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给悲伤的时间不多

气温零上了。小区里的孩子们在大人的带领下,玩闹着,嬉笑着。尽管人们的脸上都还戴着口罩,也如春季里该有的那个样子。我们似乎在步入2020年后,鲜有如这般吧,从阴霾中收获了一份珍贵地好时光。

从他们旁边路过,我稍有些恍惚。

同学来看我,这是2020年年后,我俩第一次见面。

其实,人活一世,各有各的困惑。

这一次见面,尽管我很想问问她近况,但是没有勇气提起。我知道,如果她不对我讲,那一定还是悲伤的故事。

她主动谈及了她的近况。同学说,孩子没保住,流产了。

这个过程她念及最多的词汇是自责,她说一提起这事还是想哭。

我与她并行,我不去看她的眼睛。

那是个值得被爱的人,一路见证她守候到自己的婚姻有多么不容易,终于收获了幸福,然而,又迎来了孩子这个新的挑战。

人生真如攀高峰,攀完这座高峰,还有另一座高峰。

站在她的角度去想她,我又情不自禁地想了一下自己,我觉得我也快哭了。

我慢慢地讲给她一些我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讲,好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没那么哽咽。

我无法感同身受。我知道,只要人对了,世界就对了。你养好身体,迎接新生命。不要老陷在里面,要快乐。

我给她讲双胞胎的故事,我给她讲新闻里五胞胎的故事。说着说着,我俩都笑了。

这一时刻,只属于我俩。

我知道她走的这一路,她也知道我的一切。我们同样可以很久不用联系,但是联系了,可以把自己真实的一面交给对方。

我常用跑步麻醉自己,不去思虑悲伤。偶尔在洗脸时闭上眼睛,眼前能掠过悲伤,洗完脸,它就不见了,我还是那个我。

留给悲伤的时间不多,所以,要珍惜,也要偶尔为它买单。

地铁运行后,门口位置的风将我眼前的刘海煽动着,使它摇曳。我眼里的悲伤在它摇曳地细缝间若隐若现。思绪啊,这时候飘如陌上沉。然后,然后我就坐过站了。

回到家中,寻着声音,我发现厕所水池子下面的墙壁上至上而下哗哗地漏水。

我以为是楼上的问题,还把人家大姐叫下来跟我一块忙活。家里人叫我关水阀,找水阀我找了一圈,后来在大姐的指引下,我找到了家中的水阀,拧了,水就不流了。

我还一直以为是楼上殃及了我,原来是自己家问题。我光着脚,蹲在地上,傻在那。看着厕所在大战之后遗留下来的水渍斑驳的战场,回想刚才的一幕,觉得自己好傻,好搞笑。我笑出了鹅叫声,笑着笑着就哭了。

不管这个时间同学在干什么,就当留言好了,我联系她,讲我的前因后果,最后觉得不太过瘾,自我总结和感慨了一句——原来,人真的可以从笑瞬间变成哭。

小孩子,哭着哭着就笑了。

成年人,笑着笑着就哭了。

光着脚,蹲在地上,嗷了两嗓子,用手来回抹了两把一脸的泪和横流的鼻涕。然后,穿上拖鞋,我去找水杯喝了两口水。水是早上倒的,现在夜深了,它还很温。

带着有温度的水杯,我进屋盘新人名单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