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不竹马

我以为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哪知一回头,才发现你已经离我无比遥远。


图片发自简书App


林南穿着蓝色的校服,背着蓝色的的书包,捏了袋牛奶从楼梯上走下来。

因年月久远,楼梯扶手上鲜红色的漆已褪变成了黑红色,并落满了灰尘,偶尔印着几个手爪印,可以看出是三楼那个小学生的。二楼拐角处,不很白的墙壁上,被人用红漆写了几个歪歪扭扭的大字:504还钱!!!

林南看着那三个大大的感叹号,微微叹了一口气,没做停留,继续往下走去。走到最后一级台阶上停了停,探头出去左右看了看,见没车,才敢伸脚踏下去。

小区道路在全面改造,从年前改造到年后,都大半年了,还没改造好,路面被挖的坑坑洼洼,天天尘土飞扬。他们这栋楼靠近大门口,楼下的小道率先被修好,常有电瓶车来此借道,个个飞速通过,一不小心就会被撞到,隔壁楼道有个老太太就被撞断腿过。

有一回她也差点被撞到,是陈乔从后面及时拉了她一把,才令她幸免于难。她还记得陈乔白着脸大声冲她吼:“你在想什么,没听到车的声音吗?”

林南自己其实也有些吓到了,那电瓶车几乎贴着她的脸呼啸而过。她愣了半天,哆哆嗦嗦地回答:“今天数学成绩要出来了,我不知道有没有及格。”

陈乔又大声吼:“你那么笨,当然不会及格。”

林南沮丧地垂下头去。

陈乔却露出大白牙笑了起来,伸手覆到她头顶,用力一揉,将她梳得整整齐齐的发型揉乱,林南没心情跟他闹,“啪”地一声打掉他的手,一言不发地去开车库门。

陈乔又凑了上去,嬉皮笑脸地说:“哎呀,不就一次小测验吗?有那么重要吗?”林南不理他,只顾着转动钥匙,左转右转,门就是开不了。

陈乔挤过去推开她的手:“跟你爸说说,这破锁该换了。”他捣鼓了几下,门开了。

林南钻进车库去拿自行车,陈乔守在门口不让她出来,悄悄说:“那天我去帮张老师批改试卷,正好看到了你的卷子,就偷偷替你改了几个答案,勉强让你及格了,62分。”

说完,得意地看着她。

林南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片刻后怒道:“你怎么不多改几道?我爸让我必须考到70分!”

林南将牛奶放到书包里,花了十分钟才打开锈迹斑斑的铁门。她忍不住冲楼上大喊,“爸,爸。”

四楼的窗户被打开,一个头探了出来,“怎么了?”

林南嚷嚷道:“这破锁该换了!”

“知道了。”

林南抽出自行车,望了眼隔壁车库被人砸了个破洞的铁门,然后踮脚蹬了几下,跨上车去,车头抖啊抖,歪歪扭扭地蛇形了好远才变成直线。

若是陈乔在,他肯定又要嘲笑她骑车的姿势难看了。他手长腿长,随意一蹬,车轮便滚出好几米远,骑车的姿势要多潇洒有多潇洒。

路过烧饼店,林南刹住车,人称“烧饼西施”的年轻老板娘正垂首揉着面粉,有个穿白衬衫、背公文包的男人隔着马路朝她招手,招了一次她没看见,招了两次她还没看见,男人契而不舍地准备招第三次,林南掏出两块钱递过去,“买一个萝卜丝的。”

“烧饼西施”抬起头来,林南又说,“那边有人叫你。”

“烧饼西施”顺着她的手望过去,冲那男人莞尔一笑,男人便心满意足地走了。

围着烧饼炉子的人全都暧昧地笑了起来,林南不自在地撇过脸去,接过烧饼匆匆塞进书包里,歪歪扭扭地跨上自行车,用力蹬了一脚。

若不是陈乔嘴巴刁,只吃这家的烧饼,她才不会来这里呢!

