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鼓足勇气,表白了

文\桂妃娘娘

1.

我,29岁,女,单身。

某大型猎头公司的合伙人,传说中的金领。

车子、房子、钱什么的,我并不在意,因为这些,我都不缺。我缺的,是一个精神上契合,又能在生活中互相给予温暖的人生伴侣。

在我29年的人生历程中,这样的人,遇到过几个,但从来没有哪个人能像朱振这么让我精神振奋。

我跟他是在一次公司周年庆的酒会上认识的,他是我们的客户。

酒会上,他的着装品味、言谈举止,给我留下非常好的印象,更重要的是他身上那股温文尔雅的气质真的太吸引我了。跟他眼神交汇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完了。后来的几次聊天和见面,让我更加确定:他,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在我们认识半年后,也就是我29岁生日的那天,我鼓足了勇气,准备跟他表白。

我设想了无数种他可能的反应,我猜,他会惊喜地跳起来说“我等你这句话很久了”;或者他会有点不好意思地跟我说“我们试着处处看吧”;又或者他会跟我说我们不合适什么的……

那天我们约在常去的书吧咖啡区。

“这个生日,我只有一个愿望,但是需要征询你的意见……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

说这话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心已经到了嗓子眼。连我自己都没想到,在公司里人人称道的“铁娘子”,居然会在这种场合下怂了。

“不愿意!因为……”

“我知道了。没关系,你先坐着,我去趟洗手间。”

我勉强挤出一丝笑脸。这么直白的拒绝还真是出乎我意料呢,接下来的原因无非就是不合适什么的呗,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我不想听。

走出书吧,跳上车,猛踩油门。

我只想静一静。

2.

我是个事业心比较重的女人,刚毕业出来一无所有,因而把重心都放在工作上了。

每天早上五点多起,晚上十点多下班,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给了工作,“铁娘子”的称号也是那个时候挣来的。相应的,领导也很认可我,不管去参加什么活动都愿意带着我。因为我去了,他们就省心了。

七年的时间里,公司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我的职业道路却是一路畅通。这里面有我玩命努力的原因,也有老板的赏识和提携,可能还有点运气的成分,我用七年的时间成了公司的合伙人。

说这些,并不是想证明我自己有多了不起。我只是觉得,事业这东西,付出多少,它就会回报我们多少。不像爱情。

在这七年间,我谈过3段恋爱。

第一段,很纯真,感觉还跟大学似的。

他是我同事,每天上下班一起,吃饭一起,磨了2年。

我在职场上的顺利他都看在眼里,公司有人开始说他吃软饭,他受不了,成天回来跟我闹。

我很无奈,和平分手。

这段感情让我明白,两个人的成长若是不能同步,很难长久。尤其在中国这个社会文化背景下,女人如果混得比男人好,男人会有挫败感。这份挫败感,很容易成为感情的致命伤。

其实,是不是混得比我好,我真的没有那么在意。一个人优秀与否的衡量标准,并不只有事业这一把标尺,还有很多,比如是否体贴,是否有才华,是否能担得起责任,是否能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等等,只是,我不在意,不代表别人也不在意。

3.

不知不觉的,我把车开到了公司旁边的杰森酒吧。

我并不是来买醉的,不开心的时候,喝酒,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我只是,来看一个人。我时常想,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人会比他更懂我。

如你所想,杰森是我毕业后的第二任男友。

原来这个酒吧不叫这个名字,杰森也只是酒吧里的一个驻唱。我跟他的相识,也并没有那么多狗血的剧情。只是,很平常的,我下班累了喜欢去酒吧里听他唱歌,而他也渐渐的习惯了我这个听众。我懂他唱的歌,他懂我每一个落寞的眼神,跟他在一起,我时常想到俞伯牙和钟子期的那种默契,为了守住这份难得的默契,我们并没有在恋人关系里停留太久。

“杰森,我又失恋了。”这把车钥匙往吧台一扔。

他给我递过来一杯蓝色夏威夷,这是他亲手给我调制的,我喜欢的名字,喜欢的颜色。

“恭喜你,重新拥有了一片森林。”他调侃着。

“如果我失去的是一棵难得一遇的树呢?你还会恭喜我吗?”

