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终于离婚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伊米crystal

2002年以来,中国的离婚率水涨船高,为了改善这种状况,民政局出台了一项新规-离婚考试,让想要离婚的夫妻通过做题考试,对双方的感情做一个考察,60分以上初步表明有挽回余地,60分以下可以初步认定婚姻关系快要破碎。

“妈的,这日子没法过了,一天天叨叨叨叨,还有完没完,离婚,必须离婚。”陈更气势汹汹的对着自己的媳妇阿香大声喊道。

阿香看着气急败坏的陈更,立马闭上了嘴巴,随即眼泪哗哗的往下流,退到沙发的一角,坐了下来。

“一天说你就知道抹泪,这日子没法过,离,必须离。”说着,陈更钻进了卧室,一阵噼里啪啦的翻找声过后,陈更没有好气的来到了阿香面前,“走,现在就去民政局。”陈更拉起阿香就往门外走。

“我不去,我不去,我不要离婚,你放开我。”任由阿香如何挣脱,陈更都没有停下脚步,背后“咣”的一声,房门锁死了,阿香哭的更凶了。

“闭嘴,哭什么哭。”陈更一边拉着阿香一边气急败坏的吼道。

阿香深吸一口气,渐渐平复了,只是身子时不时还在颤抖,她看着身边的男人,日子怎么就过成了这个样子,她也不知道。

一路上,阿香都被陈更紧紧抓着,尽管并不温柔,但阿香却莫名的觉得幸福,已经有多久没有这样拉手了,她已记不清了。

到了民政局,陈更取好号坐了下来,阿香依旧一言不发,她只是默默的看着他,或许这是最后一次看他了吧,想着想着鼻子一酸,阿香又哭了,陈更不耐烦的扭头看了她一眼,阿香立马紧闭嘴巴,咬紧牙齿,泪水愣是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6号请到3号窗口办理。”

陈更拉起阿香向3号窗口走去。

“离婚。”陈更将握了一路的户口本身份证结婚证扔到了桌子上。

“不好意思先生,”工作人员面带笑容的看着陈更,将证件推到了陈更面前,“现在我们这里出了一项新规,离婚前必须答一份试卷,只有达到要求了才可以办理离婚。”说着,工作人员将两张试卷放到了陈更和阿香面前,“男士请去左边答题区,女士请去右边。”

“什么狗屁规定,离婚还要考试?老子都多少年没有考过试了,以为我们是小学生吗,赶紧的,我要离婚。”陈更将试卷扔到了一边,对着工作人员大吼。

阿香没有理会陈更,一个人拿着一张试卷默默走向了右侧的答题区。

工作人员依旧面带微笑,“对不起先生,您只有考试通过才可以离婚,否则我们不会接受的,您请那边作答。”

“答就答,有什么了不起的,反正今天的婚必须离。”陈更抓起试卷怒气冲冲的朝向左侧走去。

一个小时以后,阿香和陈更相继走出了答题区。

“请稍等片刻。”工作人员笑着对他们说道。

阿香挨着陈更坐下,“现在离个婚都这么难,谁想出的馊主意。”陈更还在抱怨,但语气不再生硬。

“我觉得挺好的,你都答出来了吗?”阿香小声说着。

陈更没有回答,当他拿到试卷的时候,嘴里还在骂骂咧咧,当他看到第一题是“你的配偶的生日”时,他想都没想顺手写下了八月初八,心里还嘀咕着“这什么破题,这也叫考试?”第二题,你的配偶最爱吃的菜是?他再次不加思考的写下了“可乐鸡翅”,第三题,你们的结婚纪念日,陈更笑了,这题都太简单了,他很快答完了前面的所有的题目,当看到最后一题时,他皱起了眉头,“对目前婚姻的看法,提出离婚理由及今后打算。”他在心里问自己,真的要离婚吗?好像他什么都没有想过,最后,他放弃了这最后一题的作答。

“好了,你们的离婚考试结果出来了,跟我来吧。”工作人员来到陈更夫妻面前说道。

陈更抓住阿香的手站了起来,此刻的陈更有些矛盾。

“请坐二位,”来到办公桌前,工作人员示意陈更他们坐下,打开了手里的试卷,“你们的离婚考试结果出来了,陈先生90分,阿香女士91分。”

“这是代表什么意思?”陈更迫不及待的问道,“是可以离婚了吗?”

