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二十七)一叶落

96
梅凉 Excellent
2017.01.24 15:44* 字数 3409

大梦过半(二十六)光棍节

光棍节是一个很严肃的节日,民间有些莫名其妙的习俗,比如吃鸡爪。单身汉吃鸡爪,这是什么设定?还有吃饭之前把筷子插在饭里祭拜,拜谁呢?

乱七八糟的说法一大通,其实大家也是不信的,只是那天便多了一个不去食堂的理由。

学校的食堂永远都是被黑的对象。北枫一中有一个7.27运动,旨在抵制食堂涨价,而不去食堂吃饭。也不知是谁发起的,先是前两天在学校各大角落里发现宣传小海报。

很简陋的小海报,满是愤慨,控诉食堂的菜色与价格不成正比,最近还加价不加量,于是号召全校同学在7月27日那天不去食堂,而以干粮充饥。

刚开始大家只是看笑话,心中对食堂确实不满,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食堂毕竟还是大靠山,三年读书都要靠它活呢,便只是当成话题聊聊,没放在心上。

谁知7月27号的时候,又是更密集的小海报袭来,不仅是食堂,还有教学楼甚至办公楼都有,字迹潦草,全是手写的。

看得出写海报的人有多么痛恨食堂。

大家都在猜这个人会不会被揪出来,然后被教导主任警告处分什么的。

不过直到毕业,也没有人知道是谁发起的7.27运动,看样子应该是“团伙作案”,不然那么多的小海报怎么贴得完?

这项举世瞩目的运动由此传承,等梅凉他们毕业后,学弟学妹还在纪念这一天。其实,梅凉最开始也好奇这运动的发起者,最后在一堆小海报里看到了熟悉的字迹,便不再好奇了。林楠和方子皓的笔迹,她熟悉得很。应该是他们寝室集体的行动,因为亮哥那狂躁的笔迹也包含在其中。

7.27抵制食堂运动。

那天梅凉去吃了饭,因为那天有一星期里唯一一次体育课,还是上午最后一节课,可以提前吃饭呢。

吃饭能不排队,这么天大的好事,怎么能放过!

如果那天不是体育课,梅凉肯定也不会去了。

结果中午一去食堂,梅凉的肠子都悔青了。

打了一份小青椒炒肥肠,把盘子掀翻了都只看见四片小肥肠。

MD!早知道就不来了!还能为7.27运动做贡献!回寝室才知道,只有梅凉和班长两个人去吃了饭,其他人都吃的面包和泡面。

果然有骨气!

食堂是一个不得不去却又没办法不去的地方。学校抵制门口的小摊贩,就是为了给食堂更大的垄断权力。食堂的肉丸子有三分之二都是淀粉,食堂里,除了菜里没油,到处都是油,进食堂就有一股地沟油的味道。食堂的工作人员都有职业病,抽“鸡爪疯”,看到勺子里有肉就抽筋。食堂还用粉条包过肉包子。

不过,水煮肉片还是不错的呢。每天限量供应,虽然菜多肉少,还是蛮好吃的。今天光棍节,方子皓要带梅凉去吃水煮肉片,还要她回请。

也就是说,至少有一次一起吃饭的机会。仔细想想,今天是梅凉和方子皓第一次在一起吃饭。小学的时候,班里组织野炊,梅凉和方子皓一队。从头到尾的菜都是方子皓一个人炒的,梅凉连菜刀都没碰过。梅凉负责干体力活儿,捡柴要酱油打水什么的。那时候还没有“女汉子“这个词。

不过一组好几个人,也不算两人独处。现在已经是高中了,梅凉和方子皓认识应该有十一年,加上初中那段空白期的话。这第一次和他一起吃饭,只有两个人。无憾了吧。

“梅梅,这次我请你,你下星期可得请回来!”他知道她无法拒绝。梅凉平生最怕与人有什么纠葛,不管是金钱还是其他。

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我从来不屑去要。就算是一毛钱,是我的那就是我的,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夺走。对梅凉来说,亏欠别人就是天大的罪过。

所以梅凉从来没欠过别人什么东西,一毛钱她也会及时还的。

梅凉对方子皓没由来的自信感到气恼,故意说:“我偏不下星期请!”

方子皓一顿。

“下下个星期请!”梅凉见方子皓的表情很是满意,就是要气你,哼。

“不嘛,就下个星期。”

“下下个星期。”

“梅梅……”方子皓竟然有一分哀求的语气?

