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起来了

沙棘

青青的河边,有如我高的艾蒿草,有比我长的晾衣石;矮矮的房子,有比我高的米醋缸,有如我长的花枕头。这样的画面总是会在我逐渐长大的脑海中冒出来。

石头垒的房子坐落在深山里的小村庄,门前有一条小河流过,就象童话故事里的场景一样。房子里有姥姥和不暗世事年幼的我,偶尔还会有外公。记忆中,在村子里的时光总是暖洋洋的,由于河边树林特别茂密,阳光总是定时从树缝里钻进来等着和我捉迷藏,我会趁姥姥不注意跑出来蹲在河边蒿草里让它找不到我。风吹过来,草儿摇摆着碰到我怕痒的皮肤,惹我咯咯的笑着,静悄悄的村子便回荡起我稚嫩的童声。斑驳的树影从我身上轻轻掠过,此时我会站立起来,抬起头看着变幻的光线不由自主的踮起脚伸出小手想去抓它,然后紧紧的握在手里跑到大树下,坐在冒出地面的树根上小心翼翼的一个指头一个指头的展开,咦,怎么会啥也没有?看着空空的手掌心我会好奇的想,它是啥时候从我手里溜了的?哦,明白了,可能刚才跑的太快了吧,把它掉地下了,看,路上有好多明明亮亮的斑块在闪烁着,我又灿烂的笑开了。玩累了,找一块河边的晾衣石躺躺,眯着眼睛望向蓝蓝的天空幻想仙女下凡。

姥姥的石头房子顶上伸出圆圆的烟囱袅袅的飘出白色的薄雾慢慢的随风飘摇散开,我就知道到了给肚子装东西的时候了,便伸手拨着光线哼着儿歌跳着回家了。炉灶里红红的火苗舔着锅底,我可以一直蹲着看到脚麻,偶尔还会吹上一口让它东倒西歪,又会惹我笑半天。姥姥做的莜面栲栳栳最好吃,夹一个饱蘸用油呛过的蘸水放嘴里,好吃的让我抬头看着姥姥憨憨的抿嘴笑,姥姥也会笑着看我鼓起的腮帮子用手抹去我嘴角的汤汁。每当夜色把整个小村包裹起来时,姥姥会点一枝蜡烛掀开炕头的醋缸,用里面放着去了皮的柳树枝搅上几下,浓郁的醋味把站在醋缸旁的我酸的闭眼咧嘴打一激灵。夜深了,炕上的我已抱着姥姥做的绣花枕头甜甜的睡去,梦里仙女真的下凡了。

深秋,漫山遍野的醋溜(沙棘)黄澄澄的铺一坡,姥姥跨着篮子拿着剪刀拉着我去采摘,等再回到家,我衣服上已经印上好多黄色的沙棘汁,斑斑点点特别好看,我凑上去闻闻,酸酸甜甜的,稚嫩的笑声便又荡漾在小村子里了。

这个小村子有个好听的名字叫鱼儿泉村,没人告诉我村里的那条河叫啥,我想应该叫鱼儿泉吧。鱼儿泉村坐落在深山里,那里有太岳林局的一个林场办公处,外公是林场的书记,所以就把家就安在鱼儿泉村的鱼儿泉旁了,可能是人们觉得鱼儿泉村哪儿哪儿都好吧,就给林场起了个名字叫-----好地方林场,现在听来这些名字特别小清新。我会抽个时间再回去看看树影斑驳笑声朗朗。

都说人老的标志就是回忆,那我就确定老了,因为最近一直在回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