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我寄人间雪满头

      几场梅雨,几卷荷风,江南已是烟水迷离。屋檐细雨中,几桌闲客正惬意的喝着茶,饶有兴趣的听说书人讲事。

      话说西元七五一年,靖安年间,慕容世家晚年得一千金,取名慕容枫。慕容小姐自小生得水灵清秀,豆蒄年华后更是貌若天仙,风华绝代。一时之间,慕容千金美如玉的说法轰动整个京城。此时正值皇帝年度选妃之事,早有耳闻慕容有女千家求的皇帝有意招慕容女进宫为妃,想那慕容老儿怎肯将自己的掌上明珠送入深宫火海,便以小女年尚幼推托。此后更是闭门谢客,而慕容小姐自是在深闺中卷书卧榻听雨声,纤纤玉指绣花中。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春雨既连春便至惊蛰,又到荷塘嫩藕长,渔家摇浆撒网时。慕容小姐跟随娘亲一同到寺庙中为父祈福,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困住她们的脚步,于是母女侍从几人便在寺庙待客房中休憩。慕容母到前院听禅,命侍女两名在其左右。慕容小姐无意偏头,却见墙上挂着一副画,是用淡墨绘成,看着竟有一种空旷虚渺的意境。三月细柳飘扬,江南小楼人家全隐在烟雨之中,不细看之下乍似没有;而那绿荷上的石桥却格外的清晰,桥上模模糊糊有个人影,却只看得真那被风吹得微摆的衣袖。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姐,这画怎么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侍女不禁开口说道,她却嫣然一笑,“这倒像是一幅未完成的画。”

  慕容小姐仿佛自己就是那个作画之人,等着那模糊的人影渐渐出现,然后款款向她走来,可是对方却始终没有出现。她有感地伸手去抚摸石桥的末端,结果手还没触及到画,身后便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她蓦然回首,却见一玉冠束发,手执折扇的翩翩少年迎面走来。那少年可谓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要说此人是谁,便是浪迹天涯名扬天下的画家柳少白,其画工写意堪称一绝,却极少把画送给别人,故有千金难求少白画的盛名。

  那慕容小姐见来人俊朗文雅,不由低眉浅笑,遮住波光流转的眼眸。那一笑如同三月清风,只荡进他的心中,醉得他不禁看痴了去,口中喃喃道:“慕容姑娘,你可让在下好等!”

  慕容小姐闻言,却是羞红了脸,“你等我做什么?”

  柳少白意识到自己贸然出现有些失态,便折扇在前向她作揖,“慕容姑娘,在下柳少白,刚才若有得罪之处,望姑娘见谅。实不相瞒,这正是一副未完成的画。”

  “你是画家柳少白?”慕容小姐半喜半疑地问。她虽养在深闺,却闻到画家柳少白爱作画,作的画更是巧夺天工,可他却不爱把画送给别人,故有千金难求之说。

  柳少白点头,笑着说:“三年前,我行游以此,恰巧那日见姑娘撑伞从石桥上走过,回去时便为姑娘你起笔作画,可在下笔拙,却是如何都无法勾勒出姑娘的神韵。在下听闻姑娘你每年都会为父祈福便在此等候,不想一等就是三年。”

  慕容小姐只觉耳根发热,羞怯地低下头。柳少白目光从她身上划过,惊鸿一般,心中不由暗自赞叹,想他浪迹天涯多年,竟不曾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子,气质优雅,飘逸出尘,就如同画中走出来的仙子般。他一步向前,又是向她作一个揖,“慕容姑娘,在下有个不情之请,想耽误姑娘些时间完成这画,也不枉我苦苦等候一番。”

  慕容小姐听得他真诚直白的言语更是羞涩难当,脸上顿时飞起红霞,随后缓缓地颔首。

  她以一种清雅端然的姿态坐在木椅上,静静地笑着,犹如江南山水一般的洁净。

  那笑不由让柳少白心生暖意,欣喜地取下挂在墙上的那幅画,而后挽袖研磨执笔便画得那年女子撑伞桥中过,微微荷风,衣袂飘飘。

图片发自简书App

  雨停画成,慕容小姐起身向他告辞,两位侍女与她一同到前院跟母亲回府。在走到门前时,她回头,却见他正傻傻地望着自己,噗嗤的一声笑出来,转身便红了脸颊,走得步伐也加快了些。

  柳少白见佳人回眸一笑,心里顿时如清风抚柳舒畅,几步追上前拦在她面前道:“慕容姑娘,你愿为在下入画,在下不胜感激。在下无以为报,只能折扇相赠。”