“就不!”不管你使用什么苦肉计,绝对不屈服。

“好吧……”方子皓认输。

吃饭的过程中,两人竟没有说话,出奇得安静。不,没说话不是很正常吗?也不对,为什么心里空落落的?难道自己还希望发生什么不成?算了算了,不想了,真烦。

光棍节中午,梅凉她们寝室只有她一个人去吃了饭。方子皓他们寝室也只有他一个人去了食堂。下午,梅凉想还是回去吃泡面好了,班长也不在,一个人去吃饭也没什么劲。所以下午最后一节课结束,梅凉慢吞吞地整理书卷。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梅凉前门出去,看到一个人,一愣。梅凉站在前门,林楠站在后门。

两个人很久没有好好说过话了,刚开始林楠还会来找她,她从来不理,他便明白她在故意躲他。

这样子的自己,跟当年有什么区别呢?梅凉觉得自己是个罪人。

“梅凉,我们去吃饭吧。”(他没有叫她“小梅梅”)

校里校外都是桂花树,金桂和月桂。

十一月,金桂大多凋零,月桂也将迟暮。

从教学楼去食堂,要经过喷泉池,岸边是一片草坪,最近刚移植了成片的桂花树。

北枫一中有个老校区,即将被拍卖,校长比较贼,把那里的花草树木能搬的都搬了过来。

大部分还是种活了,除了几棵杉木,搬过来的时候就是光树干,也不知是不是真的死了。

但是桂花树都活了,还在开着花。林楠和梅凉走在小道上,气氛很是尴尬。梅凉下意识地走在鹅卵石上,军训的时候,她和班长唱着军歌,光着脚丫走完了长长的鹅卵石小道,真是痛死了。

班长提着鞋走在前面,大声地唱着“军号嘹亮步伐整齐……”不时还跑调。

梅凉在后面慢吞吞地跟着,恨不得钻进地缝,装作不认识她。

这哪里是按摩,简直是折磨。再说谁敢断定那鹅卵石就是按摩的穴位,要是死穴就在脚板心,说不定她俩当场就壮烈牺牲了。

隔着喷泉池,风带来桂花的冷香。闭上眼睛,感觉那香味时而浓烈、时而淡然。

那么多桂花在一起,若是走近了,肯定会醉的,跟喝酒似的。

所以像夜来香这种奇香的植物,还是要种远一点好,距离产生美,走近了闻的话,完全不会感觉到香,是臭味还说不定。

而且夜来香长得很普通,很小的一朵,也不惊艳,种花的人常常不剪枝,绿色的枝桠交叉,看起来乱七八糟。

所以花,不一定要近看的才好。

不过荷花、梅花,不管近看远看,都是美的。

这个时候,桂花凋零时散发的香,有点像梅,冷冷的。

梅凉满脑子都充斥着花香,差点忘记身边还有个人。

“梅凉,你中午,是和方子皓吃的么?”

其实他本就看到了,这么问,不过是顺口,或许是想得到肯定的答案。

“嗯。”不辩解、不否认。再说,为什么要辩解?

于是又沉默。

很久没有说话的人,心里满是情绪,可是到了嘴边,却不知道先说哪句。

那一顿饭,吃得很是尴尬。

晚上亮哥和梅凉摆龙门阵,那个星期两个人刚好挨着坐。

“梅凉,你居然去吃饭了?”

“为什么不吃?”

“光棍今天好意思去吃饭?还是说,你有人陪?”亮哥故作高深。

梅凉不应。

“我们寝室今天就只有两个人去吃了饭,方子皓和林楠,问他们和谁一起,也不说。”梅凉不知道他是明知故问还是真不知道,班上谁和谁的关系微妙,大家都心照不宣。不过也有可能确实不知道,因为亮哥永远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问世事也是很正常的。

“太后!你太厉害啦!”梅凉正在发呆,林筱锋突然冲过来。

“一惊一乍的吓死我了!干嘛?”

“我刚才无意中百度你的名字,你居然是Z市市团委大会的学生代表?好厉害啊!我们区只有一个学生代表呢!”

林筱锋说的是九月的一个团委大会,换届选举市团委书记。梅凉是本区唯一的学生代表,没想到还能百度到她的名字!

在百度上搜自己的名字,最开始还没人想过。林筱锋怎么想到的?还搜梅凉的名字?

其实很很正常,北枫一中是Z市最好的中学,梅凉是北枫一中的团委副书记,自然就跟着正书记跑腿啦。

所谓的市团委书记换届选举其实也没那么牛,梅凉刚开始也被严肃的气氛震住,其实要选谁,怎么选,事先都会告知你的,这就是形式。

只要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写上特定人的名字就可以了。

不过从其他人的角度看,确实很牛啦。

梅凉的原名叫梅子悦,这个名字也不多见,以前网络还没那么发达,搜索“梅子悦”基本上出来就是她,谁知几年后,出了个杀人犯也叫梅子悦。还在第一条,真是……丢“梅子悦”的脸。

在百度上搜自己的名字,最开始还没人想过。林筱锋怎么想到的?还搜梅凉的名字。

有人发现端倪,要林筱锋解释解释。

“说!你没事查梅凉的名字干嘛?!”

“我……你们每个人的名字我都查过的好嘛,只有梅凉的标题最洋气啊。”

这个解释略显牵强,但也说得过去。

“哈?还查了我的?来说说,有我吗?写了什么呀……”大伙儿成功地被转移注意力。

实在太吵闹,梅凉揉揉太阳穴。一侧头,看到角落里坐着的林楠。十一月,我们已经是应考生了。

自从上一届师兄姐们的毕业,梅凉他们就进入了高三行列,暑假开始提前补课。

好像乌云密布,空气湿热,这个季节,还会有暴雨吗?

窗外飘了一片枯叶子,在空中打着卷儿。

是冬叶,还是秋叶呢?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二十八)理还乱

大梦过半(现代长篇)
20.2万字 · 7953阅读 · 10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