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谅我缓慢又迅疾的确认因为有种事情叫做延迟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在电脑无数次点击你的照片,可这02年出厂的老爷机却卡在了白屏上,点击点击点击点击点击点击的延迟时间里,回忆的思绪哪里去了?这延迟后无数次确定泛生的丰盛之前,恍惚间的空旷与荒芜里漫漫的盛开了你的气息

…………

……….

……

旅途是一件多么容易让人疲劳的事情。因为飞船拱形窗外那永恒的星河,谁也说不清他们带来的美丽是痛苦还是快乐,只是因为他们无理而冷静的存在。

还好在这漫长的旅途过程中,有一种药物可以使人放松下来保持冬眠般的状态,使人忘记自我忘记痛苦忘记这旅途中身体的疲惫和看到窗外而产生的宇宙孤独。

这孤独千万年来无人能够承受

所以清醒下来的人必须借助药物来忘记或者转移,有很多人在药物中迷失,甚至忘记了自己旅途的目的,痴迷在绚烂的梦里,他们反而称作—那是现实。

我不曾忘记自己的目的地,因为为了追寻那里我已经辗转无数个交换站,那么克制着自己在检查站点头哈腰装孙子还被来回翻转翻箱倒柜的检查化验。那么咬牙切齿的承受着寒冷和孤独在一个人的星球等待唯一时间路过的这趟飞船。

所以当我终于安稳的躺在银色胶囊里,含着这药物躺下。我希望自己不要因为什么而迷失

药物慢慢发生作用,眼前仿佛能看到时间的扭曲与流逝,那曲线优美动人枝枝蔓蔓的构成着一幅幅画面,与胶囊外的事情交织起来。有时候我仿佛看到自己跟外面的人走在了一起歌唱,他们也好像穿越了胶囊进来跟我躺到了一起。那味道那颜色是如此的真实,让我无数次因为他们的离去而哭泣…..

胶囊不停的流动,不停的有胶囊被运走交接。身边的人来来回回也终于的让我厌倦。

窗帘缓缓的落了下来,突然环境变的寂静……

我悄悄的拉他开来,看到了皎洁的月光。

那是童年的月亮


冷艳而又温暖,和蔼而又欢快。

她把故乡桃山山谷里的那条大蛇浑身的鳞片照耀起来,那蛇自然睁开眼睛,蛇吐红信绕上山梁,桃山上都伸出无数的桃树盛开起桃花,每朵桃花都有生命有的刺到鳞片片片无序的重叠有的从山涧飘过纷纷的落到我的脚下。

在这月光的夜里,我拾起每一片桃花听她的故事和她的哭泣。当我含着泪抬头,正看见那山上的蛇温柔的笑了,笑的是那么熟悉。

可是我跑回家给家人讲起,却都没有人相信呢。

没有人相信的事情,就连自己都怀疑起来。可不是就连电视里现场直播的事情都有假的么?这世界的很多事情我不理解。

福娃为什么没有在奥运会里出现?鸭子为什么看起来像圆桌?

这当然也不会是我这个年龄里的孩子能理解的。因为那个时候奥运会还没开始呢。

电视里有播报,说晚上会有台风。结果就真挂起来了台风。我不禁恐慌的看着摇晃的窗和门。不禁的抱着被子听着外面的雨声。

家人们迅速调整姿态后异常的安静下来,大家静静的看着奶奶把饺子端上了桌。

全家人就要开始动筷子。

闪电落下

在忽然的闪亮之后,接下来却变成了一片的袭黑。

是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漆黑,还幼小的我没有支撑点没有重力开始螺旋的下坠!

我害怕

但我还没来的急恐慌的哭泣,却已经笑了。呵呵,什么桃山什么奥运什么家人~

眼泪已经飙到了嘴边顺着嘴角让我舔到了味道,可是我觉得这都是假的。为什么?什么为什么?这些都是假的,都是梦境里的东西好么?思路开始清晰,线条在我整个世界的画面里千万术的划过,迅速的让我抽筋一般的爽。

呵呵,我控制不住了。因为宇宙的孤独无处不在。还是让他渗透到了我的梦里。

马上我就要醒来,看样子要持续用药了。因为这旅途中不能保证每个人睡过去同样的时间。

每个人都有自己控制不住的时候,都有惊醒的时候,所以我也原谅了自己。

慢慢的身体有了知觉,首先的是很重,脑袋很沉。

我费力的摸到了胶囊的边缘,按下那枚最大的按钮。

“pong! Pong!”

连着两个声音,胶囊上壁彻底打开 ~

不知道我究竟昏睡于梦境里多长的时间,我在这一刻彻底嗅到了真实的味道…

但是,

等等

一瞬间有美妙的气息扩散进来

那气息是熟悉的粉红色撒在我的表面,又慢慢的渗透过我的表面,丝丝缕缕的延伸下去…

这味道让我有莫名的感动

睁眼

我就看到了你

你也正躺在自己的银色胶囊里,我们就在这成千上万个胶囊之中,恰巧的凝望。

飞船已远去,我面前银色的电脑绽放出无数的你

光辉

2002-1-1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