“不,不可以离婚,你们不符合离婚条件,请回吧,这是你们的试卷,留做纪念吧。”说完,工作人员起身离开了。

“等等。”陈更在后面喊道。

“还有什么事吗?”

“那个,那个这么高的分数,为什么不能离婚?”陈更有些结巴的问道。

“哦,我们这考试是低于60分才有资格离婚,你这都九十多分,离不了。”

陈更愣在了原地,阿香拉了拉他的衣角,“我们回家吧。”

这次陈更没有拉阿香的手,一个人先出了民政局。

“小心!”还未等陈更反应过来,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推了出去,紧接着一声紧急刹车声从身后传来,陈更扑倒在地,他隐约觉得那声喊叫是阿香发出来的,那么……陈更顾不得手上的疼痛,他从地上爬起向身后望去,马路上躺着的那个不是阿香又是谁呢,他拼命向马路中间冲去,看着浑身是血的阿香,陈更跪在了她的面前,他不停的喊着阿香,可却没有得到回答,陈更发疯似的抱起了阿香向医院冲去。

急诊室外,陈更一直跪在那里,他不敢想象没有阿香的日子他怎么活下去,直到此刻,他才明白阿香于他的意义,他们早已合为一体无法分开,只是生活的琐碎让他迷失了双眼,他想起离婚试卷中的问题,那不就是他们生活的痕迹吗,他们彼此了解,彼此熟知,有着共同的回忆,所以他们才能得到那么高的分数,所以他们才不能够离婚。

陈更一切都想明白了,他只祈求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好好爱她。

“谁是阿香家属?”

“我,我,”陈更颤抖着想要起身,却又倒了下去,他抬头望着医生,双眼通红,“大夫,我,我媳妇她怎么样了,求求你一定要救救她。”说着,陈更哭了,他拉着医生的白大褂不放手。

“请冷静一下,你妻子目前情况还不好说,需要继续观察,已经转入重症监护室了。”

“求求你大夫,一定要救救她。”陈更跪着恳求道。

“快起来,我们会尽力的。”

守在重症监护室门外,陈更每天望着身上插满管子的阿香,心如刀绞,他多么渴望时间可以倒流,那样他绝对不会提出离婚 ,他们也就不会去民政局,也就不会发生这场车祸,一切还和从前一样,那该多好!

每天陈更都会去附近的寺庙烧香,尽管他从来不信这些,但此时他更愿意去相信,每日跪在神像面前,陈更都无比的虔诚。

“施主,你是真心要救你的爱人吗?”突然,陈更的耳边响起了一声浑厚的问话。

陈更睁开眼睛四处张望,却毫无一人,那声音此时再次响起,“你不必张望也无需害怕,我是你所朝拜的神,我可以救你的爱人。”

“真的吗,你说的是真的吗?”陈更喜出望外。

“当然,但是需要你付出一些东西。”

“没问题,付出什么我都愿意,只要能够让她醒过来。”陈更不假思索的回道。

“好的。”

陈更睁开眼睛,还是那座寺庙,还是那尊神像,一切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可陈更却十分确定自己与神的对话,他连忙磕下了三个头退出了寺庙,一路奔向医院。

“大夫,大夫,我媳妇呢?”重症监护室门外,陈更望着阿香空荡荡的床铺大声喊着。

“哦,她已经脱离危险期了,已经转移到普通病房了。”

“是吗,太好了,谢谢你。”说着,陈更拿着从护士手里接过的病床号朝普通病房的方向奔去。

“媳妇,媳妇,”陈更坐在阿香的病床前叫着她,可阿香却依旧毫无反应,“大夫,这怎么回事?”

