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节 门 派(十二)

张明乾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

:“党卫民逃下火车的一年之后,党卫民刚好10岁,有一天,一列从北京开往C市的火车进站了,片刻之后,车上的旅客们纷纷涌出出站口,经常混迹于火车站的党卫民早就掐算好了火车到站的时间,于是等在出站口伸出小手向出站的旅客讨要一点活命钱,基本上出站的旅客因为手里拎着包裹,所以很少有掏钱施舍党卫民的,不过有些旅客会将在火车上没有吃掉的残羹剩饭扔给党卫民,可不要小看这些残羹剩饭,如果运气够好,党卫民可以讨到足够自己两三天吃的剩饭,党卫民低着头捧着手心中充满期待,这时一页纸片从天而降落入党卫民手中,党卫民抬头一看,发现那页纸片竟然是一张如假包换的‘大灰狼’!党卫民乞讨的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面值的人民币莫过于‘大团结’,如今‘大灰狼’从天而降不禁让党卫民有些喜出望外,党卫民小手紧紧攥着大灰狼抬头望去,发现一名面色冷峻白发苍苍的瘦老头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党卫民觉得老人的目光像刀子一般笔直地刺入自己的心中,于是党卫民立刻低下头小声地说了句‘谢谢’,老人似乎并未听到党卫民在说什么,而是冷冰冰地问党卫民愿不愿意跟自己走,党卫民听到老人的要求也颇为诧异,因为他不知道老人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所以一时间不禁踌躇不决起来,当党卫民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发现老人早已走得无影无踪,直到这时党卫民的心中才涌起了无边的怅惘,出站口的旅客走光之后,党卫民美滋滋地回到了候车大厅中的一个属于自己的角落里,在他怀中的那张‘大灰狼’成了无价之宝,他甚至开始计划自己到底要怎么样使用这张‘大灰狼’来,不过党卫民还不知道,自从自己开始向出站的旅客乞讨的那一刻开始,他的一举一动就一直在小偷集团的监视当中,瘦老头给了党卫民一张‘大灰狼’当然也没能逃过这帮小偷的‘法眼’,所以党卫民在属于自己小小的角落里屁股还没有坐热,两个十七八岁的小偷集团的‘骨干’就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了党卫民面前,两个小偷的条件很简单,只要党卫民交出‘大灰狼’,他们绝不为难党卫民,可党卫民又怎能眼睁睁地看着辛辛苦苦讨来的钱就这样被两个小偷不劳而获,所以党卫民死活也不肯交出‘大灰狼’,两名小偷见党卫民不肯就范,于是开始动手明抢,党卫民则拼死抵抗,两名小偷见党卫民竟然敢反抗,于是开始对党卫民拳打脚踢起来,年仅10岁的党卫民又怎是两名年轻力壮小偷的敌手,所以不到5分钟时间里,党卫民就多次差点被打昏过去,可就算这样,党卫民仍然用手死死护住装有‘大灰狼’的衣兜,不知过了多久,不知为什么小偷突然停止了对党卫民的殴打,党卫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一看,发现方才给自己一张‘大灰狼’的瘦老头不知什么时候挡在了自己面前,两名小偷见有人替党卫民出头先是吃了一惊,但两个人发现来的竟然只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后不禁再次嚣张了起来,的确,连警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地头蛇,一个老头子又怎能奈何他们,于是两名小偷从出言威胁恐吓变成了无耻的谩骂,但瘦老头却只是用冰冷的目光盯着两个小偷不说话也不动手,不料两名小偷骂着骂着突然鬼哭狼嚎一般拨开人群拔腿就跑,沿路屎尿淋了一地,围观的人们心中皆惊诧不已,因为老头的双手一直背在身后,而且双脚也未曾离开原地一寸,所以围观的人们怎么也想不通老头是怎样把两名小偷吓得屁滚尿流仓皇逃窜的,不过老头的所作所为却没有逃过党卫民的眼睛,党卫民分明发现老人的身边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两个血肉模糊的漂浮人,当两名漂浮人作势要向两名小偷冲去的时候,小偷立刻抱头鼠窜,不过党卫民心中想不明白,为什么围观的人群看不见那两个面目狰狞的漂浮人,等人群散了之后,老人不理党卫民拔腿便走,而党卫民却上前紧紧地搂住了老人的大腿,就这样,党卫民结束了长达两年悲苦凄凉的乞讨生活,离开火车站之后,老人并没有急于租房子或者寻找旅店,老人先是打听好了息园的位置,然后带着党卫民一路直奔息园而去,到达息园之后,老人几乎一眼就相中了息园旁边的烂尾楼,所以老人几乎毫不犹豫地就把烂尾楼当成了的落脚点,对于住在烂尾楼党卫民十分不适应,因为烂尾楼不但不能抵御严寒,而且烂尾楼周边还聚集着大量的漂浮人,因为火车站人员流动大而且人口比较密集所以阳气极盛,这样一来党卫民就很少能在火车站中见到漂浮人,在两年的乞讨生涯里,党卫民几乎已经忘记了漂浮人的样子,而来到烂尾楼之后,只要党卫民睁开眼睛就能看到漂浮人的样子,于是党卫民只能躲在烂尾楼的角落里偷偷地哭,老人每天只负责党卫民的饮食,对于党卫民的行动老人一概不闻不问,一周过后,党卫民的精神几乎要崩溃了,对于漂浮人的恐惧已让党卫民处于一种恍惚的状态,就在这个时候,老人来到党卫民的身边告诉党卫民其实自己是地煞派的第36代掌门人姓郑名禹坤,当初在火车站的时候郑禹坤让党卫民跟自己走是因为郑禹坤一眼就看出党卫民修习地煞派道术的资质远远高于普通人,而党卫民能够看到漂浮的‘灵’就是最好的证明,在地煞派的历史中,弟子开启阴阳眼要费尽周折而且未必一定成功,而党卫民未经任何训练就天生拥有阴阳眼,单此一点党卫民就有足够的资格成为郑禹坤的继任者——天师派第37代掌门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