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笛(完本)

楔子
般般往事休回首,竹林深处恨悠悠。
潇湘有泪流不尽,一曲长笛诉春秋。

三月初八,又是一个清明节,天空下起了绵绵细雨。

一条碧绿的河流静静地流淌着,在那河流上游有一只小船正缓缓地顺流而下,一位蓝衣男子站立于船上。只见他执笛而吹,微风轻拂着他额前的长发,细雨亲吻着他那张俊俏而冷峻的脸,他那双幽深的眼睛随着笛音的起伏而变得格外动人。

一曲吹罢,蓝衣男子便收起了长笛,然后从船上拿起一根竹竿,接着,他用那根竹竿将船撑到了南岸。之后,他系好了小船,再打着伞提着竹篮上了岸。

南岸是一片茂密的竹林,许是季节原因,那条林中小道上长满了野草,此时,那些野草上也沾满了水珠。蓝衣男子许是赶时间,他并未在意那些野草,更没在意自己那双早已打湿的鞋子。

半个时辰左右,他来到了竹林深处。这时,一座孤坟显现于眼前。

“梦瑶,我来看你了!”

他说着便将竹篮里的酒菜拿了出来,并摆放于坟前。

“你已经走了十年,三千多个日夜,你知道有多长吗?”

他蹲下去抚摸着那墓碑不由得流下了眼泪。

“梦瑶,我今天备了酒。我知道你不喝酒,但我今天想让你喝点,就当是陪我吧!”

他边说边擦眼泪,然后拿起了那壶酒,酌满了两杯。只见他一手一杯,相互碰了一下。

“第一杯敬我们相识!”

话音刚落,他便将左手那杯酒一饮而尽,然后,他又将右手的那杯酒洒在了坟前。

接着,他又同样的重复了两次。

“第二杯敬我们相爱!”

“第三杯敬我们别离!”

三杯酒过后,他趴在墓碑上痛哭了起来。

“梦瑶,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要成家了。这是不是你最想听到的?我想你会为此高兴的,可我……我好恨!恨自己当初没能保护好你,恨自己一直都忘不了你……”

他边说边用额头去敲击墓碑,只见他的脸也贴在了墓碑上,泪水顺着那墓碑滴滴落下。

过了一会,他便再次擦干眼泪,然后站了起来。

“梦瑶,我再为你吹一曲吧!这一曲吹罢,你我便今生缘尽,希望来世我们还能再见!”

说完,他便拿出那支别在腰间的长笛吹奏了起来。

风雨柔,竹林秀,一江春水向东流。
思君日已久。过往怎回首?
爱悠悠,恨悠悠,此情无计三杯酒。
且问君知否?长笛诉春秋。
(壹)初遇

十五年前,在那个冬雪纷飞的日子里,有位中年男人带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出现在了刘家村。

那中年人大约四十岁左右,中等身材,身上带着伤,且脸上还留有血迹。在他身后紧紧地跟随着一个女孩,那女孩的脸上也挂着泪痕,只见她一脸稚气未脱的模样,甚是可怜。

他们走啊走,许是太累了,又或许是天太冷,只见那男人刚入村不久便倒在了一户人家门前。那女孩见此,便试图逃跑,可系在她手上的绳子将她与那男人连在了一起。许是力气太小,任由她如何挣扎,她都没法逃脱。可看着那男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她心中竟又生出一丝怜悯来。

“救命啊!救命!屋里有人吗?快来救人!”

那女孩拼命地用脚踢打着房门呼救道。

“谁啊,谁啊!怎这般无礼?来了,来了!”

屋内传出一阵男孩的声音。

片刻后,门被打开了,一名少年走了出来。只见那少年大约十五六岁的样子,长得眉清目秀,甚是俊俏。

“你是?”

少年见到女孩的第一眼便是一惊,他再看到女孩手上绑着的绳索时,心中更觉奇怪了。

“快,快救人!”

女孩不由分说地喊道。

少年听罢,看到那地上躺着的中年人一动不动,他二话不说就上前去扶。可他力气明显也不够,于是,他一边去扶一边向屋里人求救。

“爹,爹!快来救人!爹,爹!”

那少年对着屋里大声喊道。

不一会,又从屋里走出来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

随后,那中年人和少年一起将那晕过去的男人架进了屋里。女孩也只好紧随其后跟了进去。

“孩子,你这是咋啦?”

屋内的女主人看到女孩的双手被绑着后,不由得同情起来。接着,她便去拿来了剪刀将那绳索剪开了。

女孩的双手被解开后,她什么话都没说,便径直往屋外跑去。

“孩子,孩子……”

那中年妇女对着女孩的背影连声喊道。

“娘,怎么了?”

少年听到母亲喊叫后,赶紧从里屋走了出来。

“那姑娘突然跑了!这么冷的天,我看她也可怜,俊熙,你赶紧去把她追回来!快去!”

中年妇女对那少年直接吩咐道。

少年听罢,立即追了出去。

大概是太累了,女孩跑出来没多久便摔倒在了村口。接着,她又摇摇晃晃地爬了起来,仍试图向前跑,可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了,只见她再次摔倒在地。

“你到底怎么回事?为何要跑?”

少年跑上前去扶起了女孩,一脸不解地问道。

这时,那女孩还没来得及开口便晕倒在了少年怀中。

“喂,喂!你醒醒,快醒醒!”

少年被眼前这个晕倒的女孩惊得不知所措了,他试着去唤醒她,可任由他如何呼唤,她依然昏迷不醒。

最后,少年便只好背着女孩回家了。

(贰)问话

少年背着女孩回到家后不久,那个昏迷的中年人也渐渐恢复了意识。

“寒香,寒香!”

那中年男人在一阵急促地呼喊声中惊醒过来。

“兄弟,你醒了!来,喝点热水驱驱寒!”

俊熙的父亲听到里屋内的喊叫声后端着一碗温水走了进来。

“慢点喝,慢点喝!”

