瓜有着自己一套穿衣脱衣的时间原则,“清明脱棉裤,五一脱秋裤”是瓜瓜应对天气变化无常的北方的铁则。可是二十几度的天气着实让还穿着外套衬衫老头背心的瓜瓜有些吃不消。瓜瓜走在路上,热气从瓜瓜的前胸冒出,扑在脸上,此时的瓜瓜心情有些急躁。对面走来一对打闹的情侣,女孩嚷着要让男孩背着她,跳着去搂男孩的脖子,男孩一脸笑意,却假装着不愿意地躲闪着,差点撞到了瓜瓜,幸好瓜瓜躲得及时,可是着突然的状况让瓜瓜全身刺痛,好像身体里长出了藻刺一般,这是瓜瓜自小就有的疾病,在感到炎热的情况下,幅度稍大的动作都会让瓜瓜浑身又痛又痒。

“对不起。”男孩赶紧说道。

瓜瓜没有说话,继续走着,同时深深地呼吸着,想要缓解一下疼痛感。

“那个人样子好怪。”女孩说道。

“我也注意到了,他好像……”男孩搂着女孩脖子,假装要说悄悄话,结果对着女孩的脖子吹了口气,女孩痒的不行,举手要拍男孩的头。

瓜瓜回头望了望,逆着光看不清二人的样子,只见女孩抬手的瞬间,露出了白皙的腰。

“也许,应该脱掉里面的老头背心了。”瓜瓜心里想着。

九点钟,瓜瓜迷迷糊糊地被手机闹铃吵醒,睁眼正想关掉,突然间,肚里咕噜咕噜响个不停,瓜瓜赶紧翻身跑进了厕所,这是瓜瓜凌晨四点睡着后去的第七次厕所,因为脱掉了老头背心,瓜瓜得了肠炎。

下午三点,瓜瓜窝在被窝里,没有起来也没吃东西,已经去了十几次厕所的他一天都在迷糊。电热毯开到最高档让瓜瓜有些热了,于是把一只手伸出被窝,无聊地翻着朋友圈。

同学里已经有人开始晒着儿子。

“卧槽,才结婚多长时间。”瓜瓜感慨。

在北京的好友今天去听了演唱会。

“我也挺喜欢他。”瓜瓜评论,想起自己当年曾经拿到过一份北京公司的offer。

一个学妹放了张健身照片,戏谑地叫自己单身狗。

“其实她找了几个,只不过总是感觉自己能碰见条件更好地而已。”瓜瓜想着,接着往下翻。

突然间,手机震动,瓜瓜看到信息处有个红点。

“你在干嘛。”是自己的老妈。

“没什么事,我在躺着。”瓜瓜回复。

“你可怎么整,当初不让你辞职,你非要辞职说要写东西,结果啥也没看你写出来,这个点还躺着?”瓜瓜妈问道。

瓜瓜没有说话,把手机扔到了一边。

“我是怕你不努力,耽误了自己。”屏幕一亮,显示一行小字。

瓜瓜直接把手机调成了飞行模式,昏昏沉沉又睡着。

到了晚上七点,瓜瓜又醒了过来,肚子突然有些饿,瓜瓜感觉到这是好事,急忙在外卖上订了皮蛋瘦肉粥和茶蛋。结果到了的时候瓜瓜发现粥里的瘦肉好像有些味道,只好吃了茶蛋作罢。将手机调回正常,发现老妈没在发来讯息。瓜瓜叹了口气,反而有些失望,或许是因为人虚弱时情感特别丰富,瓜瓜此时急切地搜寻着通讯录,想找个人说话。突然发现一菲分享了一首《鸿鹄志》。

“我的歌单也有这首歌,王姑娘。”瓜瓜发讯息过去,雪娇是瓜瓜认识很久的网友,很聊得来但是不曾见过面。

此时,瓜瓜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当时为了好玩去算命,结果先生说他会娶个姓王的姑娘的话。

“是嘛。”雪娇的情绪好像不高。

瓜瓜敏感地的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准备活跃下,聊天的气氛。

“王姑娘,我跟你说,我今天去了十几次厕所,整个人的都脱水了。”瓜瓜特意加了一个捂脸的表情。

“赶紧去打针呀,这么严重不要硬挺着呀。”雪娇说道。

虽然相隔很远,可是知道有个人关心自己总是值得高兴,瓜瓜笑的时候感觉嘴角有些疼,照了照镜子原来是溃疡,就在瓜瓜用舌尖尝试着去舔一下的时候,发现了舌尖又起了个泡。

“没事呀,我感觉这次我能瘦不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瓜瓜说着,又加了一个捂脸的表情。

可是雪娇没有回复。

瓜瓜只好上了自己的公众号,看了看自己写的文章。

雪娇没有回复。

瓜瓜无聊,自己编了个段子发在了朋友圈,还想了几个有趣的回复。

可是随即被朋友圈代购的男根增大丸,脚气鞋垫,暖宫卫生巾给顶了下去。

这时雪娇发了另一条状态,赞叹着美剧越狱回归首集满分。

瓜瓜看了眼信息,雪娇还是没有回复。

“我那天晚上出去买了盒烟。晚上的雾霾呛得我直流眼泪。”瓜瓜说着,把我盘子里剩下的牛肉都倒进里了他的火锅里,同时让我试试他牛肉酱加醋的新吃法。

我尝了一下,确实很好吃。

“所以你看,小六,这就是我删除了所有状态的原因。”瓜瓜说着,抽了一口烟,长长的过滤嘴上沁了一圈油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