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冬夜渐暖

字数 5769阅读 83

【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颜伈对那晚记得并不清晰。

     思琪陪着她在学校后门的烧烤摊喝酒,几乎滴酒不沾的颜伈那晚对着瓶子猛吹,一口气就搞定了一箱。思琪劝不住她,便由着她喝,只是希望借酒真的能消除一些她的愁苦和伤心。

     “太晚了,我们回去吧,颜伈,宿舍的门禁时间要到了。”

      颜伈重心不稳的脑袋错乱着频率点了点头,然后用手撑着桌子努力地想站起来。思琪一把扛起她来,颜伈,你该减减了!

      瘦弱的思琪明显有点吃不消,扛着颜伈走了两步便一个踉跄,颜伈在要摔倒的刹那间扑向了右边的烤摊桌,一头栽到了一个男生身上。也许是猛烈的撞击使得颜伈的胃突然翻腾得厉害,颜伈猛地吐了他一身。

      欧,天呐。

      思琪见状赶快向前道歉,可是颜伈还不消停,大喊贱男人,胡乱的舞蹈着。思琪只有扛起颜伈赶快逃跑,远离一触即发的纷争。

      颜伈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三点,当她顶着一头蓬松的乱发,一脸哭花的眼妆出现在思琪面前的时候,思琪差点以为附近哪个疯人院里发生了“越狱事件”。当然,她对昨天的记忆也截止到她们到烧烤摊喝酒而已,至于后来怎么喝醉怎么回到宿舍的,颜伈全都记不起来了。

     思琪一字一句的给她描述了她昨天的英雄事迹。颜伈自己也不敢相信原来自己喝醉了是这个样子,只是嘟囔着下次如果见到那个男生一定要跟他好好的道歉。

     “还有其他熟人看到我这个样子吗?”

     ”没有。“思琪摇摇头。

     “噢,太好了。还好没有其他人看见,这也太损我的淑女形象了?”

      思琪脑海里闪现三条黑色阴影。好吧,伈伈你什么时候有淑女过啊?

【你没有话要跟我说吗】

      颜伈依然很伤心,她选择忙碌来缓解自己的疼痛,因为事实证明借酒消愁只是文人墨客笔下的意境而已。临近年末,颜伈所在的宣传部正在为学院里的新年舞会忙个不停,颜伈主动申请了负责这个庞大的项目,设计海报,布置会场,派发宣传单,都不落下。

      下午晚餐时间,颜伈和宣传部的同学们在学校东区食堂门口派发传单。

       “同学您好,请关注一下我们的活动吧,谢谢支持。”

       颜伈将半张脸捂在围巾里,向来往的同学们散发传单。没有夕阳的傍晚吹着席席的风,有些刺骨。

       同学您好,请支持一下我们的活动,谢谢。

       颜伈把一张传单塞到了刚从食堂出来的男生手里。男生看了看传单,又看了看颜伈:“你没有其他要说的了么?”

       颜伈蒙住,心里纳闷还有什么要说的么?这人还真是奇怪。

       “额……如果有空就来积极参加吧,谢谢……”

        “真的没有其他要说的了么?”

       颜伈依然处于静止状态,她仔细看了看眼前的这个男生,高大清秀,利落的平头,浓墨蹙眉,眼窝深邃,正目不转睛的看着颜伈。颜伈一惊,却仍然摸不清怎么回事。

      “还要说什么啊?”

        男生没有表情的脸忽然有些怒意:“没有就算了吧。”说罢,便把颜伈刚发给他的传单看也没看就揉成一团,然后抛出去,扔向不远的垃圾。

        “中!”纸团被冷风吹出了斜度,没有抛出完美的弧线,最后挨到垃圾桶口的内侧沿边,弹了两下,并不顺利的滚了进去。男生搓了搓手,快步走开。

       颜伈依然还没有反应过来,静止了30秒后,看着远去的男生背影,突然气炸了,“这算是什么事啊!”

       在不远处发传单的思琪跑了过来,一把搭上颜伈的肩膀。

       “你记不起他了吗?”

