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是美丽的银河39

字数 10737阅读 31

目录

38

39以为爱是放手

某饭店包厢,苏校长举着酒杯斜睨着眼睛和对面那个和老苏差不多年龄的男人,但看上去比老苏瘦一些,有些儒雅的男子说:老蔺,我想提前退了,这么多年也算是把我搞得精疲力竭了。人人都以为校长很牛,很了不起,可是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我没有财政支配权,为了教工的福利,我在上级面前点头哈腰,她们却总不理解,还在那里为了点小钱争来争去,为了优秀争来争去,其实我们计算机考核优秀和良好,就相差那么一百块钱,年终考核也是,优秀和合格之间相差那么点钱,可是一群说起来清高的教师却斤斤计较,我知道她们可能也就为了争一口气,大家都这么认真这么投入,凭什么我没有优秀。天天有女教师为了点鸡毛蒜皮的事到我这里来哭诉,我都快成钱江老娘舅了。


请病假的教师这么多,老师病假一请,学校就乱套了,好说话的老师,那就替请病假的老师顶上,不好说话的就是不肯代课,那又怎么办?可是现在太多老师请病假了啊,身体一一个都垮了,没垮的也一个个如花似玉的转眼就熬成了黄脸婆。


现在还一个个生二胎去,没人教课了,我请代课老师,可是代课老师学生又不满意,我总不能不让她们去生孩子吧,人家一句:小家都管不好,我怎么管大家,我就哑口无言。


想招男老师,男老师现在都是珍稀动物,私底下有人说我“把男教师当成畜生使唤,女教师当成男人使唤”。


不过如果从男性的立场说句实话,当什么也千万别当老师,其实当老师挺憋屈的,太多的条条框框了。


为了让学校有一个好前途,让每一位老师都享受到好学校的荣耀,我一个人背负了很多误解,却无人理解。


体育,是我们学校的特色。可是体育老师,怎么说呢,上次有个体育老师推了一下学生,学生摔倒了,后来检查出来患了脑瘤,家长赖上我们老师,一定要让我们把老师辞了。我能怎么办?开了他!那谁来帮我干活?我还靠他们去争荣誉呢!还有,说句实话,我要保护自己的教师,我若保护不了她们,任由家长乱来,那我算什么校长?现在的家长能量大的太多了!

那你后来怎么处理哪个体育老师?

调离我们学校。还有一个时刻悬挂在我心头的大问题:校园安全。我们办了游泳池,我天天提心吊胆,怕出意外,怕溺亡。我不准小学部的学生乱走乱跑,还不是为了安全,纵使这样,还是事情不断,任何一个孩子的牙齿磕掉了,手臂骨折了,哪个家长肯善摆干休,我只好装监控,可总是有监控不到位的地方。现在的家长是各种各样的都有:校园暴力,一个胖子揍了一个瘦子,瘦子要赔偿,胖子的家长来到学校要求看监控,可是事情发生的地点刚好是楼梯转角,没有监控,家长回去说:儿子,不用赔偿了,你就说自己没打。


“可是我都已经写下检讨书了,我承认了。”儿子说。


没事,你是未成年人,说话可以不用负责任。家长说。你说碰到这样的家长,我们怎么办?其实这样的事情很多很多,举不胜举。小学三年级到四年级要换班主任,一个个家长来投诉,说是不适应新的班主任,呵呵,三四年级刚好是一个小叛逆的时候,这时候换班主任的确不是很好,我也想让老师从一年级带到六年级啊,可是这样的老师太少啊,班主任一当就得六年,毕业24岁,6年之后就是30岁,结婚生孩子,刚刚好。这个老师6年下来,我是满意了,可是培养了6年,她却要成家生孩子了啊!

哎,教育,太多的无奈了,好老师不缺,但是她们也有家要照顾,我一方面心疼她们,一方面却又迫不得已,一再的加压,没办法啊,家长要成绩啊!我他妈的,真的做得憋屈,像个陀螺转个不停,教育是弱势的,教师是弱势群体,你们教育局实行“一票否决制”,家长的一个投诉就抹杀了我们所有的努力和付出,什么家长满意学校,什么体育学校,人才创新学校,哪一块牌子不浸润了我苏某人的心血。我真的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我15年的付出都毁之一旦,努力不让学校出一点纰漏。

现在我老了,我觉得自己力不从心了。

我知道教职员工都说我宠幸某些人,我也不想啊,我也想公正公平啊,可是我要用人啊,有些人我也看重啊,刚正不阿,深受学生好评,手上有两把刷子,但是却有臭脾气,对我苏某人不待见,那我当然不用,难不成我一个校长还求你不成。我当然喜欢听我话的,对我的命令唯命是从的人,我一发言,一呼百应,这才是我要的效果,不然这个也反对,那个也反对,我干嘛啊,给自己添堵吗?无故增加那么多内耗干什么?

