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断情刀 序幕

图片发自简书App
序幕

人有情,才能润色万物。

人若断情呢?岂不万物失色。

刀有情么?

刀若有情,刀刃上就不会沾染鲜血。刀没有情,却能断情,挥刀斩断诸多情。

听说世间有一把刀,就是专门斩断人感情的刀,名唤“断情刀”,据说当它拔出的瞬间,人的感情都会在那一刹那被斩断,斩断感情的同时,还有人的性命。

丁阳就站在桃树下,他左手握着一把刀,一把刀鞘泛着漆黑光芒的刀。

在丁阳的对面站着三个人,三个江湖中成名已久的人。

左边一人,尖嘴猴腮,身材矮小,弯着腰,一双细眼不停地在丁阳身上上下打量,他手中的一把剑,又细又长,立在地上已到了他的下颚处,此人正是那飞天入地的“窜天猴”杨金,他手中的一把细雨剑,又快又密,已有好多江湖高手死于他的剑下。

中间一人,身材魁梧,浓眉大眼,满脸络腮,一把紫金色的大环刀抗在肩上,刀背宽厚,上穿九环,此人便是那“紫金刀王”铁有,据说此刀重达四十九斤,挥舞时哗哗作响,能斩铁断金,但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铁有有次挥刀,将一个女人的一撮头发斩下,且没有发出声响来,直到女人回家后才知晓此事,羞愤得上吊而死,要知道用这类型的刀,无声落发要比重刀断铁厉害得多,可见铁有的刀法之厉害。

右边一人,身材瘦长,但比他更瘦长的是他左手中的那杆枪,那杆高出他一个头的入云枪,“入云枪”何涌,要说黄河两岸不知道“入云枪”的人少之又少,何涌年轻时,本是右手持枪,因一杆枪挑翻黄河两岸诸多好手,是为寂寞,便开始左手习枪,后来便已左手持枪入江湖,却也闯出名声。

三个人,三个方位,已将丁阳紧紧包围,要说,成名高手向来绝不会联手去挑战另一个人,但丁阳不一样,应该说是他手中的刀不一样,他手中的刀就是令江湖人闻风丧胆的断情刀,人不断情,刀,断情。

阳春三月,桃枝上缀满了浅红色的花朵,放眼望去,整个桃花林美不胜收。

春风乍起,朵朵飘零,落在丁阳的身上。

“听说你手中的刀就是断情刀,不知比我这紫金刀如何?”铁有首先问道。

“其实你的刀最厉害的并不是无声削发。”丁阳道。

“哦,那是什么。”

“而是断水。”

“断水?”

“你的刀在断水的瞬间,水都能为之停顿,虽然只是霎那,但也足以说明你的刀法厉害。”

铁有听得赞美,心中欢喜,向左右看看,然后笑道:“没想到你对我的刀法如此了解,本来我是不愿以多欺少的,但毕竟你的断情刀,江湖中传得太厉害了些。”

“但是…”丁阳又道。

铁有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但是什么?”

“但是刀不是用来削头发的,那是剃刀干的活,也不是断水的,那是堤坝的事。”丁阳说这句话的时候,没了刚才轻松的语气。

“刀是用来杀人的?”“窜天猴”杨金道。

“不错,刀是用来杀人的。”丁阳看着杨金道:“你的剑也是用来杀人的。”

杨金颔首道:“若非如此,我便得好好装饰一下我的细雨剑了。”

丁阳望着那人高的长剑,道:“听说你的剑法已经打败了武当的冲灵道长?”

杨金听得夸赞,笑道:“我这飞天入地的剑法天底下没有几人能抵挡。”

丁阳道:“飞天入地,我看不见得,上蹿下跳倒是合适。”

“你……”杨金立马将剑横在胸前,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开打的架势。

丁阳道:“冲灵道长年老力衰,败在你手上不足为奇。你们三人中,最厉害的也只有入云枪了。”

杨金和铁有脸色一阵青白。

何涌道:“多谢称赞。”

丁阳颔首道:“你们三个一起出手吧。”

何涌紧紧了手中长枪,沉声道:“得罪了。”

说完一脚踢在长枪末端,长枪横立,铁有见此,九环大刀一挥,杨金本就待势,至此三人蓄势待发。

丁阳没有动,他的手没有去拔他的刀,漆黑的刀鞘,刀鞘上漆黑的光芒还在涌动。

三人对视一眼,便朝丁阳奔去。

白光,如太阳一般的白光,刺得人睁不开眼,也就在这一霎那,三人似乎想起来了自己的感情来。杨金想到了梧桐苑里相好,铁有想起了自己那过世的妻子,何涌想起的是那年迈的母亲,三人的思念刚触及,突然像被什么东西斩断似的,也是一瞬,三颗头颅飞起。

丁阳拔刀和收鞘也就一个呼吸,他的断情刀刚入鞘,他的对面就有三颗头颅掉到地上,然后,三道血柱从三人的脖颈处喷出。

滚在地上的头颅,那一双双眼睛似乎还带着想念,望着远方,那一具具尸体,手中的兵刃都还紧握在手。

丁阳转身时默默一叹,将那声叹息留在这儿的桃林里。

桃花飘落,浅遮着尸体,香气弥漫,覆盖着血腥,一切似没有发生,可偏偏有发生,因为江湖上又少了三个高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没道理青春四年尽是荒唐 只有无边黑夜中挣扎绝望 一边渴求得救向生活求饶 一边如何自虐自欺都无妨 可我曾年少也曾满怀...
    苏小五阅读 73评论 0 0
  • 这两天在办公室里,湖南沅江三中的一名学生的杀师案引起了大家的热议。一个十六岁的高三学生,仅因为老师向他要...
    九月传奇a赵琳阅读 431评论 2 8
  • 有时候我真的很迷茫,关于情感,关乎未来。我沉沦于无边的黑暗里,无法起身,只有在这里坠落,坠落。 春...
    墩墩不胖阅读 101评论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