       “谁啊?”颜伈一头雾水,对于刚才发生的一切她感到莫名其妙,只觉得有股火从肚子里炸开。

        “好吧,就是你喝酒的那天晚上,你喝醉了吐了人家一身的那个男生……其实,他还蛮帅的嘛……”

      颜伈心里忽然紧张起来,他刚才想让我说的话,是对不起吗?可是,他一个大男生,就这样仍自己递给他的传单是不是也太小家子气了……颜伈站立着,纠结的心比在风里打结的头发更糟心。

        “什么嘛,一码归一码。真是小气男生,哼……继续发传单吧。”

        颜伈继续分发着手里的传单,可是心里依然对刚才发生的事耿耿于怀,是对那个男生丢弃自己的传单的愤怒,还是对自己没有说对不起的愧疚,或者两者都有吧,颜伈自己也分辨不清。

【我们握手言和吧。】

       新年舞会在颜伈的兵荒马乱中如期而至。

       颜伈在会场后台帮忙调整音响和话筒,舞会进行得很顺利,颜伈看着舞池里欢乐的笑脸,觉得这一个月以来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舞会的最后一个游戏,是颜伈的点子。刚进场时,每个人都将自己的名字写在纸条上,放进舞会门口的纸箱里,男生放进蓝色箱,女生放进粉色箱;舞会的最后,从这两个箱子分别抽出5组男女生进行现场舞蹈比赛,由现场观众选出最有默契和人气的一组,荣获当天的dancing queen和dancing king。

      颜伈帮忙把箱子拿到舞池中间,由主持人抽取。

       “第一组:男生,刘洋,女生,邓佳倩;第二组…………第五组,男生,赵承翀,女生,颜伈。请这以下五组男生女尽快找到舞伴,并到舞池中央集合,谢谢……”

        还没等颜伈反应过来,她已经被部里的同伴推向了舞池中央。颜伈一脸无辜,小声嘟囔着我没有放名字进箱子里啊?怎么回事,难道是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的故事?……

       思琪跑到颜伈身边,凑近她耳朵小声的说:“伈伈,是我放的啦,好好比赛吧,加油!”然后偷乐着跑开了。

       好吧,无奈只有面对现实,颜伈四下张望着寻找自己的舞伴,我的搭档叫什么来着?什么冲?

        眼前这个男生的侧面怎么那么面熟,颜伈仔细一看,呀,这不是仍我传单的那个男生吗,颜伈赶紧转过身去,心里念叨着千万别让他看到自己呀。

        “谁是颜伈?请问颜伈在吗?”

        “谁找我?我是”颜伈小声的回答,依然不敢转过身。

         “原来你在这里,你好,我是你的搭档,赵承翀。”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

          颜伈默默的转过身去,晴天霹雳,眼前的这个男生不正是自己最不想见到的那个吗。

         “你是赵承翀?!”

         “你是颜伈?!”

         两人同时叫起来。

         尽管两人内心千万个不愿意,但已经站在舞池中央了,也不好翻脸,于是两人达成协议,暂时放下旧债,把当前的任务完成再说。

         舞曲响起,所有舞者都在舞池里和平的跳着,当然,除了他们。颜伈不是故意借着舞步踩一下承翀的脚,就是趁人不注意死死的瞪着承翀,一脸杀气腾腾的样子;承翀也不甘示弱,最后一个舞步,趁着颜伈在转圈的时候松开了牵着她的那只手,结果颜伈重心不稳,两个圈结束后重重地摔倒在地。

       颜伈双手捂着脚,这一跤伤得可不轻。她强忍着疼,保证自己不哼出声来。

       思琪赶紧跑上前去:“颜伈,你怎么样了,还好吧?我送你去校医院吧……”

       “还是我送她去吧。”承翀弯下腰去,准备扶起颜伈。

       “舞会还没结束,你们帮我看好场子,还有些后续工作要你负责呢。就让他送我去吧。思琪,这里就拜托你了。”

       即使有千万个不愿意,看着舞池周围的那么多双眼睛,还有宣传部的朋友们还得负责舞会结束的后续工作,再加上脚开始微微肿起,颜伈只好答应承翀。“走吧。”

      校医院离舞会活动现场的学生活动中心并不远。校园里的路灯有些暗,刚下过雨不久的地面映着微弱的光,像是古老诗句里的场景,藏着看不出道不明的叹息。颜伈一路细数着踩过的落叶,不去看身边的承翀。

      校医院里的值班医生还在处理其他学生,颜伈和承翀坐在走廊里等候着。医院很静,偶尔有护士走过,脚步清脆还伴着回音。

      “对不起,我……”承翀打破了沉默。

     “其实,是我不对在先的。对不起……”

      颜伈和承翀对视着笑了出来。

      “我们,握手言和吧。”

       颜伈告诉承翀,自己男朋友在同市的另一所大学上学。那日,颜伈带着自己买的礼物到她男朋友宿舍楼下准备给他一个惊喜,却等来她男朋友牵着另一个女生的手从远处走来。颜伈当场仍下了礼物就走了。礼物碎了,心也碎了。她哭了一路。也是在那天晚上,她吐了承翀一身。