“她这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目前只是脱离了危险期,具体情况还要进一步观察,什么时候能够醒来,这个不好说。”

“阿香,阿香,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是陈更啊。”陈更对着阿香不停的说着。

第二天,陈更又去了寺庙,这次他祈求阿香能够醒来,神再次应了他的祈求。

“大夫,大夫,她醒了,她醒了。”陈更对着医院的走廊大声呼喊。

医生快速跑了过来,“请您出去,我们要对病人做进一步的检查。”

“大夫,我媳妇咋样?”见医生走出了病房,陈更快步上前问道。

“奇迹,真的是奇迹啊,你媳妇恢复了。”医生感慨的说道。

“真的吗,太好了太好了。”陈更兴奋的握住了医生的手,“谢谢你大夫。”

“不客气。”医生有些尴尬的笑着说道。

“媳妇,媳妇,感觉咋样?”刚一进病房,陈更便笑嘻嘻的问阿香。

阿香却用一种陌生的目光看着他,“你是谁啊,谁是你媳妇?”

“阿香,我是陈更啊,你不记得我了吗?”陈更焦急的看着阿香问道。

“我不认识你,你一定认错人了。”

“大夫,咋回事,我媳妇咋不认识我了?”坐在医生的办公室里,陈更有些疑惑。

“她这是车祸后遗症,车祸伤害了她的大脑,也损伤了她一部分的记忆力。”

“一部分?”

“对,也就是她最不想记住的那段记忆,她选择了遗忘。”

“怎么会这样,那有什么办法治疗吗?”

“目前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治愈,只能靠你了。”

走出医生的办公室,陈更有些垂头丧气,阿香被他伤的多深啊,她竟然选择遗忘他,他坐在走廊的长椅上,不知该如何走下去。

他再次来到了寺庙,但这次他没有见到神,尽管他依旧虔诚,神却始终未出现,阿香依旧不记得他。

“没关系,阿香,我给你讲我们的故事。”陈更坐在病床旁握着阿香的手,“你一定会记起我的。”

阿香迅速将手抽回,“对不起,我真的不认识你,可能我曾经爱过你,但现在我不记得你了,请你离开。”

“阿香,难道你不想知道你以前的事吗,你不想了解我们的生活吗。”

阿香没有回答,他看着眼前的男人,皱了皱眉,沉思了片刻,终于点了点头。

陈更笑了,再次拉起了阿香的手,“阿香,一会儿我去办理出院手续,然后我带你去我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等着我。”

陈更快速跑下楼,办理好一切手续后,回到了病房,“阿香,我们走吧。”陈更握紧了阿香的手,就好像刚刚恋爱时一样,一起走出了医院。

“阿香,我先带你去我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陈更温柔的看着阿香,启动了车子。

那是一座远在郊区的小店,店里人不多,却格外温馨,悠扬的钢琴曲在空气中飘荡,那一面放满了信件的墙壁格外醒目,陈更拉着阿香的手走进店里,坐到了靠窗的位置,“这是我们最喜欢的一个位置,也是我们第一次约会坐的位置,你说这里可以看到更多的景色,所以这里成了我们的专属座位。”

“二位来了,可是好久不见了,还是老样子吗?”店老板笑盈盈的来到他们面前。

“是啊,很长时间没过来了,”陈更笑着回答道,“还是老样子。”他看向了阿香,夕阳的余晖将她的脸庞应得红红的,就如同第一次约会一样,陈更不由得又笑了。

“香姑娘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店老板好奇的看向阿香,阿香转过头紧紧盯着店老板。

“没事,您先忙去吧。”陈更打破了尴尬,支走了店老板。

“我跟他很熟吗?”阿香问道。

“是啊,我们经常来这里,你每次都要嘲笑人家的那张娃娃脸,你总是盯着人家发毛。”说着,陈更又笑了,好像那画面就出现在刚才。

他们坐到了很晚才离开,陈更给她讲述他们的故事。

他们是在街上偶遇的,属于一见钟情那种,认识一个月便闪电结婚了。婚后,阿香做起了家庭主妇,并不是她没有能力,而是陈更舍不得阿香在职场拼杀,他爱她就养得起她,两个人的日子过的幸福而美满。

离开小店前,陈更带着阿香来到了放满信件的墙边,“这里也有我们的信件,是在我们结婚后写下的,写给七年后的彼此,店老板会按照信件上的日期寄出的。”

阿香扭头看向陈更,“那还有多久信件会寄出。”

陈更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嗯,还有两年三个月呢。”

“那也就是说我们已经结婚快五年了?”