从家到学校,会经过一排美人树,满树嫣红、灿若云霞、秀色照人。树是前两年才移植过来的,没人知道是什么品种,陈乔上网查后,告诉林南,那叫美人树。

美人树过去不久,有个红绿灯路口,一个高大魁梧的交警常年雷打不动地在这里指挥交通。陈乔跟他很熟,因为炎炎夏日里,陈乔给他送过无数次水喝。

陈乔很敬佩他,说他很爷们。

进了教室,林南从书包里将牛奶跟烧饼拿出来,放到陈乔的抽屉里,又拿一本书遮在上面。

做完这一切,她抬起头,看到站在门口的秦扇,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朝霞在她身后铺了一地。

林南的心加速跳了两下,像做坏事被人抓住一般,脸上有些微热。不过她善于隐藏,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面无表情地回到自己位置上。

一直到早自习结束了,陈乔才出现。

他没穿校服,穿了件白色的旧T恤,头发蓬松蓬松的,微微凌乱。他将书本从书包里拿出来,放入抽屉时,手顿了一下,片刻后摸出一袋牛奶跟烧饼。

他望了眼林南笔直的背影,嘴角不自觉地勾起笑了笑,撕开烧饼的包装,大口嚼了起来。一股萝卜丝的香味瞬间溢满教室,飘到前排林南的鼻子里。

林南回头看他,陈乔将牛奶扔回给她,“这个你自己喝,你太笨了,要补补脑子。”又补了一把刀,“还太矮了,要多吸收营养才能长个。”

林南愤愤地咬开牛奶包装。算起来,她比陈乔要大五个月,个子却还不到他的肩膀高。

其实有段时间,她比陈乔要高的,陈乔是早产儿,生下来又瘦又小,一直到七八岁都像根小豆苗。可上小学后,他忽然就如雨后春笋般,蹭蹭蹭地往上长,一下子就超过了林南。

林南有一回问他原因,他一本正经地说,我妈做饭越来越好吃,我吃得多自然就长得高了。林南觉得有道理,于是,每天到了吃饭时间就往楼上跑。

陈乔妈妈跟林南妈妈是好姐妹,从前一起在棉织厂做工,住在一个大院里,休息时常抱着两个娃娃在一起玩耍。后来大院拆迁,两家人一商量,选了楼上楼下的房子,做了邻居。

可吃着同样的饭菜,林南的个子始终没有追得上陈乔。

放学后,林南在校门口等陈乔。

尽管已经是傍晚,阳光却还很强烈,林南躲到一棵大榕树下。

过了很久,陈乔推着自行车,斜挎着书包走了过来。秦扇与他并肩而行,两人低头私语,阳光温柔地落在他们身上。

林南觉得胸口有些胀痛,那时她还不明白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愫,只以为是在太阳下站久了身体不舒服。

陈乔没有看到林南,是秦扇看到的,她推了推陈乔的胳膊,陈乔这才漫不经心地抬起了头。他看到林南,快走几步,站到她面前,拧眉问:“你怎么还不回家?”

林南低声问:“陈乔,你什么时候能回家?”

从前,他们形影不离,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如今只剩下她一人,如同被抛弃了的孤雁,委实不习惯。

陈乔神色难看,良久,淡淡地说:“我也不知道。”

林南的目光黯淡了下去。

陈乔家出事那天,是个周末。彼时正是午睡时间,周遭寂静无声,林南咬着笔费力解一道数学题,忽然听到一阵剧烈的敲门声。敲门的人非常粗暴,将整扇门敲得砰砰作响,简直地动山摇,连她家的大门都跟着晃动起来。

林南看着大门心惊肉跳,仔细聆听后,发现是楼上。她壮着胆子,蹑手蹑脚地爬上楼,看到四五个粗壮大汉围在陈乔家门口。她脑中一下子冒出黑社会三个字,手心直出冷汗。

有个男人看到了她,咧嘴冲她笑道:“小妹妹,别害怕,这家人欠了我们的钱,我们不是坏人。”

她吓得面色苍白,急忙跑回家,紧紧关上门,那些人一看就不是好人,只有坏人才会说自己不是坏人,幸好陈乔一早就被他爸妈带去了外婆家。

可从那以后,那些人隔三岔五就来敲门,每次动静都特别大,整栋楼都地动山摇。林南爸妈郑重地嘱咐她,千万别去凑热闹,那些都不是好人。又埋怨陈乔爸爸,投机取巧,惹下这摊破事,害得邻里都不安宁。

