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文品‖南社小剧场

文\鲸鱼

苏大炳麟图书馆的门口,一个女学生从里面出来,手中拿着一本古旧的书,书的封面经岁月的洗磨泛黄,她站在最高层的台阶上,从高处俯视炳麟门前的广阔操场,微醺的阳光斜照过来,女学生的背影显得格外清晰。

女生在寻找着什么。

书的封面上有着两个熟悉的字迹,“南社”。吴江是女生的家乡,南社是近代中国规模最大的文学团体,却是具有不亚于“黄埔”的革命性质,古称“文有南社,武有黄埔”。却很少有人知道这样一个革命性文学团体的存在。

女学生不需要翻开书本,就对南社的历史滚瓜烂熟,她走下台阶,走到草场上,边踱步边低头翻开书册,抬头,周边的景色就完全翻了样。

好像已经到了穿越回去了民国,女学生的眼前,似乎到达了浙江的西冷桥畔,一男一女低头静立着,眼前是秋瑾的墓碑,那是陈去病和徐自华在为革命烈士秋瑾下葬,柳叶纷飞,西湖水波荡漾,女学生热泪盈眶地轻轻念道秋瑾留下的革命之诗,“一腔热血勤珍重,撒去犹能化碧涛。”陈去病抬起头,哀伤的眼光看入女学生的眼中。

1909年,陈去病、柳亚子和高旭聚在一起,正式创办了南社。女学生的眼前,黑白篇章之中,她看到陈去病和高旭书生样的文质彬彬,互相讨论着诗歌的创作,看到女作家徐自华在旁题字,看到柳亚子匆匆来去,为南社的事务四处奔波。还有许许多多的青年学生,自告奋勇地加入南社。

陈去病冲着新加入的青年人微笑,也冲着女学生的方向绽开灿烂的笑容,那笑好像盛满整个世界的新生和希望,让女学生的心都微微颤动。南社不断壮大以后,是如鲁迅一样,用笔尖讨伐敌人,用一腔热血化为碧波,震荡中国的土地。

一切都是壮观热烈的。女生似乎亲眼见证南社的兴起,那些诗句从空中飘过,她四顾都来不及把它们一一记下,纸张从身侧滑过,她转着圈想抓住什么,喃喃念着自己谨记在心的名言。

诗句划完以后,她看到疲于奔命的柳亚子,指着富有书生气的陈去病,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然后蹲坐在地下大哭起来。柳亚子争辩不过,为事务奔波的他,觉得陈去病和高旭处理事务的能力不足,女生焦急地伸出手去,却触摸不到灰白的柳亚子,看到陈去病无奈而充满忧伤的瞳孔,她急了,南社的矛盾,如历史的进程,正在日益加剧。

那一天柳亚子想要撤掉陈去病和高旭的职务,反对的浪潮铺天盖地,女生向前奔跑想要阻止什么,穿过激动的人声浪潮,似乎历史又在回溯,眼前争锋相对的柳亚子和陈去病好像不是真的一样,好像往日大家聚在一起吐露衷肠的一切才是真实的,陈去病的笑才是真实的。南社的内部分裂,好像也从未发生过。

女学生孤零零地站在空无一人的南社院门前。零落的纸张,倒塌的桌椅,女生用焦急渴盼的眼光却盼不来一个人大喊,来继续讨论怎么作诗啊。

昔日的繁华,零落成今日萧颓黄花。

从兴起到分裂,1909年到1923,短短的几年时间,南社兴起成为最大的文学社团,又因内部矛盾过早分裂而极少为世人所知。我们不能忘记的是他们曾在苏州的这一片土地上,用青年火热的心,在民国时期坚韧呼喊着革命,用诗篇承载起了中国的崭新希望。

那个曾拿着《南社》书籍的女生,在苏州南社的遗址缓缓踱步,她看到往昔的兴盛只剩下遗迹,也力图把这点滴铭刻在心。她凝视创办人之一陈去病热烈而充满希望的双眼,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般熟悉。

“同学,你也知道南社吗?”女学生转过头,惊讶地捂住嘴差点叫出声。

一个酷似陈去病的男生,站在女学生面前,一身休闲装,笑得很灿烂,手中是女学生从图书馆借来的书,“你把书落下了。”

女学生放下手,瞳孔发亮地接过书册,笑眼弯弯,“谢谢你。”

她找到她一直在寻找的了。


本文由人间文品专题助力!

人间文品专题隶属于渐行渐行渐远渐无穷小岛,欢迎你的入驻。

人生漫漫,渐行渐远

此专题的意义是为了给热爱文字的你提供一块风水宝地。我们一起进步。

参与方式:你可以投稿到日更大挑战专题里,也可参与小岛话题#人间文品发起文章自荐。

由我们精心挑选,然后录入人间文品专题,百万权重为你的文章点赞助力。

品人间之情,赏人间之美。

人生漫漫,我们携手渐行渐远。

注: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