俊熙的父亲扶起那中年男人,并将水碗往他嘴边送去,只见他立即猛烈地喝了起来。

“兄弟,你贵姓?你们这是从哪里来的?又准备去哪里?”

待他喝完后,俊熙的父亲起身将空碗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然后友善地看着他问道。

“丫头呢?”

他喝完温水后似乎恢复了不少,只见他坐直了身子冷冷的看着俊熙的父亲,随即答非所问地反问道。

“她是你女儿吧?她也晕倒过去了,正在东屋躺着,俊熙和他娘正在照看着她,你放心好了。”

俊熙的父亲依然笑脸回应着。

“谢谢!”

他这才从口中吐出一句友善的话来,虽然他的脸色依然是那般冷漠,但这句谢谢多少还是让人感受到了一丝友善。

“不用客气!相逢便是缘。你这身子还需要好生休养休养,我这就去让孩儿他娘做点吃的,你接着躺会儿!”

俊熙的父亲说完便随手拿着那只空碗出去了。

“春枝,他醒了,去给他弄点吃的吧!”

俊熙的父亲拿着空碗走进东屋直接说道。

“小声点,小声点,这孩子也需要静休,我这就去下点面。”

那名被唤做春枝的中年妇人说着便接过那只空碗走了出去。

中年妇女刚出去片刻,那女孩也渐渐苏醒了过来。

“爹,爹,她醒了!”

俊熙一见到她醒过来便激动地喊了起来。

“俊熙,小声点,让她再静会儿,你去弄碗温水过来,顺便告诉你娘多下点面,再加两个鸡蛋。去吧!”

父亲随即对俊熙吩咐道。

“好嘞!”

俊熙笑着回道,然后一脸欢喜地离去了。

不一会,俊熙便捧着一碗温水再次走了进来,然后交给了父亲。当俊熙的父亲将她扶起并把水碗递到她嘴边时,她像那中年一样,大口的喝了起来,那样子好像好久没喝过水了。

“慢点,慢点!”

俊熙站在一旁友善地提醒道。

“谢谢,谢谢你们!”

女孩喝完水后,连连道谢。

“孩子,不用客气。俊熙,你接着看好她,我去厨房看看你娘都弄好了没?”

俊熙的父亲说着便再次拿着空碗出去了。

“喂,你叫什么名字?”

俊熙看着女孩笑着问道。

“沈梦瑶。”

女孩躺在床上微微一笑道,顿时她脸上便露出了两个小酒窝来,那样子很是迷人。

“名字真好听,我叫刘俊熙。对了,那人是你父亲吧?你们怎么到这里来的?”

刘俊熙自报了姓名后,紧接着问道。

“我……我们是……”

沈梦瑶本想实话实说,可脑海中突然闪过那中年男人曾说过的话,于是,她便支支吾吾了起来。

“逃难至此?”

刘俊熙随即打断道。

“嗯!”

沈梦瑶稍微犹豫了一下后再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俊熙的母亲端着一碗香喷喷的鸡蛋面走了进来。

“丫头,吃面了。俊熙,你快扶她坐起来!”

俊熙的母亲随即吩咐道。

接着,沈梦瑶便吃下了十多天以来的第一碗面。

(叁)上山

冬去春来,一晃便是几个月过去了。在这几个月里,那名中年人依然是寡言少语,冷漠异常。这便让俊熙一家人都觉得他就是个怪人,此外,更令他们惊奇的是那中年人每次看向沈梦瑶的眼神很特别:像是某种警告或命令。而每到这个时候,沈梦瑶便躲得远远的,不敢直视他。

眼看着家中食物越来越少,俊熙的父亲便想着去村后的山中找些食材回来。

三月十六日,这天正是风和日丽,俊熙的父亲背着弓箭准备上山去打些野味回来,毕竟家中已有好几个月都没吃过肉了。

“爹,带上我吧!我已经长大了,可以帮爹拿猎物!”

俊熙满脸期待地看着父亲,他从小就想跟着父亲一起去打猎,可父亲每次都说他太小而拒绝带他。如今,他十五岁,已经长高到父亲的鼻子上了。

“带上俊熙吧!也是时候让他长些本事了。”

母亲站在一旁支持道。

“好吧!那你就背上箩筐、带上铁铲跟我上山!听好了,没有我的命令,你绝对不可以到处乱跑;还有,我让你做什么,你照做便好,必须听话!记住了吗?”

父亲说着便与他约法三章了。

“好!孩儿记住了。”

俊熙顿时满心欢喜地答应下来。

“刘伯伯,可以带上我吗?我想和俊熙哥哥一起去,可以吗?”

听到俊熙马上要和父亲一起上山去打猎后,沈梦瑶也立即从屋里跑了出来,然后一脸期待地看着俊熙的父亲恳请道。

“这……不行!”

俊熙的父亲犹豫了一下后拒绝道。

“俊熙哥,让伯伯也带上我吧,我在家也无聊,我想跟你一起去,我会听话的。俊熙哥……”

沈梦瑶满眼渴望地拉着俊熙的胳膊央求着。

“爹,也带上梦瑶妹妹吧!她来这么久都没出过远门。爹,你放心,我会带好她的,绝不会有事。求求你了,爹!”

俊熙也随即帮着请求道。

“他爹,就让丫头一起去吧,他们俩路上刚好有个伴。再说了,丫头在家里也确实无聊,让她跟着去长长见识。”

俊熙的母亲又开口帮腔道。

“好吧!你来了这么久,伯伯今日就当是带你出门游玩。不过,你也得跟俊熙一样,要听话,按照我说的做,不能到处乱跑。”

俊熙的父亲最终答应了下来。

之后,他们三人便出发了。就在他们出发不久,那名中年人突然从屋里走了出来,只见他二话不说也跟了出去。

转眼间,上午便过去了,俊熙的父亲让他带着梦瑶在山林中找些食材,比如蘑菇或野菜之类的。俊熙虽未跟随父亲一起打过猎,但他曾跟着母亲来山中采过蘑菇、挖过野菜。所以,他对那些食材还是有印象的。而俊熙的父亲则独自背着弓箭往山林深处走去。

“梦瑶,你父亲好像很奇怪,总是一副冷漠地表情,他是受过什么刺激吗?”