对上我唯唯诺诺,难不成让我对下也低三下气吗?那我成什么了?总要让我有个扬眉吐气的地方啊!不然我真的是傻子啊,两头受气,为什么?

我当然享受一呼百应的荣耀感,我当然需要奉承拍马的人,让我觉得自己的付出都是值得的。一个老师上课,如果下面死气沉沉的一大片,上课就不会有乐趣。当校长也一样,如果大家不呼应我,我当然就没有信心没有动力。

老蔺啊,我好后悔,当初如果我是做企业的,也许我会过得比现在自在多了,至少人民币会比现在多很多吧!我们有个年轻的科学老师屠彪辞职了,其实他是一个相当不错的老师,业务素质过硬,教学也相当负责,但是人家是男人,有家有室,需要赚钱养家啊,可是现在规定不让做家教,男老师真的是很为难,而他,就是因为在外面办机构赚钱,被家长举报了,因为说好两个小时600元大洋,结果有一次时间不满两小时,家长提出应该少一点钱,但是他没有同意,于是家长一怒之下举报了。我让他做选择:要么主动辞职,这样对外宣传比较好听,若不主动辞职,就是双开,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嗨,当校长其实很憋屈,你们随便一个学生放到我的学校,我都要罩着,也不管你这个学生资质如何,学校女教师很多丈夫当官的,直接要我照顾,我不照顾吗?一照顾吧,其他人都有意见,说我不公平不公正,专门欺负老实人。家长吧,也指手画脚,根本不信我这个特级教师说的话。老蔺,我真的是受够了,所有的委屈还要一个人扛,我还不能随便朝员工发火,一呢我自认为发火是无能的表现,二呢哪个老师好让我骂?我又没有人事任免权

老苏,你是不是提前更了啊,这么多牢骚。老蔺一直一直听他讲,不打断他,但是还是忍不住了。这个老苏,是自己从小的玩伴,自己把他当成弟弟一样的,一直觉得他有些能耐,是自己把他从P城的乡下当成人才引进的,这么多年,他也算是干的非常的出色了,看来今天已经是有些醉了,说话开始不打草稿,不过脑了。只是转眼,我们的称呼之前都多了个老字,这个称呼是什么时候改的?我忘了。

老蔺,你知道的,教育这个事情真的不是人干的。人家银行行长一年年收入200万,我工资卡上拿到的加奖金以及公积金,也才15万。可是国家还给我们脸上贴金,什么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事业,那给我点实际的好处啊!我至今还是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勇敢一点,早点辞职下海。

老苏,你也不要太计较,说句实话,我也得看你脸色啊,我的朋友的小孩放到你这里,你不高兴了,不照顾了,我不是也要担心啊!你自己想想,自己的灰色收入有多少?嗯!所以别不知足了。

是啊,谁都不喜欢看脸色啊,我多么希望做人能堂堂正正的挺直脊梁,不需要低头弯腰的,也不需要灰色收入,如果能以工资的形式给我,谁不喜欢。

老苏,我知道,我也希望这样的,其实人人都希望这样的吧!男子汉大丈夫,还是要学会忍让,能屈能伸,对不对,想想自己这些年的努力,也换来了你要的东西啊!

恩,也就这样想吧!还行吧!看着学校蒸蒸日上,我也挺开心的,挺有成就感的,就像是自己养的一个孩子,这种幸福大概是外人不能体会的。就像我们有些老师说的:既然已经没法选择,那就选择做好这份工作,应该说我们大多数老师还是这样的,也有些老师说:能得到家长和学生的认可,这也是一种幸福,是啊,这种幸福大概也只有老师能得到。

我们也很满意啊,说出蓝天实验花园谁不认同。说出你苏大牛,谁不说厉害!

好了,别给我贴金了。我也弄得一身疾病了,双休日也要加班,开的车没员工的好,住的房子也没员工的好。我得到什么了?

你得到了名,全国人大代表,特级教师,名校长,女人大把,够不够?

