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父母到身边尽孝的他后悔了(上篇)

文/岭上霜

01

周五下班后,何文远坐上城际高铁,下了高铁又转乘班车,终于在晚上八点前赶到丈母娘家。

在院门外就听到银铃般的笑声,老婆王莉正带着女儿灵灵在院子里玩耍。

灵灵像花蝴蝶般扑进爸爸怀里,娘俩簇拥着何文远进了屋。长条桌上扣着几盘菜,一家人都等着他一起吃晚饭呢。

丈母娘家热热闹闹的氛围,让何文远舒心无比。

他和王莉是高中复读时的同学,大学考了一个学,毕业后两人又一起进了铁路系统。只是工作单位在两个城市,有四五个小时车程。

当时,他们也曾面临毕业就分手的困局,可硬是在双方父母都不看好的情况下,咬牙坚持了下来,现在女儿灵灵已经四岁多了。

因何文远的单位在省会城市,他们就把房子买在了那边。他俩的工作性质,注定没办法带孩子在身边,所以,灵灵自打出生就养在王莉娘家,现在在镇子里上了幼儿园。

王莉娘家刚好距他俩都是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二人商量好,每两周回去跟灵灵团聚一次。

02

睡觉前,何文远好几次欲言又止,王莉看出他有话想说,放下手机,耐心等着。

文远咬了咬唇,似是鼓足了勇气,开口道:“莉莉,咱家装修好都两年多了。马上入冬了,我想接我爸妈到身边尽尽孝心,让他们在有电梯的暖气房里,暖暖和和地过个冬,你看怎么样?”

王莉心想,老公接父母到身边尽孝本就无可厚非,他能想到先征求自己的意见,可见心里,还是把她放在首位的。

其实,事情也没那么难决定,毕竟这新房,王莉自己一年到头也去不了几次,最多就是休假时带着灵灵去住几天而已。

至于何文远为啥要主动征求她的意见,王莉也心知肚明。

当初,公婆怕异地恋迟早生变,没少叨叨让他们分手。何老头还曾打电话过来,让她不要耗着自己的儿子。虽然他们最终经受住了考验,但王莉心里对公婆始终有个疙瘩。

何文远的哥哥何文进,初中毕业就辍学打工了。公婆总觉得对大儿子有亏欠,觉得没把他培养好,否则,现在也可以像小儿子一样,有个文凭,可以找个体面的工作。

所以,老人家总想多帮衬着点大的。文远买房的时候,公婆说他们供他上学已经尽力,房子的话,让他们自己想办法解决。

文远和王莉拿全部积蓄交了首付,每月还贷经济压力很大,装修时手里只有不到三万元钱,最后还是王莉的父亲补了五万块才装好了房子。

女儿灵灵出生后,刚巧赶上公婆在帮何文进修建新房,无法抽身帮带孩子。就这样,灵灵一直在外婆家长大,和爷爷奶奶也不怎么亲昵。

做教师的父亲打小就教育王莉要尊老爱幼,她自然不可能在尽孝这事儿上跟何文远唱反调。于是,俏皮地回他:“你自己拿主意就行了,难不成,我还会阻止你当孝子吗?”

何文远犹疑地看看她:“媳妇,敢情你这是同意了?”

王莉点了点头。何文远急忙搂住老婆亲了两口:“媳妇,你真好!不对,是我的眼光好,找了个好媳妇。”

王莉乐得向他翻了个白眼。

03

自打把父母接到身边后,何文远每天下班都能吃上热呼呼的饭菜,再也不用费心思和别人凑饭搭子,发愁去哪家饭馆了。

晚饭后,何文远看着父母悠闲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聊天,他发自内心觉得高兴。父母操劳到老,现在能够让他们享享清福,他这个当儿子自然欣慰不已。

何老头本来是南方人,小时候家穷,兄弟姐妹又多,吃了好多苦。成年后他离开家乡到处闯荡,到了西北,成了何文远外婆家的入赘女婿。

虽然孩子们随自己姓,但他平日没少受别人的嘲笑。这半辈子,他常常为自己的身份感到憋屈。可现在,小儿子考上大学,毕业后还顺利捧上铁饭碗,又接他住进了电梯房,他总算在村里扬眉吐气了。出门前,他特意去小广场炫耀了一圈。

老两口在文远一百三十平的房子里舒舒服服住了半个月,日子过得好不惬意。

可新鲜劲过后,他们就觉得不得劲了。想到大儿子何文进,何老头根本没法再心安理得地坐着享福。

文进性格老实木讷,娶的媳妇杨玲却刁蛮泼辣。杨玲常常嫌弃老公没本事,不能给她吃香喝辣、穿金戴银的好生活。还经常一言不合就把何文进踹下床,动不动就扔下女儿回娘家。

何老头来文远家前一个月,杨玲就已经回娘家三月有余。他和文远都气不过,有几次甚至劝文进和泼辣老婆离婚得了。可杨玲一听要离婚吧又哭哭啼啼,说舍不得女儿,说要回家好好过日子。但总是过不了多久,就故态重发。

一想到大儿子还在水深火热当中,何老头就坐立不安。

“文远啊,你哥的情况你也清楚,这几天我在附近打听了一下,发现我还能去饭馆洗碗呢,每月能拿两千多块钱的工资。趁还能干得动,我想再帮衬帮衬你哥,等日子好了,你嫂子也能安心回家跟你哥过日子!你看,咋样?”