父亲走后,俊熙便拿出小铁铲,背着箩筐,带着梦瑶在林中找起了蘑菇和野菜来,他们边找边闲聊着。

“不,俊熙哥,他不是我父亲。他……”

梦瑶随即脱口而出,她刚要接着说下去的时候,隐约感觉到身后有人跟着,于是,她便止住了话语转身看了看,只看到有几只鸟被惊飞的场景。

“甚?他不是你父亲?那他到底是谁?”

俊熙听罢不觉一惊,他顿时回过神来一脸不解地看着沈梦瑶。

“俊熙哥,你别再问了。我们还是继续找蘑菇吧!”

沈梦瑶说着便低下了头,并试图转移话题。

俊熙见此,知道她心中肯定是有难言之隐,为了不让她为难,他便没有再追问了。随后,他们俩一前一后的在那林中继续找寻着。

大约半个时辰过后,山林深处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声。

“爹!”

“大伯!”

正在专心挖野菜的两个孩子听到那声惨叫后不约而同地惊叫道。

(肆)遇险

俊熙和梦瑶听到那惨叫声后赶紧往林中跑去,当他们即将跑到一处山头时,却看到了六个蒙面人正在与一名中年人交手。

“大叔!他们是谁?”

俊熙见此,赶紧拉着梦瑶躲在了路旁的大树后,然后盯着那打斗的场面不由得惊问道。

“俊熙哥,我也不知道。”

梦瑶随即接过话去。

“大叔怎么会在这里?我爹呢?刚才明明听到了我爹的喊叫声,怎么没看到他人?不行,我得去找我爹!”

俊熙说着便想绕道过去,可四周除了陡峭的悬崖,就只有眼前那条山路可走。

“俊熙哥,我们还是再等等吧!”

梦瑶一把拉住了俊熙,只见她仍很紧张地看着那打斗场景。

此时,有五个蒙面人已被那中年人干掉了,就只剩下了一个。

“段乔泓,你跑不掉的!”

那名黑衣人说完便准备飞身逃离,不料那中年人随手甩出袖中飞箭来。

“啊!”

那蒙面人应声而倒。接着,不等那中年人走近,躺在地上的蒙面人便咬舌自尽了。

就在这时,俊熙竟拉着梦瑶快步走了过来。

“大叔!我爹呢?”

俊熙冲着中年人直接问道。

“死了!”

中年人看了一眼那咬舌自尽的黑衣人后冷冷地回道。

“不,不!爹,爹!”

俊熙听罢疯了般跑上前去,中年人见此一掌便将他打晕过去,然后顺势将他扛在了肩上。

“不要!”

梦瑶见此也大喊了起来。

“不想死就跟我走!”

中年人扛着俊熙冷冷地说道,既像是威胁,更像是命令。

梦瑶知道自己是跑不掉的,加之又担心俊熙之安危,所以,她便只好乖乖地跟着中年人离去了。

“俊熙哥,俊熙哥,你醒醒,你快醒醒!”

梦瑶坐在俊熙身旁边摇边急切地喊道。

“梦瑶,我……我们这是在哪里?”

俊熙这才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接着,他便坐了起来,随即环视了四周,然后吃惊地看着梦瑶。此时,他们正在一个山洞里。虽然光线较暗,但还是能看清里面的大概。

“俊熙哥,你终于醒了!”

梦瑶激动地扑进了俊熙怀里。

“咳~咳~”

就在这时,中年人抱着一捆枯树枝走了进来。接着,他放下了那捆枯树枝,并随手将身后的水袋扔到了俊熙跟前。不等俊熙开口,他便独自在那里敲击着石块点火。

“段乔泓,你到底是什么人?我爹是怎么死的?”

俊熙随即放开了梦瑶,并站了起来,然后恶狠狠地看着中年人责问道。

“想知道?打败我再说!”

中年人依然敲击着打火石冷冷地回道。

“你!我跟你拼了!”

俊熙说着便握紧了拳头正要朝中年人冲打过去。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中年人瞬间便点燃了地上的柴草,并迅速地将手中打火石甩了出去。

“啊!”

俊熙顿时应声而跪,那两块石头刚好就打在了他的双腿膝盖上。

“想赢我,就得拜师!”

中年人依然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刚刚燃起的火苗。

“想让我拜你为师,休想!我死也不会当你徒弟!哼!”

俊熙说罢便要起身,可他的双腿此时竟失去了知觉。

“你!为什么?你休想让我拜你!”

俊熙说完便势侧趟了下去。

“大叔!你放过俊熙哥吧!求求你了!大叔!”

梦瑶见此赶紧上前来请求道。

“看好他,我去弄点吃的。”

中年人未置可否地站了起来,然后便独自离去了。

“梦瑶,你快跑,不要管我!”

俊熙见中年人离去后,赶紧对身旁的梦瑶说道。

“不,不可以!我不可以丢下俊熙哥!”

梦瑶随即流着泪回应道。

俊熙看着梦瑶落泪后,他更是忍不住伤心起来。

“怪我,都怪我!我当初就不该喊我爹救他的!他是恶人,天底下最恶的人!爹,爹!”

俊熙说着便嚎啕大哭了起来。

此时,洞外的光线越来越暗,而那正在燃烧着的火堆却越烧越旺了。

(伍)火灾

过了两天,俊熙的腿才渐渐恢复过来。为了找机会逃跑,他依然假装不能站立。然而,他的小心思又如何能逃过段乔泓的眼睛呢?

“丫头,看好他,我出去有点事。不要妄想逃跑,离开我,你们只有死路一条!”