你别乱开玩笑啊!好吧,这一顶高帽子把我压的,说的冠冕堂皇,我也会啊,开会的时候不停地说,不停的给自己的教职员工洗脑,每年一度的师德培训上说的够多了。

我和她们讲,既然选择了教师,就选择了这种生活方式:为学生付出,按社会规范来,教师不准做家教,不准去外面的培训机构上课,不准炒股,不准赌博,选择教师就是选择清贫,钱不够化就说明你消费观念有问题。可是老师不是弱智啊!骗不了的。

社会对教师有太多的期望了,把所有的期望都压在教师身上,可是却忘了教师也是人啊,不是神。我太理解自己的员工了,所以我才那么殚精竭虑的甘愿做个跑腿的,为他们上上下下的跑,宁愿委屈自己也要把学校办好,虽然我也有私心,我又不是圣人,又不是傻子,但是我觉得我已经问心无愧,我多么想给我的教师创造更多的收入,创造更高的平台,托举她们,让她们能安心的教书育人。她们一个一个很年轻啊,转眼却都变成了老太婆。你知道的,自从上海小学生给教师打伞的事件被某个小人在网络上曝光之后,该女教师立即受到了“严肃处理”,全国各级各类学校一片哗然,打伞成了摆在师生面前的一个严肃问题,于是有人编了如下故事,我觉得基本上说尽了老师的无奈。

可是我走在校园里,下雨了,看到有些可爱的孩子会礼貌的来问我:老师,我帮你撑伞。那一刻,我是由衷的感动加喜悦,这是我们的教育培养出来的孩子,懂礼貌的孩子。可是社会上的人——

老蔺翻出手机,笑嘻嘻的读:

某日,一学生为老师撑伞。

路人看到后,愤愤不平,说现在的老师真没师德。

学生于是将伞撑到自己头上。

有路人说,现在的小孩真不懂礼貌,老师怎么教的?

老师听到后,拿过伞,帮学生撑起伞。

路人又说,孩子一定有来头,这个老师趋炎附势。

老师想,算了,俺自个儿用吧,于是自己给自己撑。

路人又说,现在的老师真没爱心,自己有伞,不管学生。

老师无奈,唉,把伞收了吧,谁都不用总行了吧。

于是两个人谁都不用。

又有路人说,瞧这对师生,有伞不用,老师越教越傻,学生越学越笨了。

老师急了,干脆和学生手把手共握一伞。

路人窃窃私语,看,师生恋!

于是,教育局组织各校教师师德学习,主题是:新时期,老师该怎么撑伞?

读完,老蔺正了正神情,语重心长的说:老苏,这是无能为力的事,嘴长在别人身上,你试图去左右舆论吗?凭你凭我吗?就像变老是没有办法的事,刘晓庆也要变老呢!

生病!我们多少教师多少疾病,轻的慢性咽喉炎,一个个上课带耳麦。退休了,一身疾病,乳腺癌,甲状腺癌,抑郁症,精神分裂症,什么都有,她们真的不容易啊!

别的行业就不生病了吗?老苏,你今天怎么这么天真啊!精神分裂,不会吧?

我们学校有个女教师,她开党员会议的时候说:自己没有奉献精神,来找我,说要请病假,我告诉她工作都是这样的,我双休日要加班呢!她说她不想这样。于是我也反思,我是不是也该考虑一下自己的生活了,这样拼命到底是为什么?

老苏,谁啊,这么能干,能影响你的想法,我可是知道你是固执的像头牛,谁能轻易改变你的想法?

老苏给自己倒了一杯白酒,又给老蔺倒了一杯,两人相视着举杯喝掉。

老蔺,你知道吗,我苏大牛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是“那时候不够勇敢,不敢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一个女子”

哈哈哈!这不像你,你不是一向很勇敢吗?

你不知道,当真正爱一个人的时候,是自信和卑微交织的。那时候我已婚,她未婚,她如出水芙蓉般纯洁无暇,我不敢造次。

她在我眼皮底下15年,每次看她都会心动,我以为她也喜欢我。那一年台湾之旅,我只是和她靠近了一些。可是她却疯掉了,这太让我意外了。

于是后来我就远远地观望,从来不再靠近她。

可是真是他妈的,造化弄人,我都已经老了,已经接受命运的安排,就这样一辈子,守着自己的老婆孩子一辈子,从此两厢安好。

可是她居然自杀了,你不知道我内心的煎熬,我本想爱她,可是却带给她这么大的烦恼。可是又能怪谁呢?怪爱情啊,我想你也都是过来人,可以明白的吧!