  慕容小姐目光与他对视,只觉心跳如擂鼓,脸红地接过他手中的折扇,轻轻抚过折扇下润泽的扇玉坠,便羞红着脸离去。

图片发自简书App

  俩人自那日相见,早已有倾心之意,是日,便登门拜访。想那慕容老儿也是惜才画之人,早闻得柳少白盛名在外,忙迎出门去,一见果真是才貌双全风度翩翩。慕容小姐听得侍女说柳公子到此,便下楼阁珠帘后相望,柳少白似有所察觉般看去,四目相视下,却是情深语脉脉。慕容老儿看出端倪,对俩人互生爱意并无持反对意见,只是想那柳少白四海为家行踪不定,怕日后苦了自家宝贝闺女,便以他相约说:“待你金榜题名时,便是小女铺十里红妆之日。”柳少白闻言一笑,笃定地说:“我柳少白今生定不负她。”,

  俩人并肩携手共游江南,走过青苔初绿的石板桥,又泛舟于湖上,看岸边芍药一朵朵盛放。慕容小姐依偎在他的怀中,侧耳聆听他讲述多年来行走四方的游历。

  是夜,陪他在侧为其挑灯研磨红袖添新茶。两人出双入对,琴瑟和鸣,所谓百般恩爱便是如此。

图片发自简书App

  柳少白临行时,慕容小姐送他到渡口,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两人执手相看,竟无语凝噎。

  “今日一行,别无所求,唯望君安。”慕容小姐红了眼眶,一字一句说得难舍难分。随后从衣袖中拿出一个锦绣香囊递给他,柳少白望着她,低头打开锦囊,却是一翠润晶莹的月牙同心珏。

  柳少白笑道:“换我心,为你心,相守两不忘。”

  柳少白走上船,把月牙同心珏放在心中,千言万语化为一句:“等我回来。”

    他的背影如江水去悠悠,而她还站在那里,盼归船能将他带回。江南缠绵的风,吹落了离人的泪。

图片发自简书App

自那日别后已有数月,慕容小姐在深闺中又绣完一朵牡丹花,只见牡丹相互簇拥着,说不出的好看。纤手轻轻抚过刺绣,原来,你已经离我那么多天了。她垂下眼帘,起身到梳妆台前,缓缓打开他送她的那把千山万水折画扇,始知相忆深。忽闻侍女匆匆上朱楼的脚步声,她欣喜转身,原来是他到京来信报安。她忙打开那封信,只见上面字迹潦狂写着:“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依•••••”慕容小姐怔怔看着信念道:“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脸上倏地飞红,从袖中拿出随身香罗帕,转身提笔在帕上写道:“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图片发自简书App

  俩人虽各在一方,却常有书信往来,俩人情意没有因为距离而生疏,反而更加浓烈。

  靖安七六七年,柳少白文采斐然金榜题目,想到再过几日便可见得佳人,便系发挽袖铺纸研磨作新画,焉知城外烽火连天,藩镇割据,再加城中内贼里应外合,叛军以锐不可当的气势攻破城池,一时间百姓家破人亡,流离失所。

  他新画作成,抬眸望着暗夜中的圆月一笑,却怎料远方佳人朱楼已坍塌。

图片发自简书App

  闻得远方战乱消息时,他却不往后退,而是迎着战火匆忙赶回佳人故里,却是满目疮痍,佳人不知何处去。

  他愣愣拿出佳人送她的香罗帕,字迹清晰,温情犹存,仍可见她一颦一笑时的音容,怎知一夕风雪魂逐浪花。

  那一夜,风雨如注,他静静地站在她曾经对着霞光梳着云发的朱楼下,朦胧间,仍可见佳人楼上盈盈一笑的光景。柳少白心中隐隐作痛,任由雨湿眼眶,风吹痛心中的伤。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日渡口一别,怎么再见时,已生死无话。枯藤长出枝桠,江南又是清雨荷上时,而我,只想再见你啊。轻轻抚过佳人的画像,竟止不住泪落,叹息一声,扔了画笔,此生再不绘画。

  战火连天烧,抬眼间已换了山河。悠悠经年,柳少白已不复当年翩翩少公子,他手持竹杖衣衫褴褛走过春秋冬夏,一生寻寻觅觅霜雪早已染白鬓发。

  走过千山万水的柳少白,老年后回到了初见她时的江南故里,这里的风景还是那么的美,只是这里人已经换了模样。他走的那天,江南下起了细细的雨,石桥下的清荷开得格外好看,他静静地望着门外的烟雨,好像那日初见她时也是这样的天气。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她缓缓撑伞从桥中走过,惊艳了他的年华,他突然就不想再四海漂泊了,想安定下来与她共话江南烟雨。他这人天生随性爱自由,却愿为她入朝称臣,为得就是金榜题目那日,铺十里红妆娶她为妻,谁知••••••