有一次那些人又来敲门,林南恰好在阳台上看到陈乔背着书包往家走,连忙冲下楼拦住他,气喘吁吁道:“不能上去,那些人在你家门口。”

陈乔怔了怔,轻轻说:“你离我远点,他们认识我。”

林南自然不会离陈乔远点,她时刻留意楼梯间的动静,一有风吹草动就打电话给楼上通风报信。

可陈乔却离她远去,为了不影响他的学业,他被送到他姑姑家住。

陈乔的姑姑家在城西,林南在城东,第一次分离,他们中间隔了大半座城。幸好转学比较麻烦,他们还在一个学校,一个教室。

“我们走吧。”陈乔对秦扇说。

秦扇也住在城西,她的自行车不知被谁恶作剧,锁在了柱子上,她请陈乔帮忙,陈乔花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打得开,于是顺路送她回去。

陈乔跨上自行车,单脚撑地,秦扇抓着他的衣角,轻盈一蹦,跳了上去。

林南看着他们融为一体的背影,觉得有些苍凉。

连着几日,陈乔跟秦扇都是同进同出,有同学看着他们的背影暧昧地笑。

林南默默地垂下头,却依旧早起,第一个到教室,然后往陈乔抽屉里放一个萝卜丝烧饼。她在静静等待,她以为等陈叔叔还完债,等那些人走了,一切都会回归原位。

可是她没等到陈叔叔还完债的消息,却等来了陈乔早恋的消息。跟秦扇。

有人说看到秦扇抱着他的腰,有人说看到他们在树林里偷偷亲吻。

林南脑中轰然作响,胸口仿佛被挖空了一块。

那一刻,她终于意识到陈乔对她的意义,可她就要失去他了。

第二天早上,林南在烧饼袋子里放了张纸条,约陈乔放学后在榕树下见面。

放学后,陈乔看着林南背着书包往教室外走,连忙追了上去,单手揽住她的肩膀,问:“什么事那么神秘,还非要去榕树下说?”

林南脸有些微红,从前他们也经常这样勾肩搭背,她从不觉得有什么,如今心思不一样了,觉得浑身都不自在起来。她将情绪打包藏好,镇定自若地说:“也不一定要去榕树下,不过写的时候想着总要约个地点,就随手写了。”

“哦。”陈乔问,“啥事?”

林南纠结了半天,委婉地提醒他:“早恋是要被开除的,马上要中考了,你不要跟秦扇在一起。”

陈乔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伸手将她的头发揉乱,“瞎想什么呢,准是听到那些流言蜚语了。”又道,“我不喜欢秦扇。”

林南的心底深处开出一朵朵绚烂的白色小花。

自那以后,陈乔不再跟秦扇一起走,流言不攻自破。

没几日,传出秦扇与高二一个男生早恋的消息。林南有次在放学回家的路上,看到秦扇跟那个男生手拉着手,秦扇的目光越过那个男生,冰冷地射在她脸上。

林南打了个寒颤,飞速转过头。

接着,中考完,放暑假了。很多年后,林南回忆起那个暑假,只记得刺眼的红,跟满目的白。红色的是鲜血,白色的是葬礼。

放假的第一天,陈叔叔从楼顶跳了下去,摔在水泥地上,摔得四分五裂、血肉模糊。

事发之后,林父去陈家帮忙料理后事,林母守着陈乔妈妈,林南被安排陪着陈乔。

陈乔穿着孝衣,一言不发地跪在灵堂里的棺材旁边,唇线绷直,眼神冷寂。林南也跪着,就在他旁边,她一直哭,眼睛肿成两只桃子,眼泪还是哗啦啦地往下流,怎么都止不住。

多年后,她再回头看时,才明白那时候她的眼泪不仅仅是为了死去的陈叔叔流,还为了陈乔,为了他们不确定的未来而流。

后来,陈乔妈妈卖掉房子,带着陈乔搬去了郊区。那年,陈乔考上了一中,林南上了三中。

陈乔从此淡出了林南的视野,却没有淡出她的生活,他的名字刻在她心里,越刻越深。

林南不停地给陈乔写信,一周一封,可他很少回,即便回,也是寥寥几句。终于有一天,他说,林南,别再给我写信了,我有女朋友了。

林南便不写了。其实她早就听初中同学说过,他跟秦扇在一起了。秦扇没考上高中,念了职高,就在一中旁边。

起初她不信,因为他说过他不喜欢秦扇。可后来,她亲眼看到秦扇在QQ上晒出了他们的照片。

林南再次见到陈乔,是在一个小巷子里。

她去书店找一本学校资料,抱着书出来时,看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她愣了愣,下意识地跟了上去。