老苏,还真看不出你是一个多情种子呢?

呵呵,张学良不是那么多情人啊!男人嘛,有绯闻不是坏事,说明你还是有魅力的。

那次被举报的事你忘了吗?要不是我,这件事能那么快平复吗?老苏啊,你也该消停一下了,校园毕竟是“美丽的银河”,容不得你这样沾花惹草的。

老蔺,你以为我愿意吗?如果家里的夫人像你夫人那样又贤惠又火辣,我还需要这样吗?

呵呵呵呵呵,老苏,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老蔺打了个哈哈。

就是啊,老蔺,这种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哪个不是你情我愿的,难不成我还可以霸王硬上弓不成?那个写举报信的,开始挺好的,我和她在一起没有任何压力,你情我浓的,真的觉得是温柔乡,在她那里,没有老婆的絮叨,一切都是按我的意思来,把我服侍的像个皇帝老儿,可是后来她要和我结婚,我不同意,她一直闹,我发现怎么女人都是一丘之貉,我以为她爱我,对我无所求,只需要我们在一起就可以了,谁知道她会恼羞成怒,一纸诉状把我举报了,不过还是得谢谢你,帮我兜着。

老苏,你也太天真了,和你好的人,还不是因为你是校长,若没有这样的光环,还有哪个女人能和你不离不弃,估计就是你结发的妻了吧!算了,不说这个,我是听说你们学校有女教师自杀了,就是那个你喜欢的人吗?

是啊,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她居然给我写信,什么意思嘛?

她写信给你了?

是啊,她说她要和她丈夫离婚,说她丈夫出轨,还给我写信,你看一下

我幻想着

和你牵着手漫步在风景如画的西子湖畔

我幻想着

和你奔跑在白雪皑皑的漠河北红村

我幻想着

和你在大海里互相拍水嬉戏

让浪花打湿我们的笑脸

我幻想着

抱住你

聆听你的心跳

我幻想着

和你在辽阔的草原上策马奔腾

马头高高昂起,而我在你身前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你在身后紧紧的抱住我

我幻想着

就让时光定格在这一瞬间

定格在最美的时光里


呵呵,还不错嘛?还有吗?

都给你吧。老苏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些纸,老蔺读了出来:

苏校长:展信好!

我无意给平静的生活掀起浪潮

所以冒昧打扰请勿怪亦请别怕(我只是破除我的钟情幻想,为了治病)

可是我想要让生活继续:好好的或者更好!

知道这是绕不过去的一道坎,我从来不曾想到旧伤还那么疼。

再坚(艰)难我都会笑着面对

您说您听说过我的病(现在也公布了)想必你也听到过流言:我爱上你了。我不知道她们如何会传出这样的流言。一定是我不对,太傻。伤害你了吗?至少对你造成了不好的影响,对不起,而我那时太过脆弱,所以……现在的我……我觉得没那么不坚强,所以我才敢公开病情,我没有人们传说的那么坏,我生活不坏,挺好的!

今天,让我写这封信,很难,我知道不该写,过去的就让她随风散了吧。但是校长,我只是想要一个理由,一个忘却的理由,给自己,给执拗的自己一个理由。为了让自己安心,执拗了那么多年,幻想了那么多年,她需要你亲手终结。又无(胡)言乱语了,别怕,再也不会告诉第二个人,我想我也应该能做到云淡风轻的面对一切。

阿荷

老蔺看着这些手写的飘逸的字体,有些动容,问:你回了吗?

我没有回,我最后悔的就是没有回信,所以她自杀了。你再看看后面。

老蔺看到后面的字体明细变小了很多:校长,我只是一个迷失的小孩,需要人的引导,你能给我回信吗?

老苏,这是赤裸裸的情书啊!这个女人倒是真的爱你啊!好像不是因为你的光环。照你自己说的,从进校起,那么都15年了,你就对她有意思,现在人家投怀送抱了呀!你又为什么退缩了,是因为顾虑什么?家庭地位名声?还是因为她是疯子?

