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我心中的鄂伦春少年西克腾3

高高的兴安岭

一片大森林

森林里住着勇敢的鄂伦春

一匹猎马,一杆枪

獐狍野鹿满山遍野

打也打不尽

06

生活在乌力楞,左邻右舍也都是鄂伦春同乡。跑到他们家里玩是常有的事,谁家打了猎物也都会围起火堆篝火烤肉。邻居家有位年事已高的太贴(奶奶),小时候我总喜欢去找太贴玩,听她讲述她小时候的故事。太贴年幼的时候东北还处在被日本人占领的时期,上的学校也是日本人办得。虽然是日本人的学校,但是他们这些中国小孩子上学是不收取学费的,有时候还会给她们发糖果吃,这在那个时期是吃不到的稀罕物,家家户户都困难的很,根本没有余钱给孩子们买糖果。在日本人的学校里听从日本人的管教当然是自然的,更要学习日语,这些对年幼还没有对国家有认知,没有自己的三观的孩子来说,在他们的眼里日本人不是侵略者,而是给她们带来知识和食物的好人。即使太贴年岁已高,她也会告诉我是非分明要自己去观察,不能忘记在困难时提携过自己的人,好好做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太贴已经70几岁,但我从未把她当成老人看,更像是身边的一个好朋友。她的身体极其硬朗,走路比我都快,小小瘦瘦的身材做事却是雷厉风行。她们在与大自然长期的相处依存中,不仅提高了野外生存的技能,更是增长了许多和大自然斗争的技能。

07

太贴最擅长的就是捕鱼,然后拿新鲜的河鱼河水煮鱼汤面片。每到夏天的时候我也喜欢跟着她去河边玩耍,她会在身上背着一个袋子,袋子里装着卡迪(捕鱼的工具),一口锅,一点食盐,一些面团,碗筷等等,骑上马,把我也放在马背上。现在想想还是很好奇的,不到一米五的小老太太竟然可以骑上高头大马,并将马驯服。

卡迪是鄂伦春人自己制作的捕鱼工具,用木料现在也有人用竹子弯曲成圆形做梁,上下两个面用绳编织而成,上面中间有一个圆形的小孔,小孔周围抹上沾湿的馒头渣,扔到河里就可以啦。鱼可以顺着水流漂进小孔里,孔比较小鱼也是只能进不能出的。太贴每次用卡迪捕得鱼都是一扎长的鱼,而我的小卡迪里都进的是小鱼仔。太贴说,我捕捞的鱼要给它们放生,等它们长大一些才能吃。我把捕来的鱼收拾干净,太贴找来干树枝,用三个大点的石头垒成炉灶,锅里放上河水,把洗干净的鱼放入锅中。我的最爱鱼汤面片要开始做了,等到锅中的水烧开了,太贴开始往锅里面扯面片。我也学着她的模样扯面片,宽的、窄的、薄的、厚的、还有的扯不断拉成长长的细条,太贴就站在旁边笑话我,但是她从来不说我扯得不好。

有时候太贴也会把柳枝削得尖尖的,她说是要给我叉条大鱼吃。看着有稍微大点的鲫鱼游过,她上去一叉,那条鱼就稳稳的被插入柳枝,在和河里拿出柳枝的时候,鱼还在柳枝上乱蹦。这个时候我是极其开心的,我又有烤鱼又有鱼汤面片吃。

08

兴安岭的夏天总是那么的迷人,没有江南城市的炎热,更没有大城市的喧嚣,它的安详养育着这一方人。等到夏季最长的日子,是鄂伦春人最盛大的节日古伦木沓节,这一天会邀请来很多的外宾,还有来演节目的歌舞团。村上大队部还会发放牛羊肉、米面粮油给老百姓。到傍晚的时候点燃起篝火,所有男女老幼都围着篝火,载歌载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