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盘光盘

虽说四五岁时就滚瓜烂熟地背诵“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最早真正接触到节俭,其实是在老家的厨房,当外婆把吃剩的饭菜整理好放进橱柜,母亲和她大吵一架的时候。

幼小的我当时不大理解,外婆和母亲的交锋点不过在于,一个想要节俭,一个是怕饭菜摆的时间长了对身体不好。

长辈们经过饥荒的年代,能吃到肉也是一种确幸,一条鱼要放十五天才能动筷子,苹果只能是家里的男孩吃,米饭要扒得一滴不剩。现在的我们,很难了解当年食物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常常走的太远,以至于忘了为何要出发。最远古的开始,长出人类的心的起始,食物是一切争端的源头和目标。

水稻饱满在阳光下拔节生长,直到成为餐桌上颗粒晶莹的米饭,却不再被人类视为无上的珍品,而只是普通的日常消费品罢了,我们渐渐不再珍惜,不再为食品鞠躬尽瘁,普及大众以后的食物,因为多了,而不再收到重视。

勤俭节约不知何时变成了抠门的代言词,铺张浪费也成了大方的象征,价值观在扭曲和倾斜,谁也不知为何会改变。

所幸,还有外婆不忍心丢掉的饭菜,还有妈妈因为怕坏而尽早解决的食物。除此之外,社会价值观被大规模普及的“厉行勤俭节约”活动纠正和引导,教导我们不能忘本,不能忘了沧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的曾经。

要将勤俭的美德继续发扬光大,传承下去。这不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与自然达成和解的一种委婉方式。


向经营号过渡(bu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