我以为爱是放手,我想我爱她,可是我给不了她要的安稳,我不可能离婚,但是又不想利用她,于是我想就让我偶尔看到她,看到她纯真快乐就可以了,我想8年前那样已经给她带来了那么的大的灾难,我不想再,哎,可是

老苏,我来分析:你是不是告诉自己:这种女人,虽然有魅力,但是还是离她远一点,还是别去惹她,精神病,不是那么好玩的,别人想躲都来不及,你还主动靠上去,现在你去找她,会比较容易,她丈夫估计暗自庆幸有个下家了,所以你还是理智点吧。

老蔺,你不要这样,她自己一边说无意给平静的生活增添波澜,一边却说“自己只是一个迷失的小孩”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啊,我根本不懂她的心。其实别人以为是我在招惹她,其实是她先招惹的我。我从来没有和别人说起过,我刚到校那年,邮箱里有个莫名其妙的动画卡片,是很搞笑的生日快乐的卡片,我到现在都不明白她为什么要送我卡片。

老苏说到这里的时候,五尺男人居然露出了笑容。然后我才第一次知道有个名叫绿荷的女孩,后来我才开始注意她。我发现她和别的女人不太一样。

老苏,你别老啊老啦,开始发春啊,女人,还不都一样啊!

她真的不一样,别的女人因为我是校长,会在我面前装妩媚,装柔弱,甚至有些故意挑逗,这个你自己应该比我更明白,你位更高权更重。

我当然明白。

可是她从来没有,我不知道在她眼里我是什么?我刚一进校,她们一群人带完高三,说好的奖金没有兑现,她居然当着我的面说“你说话不算话”

哈哈哈,那是不是这样?

老蔺,是的,我食言了,但是那时候我刚进校,学校很多东西不是我说了就能实现的,你还不理解吗?

理解理解!

可是她却不理解,我那时候初来乍到,一切工作都需要我去开拓,那么多老教师,她们的排外情绪还是很大的,我那时候也年轻啊,别人也会质疑,她却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直接这样说我,你让我情何以堪。况且她还比我年轻呢,老教师给我难堪,我就当是尊老了。

呵呵,老蔺,那你就当是爱幼了。

是啊,其实刚开始那几年的工作真的让我体会很多,当校长这么久,什么世态人情都看透了,你落魄的时候,你辉煌的时候,算了,不说了,男子汉大丈夫,这些算什么!还记得她第一次当班主任,我找她,说有个同学的孩子想住在她寝室,能不能帮忙管一管,她居然毫不犹豫的回绝了,说“我不愿意”,也不知道找个理由,委婉的说明自己的难处。

我中午巡视的时候看到整个校园里的孩子都静悄悄的趴着在午休,就她们班,她在教室里,学生们却还在那里看书的看书,做作业的做作业。

我一校之长,和言悦色的和她讲,中午要让学生午休,她居然理直气壮的说“可是学生说睡不着”

呵,你又怎么办?

我能怎么办,我只好找德管处主任,让他找她谈。

班主任当了两年,她来找我,整个人那么直挺挺的站在我的办公室,开门见山的说“校长,我要去考教育硕士”,我和她说很难考的,她说“我要去试试”。

老苏,我知道你们校长是不喜欢教师脱产读教育硕士的,这个政策也没有实行几年就被叫停了啊。我现在倒是发现这个人是有点个性的。

是的啊,老蔺,现在我和你讲,其实那时候我也耍了一点心计的,我并不希望有教师去考教育硕士的,那时候的教育硕士是脱产一年的,我是不希望她们去报考的,但是不告知又不好,于是我是在8月30日的时候宣读通知的,那时P城报名已经截止了。她倒是好,居然来找我,那我只能同意,然后她赶到外地直接去报名,居然考上了,然后就这样撇下学生走了,我还得另找班主任接任,关键是地理老师啊,为了她脱产去读书,我只好临时招聘了一个地理老师,可是这样匆忙应聘来的老师,真的不怎么样?学生们不喜欢。哎,以为这么纵容会换回她的感激,结果,读教育硕士的时候回来找我。

哈,读书期间还回来找你?做什么?想你了,来看你了吗?

她递给我一张结婚请柬。

呵,你去了吗?

我有病啊!于情于理我都不会去,一我是校长,她以为她是谁啊?我会去参加她的婚礼吗?

二,我怎么愿意看到她为别人披上婚纱。

那你怎么推却?

我告诉她“我刚好要带队去德国,没有空去。”

她呢?怎么表现?有没有失望?