段乔泓看了一眼俊熙后冷冷地说道。

话音刚落,他便转身离去了。

看着段乔泓离去后,俊熙便立即带着梦瑶逃出了那个山洞。

刚一出山洞俊熙便发觉了他们俩的大概位置,他们此时仍还在那片山林之中。

“俊熙哥,我们现在去哪里?”

梦瑶看着俊熙一脸茫然地问道。

“回家!”

俊熙说着罢便拉着梦瑶一起找寻回家的路。

接着,他们俩在那山林中穿梭着,犹如两只迷路的羔羊般。他们慌乱地找寻着,不时的惊扰了林中飞鸟。

“俊熙哥,我好怕!我们还是回去吧!”

林中的响动也同样惊扰着他们的心,以至于梦瑶不由得害怕了起来。

“别怕,有我在,我会保护你的!”

俊熙说着便握紧了梦瑶的手。此刻,与其说他是在鼓励梦瑶,倒不如说是在鼓励他自己。因为,他们好像迷路了。尽管如此,他们仍然在找寻着,并试图通过某些熟悉的场景来寻到回家的路。

“俊熙哥,你看,那棵树。”

梦瑶顿时激动地指着不远处那棵树喊道。俊熙随即沿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条红丝带正系在那棵树的树干上。

“梦瑶,我们终于找到路了!幸好你提前做了个记号,我当时还觉得没必要。现在看来,还是你聪明!这下好了,我们很快就能回家了。”

俊熙说着顿时便来了精神,一旁的梦瑶也不再感到害怕了。

很快,他二人便找到了回家的路。就在他们即将下山的时候,一阵阵浓烟显现于眼前。山下的刘家村正在熊熊燃烧着,更令他们奇怪的是这场火灾竟是这般安静,没有任何求救或哭喊声,就好像村里根本没有人似的。

“快,快去救火!娘,娘!”

俊熙见此赶紧松开了梦瑶的手,然后疯狂的往山下跑去。

“俊熙哥,等等我,俊熙哥!啊!”

梦瑶在他身后边追边喊着,突然一个踉跄扑倒在地。

俊熙听到身后梦瑶的喊叫声后,忍不住停了下来,只见梦瑶扑倒在了一处草丛里起不来。于是,俊熙又只好转身去扶起她,并将她背在了身上。

“俊熙哥,你放下我吧!我没事,快去救大娘!”

梦瑶在俊熙背上趴了一会后直接说道。

“不,我不能再丢下你了,我说过要好好保护你的。”

俊熙依然背着梦瑶快步走着,此时的他已经是满头大汗了。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们跟前。

“谁让你们逃出来的?”

只见那段乔泓正恶狠狠地挡在了他们前面。

“滚开,我要去救我娘!”

俊熙依然背着梦瑶并试图夺路而走,可那段乔泓根本不买账,他随手就是一掌打在了俊熙的胸口处。顿时,俊熙便口吐鲜血摇摇欲坠了。紧接着,段乔泓二话不说瞬间将梦瑶拉了下来,然后又顺势一掌将俊熙打晕过去。

“大叔,求求你……”

梦瑶见此赶紧跪了下去哀求了起来。可她话还未说完,段乔泓便将俊熙扛在了肩上。

“不想他死就跟紧我!”

段乔泓说着便扛着俊熙径直往山上走去。梦瑶无奈,也只能是踉踉跄跄地紧随其后。

(陆)拜师

红日初升,鸟语阵阵,清晨的山林变得格外热闹起来。一缕阳光透过石缝照射在了俊熙脸上,在那阳光的照射下,他脸上的轮廓更加分明了。

“俊熙哥,俊熙哥!”

梦瑶突然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接着,她立即坐了起来,然后一眼便寻到正躺着的俊熙,只见俊熙正在说着梦话。

“俊熙哥!”

梦瑶随即凑近俊熙身旁呼唤道。

“娘,娘!”

俊熙突然大喊一声坐了起来。

“俊熙哥!”

“梦瑶!”

顿时,两个苦命的孩子流着泪相拥在了一起。

“不行,我得去救我娘!梦瑶,咱们走,去救我娘!”

俊熙随即又担心起自己的母亲之安危来,于是,他便站了起来,拉起梦瑶试图再次逃离出那个山洞。

“俊熙哥,别去了。大叔说大娘已经被火烧死了。俊熙哥!”

梦瑶站起来后拉住了俊熙并将段乔泓昨晚所说的如实相告。

“不,不!不会的,我娘不会死,我娘不会死!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要去救我娘,我要去救我娘!”

俊熙听完梦瑶所说后顿时像疯了般,他立即松开了梦瑶的手,径直朝洞外跑去。

就在俊熙出了山洞后刚跑出几米远,段乔泓便再次出现在了他面前。

“去哪里?”

段乔泓手中提着一个布袋,看着俊熙冷冷地说道。

“不用你管!走开!”

俊熙说着便要夺路而走,可他哪里是段乔泓的对手,只见那段乔泓空出来的那只手像鹰爪般一把就抓住了俊熙的肩膀,任由他如何挣扎,他都挣脱不掉。

“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混蛋!我咒你不得好死!”

俊熙一边挣扎着一边大声咒骂道。就在这时,梦瑶也从洞中跑了出来。可她的到来仍旧是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因为段乔泓根本不会听她的哀求。

“放开你可以,但你不准再逃跑了。你们村已经不存在了,你现在去只有死路一条!”

段乔泓依然冷酷地说道。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我爹娘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要杀害他们?你杀了我吧,混蛋,混蛋!”

俊熙眼含热泪地咆哮了起来。

“想知道?打败我!”

段乔泓说完便将俊熙扔了出去。一旁的梦瑶看得是心惊肉跳,只见俊熙被扔出几米远后一个踉跄扑倒在地,她也赶紧追上前去扶他。紧接着,俊熙便坐了起来,并满眼仇恨地看着段乔泓,蹲在他身旁的梦瑶则在不断地哭泣着。

“俊熙哥,不要跑了,俊熙哥……”

梦瑶边哭边对着俊熙说道。

“好,我不跑了,你也别哭了。”

俊熙随即收起了仇恨看着梦瑶点头答应道。

“段乔泓,你不是要我拜师吗?我今日就拜你为师,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你等着!”

