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忘了鱼尾纱

      曲筱绡一脸八卦凑上来贴着她的脸时,安迪仿佛知道有些事情瞒不住了。

  

  但是刚刚那个问题,她并没有想好要怎么回答黏着她的曲筱绡,还有坐在沙发上的另外三个姑娘,说起来也好笑,她根本不必花心思想怎么应对这些人。

  

  或许是她自己不想再逃避了吧。

  

  “安迪,你为什么拒绝包奕凡的求婚?”这样一个问句从樊胜美的嘴里说出来,其实,语气那么地平淡,倒不如说是陈述句。

  

  唇瓣微张,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安迪只是感受到了上唇与下唇分离时的粘稠与不舍。

  是不想开口,还是开不了口。

  

  曲筱绡自觉没趣松开安迪,坐会沙发抱着关雎尔作一脸委屈样。

  

  “你们看看安迪,我都贴上去色诱了,还是不肯说。”

  安迪闻言翻了个白眼。

  

  邱莹莹倒是站起来冲着曲筱绡大喊:“曲筱绡!我告诉你,你这是多管闲事,我们只需要陪着安迪姐。”

  

  曲筱绡把关雎尔抱得更紧了,学着安迪的样子对着邱莹莹翻了个白眼:“是你的安迪姐拒绝人家好吗,哪儿需要陪啊。”

  

  “行了行了,吵什么啊吵,都安静点。”樊胜美一把拽住邱莹莹。

  

  邱莹莹却是不依不饶:“安迪姐肯定是因为她的身世才拒绝的……”话说到后面越来越小声。

  

  邱莹莹发觉到樊胜美在使劲拽她的袖子。

  

  四个姑娘都安静了。

  

  安迪倒是不太在意。

  

  “不是这个原因。”

  

  安迪发觉这四个姑娘的目光愈发灼热。

  “我……可能……不爱包奕凡。”

  

  “不是吧姐姐,我记得去年你说你爱魏兄都没留人过夜,你说你不爱包兄咱们可经常看包兄大清早从你屋里出来。您们这读书人什么思想这是……”曲筱绡放开关雎尔,逼逼叨叨了好一些。

  

  “也许……我根本没有喜欢过他们。”安迪不知道她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她以前认为自己爱过魏渭,只是不够爱,真正爱的是包奕凡。

  

  可今天包奕凡捧着一大束红玫瑰在她面前单膝下跪时,她并没有所谓想要把自己托付给另外一个人的欲望,与其说没有欲望,倒不如说极度害怕,极度害怕把自己交给眼前的人。

  

  红玫瑰很耀眼,可惜不是安迪喜欢的。

  

  她突然就想到了老谭。那个从来不会勉强她的人。安迪垂下眼帘,她好像意识到,她根本离不开谭宗明。

  

  此时此刻,看着眼前的姑娘们,安迪确实觉得心里异常的暖。

  

  曲筱绡瞥了一眼安迪,这一瞥还真就转不开眼了。

  

  “安迪安迪,你这怎么笑起来了,诶你别翻白眼啊你,你想到什么了?是不是初恋啊什么的?”

  

  安迪推开曲筱绡再想要凑上来的脸:“我想,我还是爱谭宗明。”如投入湖内的一块石头,激起千层浪。


安迪倒也无暇顾及一下子就激动起来的曲筱绡,她现在莫名想把她和谭宗明的故事讲给这些个朋友听。



“谭宗明,他绝对是最懂我的人。多少年前,我遇见了他,多少年前,他替我跟上司打官司,又是多少年前,他无微不至地照顾我。

其实……我们是曾经的恋人。那大概是我活这三十多年以来最荒谬的一段时间。

我和他同居。我刚进华尔街不久,学校的宿舍已经收回,也绝对不会好意思跟养父母要钱,我实在是没有其它的方法。

我遇见谭宗明,是在哥伦比亚的图书馆,那是一个我很喜欢的地方,很巧,谭宗明这个每日清晨踏着晨光来的男孩,也喜欢这里。

后来我才知晓,我的养父母也是认识谭宗明的,谭宗明的父母跟他们是朋友,同时也有生意上的往来。我还被迫接受的一段记忆。据说是我刚到美国的时候,谭宗明被他父母送到美国过假期,在她身边待过几日。