没有,至少我没看出来,这是我最伤心的地方,我发现都是我自作多情了,可能在她眼里我就是一个校长,她来给我请柬是一种礼节而已。后来,她挺着大肚子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直到有一天周五,居然打电话给我说“校长你有空吗?我想找你”


我说“你有事就电话里说好了”她说“我想请产假”我就告诉她“写张请假条交给我吧,等周一的时候我请好代课老师做好交接工作就可以了。”可是周一她居然没有来,听说生了个女儿。生了女儿的她和原来不太一样了,但是又还是和原来一样,还是那么安静,那么远远的坐在会议室的角落里看着我,真的,开会的时候,有的人在聊天,有的人在批作业,有的人在打瞌睡,只有她,每次开会都那么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我说的话,好笑的她会笑,不好笑的她会皱眉,好像整个会议室就我们两个人在交流。我和身边的书记聊一会天,抬头发现她在看我。

老苏,你有没有觉得,她是真的喜欢你,可是自己不知道。

是的啊,后来我就大概知道了她的性格,她可能并不是对我有意见,反而是喜欢我信任我所以才对我毫无芥蒂的有话直说。所以,台湾的时候我就试探了!

你倒是说说台湾怎么了?

不想说了,反正她没有看上我。回来之后她就疯了,她老公来交请假条。

她老公,怎么样一个人?

不怎么样,长的没我帅,但是看上去很老实,但是万万没想到,也会做这种事。

他做什么了?

不是和你说了吗?他出轨了。

你是男人啊,你不能只允许自己偷腥,不允许别人偷腥。

哎!可是,我偷腥,我不会让老婆孩子知道,他怎么搞的,让老婆知道了。

哈哈!水平没你高!

别打岔,发疯之后她来上班了,一切还是和原来一样,她还是远远地看着我,没事不来找,有事就来找。她又为什么事来你找你?

她说要当班主任,我说如果为了评职称就别当了,如果真想当就当吧。

老苏,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女孩,那时候我也在,她来找你,你让她坐在你身边。

是的,就是她。

你觉得她怎么样?

老苏,那时候我就觉得你怪怪的,没见你对别的女人这么有耐心,这么温柔过,不过她长的并不漂亮啊!

恩,不漂亮,但是就是很特别,眼睛,眼睛很专注很明亮,一尘不染。对了,还有,她笑起来最好看,真的,很明媚,就像是阴天的时候突然出太阳一样的感觉。老蔺看老苏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在想:你现在的脸也像是乌云天的太阳啊。

后来怎么样?她当了吗?

你一走,她就来找我说,“不当了”

好笑的女人,立场这么不坚定,主意换的够快的啊,难怪会疯!那后来职称怎么样?难道你徇私舞弊给她填了3年班主任?

也不是立场不坚定,是我和她说:如果是喜欢当班主任就当,如果是为了评职称还是别当了。

你为什么这样和她说?

我希望她能做喜欢的事。

你对她够好的啊!后来呢,职称怎么办?

3年后她又来找我,说“校长,我看文件说教育硕士可以初定为中教1级,不知道会不会占了学校的名额。”我不知道她把我当成什么?我怎么可能阻拦她,于是我说“只要文件规定可以,我不会阻拦”直到半年前,也就是她再次疯掉之前,她和我说要请假去画画,那是第一次她在我面前流泪,也是第一次说了那么多的话,原来的她就是有事才来找我,很简单的说几句话,说完就走,好像她才是校长。你不知道,那么多年,我只看到过她的笑,她的倔强,从来不曾看到她流过泪,我的心,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哎!难道就是有人说的柔肠寸断吧,为什么男人就是看不得女人的眼泪。那一刹那我原谅了她。

原谅?老苏,你不是说是因为你她才疯掉的吗?谈何原谅?该是歉疚才对啊!

是的,人人都说我该对她负责任,一个老教师,还在我面前倚老卖老直言不讳的说“你该对她的病负责”。我一句话都不说,她尚且在我面前如是说,谁知道背后有多少谣言?我也是被冤枉的啊!我又没怎么样她,难道爱也有错吗?哎!我想我和她都是受害者,谣言的受害者,可是她太脆弱,而我早已对谣言视而不见,当了那么多年的校长,谣言不算什么,比谣言更厉害的恶意中伤,误解等等太多了。所以我还是觉得愧疚,是我把她推到了谣言的顶峰。