俊熙随即又恶狠狠地看向了段乔泓,然后跪在原处对着他拜了三拜。

“好!我等着!”

段乔泓说罢便将手中布袋扔了过去,瞬间从里面滚出了几个野果。

“吃饱了再进来!”

段乔泓说着便独自进了山洞。

俊熙和梦瑶一看到那些野果,顿时面面相觑,虽然他们会担心那野果子可能有毒,但此刻的饥饿感让他们不由得放下了戒备心。

接着,俊熙便用衣袖将那些野果纷纷擦拭干净,然后一人一个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柒)追击

春去秋来,一晃便是五年过去了。这五年里,刘俊熙勤修苦练,日夜不辍,其武艺精进不少。与此同时,他与梦瑶也都长大成人:一个年满十九,长得健硕俊朗;一个刚好十八,出落得亭亭玉立。

这年六月初六的一个清晨,山林寂静,清风阵阵,偶尔会有几只惊鸟拍打着翅膀打破了林中之寂静。

此刻,俊熙一如往常般在那林中练武。突然,一阵突如其来的喊声打断了他。出于警惕与好奇,俊熙便停下了练习,转而朝那喊声寻去。

俊熙寻了片刻后便看到三名黑衣人紧追着段乔泓往这山洞处奔来。此时的段乔泓左手已负伤,且其嘴角处还挂着血迹,只见他快速地移动着,而他身后的三名黑衣人更是紧追不放。

“段乔泓,你已经跑不掉了!快快束手就擒!”

那领头的黑衣人边追边放声喊道,他的声音如洪钟般将林中小动物们惊扰得四处乱窜。就连在那山洞中睡觉的梦瑶都被那声音给惊醒过来。

“爹!”

梦瑶顿时惊坐了起来,接着她便起身出洞。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追他?”

俊熙突然从林中飞出,瞬间便落在了三名黑衣人面前,只见他一脸冷峻地看着他们。而此时的段乔泓却只是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继续朝山洞方向跑去。

“哼!你又是何人?想要救他?”

那名黑衣人头领轻蔑地看着俊熙。

“不!他只能死在我手里,任何人都不许杀他!”

俊熙说着便握紧了拳头并随即运功。

“哈哈!有趣!那就看你有多少斤两了!”

黑衣人头领说罢便一掌朝俊熙门面打来,那掌力有如猛虎扑食般迅猛有力。俊熙见此并未躲闪反而是出拳相迎,只见他的拳头好似苍龙逐日般迎了上前。瞬间,两股力量交汇在了一起,正如龙虎相斗般。

此时,黑衣人与俊熙,一个是内力深厚,一个是血气方刚,交手的瞬间,他们还不足以分出高下。可随着黑衣人逐渐加强内力输出后,俊熙明显感觉功力不足。尽管如此,他依然不顾一切的与那黑衣人对峙着。

“年轻人,我看你天资不凡,怎会拜入他门下?还是快快闪开,免得被我内力所伤!”

黑衣人头领说着正要加强内力输出,试图震开俊熙。此时的俊熙也看出了对手之意图,于是,他立即倾尽内力注入了右拳之中。

就在这时,段乔泓竟押着梦瑶走了过来。

“爹!”

梦瑶大喊了一声。黑衣人头领瞬间被那喊声所打断了,而俊熙则已经拼足了内力打出那一拳去,两个人瞬间被弹开了。只见那黑衣人头领退出两米后吐出一口鲜血,那鲜血瞬间便将其脸上的面纱给染红了;紧接着,他身后两名随从也立即上前来扶住了他。与此同时,俊熙则是后退了好几步,然后他看了一眼梦瑶,惊呆在了原处。

“爹,爹!”

梦瑶拼命地哭喊着,可那段乔泓根本不为所动,他依然死死地押着梦瑶。

“要么快滚,要么她死!”

段乔泓说罢右手瞬间扣在了梦瑶脖子处。

“住手!”

俊熙和黑衣人头领同时看向了梦瑶并异口同声地喊道。

“段乔泓,你害死寒香还不够吗?放了我女儿,我将既往不咎!”

黑衣人头领说着便取下了面纱。瞬间,一名面如冠玉、五官端正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只见他满眼愧疚与慈爱地看着梦瑶。

“还不快滚!”

段乔泓说着便加大了指力,顿时,梦瑶便有些呼吸困难了。

“好,我们走!段乔泓,你今后就是躲到天涯海角,我沈浩然也一定会找到你的!你最好是放了我女儿,否则,我绝不会善罢甘休!走!”

黑衣人头领说罢便带着随从转身离去了。

(捌)过往

那日,段乔泓原本是要去镇里买些酒肉的,却不料他的行踪竟被沈浩然所发现了。于是,便有了段乔泓被黑衣人所伤并被他们追杀的那一幕。

沈浩然乃天下第一庄飞云山庄之庄主,其武功十分了得,他那沈家白虎掌在武林中鲜是有对手。而寒香便是江南柳家之女,因其倾国倾城之貌而名震江南。至于段乔泓则是血煞门门主,其武功亦是不凡,尤其是他那套苍龙拳亦是武林一绝。

曾经,柳寒香与段乔泓是有过一段美好恋情的。就因为血煞门乃江湖邪教,被整个武林当做公敌看待,所以,柳寒香与段乔泓之间的这份恋情不为世人所认可,尤其是遭到了柳家的强烈反对。因此,段乔泓一怒之下血洗了整个柳家。

许是段乔泓的疯狂杀戮击碎了柳寒香内心深处的那缕柔情,于是,柳寒香便毅然决然与段乔泓决裂并嫁给了爱慕她已久的沈浩然。

然而,因爱生恨的段乔泓却变得更加疯狂了,他率领着血煞门弟子攻打飞云山庄。最终,飞云山庄弟子死伤大半,而血煞门也因此战被清除干净,至于段乔泓则不敌沈浩然负伤而逃。

后来,经过十三年的躲藏与勤修苦练,段乔泓再次秘密潜入了飞云山庄中。

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柳寒香带着十三岁的梦瑶在院中赏雪景。

“娘,那株梅花好美!”

