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你,一路繁花似锦

01

从村北回家时,大意的我被一个来路不明的男人手中的大铁钳套住脖子挣脱不开时,我顿时觉得天都黑了。

村南的大块头是最凶的,平日里总爱欺负我们。前段时间,他一家被狗贩子抓走后,闹得整个村庄狗心惶惶。后来我们几个聚在一起悲伤他的下场之余,还不忘恶毒地加上一句活该。

好了,现在报应来了,我也被抓了。

后来,我被装进了一辆大车。车内一片漆黑,各种叫声响耳不绝,车上的小伙伴绝不止百个。也不知辗转过多少路途,我们被拉到了集市里。

往来的行人在我们面前驻足,东挑西选。我旁边的倒霉孩子还以为是来买我们回家当宠物,可屠夫的刀落下来溅起一地鲜血时,他才幡然醒悟。

我又瘦又小,没什么人看得上我。但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日渐愈盛的恐惧与不安折磨得我闭不上眼。

好在今日有个男人又停在我跟前了,我打起十二分精神,眼神渴望地盯着他。他打定主意,手向我一指,我一颗心落地,长长呼了口气。

可他把我带回了家,然后敲开了你的房门。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你,黄小陌。

02

他说,你不是想要养只狗吗?

我很确定你想要的是只宠物狗。他一定是醉得糊涂了,才会到市场把我这待宰的土狗当成了它们。酗酒显然不是件好事,可要是多些像他这样的醉鬼就好了。

我以为你会失望,可你蹲下身,望着我在笑。你解开我脖子上的绳套,我一下躲进你的床底。你把一日三餐放在床边,几日后,我放下了心防。一次吃完饭后,看着在书桌上认真学习你,我踟蹰着缓缓走了过去,舔舔你赤裸的脚踝。

你像是受到了惊吓,转脸见我仰头看你。你伸手摸摸我的头,浅浅一笑。

这是我见过最美的笑了,如同春日里开满一地的野花。

你把我抱到浴室,可我还不习惯洗澡,我惊慌之下咬伤了你。我终究不是那些温顺的宠物狗,脾性暴戾,急了就会咬人。

你痛呼一声,你妈赶紧把你带去医院。你爸知道了这事,十分愤怒地说,今晚我就把这畜生宰了当下酒菜。

他把我从市场买走的那天,满身酒气,我寻思着应该是要被红烧了。后来才知道,那天是你生日,我是他送你的礼物。

不行,你坚定地告诉他,这是我的狗。

你没有因此怪我,讨厌我,还挺身维护我,我很感激。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当一只感恩图报的狗,每天看好家。

你爸每天下班回家,我都会摇着尾巴欢快地围绕在他身旁,他总是不耐烦地一脚将我撩出老远。当电视里出现可爱的宠物狗,他就会嫌弃地瞅一眼我。

你妈是个冷淡的漂亮女人,她总是不理会我的热情。那嗒嗒的高跟鞋声,让我害怕她更有甚于你爸。在你爸面前,我还能撒个娇要来小饼干,可我只敢在她进门时热情而礼貌地跟在身旁几步。

你不一样。

一到家,你总是先抱起我会把我抱到浴室,洗得干干净净,与众不同。我喜欢你身上的味道,那是茉莉花的清香。你总是安静地呆在书桌前学习,我喜欢前脚搭上你大腿,嘤咛两声,你就会揉揉我的头,宠溺一笑,这时我才会躺在你脚边安然入睡。