听了父亲的话,何文远气不打一处来:“您辛苦了大半辈子,现在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要出去打工?!这些年,嫂子他们花你们的钱还少吗?上次,你们帮她筹建起来的小卖铺,开张不到两个月,就被她吃光糟蹋光。我哥的事,还得他自己去解决,你们能帮到什么时候?”

“可那是你哥啊,也是我们的亲儿子!我们不帮,难道眼睁睁看着他吃苦受累吗?我辛苦点没关系,多贴补点他们也没关系,只要你嫂子回来,好好过日子就行!”

父子俩谁也说服不了谁,吵了几句,不欢而散。

04

何文远以为只要自己强烈反对,父亲就能打消去饭馆洗碗的念头,可他低估了老头子的固执。

没多久,何老头就在离家两条街的刀削面馆洗起了碗。早上九点上班,下午六点下班。文远中午不回家,出门的时候父亲还在,下班回家七点多,父亲也在。

何老头本想着瞒天过海,可成天在饭馆干杂活,身上的油烟味、洗洁精里泡了一天肿胀的手指都像在欲盖弥彰。何文远不是傻子,稍微一观察就看出来了。

他看着六十多岁的老父亲,心里着实难受。佝偻的身板、臃肿的体态、两鬓的霜白都在向他昭示老人的身体在走下坡路。可不管他如何激烈反对,甚至用了刻薄的语言,父亲依然坚守自己的决定。

何文远感到很挫败,他一连几天都没搭理他,想用冷战的方式继续向父亲施压。

这天,回到家,他看见母亲正在镜子前试衣服,随口说道:“妈,您总算舍得给自己添件新衣裳了。”

母亲笑着望了他一眼,神秘地摇摇头:“你猜错了,我哪里舍得花那个冤枉钱啊!你给的钱,除了买菜,我都攒着呢,回头留着帮丫丫交学费。这衣服呀,是今天去徐勇家串门,他妈妈送我的。你看,还八成新呢!不用花钱就有新衣服穿,多好呀!”

何文远张了张嘴,想说啥又没开口。徐勇是他的同事,他总怕母亲寂寞,介绍她认识了好几个同院的同事妈妈。可没想到母亲还以为在农村老家似的,不但总去人家家里串门,还收下别人不要的旧衣服。

他没再吱身,抬脚进了自己屋。躺在床上,他感觉脸有点发烫,心里乱糟糟的,不知是个什么滋味。

前几天,经常和他做饭搭子的李俊,状似无意向他提起父亲的事,还劝慰何文远多理解父母。他心里纳闷,李俊就来家里吃过一顿饭,怎么知道自己和父亲在冷战的事的?

后来多问了几句,他才明白。父亲跟好几个同事的父母倒苦水,说儿子为了面子,不让他去打工,请他们让同事们帮忙劝说。

呵,不知不觉间,他竟然成了别人眼里的不孝子。

何文远跟母亲说了一声,没吃晚饭就出了门,他毫无目地游荡在街上,一肚子的憋屈无处诉说。想跟媳妇打个电话诉诉苦,想了想还是算了。

他心里隐约有点后悔把父母接来,随后又为起了这样的念头而讨厌自己。再怎样,那也是生他养他的人,或许在老人眼里,他真的不够孝顺吧。既然这样,就随着他们好了。

05

周末,王莉带着灵灵过来看爷爷奶奶。饭桌上,何老头说,他准备让大儿子何文进也过来,他打听到一家火锅店在招人,吃住全包,每月还有近三千元的工资,可以让文进去试试。

王莉听了表示赞同:“大哥过来也好,反正在老家打工,也挣不了几个钱,这样大家互相也有个照应。”

周天下午,何文远送走老婆和孩子,就迎来了哥哥文进和侄女丫丫。何文进一向没什么大主意,父母和弟弟觉得火锅店的工作不错,他也就安心去干了。

第一个月领到工资后,何文进高兴地给媳妇打电话报喜。杨玲听说这边的工作工资这么高,就过来投奔丈夫,也跟着去火锅店上班了。

于是,何老头老两口在附近找了个幼儿园,自己掏钱将丫丫送了进去。

家里突然多了个小孩,何文远刚开始有点不习惯。但丫丫人小嘴甜,每天跟在屁股后面叔叔长、叔叔短地叫着,再看看父母的笑脸,何文远也觉得很满足,只是有点担心王莉会不高兴。

果然,王莉听说丫丫也住进了自己家,还在附近上了幼儿园,老大不舒服,埋怨说:“自己的孩子养在丈母娘家,在个小镇里上幼儿园,反倒把侄女接到身边,送进城里的幼儿园,到底谁才是亲闺女?”

