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那件事6——走夜路,不悄悄

时间拨回到2000年9月1日,哥哥去镇上读初中,每天早上6点多哥哥就吃过早饭匆匆上学去。我在大队读小学四年级,离上学时间还早,但此时父亲已经收拾着准备干活去,母亲刷锅洗碗准备下地,我也不敢在家贪睡,因此也就背书包早早出门了。

我大概是是邻里间上学出门最早的小学生。

冬天昼短夜长,早上出门时,屋外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村庄幽远而深沉,我沿着一条大路走出村口,拐进庄稼地,穿过一片果园,走向学校。这样的夜路,一直持续到初三毕业。

夜很静,路不悄悄。

走夜路的第一感觉是“怕”。冬天的早晨,又黑又静,又静又黑,偶有淡淡的月光随着刺骨的寒风扑面而来,充满了肃杀的感觉。尤其到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路段,两边的庄稼地和果园,可以满足你任何关于狐鬼传说的想象,稍有风吹草动就能让人魂飞魄散。环视四周,在萧瑟的寒冬里,就我一个小人儿在苦苦的挣扎着往前走,小心脏砰砰乱跳。

有好几次,刚出门就后悔了,可是就是过不了心里那道“逞能”的坎,总觉得出了家门,就得硬着头皮往前走。

从没想着会遇到拐卖儿童杀人抢劫之类不法分子,倒是真的很怕“鬼”。我们大队的小学是修建在一块墓地上的,学校门口不远处还有座小坟堆,偶有人在那里烧纸祭奠。每次经过那个坟堆我就毛骨悚然,为了壮胆子,我试着哼起了歌,哼着哼着就唱起了刚学的《保卫黄河》,倒不是想着借此歌曲的宏大气势震慑阴魂,却心想着我给你唱歌,你不要来吓我,咱们彼此交换。

捱过那段路,进了学校总算是长出一口气。拿了钥匙去开教室的门,不料发现锁子是开着的,顿时,刚刚缓过神的大脑又绷起了神经,拔掉钥匙,撒腿就跑,感觉有人在布局诱我上套,跑到操场时,双腿已经发软... ...

后来,我早上出门时,顺路去叫上同班的小伙伴,小石。每次去时,她妈妈正在招呼他上初中的哥哥吃饭收拾书包,小石还在被窝。不管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小石都会被从暖暖的被窝里拽出来。那时候特单纯,也不管人家怎么想,每天都愿意去叫他,去等他。

小石的妈妈一再叮嘱我们要互相帮助,好好学习,不要只顾着玩。可是出了门,我们就把这话忘了个一干二净,就小学那点课本内容,还真用不着天不亮就去学校刻苦奋斗。

两个人,嘻嘻哈哈一路打打闹闹就到了学校,到了学校也不读书, 一直玩到其他小伙伴们先后到来。现在还真想不起来,两个人在教室里有啥好玩的。后面同村的另外两个小伙伴也加入了我们的队伍,于是我们的队伍一下子热闹了不少,我们的夜路记忆中欢乐多多。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哼唱着流行歌曲如《站台》、《流浪歌》等到学校后,天还黑着,就去班主任老师的宿舍取钥匙。那时候,各班钥匙一般都挂在各班班主任宿舍的门把手上。我哼着歌到了老师的住宿楼下,早已惊动了老师,老师想着天黑就打开自己屋子的灯,方便我上楼取钥匙,不料我并不领情,一抬头,看到二楼班主任的屋子窗户亮了,我给小伙伴说,老师起来了,等我取了钥匙再下楼,我发现灯又关了,然后我们哈哈大笑说老师好懒不起床。

时间久了,全校老师都知道,早上有几个毛头小子早早到校,影响他们的休息。有老师甚至在教师例会上提出,让我们班主任劝我们早上多睡会,来晚点。

上初中后,早上报道早,晚上要上晚自习,所以我们都是披星戴月去,披星戴月归。

冬天去学校的时间,差不多正是一天温度最低的时候,大家包裹的严严实实,但是仍然有很多人生了冻疮。有小伙伴偷偷带了火柴出来,在路边点一堆火苗,取暖驱寒。

通过中学的大路要穿过一片庄稼地,每年秋天,路边都会堆满被舍弃的玉米秸秆,正好成了我们冬天取暖的干柴。于是在每年冬天点火取暖是上学路上的必备风景

。然而,面对着一堆又一堆玉米秸秆垛,小伙伴们实在难以按捺住内心的喜悦,天色刚刚凉透,尚不够寒意,就有小伙伴围着窜起的火苗,欢呼,尖叫,好似来到了蒙古的篝火晚会现场,又似回到了遥远的原始部落

。有人带头,就会有人助兴,每天都可以看到火苗,甚至于一天好几个。结果,还没等到最冷的时候,路边的秸秆被大家烧完了,真正需要点火取暖的时候,没东西点了。只好冻得瑟瑟发抖。

等到春暖花开,天气越来越暖和,各种新鲜的水果逐渐成熟啦,一个个小吃货都是流着口水,四处找货。

于是,下晚自习后的回家路,便成了小伙伴兴风作浪、顶风作案的夜路。桃、李、杏、草莓、西瓜、石榴、苹果等有啥顺啥,往往是踩烂的、扔掉的比吃掉的多。

大家很是喜欢这种刺激的感觉,甚至有晚上住校的小伙伴,常常半夜翻墙出来偷水果吃,套用现在流行的说法,哥不是为了偷水果,是为了享受偷水果的过程。

这自然也是给周边村民带来了无尽烦恼,校长在学校大会上也是三令五申,仍然挡不住这一波熊孩子的任性。

还记得有一次,几个小伙伴偷苹果。正在大家手忙脚乱之际,只听有一个说,我记得门口这棵树苹果太绿,你们从里面给我两个彩色的苹果。彩色的苹果?大家一愣。有人道,绿色也是彩色的。原来,这家伙本来是想说要两个红一点的苹果,不料,嘴一抖,说成了彩色的,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还有一次雨后,大家三五成群结伴回家,有个哥们特意背了个空书包,计划大干一票,边走边给大家描绘自己的蓝图,并怂恿我们同行的几个一起。不料大家似乎意兴阑珊,念头不大,尤其是最近周围村民正在严打严抓,严防死守。

大家正在犹豫之际,就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个手电筒在晃动,感觉是有看果园的果农在向我们走来。就这样,大家一步步靠近,却听到手电筒处传来一声,在叫我的名字。原来是我爸爸。雨后路途泥泞,爸爸感觉路不好走,拿着手电筒来接我。大家长出一口气。带头的哥们连连叹气,为失去这次机会遗憾不已。

随着校车的推广和学校住宿条件的提高,现在的孩子已经没有机会体验这种生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