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街头的那一碗奶黄色的豆浆

记忆里有些片段想起来是会笑的。就像我几年前喝的一碗豆浆,好像已经记不清我抽象概括出来的又香又甜,具体是个什么滋味儿?但想到那个香甜的早晨,就会心情变好,想要笑起来。

                                                                                                                              @徐徐



这几天,我家旁边新开了家早餐店。有时候过去要根油条,拿杯豆浆。豆浆应该是用粉泡的,装在一次性杯子里,不难喝,却也没什么好喝的。我突然就回忆起几年前,我从南京到杭州的旅行。

在杭州的某一个早晨,我左拐右绕,钻进了腾腾冒着热气的大排档里。吃早餐的人,都扎堆站在一锅炉子前,拿着一个碗。等到大娘掀开锅盖,雾气一下子蔓延开来,淹没了人堆。这情景尤为可爱,我也赶着凑了上去。

图片|网络

雾气渐渐散开一些了,就看见大娘拿着一长柄大铁勺,在立式的大钢锅里哗啦啦地舀来舀去。奶黄色的浆,夹杂熟悉的豆汁味儿,我脱口而出:是豆浆!引得身边一个正伸长着手打豆浆的人,用一副没见过世面的神情,深深凝望了我一眼。

我脸上有些挂不住。稍稍退出了人堆一些。站在前面打好了豆浆的人,已经脱离开人群,往旁边的桌子板走去。桌子上放着几大碗的调味料,白糖,红糖,酱油,醋,香菜碎,芹菜碎,薄荷叶,榨菜丝儿,炸得酥脆的油条,被切成一段段堆在盘子里……

有的人往豆浆里挖勺糖,盖上碗盖,就急匆匆地走了。有的人一勺酱油一勺醋,叉几段油条泡浮在豆浆上,撒点香菜碎,再搁点紫菜虾皮,端到一旁,埋着头,呼噜噜地喝。

图片|网络

太香了!我看打豆浆的人慢慢少了,就跑到大娘跟前,让她也给我来碗豆浆。大娘看我没带碗,笑着转身去拿,乐呵地问我:

“第一次来喝我家豆浆吧?”

“嗯呐。”我重重点头,眼神却移不开香郁的奶黄色豆浆。

大娘稳健有力地给我舀了满满一勺,奶黄色的豆浆顺着漂亮的弧度流入碗里。正待我要去接碗的时候,她端着豆浆走到桌板前,笑着问我:

“姑娘,你喝咸的还是甜的?”

“甜的!”

图片|网络

大娘挖了勺红糖,又添了勺煮熟的红豆碎,撒了点黑芝麻,端给我后,又忙着打豆浆去了。我坐到一旁,豆浆已经是温热的了,捧着喝下去一大口,嘴里还有些红豆碎和芝麻粒嚼着,异常香甜。

记忆里,那个杭州的早晨,街道上有些清冷,但是大排档里的那家豆浆店,始终热气缭绕。我喝完豆浆后,觉得那天的一切都特别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所谓一方水土养着一方人:南方的细致柔婉,北方的豪迈慷慨,其实在这早餐文化上就已尽显无遗。 上次说到北方早点,这次便...
    达达酱阅读 4,391评论 14 78
  • 公元前221年,秦王扫六合,一统天下,成为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封建王朝。虽然秦朝短命,但却和三国一样,是一个英...
    不朽之心阅读 783评论 9 17
  • 连云港八月的声音 炙热的八月 是谁轻染了我的情怀 我用心浅谈 女人典雅轻盈的脚步 叩开八月的门扉 炙热的连云港 您...
    优雅知性阅读 31评论 0 0
  • 年关将近,许多朋友都苦不堪言,急需用钱想贷款却发现担保难找、利息高、审核时间长、放款慢、门槛高,东奔西跑,最后资金...
    0f4cff37e24e阅读 139评论 0 0
  • 从那以后“阿那”和“黑劳”就不会再离开了。这是一部绘本图书的结尾。 我没有想到的是这部小小的绘本和杨惠珊有关联,在...
    Andylee阅读 109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