何文远只能说尽好话哄她。一边是媳妇,一边是自己的父母兄弟,他总不能开口赶走丫丫吧。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哥嫂尽快在外面租个房子,然后带走女儿。

谁知,何文远犹犹豫豫还没开口,嫂子杨玲却在火锅店干不下去了,说是成天吃米饭,她吃惯了面食的胃根本受不了。于是,她又自己在文远家附近,找了一份面馆的工作。

后来,何老头又出钱给大儿子儿媳在附近城中村租了间小房子,让他们好安安心心打工。杨玲说租的房子太小,丫丫住着不舒服,叔叔家房子大,依旧让女儿跟着爷爷奶奶住。

老两口心疼孙女,也要留丫丫在身边,何文远明知嫂子其实是不想掏钱给女儿交学费,但看在父母的面上,也不好再说什么。

06

很快到了春节,何文远去丈母娘家接上王莉和灵灵回家过年,又邀请哥嫂一起来。

三十晚上,大家包饺子,看春晚,老头老太太看着其乐融融的一大家子,笑得嘴巴都合不上。

初一下午,文远特意带着老婆孩子去了商场,给王莉买了一条周大福的小恶魔K金套链,给女儿买了一串橘红玉髓手链。

回家后,杨玲看到王莉脖子上亮闪闪的项链羡慕不已,酸溜溜地说:“同样是何家的儿媳妇,你的命可比我好了不止一点啊!”

王莉不知该如何接话,何文进赶紧打圆场:“弟媳是坐办公室的,我们打工的戴那玩意也不方便啊。”

杨玲嘟囔:“哼,还不是你没本事!”

这边刚消停,那边丫丫和灵灵又吵了起来。丫丫喜欢灵灵的手链,想戴一下,灵灵却不乐意。老太太赶紧拿出大眼萌的小黄人公仔哄丫丫,灵灵也一把抢过来:“这是我的,是我小姨买给我的!”

丫丫毫不示弱:“我每天都抱着它睡觉,怎么是你的呢?”

“就是我的,你睡的床,住的房子也都是我家的!”

丫丫不服气:“你不讲理,你一年就住几天,你才是客人呢!”

杨玲听了小孩儿的争执,怒气冲天:“行了,行了,这是灵灵的家,你爸可没那个本事给我买项链,更没有本事让你住上漂亮的暖气房。”

何老头一看大事不妙,本能地更心疼丫丫,上前就给了灵灵两巴掌,扭头冲大孙女儿说:“叔叔的家就是你的家,爷爷奶奶在哪,你的家就在哪。手链给咱们丫丫哦,让你叔再去给灵灵买一条。”

本想安安生生过个春节的王莉,再也忍不住了。房子被占了,女儿还要受欺负。公婆明摆着偏心丫丫,根本没把她和灵灵放在眼里。她不愿再憋屈,收拾好东西,拉起女儿就往外走:“好,这是你们的家,你们好好过年,我们走!”

何老头望着王莉的背影,冲儿子说:“都怪你,看把你媳妇惯成什么样了?孩子也被你媳妇娘家人惯坏了,不就一条手链吗?你哥条件不好,你做叔叔的不知道给侄女多买一条吗?”

何文远还没开口,嫂子杨玲搭话:“这怎么好意思呢!在弟妹眼里,我们丫丫已经鸠占鹊巢了呢!吆,我忘了告诉你,梳妆台抽屉里放的那对四叶草耳环我拿去戴了,反正放着也是放着。”

王莉听着后面这一搭一唱的恶心话,头也不回地走了。

何文远狠狠瞪了嫂子一眼,赶紧穿上鞋出门去追媳妇,他一边跑一边想,把父母接到身边是不是一个错误呢?

本文首发瓶里有故事公众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非常惭愧,在之前的二十几年人生,我一直认为结婚是嫁娶。 结婚后到男方家庭生活,会与自己的家庭不那么亲近了。父母是传...
    副姓南柯阅读 602评论 0 1
  • 今年六月 我的母校-乌鲁木齐市第七十中学给予我们成长的机会_ 我成人了❤️ 我爱我的同学们_每个人都很可爱_爱颜值...
    张瑜婷阅读 57评论 0 0
  • 6.30-8.30 前一天总结 半年总结 书总结 电影总结2 8.30-9.30 小白杨1节1 决定练字健身 9....
    宋长金j阅读 5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