其实,睡在你身边我感觉更幸福,尽管那晚你第一次抱我上床共眠只有短短的一两个小时。在你熟睡后,我悄悄起身下了床。

虽然捡回了一条命,可在市场那几日所见的血腥场面,每每午夜梦回,总是吓得我魂不附体。

我多害怕噩梦里的求生挣扎,伤害到身旁酣睡的你。

03

你们一起吃饭,大大的饭桌三人各占一边,默不作声,气氛像苍白的墙壁一样冷冰冰。

我觉得你有些害怕他们,回话时总带着稍许畏惧。就像现在,你低头默默站在他们对面,桌上是一张打着八十分的试卷。他阴沉着脸,她则背靠沙发,手不停揉着太阳穴,一脸失望。

他生气地把试卷揉搓成一团,狠狠扔在你脸上。你眼里尽是委屈,却不敢辩解一句。

我以为只是这一次,后来才知道,每次给他们成绩汇报成绩,你总免不了要挨一顿训斥。他们看不到你的努力,也看不到你的进步,只看重那几个数字。

我再不敢在你学习的时候打扰你,只静静趴在你脚边,时不时抬头看看你。你几乎把所有时间都花在了学习上,只在星期天上午会带着我到外边走一走。我觉得家要比外面安全,不想出去,却一眼就沉溺在你的温柔里。

去哪都可以,只要有你在。

刚进公园不久,你就遇见了你的同学,坐在长椅上聊天。她脸有点肉嘟嘟的,齐刘海,扎着两根麻花辫,很是可爱。最重要的是,她身边有只美丽的宠物狗丝丝。她让我的心狂跳得很厉害。

我用爪子捋捋自己的毛发,十分酷帅地走到她跟前,热情地和她打招呼。我给她讲我经历的事,说得那叫一个惊心动魄,唾沫横飞。她却一直爱搭不理,姿态傲慢,眼里尽是嫌弃。

我很生气,对她的好感全然不见,不爽地在一旁刨草。品种高贵了不起呀,长得好看了不起呀?狗眼看狗低!我居然还对她心动了,真是瞎了我的狗眼了。

你和她聊了很久,我见你难得出来放松心情也就没催你离开。丝丝玩草玩无聊了,就向我走来。她可能后知后觉,我讲的故事生动好听,要比在一边傲娇地玩草有趣多了,我即刻起身摆了一个帅气姿势。

果然,她一个爪子搭在我身上,抛了个媚眼,说,你再给我讲讲故事呗。

讲你个大头鬼!

我直接一脚把她干翻倒地,蔑视了她一眼,高冷地走开。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你们先是目瞪口呆,然后笑个不停。

回到家,你又变得小心翼翼,连走路也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客厅放着电视,你爸只是看了你一眼,带着无言的责备。你妈躺在床上,脸敷着面膜,她也不管现在是白天。第一次见她敷面膜,我还以为见了鬼,小心脏被吓得可不轻。

说来也奇怪,我总觉得他们不像夫妻。平日里回到家,基本没什么交流,更像住一起的陌生人。

二毛是我以前的朋友,他和村头的阿花恋爱了一段时日后,觉得没了当初的激情。他妈就教育他说,爱情这种东西只会有两种后果,一是变没,二是变成亲情。变成亲情后,双方就会变得安静少话,因为所有的海誓山盟和甜言蜜语在热恋时已经说完。

二毛不信,我却觉得这一番话颇有道理。过日子本来就是平淡如水的,柴米油盐成了生活的中心,琐事也就一大堆,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天天搞浪漫。

04

见到你爸那天,我原以为他是个酒鬼,而他不过是心情不好。今晚他回家回得很晚,还喝醉了,不知是什么事又令他不开心。

你听到动静,赶紧从房间里出来将他扶到沙发上坐下,泡了杯茶。我不喜欢他这样,酒气实在难闻,可还是走到他脚边,用身体蹭蹭他。

妈,爸他喝醉了。

她出来,你湿了毛巾递过去。她刚为他擦去额上的汗,他睁眼,一把将她的手打掉。她不满地说,你发什么酒疯。

我发酒疯?他红着眼大声质问,你还想瞒我到什么时候!

她转脸看向你,用命令的口吻让你回房间去。你走到门口,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然后默默开门关门。

他们气势汹汹,我躲在客厅的角落不敢上前。在他们的争吵声中,知道了前因后果。她每日带着精致的妆容上班,凭借努力让事业一步步上升。他却终日疑心不断,觉得她和上司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他前些时间在谈的一单生意,眼看就要成功了,却在今日被她的上司抢了去。这根导火索点燃了俩人间紧绷许久的引线,战争也一触即发。

