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男子的完美一天

西安中年人很好辨认,一水儿的寸头,圆寸/板寸/小平头,基本不留长发,除过谢顶的。

有时候喜好穿个对襟的衣服,圆口布鞋,目光斜睨众生,看谁都觉得是个瓜批,向往着住进终南山里头的悠闲日子。

他们的一天从早晨开始。

起床,洗漱完毕,下楼坐公交(开车或者骑电驴)去常吃的摊子吃一碗胡辣汤,要两个馍,辣子一定要汪。


肉丸糊辣汤


吃起来啧啧作响,呼~噜~噜~,然后吸一口被热气烘出来的鼻涕;呼~噜~噜,吸一口鼻涕,呼~噜~噜,如此循环往复……吃完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声,扯一截桌上的卫生纸擦个嘴,给老板把钱撂下,扬长而去。

然后坐公交上班,站在车上,一手抓着栏杆,一手褪下手腕上的珠子,捏在手里,一圈一圈的搓着。不时地借着车内的灯光端详一下珠子的包浆和成色。

到公司了,打开电脑,拿着茶杯不急不缓的走进卫生间,杯子搁在洗手台上,顺便先去厕所占个坑位,躲在卫生间里抽根烟,甭管有没有屎,早晨占坑才是人生一大享受,尤其还是抽着烟。蹲到腿麻了,烟也抽完,提裤子冲水,洗个手,把被子上的茶垢清洗干净,回办公室。

翻开抽屉,拿包茶叶,捏一小撮放进杯子,一边跟办公室里的同事打招呼讨论昨晚的球赛并及时发表看法:踢的都是锤子球么,一边按着饮水机的龙头泡茶。

吹一下水面的浮沫儿,呷一口茶,慢悠悠的坐在电脑前,打开浏览器,登陆一下微博,看看西安这会儿都有啥事发生。发现有抓小偷的就评论:抓到小偷就把狗式的手给剁了!看他下次还敢偷东西不!对于埋怨西安小偷多的,及时予以反击:哪个城市没有贼娃子呢,你要不喜欢西安,就赶紧滚!瓜批!

瞅一眼外面浓厚的雾霾天气,赶紧发个微博:雾霾好严重啊,路上都堵成怂了。

掏出手机,打开微信,找到自己关注的微信订阅号,往朋友圈分享一篇《赶快收藏!雾霾天气吃这些东西能清肺!》,然后给朋友圈里的各个朋友挨个儿点赞。

打开qq,瞅一眼工作群里都在说啥,然后跟朋友在qq上谝闲传,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昨晚窝谁请吃烤肉一不小心喝多了/那谁现在牛批了,又能咋!我就不鸟他/昨晚那谁都踢得锤子球么/时事完球了,贼他妈起!

快到中午饭点儿了,看看窗外的天气,寻思着去吃一碗油泼面还是泡馍。举棋不定,然后决定跟同事们一块儿去吃个饺子,一出公司门口,立马点一根烟,美美的砸上一口。

同事说:你看雾霾这么大,也不怕把你抽死了。嘿嘿一笑,狡辩说:人活一辈子,图撒么!就图个爽。管锤子呢,反正都得死,史他妈。

说完,再猛抽一口,吐一米五长的烟轨,身周烟雾缭绕,如菩萨一般法相庄严。

吃五两饺子,大肉萝卜馅儿,要酸汤的,香菜辣子一个不能少,饺子端上来,低头猛吃,吧唧嘴的老毛病不改,吃完酸汤必须喝的见底。然后往椅背上一靠,点根烟,边大声聊天,边等同事吃完。

待一出饺子馆,走在裹挟着冷风的雾霾里,打个嗝儿,跟同事聊昨晚跟朋友吃烤肉喝了多少酒,前天打牌赢了多少钱,俺有个伙计,牛批很……

回办公室,其他人都开始午休了,他在办公室里接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接,声音超级大,电话内容包括但不限于赵哥,哈哈哈哈,你咋想起兄弟了啊/你跟窝怂还社锤子么,咥狗式滴/诶哎,李总,前段时间跟你谈的事儿你看咋向……伴随着一阵额贼额贼额贼的感叹声。

打完电话,意犹未尽的刷一遍朋友圈,打开网页刷个微博,接着泡茶,咕嘟咕嘟的喝着。下午提早从公司走,见谁都和气打一声招呼,回家换上球鞋球衣,摸摸七个月大的肚子,跟几个伙计去附近的足球场踢球锻炼身体。

跑不动,踢个半场。

技术不行,踢球全靠嘴,传球传球!射门些!你倒是能歘!踢滴烂滴跟中国队一样。轮到自己,脚下没个准头,一个大脚把球开到了离场地30米的地方,也不想去捡,叉着腰站在球场边缘大喊:诶~~~~~!那边滴,帮忙把球踢过来!

连跑带喊,15分钟就怂了。

肺里头烧的火烧火燎,开始耳鸣,浑身不听使唤就好像被车撞了一样。脚步蹒跚的走到球场边上,盘腿坐下,披上厚衣服,一边喘气一边从兜里掏出烟和打火机,缓缓地咂着,看着球场里还在奔跑的伙计,内心里充斥着填满八荒的孤寂。

终于缓过来了!拿出手机,晚上约个局,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披着衣服,回家冲个澡。坐在沙发上抽根烟,暂歇一会儿。

然后出门赴约。

拿饭局来说吧,多数是吃烤肉。伙计说,打两瓶干啤。赶紧摇手,不喝咧,昨儿晚喝大咧,现在还头疼。一众伙计不答应了,出来吃烤肉你不喝酒是来弄怂尼!那就喝一杯吧,我给你说,真喝不了的……老板,再来一打!

喝多了就开始吹牛,咹,兄弟,你看哥这串子!小叶紫檀,你看这成色,你看这包浆,整个西安市这是独一份的!伙计明显不服气,贼贼贼!你这都是锤子嘛,你这一看就是在西仓东边那个假藏民那买滴,你看额这!前段时间去西藏专门买的,活佛开过光的……声音盖过烤肉摊上用喇叭播放着的《小苹果》。

然后又扯闲篇,说些咱是伙计,这话我就跟你说说之类的废话。

时间一瞬间就到了晚上十点多。

买单的时间到了,虽然醉眼朦胧,但一定要扎势!大着舌头:我跟你们说,今儿这钱我掏了,伙计们在一起高兴比撒都重要!谁都包跟我抢!

来!伙计,收钱!

付过帐,转身站在路边拦一辆出租车,一个伙计扶着一块儿钻到车里。其他伙计众星拱月般交代司机:把俺这伙计一定要安全送到。

“嘭”的一声摔上车门。

然后掏出电话:喂!嫂子~俺哥今晚可又喝多了,你说这人些,拦都拦不住,这会儿刚上车,那谁跟着一块儿,你到时候在楼下接一下俺哥。挂了啊!

到家,下车,在媳妇骂骂咧咧的声音中,酣然入睡。

生活甜的跟蜜一样。

(作者:陈老师,转自陈锵锵微信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