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身体不适带来的烦躁

明天有满满一天的工作,从早晨8点半到晚上8点半,中间还要送儿子去上一节早教课。今天要提前做一些工作准备,但我从早晨开始就体会到身体特别的疲惫,很不想动,明明7点多就醒了,9点多才出门,10点多到工作室,才开始正式干点活。

我知道,一方面是这几个晚上总是没睡好,儿子作息最近有点乱,下午一直睡,晚上很晚才入睡,睡着后也总是踢我挠我,搞得我半夜总是醒来。还有一方面就是我的炎症又反复发作,昨天去医院做了个药敏的测试,还没出来结果,等明天出结果后,还要再跑趟医院,医生才能开新药治疗,这两天再不舒服都只能忍着。这种身体的不适让我感到心理烦躁,不满,总是有个问题悬而未决,又不得不忍耐。

这种忍耐过程中,让我联想到前两天听的几节课,是克莱因说人年老的心理状态,人在年老后意识到自己需要被照顾,这会激起一种无能感,也会激起我不够好,我是不好的感觉。要去接受和承认自己的有限性,对被理想化的自我是个很大的冲击。她提到,这个过程是很挣扎的,人会发现我是有限制的,但是又不想承认这一点。在这样来来回回拉扯的过程中,若是能够和那个严苛的超我和解,才能度过比较平和的年长生活。

而我这两天的烦躁也有一点这个感觉,我发现我的身体状态不如我所愿,它总在表达着它的不适,我感到无力,因为我无法马上照顾好它,另一方面我还希望自己能够如往常一样高效的工作,照顾家庭,可是我又做不到。

这种内在的对抗消耗了我的心智空间,让我感到烦躁。意识到这点,我打算放下对工作较真的部分,暂时只做到基本的准备就好,我得好好休息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