梦瑶指院中那株梅花欢喜地说道。

“是啊,瑶儿比它还美!瑶儿长大了一定要像它一样迎风而立傲雪盛开!”

柳寒香握紧了梦瑶的手微微一笑道。

就在这时,一名黑衣人飞身而至,只见他手持冷剑直冲梦瑶而来。柳寒香见此赶紧用自己的身体去挡,瞬间,那黑衣人便刺中了柳寒香。

“娘!娘!”

梦瑶大声喊叫道。

“寒香!”

黑衣人随即拔出了剑一把抱住了柳寒香。

“为什么?放下吧!”

柳寒香立即便认出了黑衣人来,她虽知段乔泓仍是对她有情的,可她没想到的是他竟会如此泯灭人性变成一个杀人恶魔。因此,她仍试图去唤醒他哪怕一丝一毫之人性来。

与此同时,正在书房看书的沈浩然顿时闻声而至。

“寒香!”

沈浩然大喊一声,并朝着黑衣人一掌打去。黑衣人不愿放下寒香硬是挨下了那一掌,顿时,他便口吐鲜血,那鲜血瞬间便染红了面纱。接着,他索性扯下面纱扔到了一旁。

“段乔泓!是你!放开我妻子!”

沈浩然说着便再次出掌朝着段乔泓门面打去。说时迟那时快,躺在段乔泓怀中的柳寒香竟突然起身挡住了那一掌。

“寒香!”

两个男人随即异口同声地喊道。此时的柳寒香已经是奄奄一息不能言语了。

“段乔泓!我要杀了你!”

沈浩然顿时勃然大怒。

“哈哈!寒香!还给你吧!”

段乔泓大笑一声后便将寒香抛给了沈浩然。

就在沈浩然接住寒香的瞬间,段乔泓转而抓住了梦瑶,并趁机带走了她。

“段乔泓!无论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啊!”

沈浩然抱起柳寒香仰天大叫,他那叫声犹如虎啸般传遍了整座山庄。

之后,便有了段乔泓负伤带着沈梦瑶来到刘家村的故事。

(玖)送信

自从段乔泓用威胁梦瑶之卑劣手段逼走沈浩然后,他再用同样的手段逼着俊熙吞下了毒药。之后,他便再次转移了藏身之所。

八月十五上午,秋风阵阵,江波荡漾,在那漓江南岸的竹林深处,段乔泓静坐于那新建的竹林小院中饮茶。此时,梦瑶正站立一旁伺候着,而俊熙却被派去了林中狩猎。

“梦瑶,你想不想让俊熙获得新生?”

段乔泓品了一口茶水后不经意地问道。

“大叔,还请您放过他!”

梦瑶说着便跪下去央求道。

“哈哈!好,好!放过他可以,不过你得先答应我个条件。”

段乔泓说着随手将茶杯放在了身旁的石桌上,然后一脸狡黠地看着梦瑶。

“大叔!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梦瑶顿时便从段乔泓的眼神中看出了恶意来。

“哈哈!放过你们?那谁来放过我!你知道我为何要抓你吗?”

段乔泓先是冷冷一笑,接着,他便站了起来看着跪在跟前的梦瑶直接问道。

“因为我娘!”

梦瑶随即回道。

“对,就是因为她!那日,我本想杀了你以泄恨,不料她竟舍命护你。之后她同样替我挨了你爹一掌,在那一瞬间我曾有过以死相随之念,可看到你爹那痛苦的表情,我又改变了主意。我要让他尝尽失去心爱之人所带来的痛苦,同时,我更要让他为夺人我所爱之人付出加倍的痛苦!”

段乔泓说着便一把拉起了梦瑶并将她搂进了怀里,然后将她抱得紧紧的。

“不,不要!”

梦瑶犹如一只受惊的羔羊般拼命挣扎着,可她的力气实在太小,她根本无法挣脱开。

“你爹从我手中抢走了你娘,我今日就要从他手中夺走你!哈哈!”

段乔泓说着便将梦瑶硬生生抱进了梦瑶所住的那间房中。

“不,不要!俊熙哥,俊熙哥!”

梦瑶被他压在床上大喊大叫了起来,她那叫声中充满了恐惧与无助。此时的段乔泓却更是兽性大发了。

两个时辰后,俊熙提着两只野兔面露欢喜地赶了回来。此时,院中空无一人,而梦瑶所住的西房房门正打开着。

“梦瑶,梦瑶,我回来了。”

俊熙放下猎物边喊边往西方走去。当他走进梦瑶的房间时,只见她头发凌乱地躺在床上,眼角的泪水早已风干,在她身下竟留有一片血迹。

“梦瑶!你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段乔泓?段乔泓!”

俊熙一把抱起梦瑶立即意识到了什么,瞬间,他便愤怒了起来。

“俊熙哥,不要!”

梦瑶拉着俊熙流下了热泪来。

“不,不!段乔泓,我要杀了你!”

俊熙顿时像只愤怒的老虎般吼叫了起来,那声音将整个竹院都震动了。

“哈哈!我的好徒儿,就凭你也想杀我?哈哈!”

突然,段乔泓的声音竟从房外传了进来。原来,他在玷污了梦瑶后便回到了自己房中休息,直到听到俊熙回来后他才醒过来。

“段乔泓!你去死吧!”

俊熙听到段乔泓的笑声后立即冲出了房间,然后倾尽全力出拳,那拳头带着他满腔怒火与无限仇恨,犹如一只火龙般朝着段乔泓胸前打去。

“好!”