那身影跑得很快,一晃就没了影,林南找了半天,终于看到一条小巷子。可进入巷子后,她当即木在原地,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

她看到陈乔左手夹了根烟,右手搂着一个画着浓妆的女生,混在一堆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男生堆里,脸上是匪气的笑容。

她颤着声音叫他:“陈乔。”

陈乔偏过头来,看到林南后,眼神有一瞬间的慌乱,迅速掐灭了香烟,有些手足无措地愣在原地。

林南向前走了几步,那几个男生揶揄地看向她,纷纷吹起口哨,林南鼻尖渗出薄汗,紧张地停住脚步。

陈乔回头瞪了那些男生一眼,朝林南走过去,却被那个画着浓妆的女生拉住了胳膊,林南这才认出那个女生,竟是秦扇。

秦扇冷冷地望着林南,满脸戒备:“你来干嘛?”

林南说:“我找陈乔。”

陈乔不耐烦地去拨秦扇的手,秦扇死死地抓住他,忽然道:“你如果跟她去了,我们就分手。”

“那就分吧。”陈乔满不在乎地甩开秦扇的手,揽着林南的肩膀就往外走。

时光仿佛回到初三那年,只是陈乔身上多出来的烟味让林南极不适应。

“你怎么在这?”陈乔问。

“我来买书。”林南晃了晃手中的书,陈乔不自在地挪开目光,两人并肩走了一会,林南轻声说,“明年就要高考了,你别跟他们在一起。”

这次,陈乔没有哈哈大笑,也没有伸手揉乱她的头发说她瞎想。

他淡淡地说:“我已经退学了。”

林南独自坐在公园里的长凳上,一直坐到夜幕降临。

她听到陈乔退学后,当场哭了出来,她抓着他的袖子问:“为什么,是不是没钱,我去求我爸爸。”

陈乔摇摇头,“林叔叔曾经跟我谈过,愿意资助我读完大学。只是我爸死后,我妈便病了,我得照顾她……”

“我们去找我妈,让她帮阿姨请个护工,你不能不读书。”林南急切地打断他。

那一刻,她心里无比恐慌,她不喜欢巷子里的那个陈乔,那个陈乔很陌生,很遥远。如果他不读书,那他便会永远停留在那个巷子里,那她的那个陈乔就要永远消失了。

陈乔微微一笑,轻轻说:“你别管我了,从我爸跳楼的那刻起,我的人生就彻底改变了,他不是投资不善,而是被人陷害,我必须……”顿了顿,伸手揉了揉林南的头发,“林南,你要好好的。”

从那以后,林南再也没见过陈乔,只是从秦扇的空间里可以看出他们又和好了。秦扇晒出的照片里,陈乔嘴角上扬,眼神却淡漠至极。

陈乔妈妈去世时,林南正在高考,没人告诉她这个消息。

高考结束后,林南给陈乔写了一封很长的信,告诉他美人树开花了,告诉他那个路口的交警换了人,告诉他“烧饼西施”的生意还是很好,那个穿白衬衫的小白脸替她扩大了门面。

最后问他,她要去北京了,他愿不愿意跟她一起去。

林南在半个月后收到陈乔的回信,他在信里说,他跟秦扇打算去云南。还告诉她,那个穿白衬衫的小白脸是“烧饼西施”的弟弟,“烧饼西施”卖烧饼供他读完了大学。

三个月后,林南踏上了去北京的火车。从此,她跟陈乔之间,隔了大半个中国。

大四那年,林南的家乡出了个轰动全国的新闻,七个男人不知得罪了什么人,被人迷晕后用刀砍死,尸体堆在一间小屋里,引来无数苍蝇才被人发现。

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但街角的一个监控里,却录下了嫌疑人的身影。

林南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她四处从网上搜索有关那段新闻的消息,终于在一段模糊的视频里,她看到秦扇扑在其中一具尸体上叫爸爸。