  柳少白微微闭眼,嘴唇微有动意,口内尚有出入之息,却要一句话一点泪也没有了。

      邻里人见画家这番至此仍深情不变的模样,只觉心酸,不由掩面拭泪。有人上前摸了摸他已凉透的手,见他目光都散了,便叫人帮他收拾衣物好入棺,刚碰到他的衣襟,只见他猛地坐起身,众人皆吓了一跳。

      他缓缓打开抓在手心的月牙同心珏,喃喃自语道:“枫儿,我来寻你了•••••”说到这急喘一声,一行浊泪流下,便重重地躺下不作声。

  梦醒之后的黑夜,你不在我身边;我情愿,住在为你牵念的世界里。因为与你的承诺,我从未忘过。这世为你寻山万水而来,若有来世,定要用一生去爱。

  自此,世上再没有情圣画家柳少白这个人。

  一时间,四海画家闻信前来悲悼,无意在他枕侧发现一幅画。

  画上,江南喧闹的街头上,身着素衣的美貌女子撑伞款款从烟雨中走来,罗衫轻袖飞扬,盈盈一笑间天地仿佛都为之失色。这是一幅美得让人移不开视线的画,倾注了作画之人所有的情感,更用入骨相思画得美人的容貌以及深埋心头的情感。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千山复万水,落花惊别梦。天涯有地角,相思无尽处。梦中楼上月,何时照人返。生当复来归,死当魂入梦••••••”那人颤抖地念出画卷上所题的诗句,仿佛可见他以泪研磨题诗作画时的剜心之痛。

  众人纷纷掩面痛泣,轻轻一叹,缓缓地卷起画卷,放在画家柳少白的身侧。木棺慢慢地合上,黄土一把,掩盖了这一世所有的情感和执念。

  此后,后人为少白情所感,惜惋俩人相爱却生别离,便为其唱得三生戏文,代代流传到至今。

  江南又是一年烟雨时,谁泪如雨下任歌声沙哑。

  这段情,终是:三生缘,两生契,一世还。

  说书人醒木拍下,一段才子佳人,湿尽青衫。

    春情只道梨花薄,片片催零落。夕阳何事近黄昏,不道人间,犹有位招魂。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作者有话:这是高三时听河图唱的《两生契》,当时甚是喜爱,便顺手编写了故事,现在依旧喜爱图大,歌词奉上:

月近黄昏照寒鸦

断肠人青衣瘦马何处牵挂

新船嫩藕芽渔网落满霞

清歌越几户人家

黄雀跃枝桠佳人阁上咿呀

她正对霞光理着云发

折扇尚未干他已在石桥下

忽见她眼波转身红了脸颊

小船悠悠,荡过谁的心呀

岸边芍药正开花

风吹动书页吹走雪月风花

心里的悸动此刻还不愿啊告诉他

伞上鸳鸯纸上的情话

曾讲金榜红袖添新茶

风吹落红蜡吹痛谁的伤疤

他说曾梦惜因缘不负今生不负她

缘定三生戏文不说假

怎料一夕风雪魂逐浪花

城破声起时他还作新画

焉知朱楼已坍塌

红光映白塔人散如飞鸦

却记得那夜月圆如画

醒木正拍下老谈客呷口茶

一段才子佳人他红了眼角

手中竹杖长十年寻觅她

回头看老了年华

他衣衫褴褛走过春秋冬夏

不敢靠近,年少岁月翩跹的那一刹

他还为她挑那盏灯花

她说人海茫茫也不怕

这一生颠沛流离荡碎牵挂

这一世寻寻觅觅霜雪染白鬓发

泪如雨下任歌声沙哑

她告诉他的从未忘啊

待这一曲唱罢拾几朵落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百折扇 零零一折扇,夜色朦胧月昏暗,思绪凌乱心难安。扶袖倚窗,知音难盼。挥赋百折扇。 零零二折扇,年年岁岁枝头乱,...
    云水禅心c阅读 137评论 0 3
  • 百折扇*红尘千丈,痴情万种 格律:中平仄(韵)。中平中仄平平仄(韵),中平中仄仄平平(韵)。中平中仄(不入韵),中...
    思雨千千然阅读 210评论 0 0
  • 最近精力不足,连片儿也少看了,中午睡了一会就连续发了两个主题一样的春梦 在简书写的第一篇文章死活发不出去,给这里的...
    zhywyjg阅读 33评论 0 0
  • OQ熊阅读 20评论 0 0
  • 每每提起90后,我都感觉特别自豪,从开始的不被认可,到后面得到大众的青睐,什么90后教授,90后行长,90...
    墨文君阅读 27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