段乔泓说着便瞬间移动身体躲过了俊熙的攻击。

“噗”,俊熙突然喷出一口黑血来。

“哈哈!你越是运功,体内的毒就越是扩散得快!你想死得快就继续!哈哈!”

段乔泓站在一旁放声笑道。

“你这个卑鄙无耻的阴险小人!我就是死也不会放过你!”

俊熙说着便再次运功。

与此同时,梦瑶竟也从房中跑了出来。

“俊熙哥,不要!”

梦瑶扑到俊熙怀中流着泪劝阻道,俊熙见此便只好忍痛收功。

“段乔泓,是不是我答应了你的要求,你便会给俊熙哥解药?”

梦瑶转而看向了段乔泓冷冷地问道。

“哈哈!那是自然!不过老夫临时起意,还得再加一条:他必须得先帮我送一封信,然后我才会给他解药。”

段乔泓说着便从怀中掏出一封事先准备好的书信,并随手将它交到了梦瑶手中。俊熙见此一把夺过那封信函准备撕毁它。

“哈哈!你敢撕毁,那这解药便再也没有了。”

段乔泓顿时放声笑道。

梦瑶听罢赶紧拉住了俊熙,并摇了摇头。

“哼!”

俊熙见此便只好作罢,并看了看手中信函。与此同时,梦瑶也随即看了一眼,只见上面赫然写着“沈浩然亲启”。

“段乔泓,你!”

梦瑶竟愤怒地看向了段乔泓。

“哈哈!要么送去,要么就做一对苦命鸳鸯。自己选!”

段乔泓顿时冷冷地笑道。

“好,我送!但你不许再伤害梦瑶了,否则,我会将你碎尸万段!”

俊熙说罢便拿紧了信函,然后转身离去了。他多么想杀了段乔泓,哪怕以死相拼,可他此时连拼命的资格都没有,所以,他只好将那份痛恨生吞了下去。留下梦瑶站在原处静静地看着他远去,而那段乔泓则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来。

(拾)决战

八月二十,秋雨绵绵,俊熙只身来到了飞云山庄。此时,沈浩然正在书房内看着妻子的画像发呆。

“庄主,那日的年轻人求见。”

山庄管家隔着房门禀报道。

“带他进来吧!”

沈浩然随即吩咐道。

片刻后,俊熙在那管家的带领下走进了书房。他一进书房便看到了沈浩然正站在那书架前,那书架上除了摆放整齐的书籍外,还有一幅画像挂于中间。俊熙定睛看了看那幅画像,不由得心中一惊,那画中人与梦瑶十分相似:秀眉凤目,玉颊樱唇,衣诀飘飘,宛若天仙。

“沈叔叔好,这是段乔泓写给你的信。”

俊熙从怀中拿出信函率先开口道。

“哦!”

沈浩然随即转过身一把接过了信函,然后二话不说便直接拆开来看。在看过信函后,他便勃然大怒了起来。

“混账!”

沈浩然顿时一把掐住了俊熙的脖子,怒目而视。

原来,段乔泓在那信中说这个月底将与梦瑶成亲,想请沈浩然前去喝喜酒。

“说!段乔泓现在何处?”

沈浩然掐着俊熙的脖子恶狠狠地问道。

“沈叔叔……咳咳咳……”

俊熙被他掐得猛咳了起来。

“你的脉搏怎么回事?段乔泓到底是你什么人?他为何会派你来送此信?”

沈浩然看到俊熙不仅没有反抗,反而一脸的不解,他便松开了手,然后看着俊熙接连问道。

“沈叔叔,我叫刘俊熙。段乔泓是我的杀父仇人,他为了利用并控制我,教了我武功并还给我下了毒。梦瑶……都怪我没本事,没能保护好她!沈叔叔,你赶紧去救救梦瑶吧!”

俊熙说罢便眼含泪水跪在了沈浩然面前。

“俊熙,起来吧!”

沈浩然随即转换了口气并将俊熙扶了起来,就在那瞬间,他再次把住了俊熙手中脉搏。

“俊熙,你的脉搏紊乱,时快时慢,只怕是中毒已深!”

沈浩然接着说道。

“沈叔叔,你不用管我,只要能救出梦瑶,我……我没事……”

俊熙说着便有些摇摇欲坠了。

“俊熙!”

沈浩然见此一把扶住了俊熙,然后唤管家上前来扶他去卧室。之后,沈浩然便开始运功帮俊熙排毒疗伤。

经过两个时辰的运功,俊熙体内的毒全都被排出了,只见那黑血吐了一盆。与此同时,沈浩然亦是元气大伤。

第二天一早,俊熙在睡梦中惊醒过来。

“不,不!梦瑶,梦瑶!”

俊熙梦到了梦瑶正在被段乔泓所伤害,他不由得喊叫了起来。

就在这时,管家正好来敲门。

“公子,我们庄主有请!”

管家隔着房门说道。

“好,我这就来。”

俊熙定了定心神,随即穿好了衣服,然后出门跟着管家去了客厅。

此时,沈浩然正在厅中等候着。

“晚辈多谢沈叔叔救命之恩!”

俊熙一见到沈浩然便赶紧跪下去行礼道。

“快快请起!你且先吃点东西,我们即刻出发。”

沈浩然直接了当地说道。一旁的管家随即将桌上的那碗鸡汤面端上前来。

“多谢沈叔叔!多谢管家!”

俊熙说罢便端起碗大口吃了起来。不一会儿功夫,他便将那碗面吃得干净。

“走!”

沈浩然随即一声令下,三人便动身了。

一路上,沈浩然不断地向俊熙询问着梦瑶这些年的大概情况,他一边听着俊熙的讲述,一边暗自神伤。此外,通过俊熙那深情的讲述,他也知晓了俊熙对梦瑶的真情与爱恋。这不禁让他对眼前的俊熙又有了格外的欢喜之心。

经过三天三夜的赶路,他们终于来到了漓江北岸,那岸边正停靠着一只竹筏。俊熙二话没说便解开了竹筏,然后吆喝着沈浩然及管家一同站了上去。

“沈叔叔,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还请沈叔叔如实相告。”

俊熙撑着竹筏说道。

“请问!”