“是啊,时间过的真快。”陈更拉起阿香的手,“我们走吧。”

“去哪里?”

“你跟着我就行。”陈更拉着阿香的手出了小店。

陈更带着阿香去了他们最爱去的餐厅,吃了最爱吃的披萨,他们一起去看日出,一起去看电影,一起走在他们相遇的街道上,一起回到他们温馨的小窝。陈更觉得时光好像真的倒流了,他们又谈了一次恋爱,还是那么的幸福,他为什么要离婚呢,每每想到这里,陈更都忍不住在心底咒骂自己是个混蛋,可即便如此,阿香还是想不起一点关于他们的记忆。

“想不起来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就当刚刚相识,我们重新来过。”陈更看着阿香说道。

阿香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只是疑惑的看着陈更,陈更将她搂进怀里,抚摸着她的长发,“傻丫头,一切有我呢。”

近来,陈更觉得胃口很不好,时不时胃疼的让他无法忍受,这天,趁着阿香做美容的时间,陈更来到了医院,“大夫,我最近胃不舒服,总是疼。”

医生给他做了胃镜后,一脸严肃的告诉陈更,“建议你再做一个切片看看。”

“切片?大夫,你什么意思,你是说?”陈更没敢把话说完。

“我们只是怀疑,为了进一步确诊,建议做一个看看。”

陈更木讷的听从了医生的安排,他不记得如何出的医院,他只记得再见到阿香时,他的心很疼。

“您好,这里是市中心医院,请问是陈更先生吗?”电话那头传来冰冷的声音。

陈更的手有些发抖,他应了一声,他知道宣判他未来的时刻到了,“您的检查结果出来了,麻烦您来一趟医院。”

“是癌症吗?”陈更的声音有些发抖,但他还是鼓足勇气问了一句。

“请来一趟医院吧。”

对方挂掉了电话,陈更瘫倒在地,他大口的喘气,却越来越感到呼吸困难。

“你没事吧?”阿香来到他的身边问道。

“哦,没事,我先出去一下,马上回来。”不等阿香回答,陈更冲出了家门。

“癌症晚期,建议尽快住院治疗。”

“我还有多长时间?”

“最多不超过半年。”

“谢谢。”说完,陈更出了医院。

此刻他明白了,这就是救阿香他需要付出的,陈更笑了,他觉得很值。

出了医院,陈更没有回家,他去了酒吧,喝到不省人事。

第二天睁开眼睛,他看到了阿香,他大笑着,指着阿香,“你还真以为我们的故事那么浪漫啊,真傻,那都是我骗你的,是我编出来的。”陈更笑得夸张而又真实。

阿香在一旁看着他,摇摇头,“不,我不信都是你编的,你骗我的,对不对?”

“呵呵,你还真是天真,”说着,他从身上掏出了户口本身份证结婚证,“看看这些,你知道你是怎么发生车祸的吗?是我要跟你离婚,在民政局门口发生的车祸,还以为我多爱你吗,真傻。”

“不,我不信。”阿香摇着头,泪水哗哗的流了下来。

“我最烦你哭,一天到晚就知道哭,滚滚,给老子滚。”陈更骂骂咧咧的赶走了阿香。

阿香在派出所了解了她车祸的地址,确实是发生在民政局门口,难道他们真的是要去离婚才发生的车祸吗,阿香觉得头好疼。

两个人再次来到了民政局,拿到离婚试卷时,陈更苦笑了一下,很快,他便答完了,而阿香看着试卷,想了好久,答案依旧无法填写。面对两人不足二十分的试卷,工作人员一脸的疑惑,“你们真的是夫妻吗?”

陈更和阿香都没有回答,工作人员没有再多说什么,最终,他们办理了离婚手续。

出了民政局,阿香头也不回的走了,陈更只是远远的看着阿香的背影,这时他耳边又一个声音响起,“你不后悔这么做吗,值吗?”陈更笑了笑没有回答,只要她好,一切都值得。


90天无戒写作主题训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