我和二毛有时也会为了根骨头打个你死我活,可过后就和好,可他们不会。

后来,他们隔段时间就吵,虽然不会动手,但吵急了就扔东西。靠枕,水杯,遥控器,眼前有什么就扔什么,我在一旁有时总会跟着遭殃。久了我就聪明了,每次她把你赶进房间时我也跟着跑进去。虽然隔了道门,但没什么用,愈演愈强的争吵声还是会把胆小的我吓着。

你一定很害怕吧?我蹲坐在你床边,你不停抚着我的头问我。

你有时会双手抱腿,悲伤地看着紧闭的房门,像个雕塑。有时会蒙头盖住被子蜷缩着,听不到抽泣声,可起身时双眼通红。

我只能跳上床,舔去你脸上残留的泪痕。

再后来你也变聪明了,他们一吵架,你就带着我出门。你把我带到流浪狗经常出没的地方,买上几个面包,他们就蜂拥而至。

那里还有一个老流浪汉,我还以为他是坏人,马上把你护在身后,全身警备。你给他买了面包和水,他接过后有礼貌地对你道谢。他流浪过许多城市,对于家乡的记忆早已模糊。我们常去,他也总在,日子久了,你们成了朋友。

说到朋友,你好像只有邻居陈宁久这么一个朋友,你叫他阿久。阿久学习很差,他以前的同桌一边吃他带的零食一边在背后嫌弃他。你作为他的新同桌,在学习上对他尽心帮忙,从不像他人那般。

我也很喜欢他,从没对他展露敌意。他来家里玩时,也总会第一时间抱着转上一圈。后来阿久搬走了,我忧伤了好几天。

你比我更伤心,可没关系,以后我来当你的朋友。

你晚上复习功课时,我在一旁负责用身子给你暖脚。你看电视娱乐节目时,我会欢叫几声陪你欢笑。你睡觉时,我会用嘴叼好你翻身时不小心踢歪的被子。

我喜欢你安静坐在窗边看书的样子,你就像洒进屋的阳光,照亮了整个世界。趁你不在,我偶尔会爬上你的椅子,用爪子翻开放在桌面的书,嗅一嗅。墨水的味道不好闻,可你每次闻着新书,眉眼间都会有那独特的欢愉,我还以为会是酥骨香。有时书会被我弄掉到地上,你一回来我就舔着你的小腿撒娇,可即使不这样,你也从不会责怪我。

我自己在家的时间总是很难打发,这儿打个盹,那儿趴着发下呆。每天中午,当墙壁上的旧时钟敲响了十二下,我就会奔进你房间,趴在我伸起两个前足就够得着的窗边。半个小时后,你就会刚好回到楼下。

我兴奋地朝你叫,你笑着朝我望来。

05

他们经无数次争吵后,在一次饭桌上,她提出了离婚,平静得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你没说话,只是加快了闷头扒饭的速度。

你说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想想我?冷战的时候,吵架的时候,谈离婚的时候,哪怕有一次想过我,他们也舍不得这样做吧。你在房里紧抱着我,顿了一下,又说,要不,我带着你去流浪吧。不过,到时你肯定会变得脏兮兮的。

你嘴角笑着,眼泪却打湿了我的毛。

可这婚并没有离成,因为你爸他几天后死在了回家的路上。他酒驾,出了车祸。

家里很长时间空气中都蔓延着悲伤,没了酒味,没了吵闹,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清脆地回响。

你不在时,我总见她呆坐着,手里拿着张相片一动不动,神情恍惚,完全没了女强人的模样。我走过去,舔舔她的手,伏在她脚下低声嘤咛。我也很难过,我在家里各个角落到处搜索,却再也捕捉不到一丝他那熟悉的味道了。

你渐渐养成了一个习惯,在睡前爱给我给我念书。你背靠床头,被子盖至肚子,我就趴在你身旁。你的声音像流水,像鸟鸣,像风声,低吟浅唱,令我沉迷。

你偶尔会给我念现代文学,也读些外国文学,但最喜欢给我念鬼神之说这类的故事,我也最喜欢听各路神通广大的神仙与各色妖怪相互斗智斗勇了。

这是我一辈子度过的最美好的时光了。

你念了高中,学习繁重,各种作业卷子经常做到深夜,但每晚仍旧会抽出半小时给我念书。她更加努力地工作,可是变得温柔了。我再向她撒娇时,她也会微微一笑,纤细的手指搭在我身上,从头抚到尾。