沈浩然直接回应道。

“沈叔叔,五年前刘家村发生了一场火灾,你可知晓?”

俊熙问罢便停了下来,然后一脸认真地看着沈浩然。

“刘家村?火灾?我可是未曾听说!”

沈浩然先是一惊,接着便直接回道。

“看来又是他段乔泓所为!今日,我定将他碎尸万段!”

俊熙随即在心中暗暗发誓道。

片刻后,那竹筏便被撑到了南岸。俊熙带着沈浩然二人上了岸并径直步入了竹林中。

半个时辰左右,俊熙等三人来到了那间竹院前,只见那院门敞开着。

“梦瑶,梦瑶!”

俊熙边喊边往院内走去。

“哈哈!沈浩然,你终于来了!”

段乔泓突然从房中走了出来。

“段乔泓!放了我女儿,我们的账便一笔勾销!”

沈浩然说着便走上前去。

“哈哈!一笔勾销?他还没告诉你吧,你女儿早已是我的女人了。哈哈!”

段乔泓说着便一脸狰狞地笑了起来。

“畜牲!”

沈浩然大喝一声,运足内力朝着段乔泓身上一掌打去,那力道犹如猛虎下山般直冲他胸前打来。

“哈哈!沈浩然,你的速度变慢了!”

段乔泓瞬间躲开了那一掌,然后放声笑道。

接着,沈浩然再使出一掌,朝着段乔泓面门打去。这一次,段乔泓竟没有再躲避了,而是迅速出拳接下了那一掌。

“嘭!”,拳掌交合的瞬间,二人便被震开了,瞬间,他二人便各退了几米。

“卑鄙!”

沈浩然吐了一口鲜血后,随即骂道,只见他掌中渗出一丝黑血来。原来,段乔泓的无名指中戴着毒齿环。

“哈哈!卑鄙?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段乔泓说着便再次出拳朝着沈浩然打来。

“闪开!”

俊熙见此一把拉开了沈浩然,然后他赶紧出拳朝着段乔泓身上打去,段乔泓不慌不忙瞬间便躲过了俊熙那一拳。接着,他二人便用同样的招式打了起来。

“小心他手中齿环!你快去救小姐!快去!”

沈浩然先是对俊熙提醒了一句,接着又对身旁的管家吩咐下去,然后,他便再次加入了战斗。而那管家听过吩咐后赶紧冲进了段乔泓那间房。

“小姐!啊!”

管家冲进去后,只见梦瑶被捆绑在床上,嘴也被封住了。当他刚要靠近床边时,一只暗箭突然从身后射了过来,顿时,他便惨叫一声。接着,他忍着剧痛将梦瑶身上的绳索解开了。然而,他也因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王叔!”

梦瑶抱着管家痛哭了起来。

室外,沈浩然与俊熙联手对战段乔泓。然而,他们一个是功力不够,一个又是真气不足,可那段乔泓却是应付自如,甚至还占了上风。

“去死吧!”

就在段乔泓背对房屋专心对战之时,沈梦瑶竟双手握着一只铁箭朝着他身后刺来。

“啊!”

段乔泓大叫一声转而猛的一拳打在了梦瑶胸口处。瞬间,梦瑶便被他打到了竹墙上,口吐鲜血,倒坐于地。

“梦瑶!”

与此同时,俊熙与沈浩然二人一同出手朝着段乔泓身上打去。段乔泓硬生生挨下了他二人之攻击,就在那一瞬间,他竟然将身后的铁箭拔了出来,并迅猛地刺向了沈浩然。

“噗!”

段乔泓与沈浩然同时喷出一口鲜血来。俊熙见此,赶紧再次出拳朝着段乔泓的脑袋打去,那一拳直接将段乔泓击倒在地,紧接着,俊熙骑在他身上疯狂的出拳打了起来。

“梦瑶!梦瑶!”

沈浩然倒在地上看着梦瑶不断地喊道。打红了眼的俊熙被那喊声给唤醒过来,只见他扔下被他打得血肉模糊的段乔泓,随即一个箭步冲到了梦瑶跟前。

“梦瑶!梦瑶!”

俊熙抱着奄奄一息的梦瑶痛苦地流下泪来。接着,那沈浩然也便渐渐没了气息。

之后,俊熙便一把火将那所竹院烧了。而他则抱着梦瑶的尸体朝那竹林深处走去。

尾声

最终,俊熙将梦瑶葬在了竹林深处。

之后,每年的清明节以及梦瑶的祭日他都会按时前来祭拜。如此,他便不知不觉地坚持近十年。

在这十年里,他孑然一身四处漂泊。偶尔遇到些不平事他也是秉持善念救人于危急。正因如此,俊熙便遇到了世家小姐欧阳倩。

虽然欧阳倩也是非常钟情于俊熙,但俊熙对她却没有那份男女之情。因为他心中一直都住着沈梦瑶。尽管如此,欧阳倩依然很想嫁给他。在某个瞬间,俊熙也曾被她感动过,可一想到梦瑶,这种感动便不值一提了。

“俊熙哥,我要走了,不要再念着我了!去重新开始吧!”

俊熙在祭拜完梦瑶后,当天晚上,他竟梦到了梦瑶。她在梦中不断向他挥手告别,任由俊熙如何不舍,只见她那面容逐渐变得模糊不清了。

“不,不要!”

俊熙突然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他知道那是梦瑶希望他从痛苦中走出来,所以才会托梦前来与他道别。也就在这一瞬间,或许是痴心一片,又或许是顿悟了,俊熙心中竟变得空空如也。

第二天一早,俊熙便朝着峨眉山而去。

此后,江湖上便再也没有刘俊熙的踪影,而那峨眉山上却多了一名执笛修行的和尚,法号慧音。

(完)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