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外人》——初识荒诞小说

《局外人》这部书是我真正意义上去阅读,去深思的有“荒诞”主义题材的小说。起初,并不喜有关荒诞的文学,甚至一开头阅读便会放弃,习惯于光怪陆离的虚幻世界,看惯了引人入胜的悬疑推理,这类小说过于写实的刻画,对主人公性格的塑造,会让以前的我读起来觉着索然无味。但慢慢经历一些事情,随着生活的推进,却有点喜欢这种,平实的,慢慢推进情节的书籍。时过境迁,发现自己打开了另一扇门,同时,伴随着我接下来开始阅读,开始了解荒诞文学的一切,开始人生的另一个阶段,去描绘新的记忆。

《局外人》这本书的介绍是,如果你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那么一定要读这本书。这或许是我看过最简单,最直接的介绍。可看过整本书之后觉得,再没有比这更贴合的介绍了。我看书喜欢先读过一整本书,再去了解作者,了解这本书的背景,如果喜欢,会一股脑的真切的了解这个作者全部的书籍,才会停手。所以以至于我在读这本书的过程中甚至不知道这是一本有“荒诞”色彩的小说。接下来我会一点点的介绍,记录我关于真本书的历程。

我看的版本书一共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更多的是对主人公默尔索,生活的介绍,来深刻的刻画这一人物,为后续情节的合理性地展开做铺垫。开篇介绍默尔索母亲去世,他去参加母亲的葬礼。描写的十分的细致。可与我们印象中母亲去世,儿子悲痛欲绝的场景不同。默尔索过于“冷静,麻木”。从他从工作的地方到母亲去世的养老院一路的辛苦,到看到母亲的棺材后拒绝开馆,到喝着牛奶咖啡,抽烟为母亲守灵。直到为母亲送葬,默尔索没有掉过一滴眼泪,情绪也没有失控,像平常一样与人攀谈着。读到此处的时候,我在想难道作者要塑造一个冷漠的,麻木的主人公吗?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会给主人公负面的评价,直到我看到最后,我明白过来,我深处社会的游戏之中,熟谙游戏规则去思考面对,慢慢失去了了解别人的耐心,以及接纳别人的勇气

接着小说叙述默尔索回到了工作生活的地方。在母亲去时的第二天,也就是他平时工作的周六。没有工作的他像往常一般去海滩游泳,遇见了当初有意思的女同事玛丽,两人在游泳时缠绵之后,约着晚上去看电了当时正在热映的电影,之后一同回到了默尔索的住所。看起来合情合理,理所当然的桥段,但是读起来却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当我细想一下发现,这一切发生在母亲去世的第二天。如果是我,在母亲去世的第二天,还会如此泰然吗?作者接下来叙述了主人公平时的生活,可以用平常,索然无味来形容。平时与人交往时,口头语是“我都可以,我都行”。慢慢的我开始觉着主人公是一个离群索居,没有追求,但是又对世间,人性的事看的很透彻的矛盾形象。别人的姿势和语言在他看来都是没有意义的,是不可理解的。在餐馆他遇到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完全是社会上大多数人的写照。会坐下来流利的点单之后,记下开销。会在等餐的时候忙自己的琐事,餐到后利落的披上外衣走开,走路的姿势僵硬且迅速。主人公把这个女人称为"机械的女人“。主人公清醒的看着社会,把自己隔离到社会之外。但是,却以另一种无所谓,消极的态度生活着。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流过半点哀伤的泪水。在草草地给妈妈守灵下葬后,他还急不可耐地去海滩游泳,看喜剧片,寻求肉欲刺激。女友玛丽问他是否爱她,他却把这个人们视为神圣的问题当成毫无意义的废话,绝对不肯巧言令色来搪塞女友。邻居雷蒙殷切地表示想与他交个朋友,莫尔索却回答"做不做都可以",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在这里我似乎对默尔索的性格有了大致的了解。他在日常观念消解之后无法重新塑造生活,他的冷漠最终导致了虚无,他缺乏强尽鲜活的生命力,导致他在虚无中静止。