老苏,终究是因为她太脆弱,你无须自责。就是我还有一点很好奇,我越来越好奇,第一次,她知道自己为你疯狂,只有1个月的时间就来上班了,还和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她是怎么做到的?她不觉得难为情吗?就算不难为情,她怎么能那么坚强的面对别人看“疯子”的眼光。

我也很好奇啊,不过现在我知道了,那时候她可能在自欺欺人,她压根不知道自己疯了!对了,请假条写的不是“精神分裂”,我忘了,好像是其他的什么很常见的病,估计她也以为我们不知道她的病情,所以她才那么自自然然的。

怎么可能?老蔺说。

真的,8年来我们相安无事啊,从来没有收到过她的只言片语。

噢,那也有可能她在压抑自己的感情。老蔺说。

那为什么能压抑8年,今年就不压抑了?老苏反问。

被你这么一说倒是有可能她并不知道自己的情况,是遗忘吗?

不知道,老蔺,我现在真的很烦恼,我觉得我也要疯了,我都觉得“疯病”是不是也会传染?我觉得自己对不起她,如果没有8年前,也许她不会疯,如果她不疯,也许她老公就不会出轨,她老公不出轨,那她就不会自杀。

老苏,你不要这样想,这样真的会把自己逼疯。我看你,你没有做错什么?是她,你爱的女人太特别了,太脆弱了。不过,老苏,我也真他妈的觉得奇怪了,现在的教育系统也是怪了,其实现在老师很多有心理疾病的,上次月亮中学的一个女教师据说因为抑郁症自杀了。所以现在这种事很多的,她的自杀和你没有关系,是她自己生病了,再有关系也是她老公的关系。

哎,只能这样想,老蔺,我们学校也有很多老师的假条是因为抑郁症啊。精神疾病很多人都不敢说出来,有些轻微的带病上班的不是没有,我们学校就有,很多学生也都有心理疾病。老蔺啊,你知道我多难受啊!如果当初她给我写信,我能回,如果她告诉我她老公出轨,我给她开导,如果……

“老苏,我知道你难受,可是当初你也没想到会这样,当初你的出发点也是对的,只要你安得是好心,结果不是你可以预料的,放过自己。你要知道,你今年几岁,55了吧,再难受也无济于事了,你该学会珍惜,珍惜你身边的人,老婆和孩子,不要让悲剧再次重演。

人世间的很多问题,都是情感问题导致的。1919年在哈佛大学,陈寅恪曾对友人吴宓阐述自己的“五等爱情论”:第一,情之最上者,世无其人,悬空设想,而甘为之死,如《牡丹亭》之杜丽娘是也;第二,与其人交识有素,而未尝共衾枕者次之,如宝、黛是也;第三,曾一度枕席而永久纪念不忘,如司棋与潘又安;第四,又次之,则为夫妇终身而无外遇者;第五,最下者,随处接合,惟欲是图,而无所谓情矣。你就这样想,你们是介于一等爱情和二等爱情之间的一等半爱情。

哐当,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老苏把手中的酒杯砸向了地面,同时无奈的用拳头砸了桌子,然后像个孩子一样趴在桌上发出了呜咽的声音。


老蔺就这样默默的坐在他身边,摸出一根烟抽了起来,包厢间,是烟雾,是酒气,是破碎的玻璃渣子,还有一个男人压抑的哭声。

老蔺想:自己劝别人总是很容易,理论一大套一大套的,可是事实呢?谁不为情所困,不为情所伤,男人总是过不了女人关,女人总是过不了情关,如果没有婚姻的捆绑,这个世界会怎么样?

歌声响起

那么多年

那么多年

痴心的守望

暗暗的悸动

只以为你是神奇

是一个完美的存在

某一天

神秘的面纱揭起

却发现你亦不过是普通男子

有一切人性的弱点

一千遍的和自己说

他不值得你如此痴心

一万遍的告诉自己

他不值得你如此念念不忘

某一天

神秘的面纱揭起

却发现你亦不过是普通男子

那么那么多年的曾经是多么的愚蠢

忍不住为愚蠢的自己独自垂泪

暗自神伤

到头来

却发现

自己依然愚蠢

愚蠢的居然不知道这种情愫

叫做爱情

一个人的爱情

等明了一切

等一切明了

那些都已经成为曾经

我是不是可以说

我爱过

只是爱过而已

可是我还是爱你

爱到疯狂爱到痴迷爱到失去判断

只是

再也不会爱到

失去自己

因为我知道

我只是爱上爱情

40番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