“会啊!当然会。生命中遇到的每个人都很难得,比如我和你,但如果咱俩还是恋人关系,你又怎么会遇见陆正还有你现在说的那棵树呢?”

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有道理。

“别怪我没提醒你,陆正到现在,其实都还爱着你。只是,你当初根本不听他解释。”

“以后别跟我提那个人。”

我将那杯酒一饮而尽,心理感觉畅快了不少。抓起车钥匙转身就走,我不喜欢有人在我面前提陆正。

“好好想想你跟陆正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杰森在背后喊着。

4.

我把自己关在车里。

“给我一个理由忘记,那么爱我的你……”

跟陆正分手之后,这是我最常听的歌,我把所有跟他的记忆都锁在了这首歌里。

我跟他差点走进婚姻。

双方父母都见了,婚戒都买好了,而且,很尴尬的是,连婚纱照都拍好了。至今,那些婚纱照,我都不知道是该删了呢还是该留着。

你们跟前任分手之后,还会跟他联系么?我一般不会。而,陆正,他会。

就在我们正紧锣密鼓地筹备婚礼期间的某天晚上,他搂着他的前女友,那一幕不偏不倚地被我撞见了,很狗血对不对?

我无法原谅。如果他爱我,又怎么会去拥抱别的女人。

尽管他有试着跟我解释,但我深表怀疑。我只相信我亲眼看到的。

半年后,杰森告诉我说,那个女孩子死掉了,因为乳腺癌。

只是,我跟陆正,已经回不去了,他有了自己的家庭。

有时候,一个女人的坚决会吸引一个男人,但如果是在分手的时候,却足以让一颗热烈的心迅速冷却

陆正是爱我的,如果我能对他多一点信任,也许跟他步入婚姻的,是我。

5.

听完这首歌,我冷静了许多,启动车子,往那家书吧开去。

他是我的客户,以后还得合作不是么,就算我们之间没有可能,我就这么走掉也太不礼貌了。而且,他说他不愿意,我总得弄明白是什么原因吧?

我重新出现在书吧,服务员看到我有些吃惊。

“刚刚跟我在一起的朱先生还在吗?”我急切的问道。

“我当然在!你跑哪儿去了?”他从我身后冒出来。

“朱先生刚一直让我们去洗手间里找你,我们说你出去了,他还不信。”旁边的服务员说道。

“你傻呀,干嘛不打我电话。”我有些哭笑不得,心想平时挺聪明一人,怎么在这个时候犯傻。

他掏出我的手机,在我眼前晃了晃,“你手机扔桌上了,你不知道啊!”

我有些尴尬。

“我这不是被你给气的么,我好不容易鼓足勇气跟你表白,还被你一口回绝了,还不许我找个地方舔舔伤口啊!”我半开玩笑似的说道。

听完我的话,他突然变得很严肃,双手搭在我的肩上,眼睛直视我。

“听好,你问我愿不愿意做你男朋友,我当然不愿意。因为本来今天,我是要把这个交给你的,”他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面是一枚钻戒,“我希望你能做我的妻子,而不只是——女朋友。”

幸福来得好突然,我暗自庆幸没有一走了之,而是最后又折回了这家书吧。

我伸出右手,等着他给我戴上那枚戒指,幸福洋溢在脸上。

“不过……鉴于你今天的表现,我得再慎重考虑一下。”

他冲我狡黠地笑了笑,把戒指潇洒地往兜里一揣,哼着小曲儿走出了书吧……

(完)


作者简介:桂妃娘娘,混迹深圳的女流氓,超级无敌女汉子,换得了灯泡,扛得动冰箱,杀的了病毒,熬得好鸡汤……毕业于河北大学管理系,做过HR,当过猎头顾问,现任培训讲师兼自由撰稿。最近不想说话,没钱,说话不硬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现象分析的逻辑模型来源于SCQA模型,这四个字母分别表示S场景,C冲突,Q问题和A回答2.如果冲突并不明显,则...
    张行长乐无涯阅读 128评论 1 1
  • 巴山冷雨夜来城,杏落黄坡百叶金。 红枫梳的山戴帽,一江碧浪雁空行。
    鹿还是路阅读 69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