第一部分的,以他在海滩上错杀了阿拉伯人结束。这一段的描述是他和雷蒙,马松一家去海滩游泳,雷蒙的对头阿拉伯人出现,和他们打了一架。在这一部分默尔索是一直以一个不消极的不耐烦的状态身处的。在第一次正面冲突时他没有动手,却觉得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朋友的妻子很是麻烦。在这里插一句,一直拒绝感受生活的默尔索只有在海滩,在于大自然,炙热的阳光接触时才会有感受,温暖,平和,欢愉。而这也恰恰构成了他失手杀了阿拉伯人的诱因。当他一个人回到海滩时,面对威胁手中有刀的阿拉伯人,阳光炙热的烤着他,身上的汗水打湿了双眼,在我看来,正是因为这种与大自然,与阳光最为直接的接触。将他的感受赤裸裸的炙烤出来,以至于阿拉伯人向前时他扣动了雷蒙给他的手枪。

第一部分结束,我对他的印象有所改观,不同于起初,她与母亲没有话说,无法请人照顾于是送母亲回了养老院。很长时间不与母亲联络。而他麻木的,拒绝感受的性格使他并没有向人们预料的那样情感失控。在生活中,他从不说谎,从不说自己认为不对的话,在这一点上,我甚至觉得他是一个英雄。我开始理解这个角色,而文章的第二部分,让我皱着眉看完,颠覆了我原有的感受。

在我们的社会里,任何不在他母亲葬礼上哭泣的人,都有可能被处以死刑。这是对文章第二部分的真实写照。

在第二部分,默尔所接受审讯时。社会的意识代替了默尔索自发的意识。司法机构以其固有的逻辑,利用被告过去偶然发生的一些事件把被告虚构成一种他自己都认不出来的形象:即把始终认为自己无罪、对一切都毫不在乎的莫尔索硬说成一个冷酷无情、蓄意杀人的魔鬼。因为审讯几乎从不调查杀人案件,而是千方百计把杀人和他母亲之死及他和玛丽的关系联系在一起。将默尔索在母亲的葬礼上没有哭泣,说成默尔索在精神上杀死了自己的母亲。因为默尔索与有情妇的雷蒙是朋友,就将默尔索与玛丽的关系妖魔化,甚至说默尔索是从事淫秽生意。在这一部分,身处被告的默尔索却完完成成变成了局外人,,威严的司法以某种荒谬的正襟危坐呈现,诉讼双方悄然获得某种置换,仿佛罪犯退出被告席而代之于法庭或检察官。小说结尾道"我还希望处决我的那一天有很多人来看,对我发出仇恨的喊叫声。"就是这种不动声色而又颇具内力的语调,活现了一个惊世骇俗、对一切漠然的"荒谬的人"。而从"这一个"中,人们看到更多的人,乃至一个阶层或整个社会的不可理喻。

我们深刻的遵循着社会的规则,世人在母亲葬礼上一定要哭,或者至少要表现出哭的样子,默尔索拒绝这样的形式,他不遵守社会的规则,因而是整个规则体系的破坏者,所以必须将其消灭。默尔索认识到游戏规则并没有先验的合理性,于是他清醒了,再主动脱离这个世界中包含着一种积极性,这种清醒在加缪看来绝对必要,而我们恰恰缺少去否定事物的勇气。从这一角度,默尔索是英雄。

但是伴随着这一清醒,随之而来带给默尔索的是虚无。对生活的态度是怎样都行,在其积极的脱离了这个看似荒诞的世界之后,又开始变得消极,并由此导致生命力的停滞,于是走向了另一种形式的混沌。在这一个角度,他又是一个懦夫。

书中详细的情节真的需要自己阅读才会发现,而且我相信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感受。我开始反思我身上的,深刻遵循社会规则的”奴性“。开始专注自己内心的感受。尝试着,让自己有否定事物的勇气。在这个社会,为自己保留一丝清醒。但是不同的是,我们在找寻自己的同时更加的需要有鲜活的生命力,积极向上,接受阳光,拒绝虚无,拒绝变成默尔所一般的懦夫,却努力成为像他一样的英雄。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