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年代走来的父亲,都没有学过如何对自家孩子道歉

《我亲爱的朋友们》中本来是五个老姐妹的是主线,但是晶雅阿姨的奇葩老公金石均却吸引了很多观众的目光,因为他除了是个对老婆吆五喝六的男人,跟几个女儿之间也满是疮痍。

《都挺好》的热播捧红了一句话,但要是把这部剧也加进去的话,那就是南有苏大强,北有谢广坤,大韩民国还有一个金石均。

韩国和中国的家庭还是很相像的,男主外,女主内,爸爸总是死板、固执、暴脾气。

这样的场景一定会很熟悉。

小时候很少见到爸爸笑的样子,爸爸总是一脸严肃的告诉我们要好好学习,即使自己做了什么求表扬的事情他也都无动于衷,也少抱孩子,更别提说爸爸爱你。

几天过后,妈妈总是代为转达一下,期末考试拿了奖状爸爸虽然没什么表扬的话,但自己总是对着奖状笑,跟自己朋友喝酒的时候还会跟老哥们炫耀,说自己孩子考的多好。

但这些都是靠妈妈来转达的,爸爸从来都不会当着面说:“孩子,我真为你骄傲。”

于此,便出现了一个词语,叫做中国式父亲。他们都是沉默寡言,一脸严肃,刻板固执,和他意见相左的时候只会大发雷霆,和孩子主动沟通的能力基本为零,说话基本靠吼,只会指着妻子说,你看看,看你教出的宝贝孩子,真是个逆子。

仿佛孩子教育就是妈妈的事情,跟他无关,但是还必须听他的话,无条件的听从,因为他是爹,不听就扣一顶不孝顺的帽子,即使没什么文化也一定把顺者为孝挂在嘴边。


所以,孩子和父亲的关系,往往紧张,代际观念本就相差太大,生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男人,也从不允许自己在孩子的面前低头,一家之主的地位,好像必须要通过不苟言笑的表情才能体现的出来。

好巧,金石均全都占了。

刚和晶雅结婚的时候他是一个有点朴实,也有点害羞的男人,觉得不能让妻子过上好日子而愧疚,也会期待两个人孩子的出生。

但是当他有了自己的家庭,成为一个新家庭的一家之主的时候,却逐渐的忘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年轻时的理想主义,年轻时的温厚宽良。

为了养家,便要赚钱,除了自己的小家庭,还要照顾自己的弟妹,但是像他这种只能靠力气赚钱的人,实在是见了这个世间太多的丑恶,也受了太多的不能为外人道的委屈,因为得不到善意,所以为了保护自己,干脆就变的凶一点吧。

当第一个孩子长大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个臭脾气的、不会照顾孩子的父亲。

和大女儿产生嫌隙的时候,他是一家工厂的工人,工厂主的儿子对女儿无礼,女儿哭着去找爸爸,在十五岁的女孩眼中,爸爸是那个时候自己最大的依靠。

她哭着走到爸爸面前,本想的是爸爸可以去教训那个欺侮她的人,但她的爸爸却是大声的吼她,如果她不穿这样的衣服,如果她不去招惹别人,那么别人又怎么会去欺负她呢。

就这样的一句话,将一个父亲在女儿的心中击的七零八碎,一直到女儿离婚,远赴美国,都未曾真的亲近起来。

大女儿不是亲生的,所以会更加的敏感一些,在有了自己两个亲生女儿之后,越来越觉得这个捡来的女儿,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抱来的女儿嫁给了一个大学教授,所以金石均拿这个女婿比这个女儿亲多了,因为女婿大学教授的身份可以给他虚弱,让他在外面吹嘘一下,好像他不是一个保安,是个大学教授那样。

在他的眼中,女儿可以嫁给一个大学教授,是他家高攀了,丝毫不会觉得,自己曾经对女儿带来过伤害。

然而,这个大学教授家暴,女儿很委屈,却一直到离婚都瞒着家里,因为自己不是亲生的,那个爸爸也做不得自己的依靠。

金石均仍旧到处炫耀着这个女婿,一直都没有看到女儿眼中日益黯淡下去的光芒,也对脸上的伤痕丝毫未曾放在心上。

每次想找爸爸诉苦的时候,都会想起那次的训斥,所以,长大后的她,又怎么可以再指望已经老去的父亲呢?

但谁也没想到,金石均这次会做的这么像一个爸爸,那个当做亲儿子一样的女婿,也终于扮不出乖巧的样子,撕破脸之后金石均打禽兽教授的那一段,终于在他的身上看到了为人父亲的影子。

打了那人一顿,刮花了他的车,还在李成才律师的帮助下帮女儿拿到了一笔可观的赡养费。这些他做的不容易,在电话里对已经生分的大女儿说要给她一个惊喜,但一直到登上飞机,女儿都没有告诉他,自己要去美国。

在机场的时候,母女四人都没有想过,要让父亲也来送女儿一程。

他满心欢喜的想告诉女儿,这次爸爸为他出了一口气,但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女儿却已经走了,没有告诉他。

他很失望,但依旧没有说出那句对不起。

就像多年前让女儿就此对他失望的那件事情,明知道可能就会失去那份工人的工作,但是还是去揍了那个小子,像是一只发怒的野兽,一边打一边质问:“你为什么要欺负我的女儿!你怎么敢欺负我的女儿!”

这些,女儿是不知道的,她依旧觉得,捡来的她不会得到父亲的爱。

金石均连一句抱歉都没说,就那样送别了女儿,就这样,关于父亲的真相被掩埋,很久很久以后的某天,喝醉酒的他才说了出来。

尽了一个父亲该尽的责任,为什么没能对女儿说声抱歉呢?还有当时,为什么没有说出真相呢?

因为他跟那个年代的男人们一样,没有学过如何对自家孩子道歉,真相是什么,有什么好说的,他更恨自己的贫穷。

如果他可以更有钱一些,是不是就可以无所顾忌的,为受到欺负的女儿直接的出口气呢?


eemcgd�����,��9>��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