       承翀说,这样的男生不值得。

       化解了与承翀之间的误会以后,颜伈觉得心里放下了一块石头。可是,与堵在自己心里的那一块相比,远不能相提并论。

       寒冷的冬季本就是容易伤感的季节,风吹进人心里,更容易让人感觉到那份刺骨的痛。期末近在眼前,颜伈给自己每天都排满了复习计划,占得满满的,心里才没有空间去思考其他问题。

        颜伈抱着厚厚的书,走在去图书馆的路上。

       “伈伈……”颜伈寻声音转过身去,看到那个他。

       他是颜伈的男朋友,莫南。

        颜伈打算快步走开,却被莫南拉住了。

         “伈伈你听我解释,我跟她只是一时糊涂,我真正喜欢的还是你啊……”

         颜伈捂住耳朵不想听,强拧着要离开。

         这一幕恰好被正在去图书馆路上的赵承翀看到了。他跑上前去拉着颜伈的手就开始跑。莫南没有跟上,只在原步,看着远去的两个背影。

       承翀拉着颜伈跑到了湖边。光秃的柳树枝晃动着,白色廊桥的倒影伴着水波凌凌,却不浪漫如初。

         莫南给颜伈打了无数个电话,发了无数条短信,颜伈抱着手机哭成了泪人。最后她给莫南发了一条短信:“我们分手吧。”然后把电话卡从手机里拔掉,像是下定决心从心里把某个人拔掉一般。

【图书馆,五楼南面靠窗】

         冬天很快过去,寒假归来,单调的树枝上已可以看见星点的绿意。大三下期的课程并不多了,颜伈每天按时去图书馆准备雅思。失恋很短,可是要整理思绪却需要很多的时间。有目标的生活至少可以占据一些胡思乱想的机会和时间。颜伈爱去图书馆五楼的南面靠窗的位置,这里是整个图书馆阳光最好的地方。颜伈相信阳光是可以治愈伤痛的,就像雨水总让人悲中更凉。

       这天,颜伈跟平时一样到了图书馆五楼,却发现没有了位置。颜伈来来回回找了两圈,依旧没有收获,每张桌子上面都摆满了书,连见缝插针都没有机会。突然手机短信来了:“10点钟方向,往前20米。”

       颜伈按短信所写往10点方向看去,赵成翀正笑着跟她招手。

       颜伈走到跟前,承翀示意她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下。

       “这儿没有人吗?我看这儿有书呢?”

        “这本是我同学的座位,他临时有事走了,今天都不来图书馆了,叫我一会把书给他带回去呢。你放心的坐下吧。”

         这样一个图书馆座位稀缺的时刻谁会拒绝一个主动送上来的座位呢?颜伈坐下,开始看书。

          这是他们第一次一起在图书馆里看书。

       第二天一早,刚起不久还一脸睡意朦胧的颜伈又收到了短信。“我在图书馆给你占好座位了,五楼南面靠窗。”

        之后的每一天,颜伈都可以收到同样的短信。承翀每天天还没亮就已经排在还没开门的图书馆门前了,每天都给颜伈占好了图书馆五楼南面靠窗的位置。

        每天颜伈都和承翀对坐着看书。也不聊其他的话题,偶尔中午去食堂吃个饭,在图书馆关门后走一段回宿舍要共同走的路。

        思琪站在颜伈面前若有所思的样子。

        “说吧,你想说什么,小鬼。”

         “那个姓赵的小子是喜欢你把?每天都给你占座。我可听说最近去图书馆占座比春节买火车票还夸张喃。啊,怎么就没有人给我每天占座呢……”

       “怎么可能,我们可没什么的……”

         颜伈用手里的玩偶和思琪打闹着,可是心里却嵌入了一点忧虑。第二天天还没亮,颜伈就起来了,她跑到图书馆门前的时候已经是长队龙龙了,她仔细寻找着,最后在队伍的前列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背影。

         第二天,颜伈便改变了自习的地点,她去了图书馆三楼不惹人注意的一个角落里。她给承翀发短信,告诉他以后不要再给她占座位了。

         颜伈内心害怕着,害怕思琪猜测的一切都是真的。她怎么可以在自己失恋伤心的时候任意接受另一个男生对她的心意,她知道,这对他和她来说都是不公平的。在还没整理好心情之前,远离一切可能性是最好的选择。于是,以后的日子里,颜伈都一个人独自守在图书馆的那个角落。

         颜伈的努力得到了回报。大四的时候,她以优异的成绩成功的拿到了香港某所大学的offer。

        “思琪啊,咱们去旅行吧。”

         思琪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正装,然后拿好文件袋。“你看我这个还没找到工作的孩子现在有心情出去玩吗?温饱都解决不了啦还怎么满足精神生活,数你最好了,都没有后顾之忧啦。走,陪我去招聘会转转吧!”