而你变得越发懂事,她晚上一回到家你就捧出热气腾腾的饭菜。她终于像个妈妈,伸手揉揉你的头,满眼慈爱。你很高兴,吃饭在笑,些作业在笑,睡觉也在笑。

她正为你织一件过冬的毛衣,手法并不娴熟,却十分认真。这是她要给你的惊喜,我答应过她要保守秘密。

她不再见到你的成绩单就失望生气,而是开始鼓励你。为了不辜负她的期望,你更加努力,终于考上了国内的一所重点大学。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她做了一大桌子好吃的菜,我也大饱口福。

第二日,你牵着我去看了老头,把这好消息告诉了他,他笑得就像此刻的夕阳。

这个给你,他说,这支掉漆生锈了的钢笔,随身了几十年。

告别他,我们来到了公园。你躺在草地上,左手微微托头,右腿斜支着地面,呆望着浸染了大半个天空落霞,眼神忧伤。

风起了,你额前的刘海时起时落,几颗青春痘若隐若现。

我知道你在难过什么。我低下头,重重吻了你的唇。

你坐起身抱住我,笑骂,你个坏家伙!

坏就坏吧,我仰起头,不停亲吻你的脸,你的鼻,你的眼。

你反抗不了,只好边笑边逃,我在身后穷追不舍。你明朗的笑声犹如挂在饰品店门前的那串风铃,引得路人纷纷停步注目。

06

你要到外地念书了,她无暇照顾我,决定把我送到乡下的外婆家。车窗外不停倒退的树木晃得我眼花,我把注意力放在了将我紧抱在怀里的温暖的手。

你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有些苍白。无名指起了两根倒刺,食指的倒刺刚拔,残留几个小红点。

这应该会疼,我小心舔了舔。

我仰头,你咬着左手的拇指,望向窗外,眼睛有点红。你一难过就爱咬左手的拇指,阿久搬走的时候是,爸爸不在的时候也是,现在还是。

车开得那样快,短短几个小时就到了。

路过一片金黄的麦田,白发苍苍的外婆拄着一根木棍在家门口,半佝偻着腰,面容慈祥。身旁的小孙女头戴牵牛花环,满脸的天真烂漫。

你蹲在我面前说,阿初,你要等我回来。

阿初是你为我取的名字,很好听,我很喜欢。我吻上你,会的,我会等你回来。你把我交给了外婆,转身往回走,赶回城的最后一班车。

“汪!汪汪——”

我用力挣脱,可没跑出几步就被小女孩抓住了。你回头看了我一眼,片刻后加快了脚步。你知道的,那是我在呼唤你的名字。

我在这里过得很好,我还恋爱了。她是邻居家的小白,有一身雪白的毛,调皮可爱。可前几天她被狗贩子捉走了,知道她会有怎样悲惨的下场,我难过极了。我真的再不敢出门,每天在家门口趴外婆脚边。有时听她回忆过去苦中带甜的岁月,有时听她闲话家常。

在离开了你的日子,我才深切体会到,思念是如此折磨狗的东西,比饿肚子还要难受上百倍。

可对不起,我怕是等不到你回来了。

你舅正拿着铁棍朝我走来,他刚见到我时就双眼放光了。我被一条锁链套着,逃无生路。

你不要怪外婆没照顾好我,她对我可好了。每天在院子里给我洗澡,她满布皱纹的手很是舒服,我淘气抖飞的水花扬到她的脸上,她还笑得那么慈祥。

我想过逃,可我怕你来时找我不到。

我知道,你以后肯定会过得很好,上帝从来不亏待善良的人。

小陌呀,你不要太伤心了。

再见了,亲爱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曾经有段时间很痴迷追求提高效率的方法,总觉得找到了厉害的秘籍,就可以分分钟变身职场达人或是学霸。 尝试过各种复杂繁...
    Mr_CharlesWang阅读 746评论 7 29
  • 我老家的院子里有两棵粗大的桂花树,自从我记事起就一直待在那里,像两个孤独的守望者。 花开时节桂花香...
    广岛的风阅读 30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