她忽然明白了什么,顿时声泪俱下。

那年,陈乔成了通缉犯。

媒体挖出了陈乔的身世,将他从小到大的事迹全都扒了出来,让所有人意外的是,这个穷凶极恶的杀人犯从前竟然是个善良正直的优秀少年, 接着有人爆出死掉的那些人全是黑社会的, 继而引发了一场大讨论 。

有人说,他是因为分赃不均动了杀念。有人说,他是看不惯那几个人的罪恶行径。也有人说,他是为了复仇,死掉的那些人当年害死了他的父亲。大部分人认可 了最后那种说法 ,因为有人发现死者中有个人,是他恋爱多年女友的父亲,证明他为了复仇,酝酿已久。

陈乔一时间成了舆论的焦点,有人将矛头指向社会关怀的缺失,写了篇鞭辟入里的文章,题目叫做《 论陈乔如何从一个优秀少年变成一个杀人犯》,引发无数人深思。

不过新闻的热度只维持了短短一阵,人们很快忘记了那个叫陈乔的男生,舆论的焦点又转向其他话题。林南的日子也渐渐恢复了平静。

二十五岁那年,林南写了一本书,名字叫《青梅竹马》,男主角叫陈乔。

这本书本来默默无闻,可出书三个月后,忽然有影视公司看中了它,并将它改编成了电影,林南凭借这本书,一跃成为当红作家。

有一次,林南受邀参加一个访谈节目,节目中,主持人问她如今名利双收,可有什么愿望要去实现。

林南狡黠地笑了笑,看着镜头,眼神飘忽,“我希望,有生之年能够再见陈乔一眼。”

所有人都以为她写的是一个故事,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写的,是一段经历。

过完春节,林南在广州有一场签售会,会场人满为患,林南握着笔专注地给每一个人签名,每次签完后,她都会抬起头说一句谢谢,并送上一句祝福。

当她第N次抬起头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泪水迅速盈满眼眶,她努力微笑着,看着眼前那张面目模糊的脸,说了句:“祝你平安!”接着嘴唇快速动了两下。

陈乔读懂她的意思,她在说,“快走。”

陈乔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轻声说:“我看到了。”然后迅速转身向外跑去,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几个蹲守在人群中的便衣警察立即围堵上去。

陈乔忽然顿住身形,奸诈地笑了笑,高高举起手中的黑色袋子。那几个警察如临大敌,一边冲人群叫着快散开,一边掏出手枪准确无误地击穿他的额头。

林南看着陈乔轰然倒地,尖叫一声,缓缓蹲下身,捂住嘴,失声痛哭。 他看到了,看到了她的访谈,所以来见她了。

陈乔是故意的,那个黑色袋子里装着的根本不是什么危险品,而是她的书。

书里装着的,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故事。

青梅竹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留在记忆里的是我们回不去的过去 因为晚点的缘故,列车迟了三个小时才到终点站,安辰夏睡眼朦胧地被人群拥挤着向站口涌去...
    安辰夏阅读 171评论 0 2
  • 关键词5:青梅竹马、今生无缘 亭尘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班级的角落里。时间还早,她打开了教室里所有的窗子,风瞬间挤了进来...
    疯猫wheat阅读 371评论 3 5
  •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这句歌词令多少人热泪盈眶,仿佛在无趣的浮生中看到了无数同类温暖的目光。他们目光清...
    无厘术阅读 1,051评论 0 0
  • 文 王永刚/戌卓 忽然独立寒冬,一年已过冬秋。 回望一岁光阴,微曦半阴半晴。 瘦柳孤鸦不停,西塘贴水枯萍。 风狂舞...
    戌卓阅读 79评论 0 1
  • 此番到达的车站,应该是西安的老火车站,这广场上除了旅客和载客的车辆再无旁人。不似成都,卖烟的、卖水果的、卖雨伞的...
    Y老寒阅读 199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