虽然一点印象都没有,但我和谭宗明,该是在那个时候就见过面了。

因为谭宗明每天都会像那个最啰嗦的布朗先生一样念叨一堆又一堆的东西,而布朗先生是哥大最年长的教师,所以,我叫他老谭。

老谭的公寓离华尔街不算远,我住在那里也很方便。之后……

连我都不明白为什么,我和谭宗明变为了我认为最荒谬的关系。他知道我的所有事情,却还是因为一些意乱情迷对我负责……

跟他在一起之后,我刚好忙完了刚入职的一大堆事情,老谭提出要陪我去街上逛逛。我晃去了婚纱店。老谭说,我很适合白色,白色跟我一样……”


说到这里,安迪的声音逐渐变小。


安迪的声音渐渐消失,四个姑娘也不说话。蓦地,安迪抬眸轻笑。


“他指着橱窗里摆的鱼尾纱告诉我,我穿上,一定会好看。

他要我穿着这样的婚纱,嫁给他。

可惜后来我们分手了。大概是他太了解我,我太了解他,我们之间有普通情侣的吵吵闹闹,也有普通情侣的腻腻歪歪,可是我知道,他不喜欢我动不动就浮现的不信任的表情,他也知道,我那时不可能完全信任他。吵吵闹闹他不会开心,腻腻歪歪我不会开心。

然后……分开了。

之后,我们自称是对方的朋友,非常非常好的朋友。”


“安迪……”曲筱绡闹不起来了,她本来揣着要炸掉的八卦心,现在一点都提不起来兴致。真要说的话,他们很相配。


“安迪,我……我没怎么读过书,只是之前看到过一句话,时间把相爱,写成了相爱过……”邱莹莹抱着樊胜美的胳膊怯怯道。


话音刚落,安迪就看见曲筱绡逼近邱莹莹,似要干点大事。


安迪看向角落里的关雎尔,此刻关雎尔也看着她,若是没看错,这丫头该是哭了。


嗯?关雎尔这样的小女生,难免会多愁善感些吧。


安迪还没来得及再说些什么,便被电话铃声打断。是谭宗明。


接通电话,老谭低沉的嗓音染上了些不知名的情绪∶“开门。”

  

      “你在门外?”

  

        “安迪姐,如果谭总还爱你,你愿意跟她在一起吗?”


  关雎尔这次说话少有的果决。

 

        安迪一怔,却是轻点头。


        四个姑娘相视而笑。曲筱绡和樊胜美合力拽起邱莹莹,带着关雎尔撤离2201。


        门口的谭宗明早已经让出了道。他手里拿着粉红色的盒子,并没有要隐藏的意思,反而拿出来在安迪面前晃了晃。


        谭宗明把盒子递给安迪。安迪倒也不客气刚接过就打开盒子。


        是鱼尾纱。


        安迪愣在那儿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却听谭宗明轻咳一声∶“你拒绝包奕凡了?”

  

        “嗯……”


        “考虑一下我?”


        安迪不做应答。也并不是退缩,如果谭宗明愿娶,她便愿嫁。


        “你不怕我不信任你?”


        “我记得大小姐你前几天还说过我是你最信任的人。”


        安迪低头,谭宗明似乎听到她闷闷的一声笑,心里边窃喜,这美人是到手喽。


        安迪放下盒子,对着谭宗明就下嘴。


        “还带强吻的啊……”谭宗明口齿不清地一句。


        福利过后,谭宗明起身把鱼尾纱整理好递回给安迪。


        “新娘新郎婚前不能见面的,我该回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