         看着周围的同学都忙碌着找工作,颜伈觉得好像与自己有些格格不入。是时候来一场说走就走的一个人的旅行了吧。

【说走就走的旅行】

        颜伈又开始一个人跑去图书馆里,翻阅资料,预订机票酒店。

        她选择了去台湾,来一次一个人的环岛旅行。一个人的旅行说难不难,说易不易。颜伈希望一切都自然随意一点,走走停停,没有固定的节奏,只与心情有关。

        从台北出发,一场大雨不期而遇,她坐在诚品书店的咖啡厅里,隔着雨水斑驳的玻璃看不远处的101大楼清晰又模糊的轮廓;她来到陈绮贞曾经驻唱的女巫店里,摇晃着手里的酒杯,听着清脆明朗的声音;她端着一杯奶茶走在台北的大街小巷,拿着大肠包小肠穿梭在士林夜市。九份的老城像极了重庆,她住在根雕老爷爷的民宿家,从房间的窗口眺望遥远的海面。她来到台中,在逢甲商圈走到快要迷路;在高美湿地看夕阳西下,鸟儿从头领掠过,风吹乱了头发。在南投的清境农场看了一场可爱的咩咩秀,在青青草原里追赶着绵羊。

        绕了一圈,最后一站,她留给了垦丁。她希望,垦丁的好天气能给她带来最后最美好的回忆。到达民宿的时间还早,颜伈check in之后便租了一辆自行车,去垦丁大街逛逛。回来时发现房间的门上贴了一张卡片。

        颜伈小心翼翼的打开。“旅行还愉快吗?亲爱的颜伈。”

        颜伈笑了,想不到民宿老板这么有心和浪漫。晚上,听着海浪声,颜伈在朋友圈留下了一串文字:我在垦丁天气晴,我希望有一天我们的相遇也是晴天。

        垦丁的第二天,颜伈安排了一天的海上项目,潜水、游艇。早早的就起来了,发现门上又有一张卡片,里面写道“亲爱的颜伈,早安。4月16日,垦丁,天气晴。”

       垦丁的天空蓝得很彻底。让人忍不住想起海角七号里面的场景,此时谈起梦想,谈起爱情,似乎比任何地点都更理所当然。颜伈想,如果她的旅行里也有一场邂逅,该是多么美好。

        潜水回来后,颜伈并没有急着回住处。她去了白沙,她静静的坐在沙滩上,看着沙滩那边的海,看着海那边的天空,看着天空慢慢被染红,斜阳的余晖洒在水里,倒影着看风景的人的寥寥心事。

        “姐姐,给你,一个大哥哥叫我交给你的。”

        颜伈回过头来,一个小女孩手里拿着一张卡片正递过来。颜伈接过卡片,正想问是谁给她的,小女孩便蹦跳着飞快的跑走了。

         这张卡片,明明跟之前在房间门上贴着的卡片是一样的。带着疑惑颜伈开打了卡片:“亲爱的颜伈,看到沙滩的右边有一个红色小旗吗?去挖开下面的宝藏吧。”

         颜伈朝海滩的右边走去,果然有一个红色小旗插在那里,小旗旁边还有一把小铁锹。颜伈开始用铁锹在小旗下方挖掘,不深的地方有硬硬的东西。她小心的把它拿出来,是个精致的铁盒子。

        打开盒子,颜伈把里面的东西慢慢拿出来。有一朵红色玫瑰,一页被撕下的台湾攻略,一张卡片。卡片里写道,偶然在图书馆里看到你不小心夹在图书馆杂志里的一张残缺的攻略,攻略正好是垦丁这一站。于是,我来了,只为在这里能遇见你。如果你准备好了我们的如期而遇,那就转身吧。

        颜伈慢慢转过身去,赵承翀站在那里,傻笑得像个孩子……

        颜伈也笑了,这一刻,她终于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一百次相爱只要有一次的绚烂

下一次,会更勇敢”          

——————孙燕姿《当冬夜渐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比如高考完终于不用喝涩苦涩苦的咖啡提神了,可阔别一年后我竟然觉得咖啡还挺好喝的呢。” “想什么呢,你才二十岁。” ...
  • 作者:三金 世界那么大,很高兴在这里与三金相遇。 一天一天 时间悄悄溜走 一天一天 春天即将来临 一天你说 当冬夜...
  • 当冬夜渐暖,天空虽然没有太阳,可是我知道爱一直陪在身边。 今天,从发小空间得她25号结婚的消息。于是想起许多过往的...
  • 弟弟玩王者荣耀被哥哥打死了。
  • 在这炎热的天气里,我突然牵挂起地上跑的那些蚂蚁,他那么弱小,吃什么,有水喝吗? 当然,我的操心是多余的,既然它能在...