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非冷兵》

        本人大学读法学专业,毕业后考虑到普通二本学历,法律职业资格证也没考到手,遂 在家乡一家小小的基层法律服务所做主任律师助理一职,期望边学习边考证边积累办案工作经验。

        今日,自己全盘参与的一起涉及产品侵权案件告终,本方代理的当事人收获了较为满意的判决结果。因该案相对典型,故借该案分享点喜悦之情与办案经验(以下是案情概述):

        一日,一当事人来单位自称经朋友介绍,期望我们能提供法律帮助维护其合法权益。其自诉妻子在自营茶屋内打扫卫生时被瓶装啤酒自爆炸伤眼球,并称之前咨询过其他所律师,该律师称很难证明其眼球受伤与玻璃瓶爆炸之间之因果关系,故而基本无胜诉之可能,遂准备自认倒霉,但念及自身遭受平白之祸,任由自身权益遭受侵害而不加以维护实有不甘。

        由于主任工作繁忙,遂由我负责案件咨询接待工作。在和当事人进行沟通并详细询问事发经过后,我把该案定性为产品质量问题导致的侵权。但在进一步缔结侵权事实与产品质量问题这一案件关联性问题时,发现案件最大疑难就是证明因果关系问题,也就是证明眼球受伤系酒瓶自爆而导致之证据严重不足(既无监控也无证人),因为单纯的证明眼球受伤毫无意义。至此,我也如同之前咨询的律师一样陷入了极大困惑之中。

        然并卵,方法总比困难多。

        既然以归纳推理的惯常思维难以证疑,是否可以以演绎推理的逆向思维来解决呢?我先假设眼球受伤确系酒瓶爆裂导致,接下来我要证明酒瓶因产品自身质量问题引发的自爆,而非其他介入因素而引起的酒瓶爆裂(没人会拿未起瓶的完整啤酒自己脆自己脑袋)。这么一来我方举证责任大大减轻,且举证难度亦大大降低,因为我发现了影响案件致胜的至关重要的证据:啤酒残瓶。

        有了这个思路,忽然间我发现几乎一瞬间一个很大的证疑问题就迎刃而解了,现在我就来把假设的问题变现。因为关联性问题实在难以证明,我在想,要是对方认可了当事人眼球是自己存在质量问题的产品导致的,不就可以免除我方举证责任了。现在,唯有像个赌徒一样押中对方一定会按照我期望的那样说了。(当然,虽说是押注买定离手,但高明的赌徒绝不会坐以待毙)在明确告知当事人一旦对方聘请律师要求我方举证证明关联性时,我方必将因举证不能而败诉,但我赌对方一定会认可,原因有以下四点能支撑我放手一搏:1.啤酒瓶爆裂致伤案例比比皆是,且有索赔获赔之先例,大概率该案我方胜诉获赔;2.事发后当事人向生产商客服投诉受理,双方对赔偿先行协商过,对方亦认可自身产品存在质量问题,当庭推翻自身陈述大概率不可能;3.认可自身产品存质量问题导致侵权他人不会对自身造成不良影响,相反会成为企业树立自身负责任的良好商业形象的绝佳机会;4.作为著名的啤酒生产企业,其内部必定构建了良好的投诉索赔机制,同时这类企业每年都会花费大量资金为自身产品购买商业保险。花保险公司的钱树立自身企业形象,何乐而不为呢?

      事实也完全按照我所预测的方式推进,庭审中对方委托代理律师虽然提出了有关程序性问题,但对方特别授权代理人理赔部经理对我方诉称事实完全予以了认可,该案最终也取得了让我方当事人非常满意的判决结果。

        需要说明的是,当初针对部分索赔费用项目我做了相当的风险提示,告知当事人部分款项可能有不被法院支持之风险,但在案件开庭结束后,我在反复和主审法官就案情进行探讨争辩后,最终全部索赔费用均获支持,算是全方位的获胜。

        最后总结,从我办理该案收获得的经验和感悟有,其一:文中最初那位律师的工作作风实不可取,律师这种职业是要给当事人以希望,而不是一场唇枪舌战的争辩,把当事人说的哑口无言,且在明知对方举证不能的情况下要求对方拿证据说话,看似严谨而又专业的解答,既符合逻辑推理又契合法律规定,但却是华而不实的自我满足,而后原封不动的把问题又推向来向你讨方法的当事人那儿。其二:律师和老中医很相似,但不能将律师的优秀绝对的与年龄挂钩。其三:什么样的人不能从事律师行业?可能更多的人会说笨嘴拙舌的、不世故的、内向的,但我觉得唯有一种人请你离开律师队伍,那就是你用你所谓的专业性对这一职业一再进行亵渎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